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6章 想杀人
    我来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解益玲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这是因为太想他,所以出现幻觉了么?

    可随即,她就感觉不对,猛地抬起头来。

    当她看到从门外进来的萧晨时,心中一颤,眼泪夺眶而出。

    他来了?

    这不是幻觉?

    他真的来了?

    萧晨从外面进来,神色淡然,目光扫过解益玲手中的修眉刀。

    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他隐藏在淡然之下的怒意!

    一丝丝冰冷的杀意,随着他的步伐,弥漫在客厅之中。

    虽然他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但从眼前的局面以及童颜告诉他的事情,也猜了个差不多!

    在这一刻,他想杀人!

    不过,当他看到满脸泪水的解益玲时,冰冷的心,又柔软了不少。

    “小益,把刀放下,我来了,我带你离开。”

    萧晨看着解益玲,柔声说道。

    “晨哥……”

    解益玲的身子微微颤抖,她终于相信,不是出现了幻觉,而是他……真的来了!

    “你是什么人!”

    解坤和岳豹反应过来,瞪着萧晨,怒声问道。

    萧晨看都没看他们,缓步来到解益玲的面前,伸出了右手。

    “给我。”

    解益玲看着萧晨,用颤抖的右手,把修眉刀放在了他的手中。

    萧晨随手把修眉刀扔在了旁边,张开双臂,抱住了解益玲。

    “晨哥……”

    解益玲感受着温暖的怀抱,多日来的委屈,终于忍受不住,哭出声来。

    “乖,不哭,我来了,谁也不能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喜欢做的事情。”

    萧晨轻轻拍着解益玲的后背,安慰着她。

    而旁边的岳豹,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脸色黑了下来。

    从他见到解益玲的第一面起,他就把解益玲当成了他的女人。

    可现在,解益玲却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这让他又怎么可能不怒。

    解坤也是一愣,这什么情况?

    紧接着,他想到了解益玲之前跟他说的话,她在龙海有一个男朋友。

    难道说,这就是那个男朋友?

    他从龙海找到这来了?

    这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什么人!”

    岳豹实在忍不住了,怒吼一声。

    “对,对,你到底是什么人!”

    解坤一惊,也不去猜测来者的身份了,赶忙说道。

    萧晨没搭理他们,继续安慰着哭泣中的解益玲。

    “没事儿了,有我在,一切都过去了。”

    “嗯。”

    解益玲点头,绝望而寒冷的内心,有了久违的温暖。

    “我他妈在问你话呢,你是什么人!”

    岳豹见萧晨非但不搭理自己,反而还跟解益玲这你侬我侬的,更加怒了。

    “你又是谁?”

    终于,萧晨转头,看向岳豹。

    不过,他温柔的眼神,已经化为冰寒。

    “我……我是解益玲的未婚夫!”

    岳豹怒声道。

    “不,不是的,他跟我没关系……”

    听到岳豹的话,解益玲一惊,心里有些慌乱,赶忙解释起来。

    她怕萧晨误会。

    “谁说没关系,解坤,你说,有没有关系!”

    岳豹转头,看着解坤,怒声道。

    “有,当然有了,你是她的未婚夫。”

    解坤忙点点头。

    “听到了吧?麻痹的,你把解益玲给我放开……在这镇子上,敢跟我抢女人,你活得不耐烦了?信不信,我弄死你!”

    岳豹说着,抓起旁边的茶壶,就要砸向萧晨。

    萧晨看着岳豹的动作,再想到刚才解益玲要割腕的动作,眼中闪过森然冷色,右脚闪电般踢出。

    砰!

    大力一脚,正中岳豹的腹部。

    “啊!”

    岳豹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茶壶摔在地上碎了,而他的身体,也倒飞而出。

    砰!

    他重重摔在了客厅门外,捂着肚子,惨叫着,疼得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迟迟爬不起来。

    噗!

    紧接着,他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无比。

    他左边肋骨,悉数断裂,而五脏六腑也全部移位,受了内伤。

    “你……”

    解坤看看萧晨,再看看趴在地上吐血的解坤,一阵傻眼。

    这一脚……把人从客厅里给踹飞出去了?

    这得多大力的一脚啊!

    萧晨看都没看岳豹,冷眼看向了解坤。

    他现在,连废话都不想说,只想杀人!

    “你……你要干什么!”

    解坤见萧晨看着自己,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萧晨松开解益玲,就要把解坤也一脚踢出去。

    “晨哥不要……他……是我大哥。”

    解益玲能察觉到萧晨散发出的凌厉杀意,心中一颤,拉住了他的胳膊。

    “大哥?”

    萧晨脚步一顿,皱起眉头。

    “对,我是解益玲的大哥!”

    解坤也吓得点头,大声道。

    “那又如何!”

    萧晨想到刚才解益玲差点用修眉刀割开自己手腕的画面,身形一晃,来到了解坤面前。

    砰!

    他一脚把解坤踹翻在了地上,不过……力量较他踹岳豹那一脚,小了不少。

    可就算是这样,解坤也趴在地上,惨嚎起来,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小益,我们走。”

    萧晨回到解益玲面前,轻声说道。

    “晨哥……”

    解益玲看着萧晨,到现在都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犹如在梦中。

    她被禁足后,不是没有想过萧晨会来救她,可那现实么?

    根本不现实!

    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梦,自己的意中人,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找她!

    如今,他来了!

    “我们回龙海吧。”

    萧晨握住解益玲的手,缓声道。

    “好。”

    解益玲点点头。

    “不,小玲,你不能走!”

    听到两人的话,解坤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敢拦我?”

    萧晨看着解坤,声音陡然一寒。

    “不,不是……小玲,你要是走了,岳家不会放过我的啊!”

    解坤身子一颤,不敢看萧晨,对解益玲说道。

    听到大哥的话,解益玲皱了皱眉头。

    虽然说,她对大哥已经失望甚至绝望了,但这个家,不光只有大哥一个人,还有嫂子和小侄女。

    如果大哥真怎么着了,那嫂子和小侄女怎么办。

    想到这些,她迟疑起来。

    “妈的,王八蛋,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

    趴在地上的岳豹,终于缓过来了,缓缓从地上爬起来。

    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指着萧晨怒吼一声,踉跄着向外走去。

    显然,他很清楚,自己不是萧晨的对手。

    想要收拾萧晨,他得再去找人!

    “小玲,你们要是走了,岳豹能杀了我和你嫂子……还有囡囡!”

    解坤看着岳豹的背影,吓得脸色发白,颤抖着说道。

    解益玲看看解坤,咬咬牙:“现在你又怕了?那早干嘛去了!为了钱,为了你的目的,你逼我嫁给岳豹……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小玲,我错了,你们不能走……”

    解坤是真害怕了,他清楚岳豹在镇子上的势力,更清楚岳家在万余县的势力!

    “嘟嘟……”

    忽然,楼上传来一个声音,小女孩从楼上下来了。

    听到小女孩的声音,解益玲身子微微一颤。

    她可以狠下心来,不管这个让她失望至极的大哥,可是侄女是无辜的!

    如果因为自己离开,让侄女受到伤害,那是她不能接受的。

    “囡囡,快,求求姑姑,不要让她离开啊。”

    解坤看到女儿,眼睛一亮,大声道。

    “大哥,你……”

    听到这话,解益玲怒目而瞪,她知道大哥的心思。

    “嘟嘟,你要去哪啊?”

    小女孩跑下楼来,抱住了解益玲的腿。

    “囡囡,姑姑……”

    解益玲弯腰,抱起了侄女,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心中满是不忍。

    萧晨看看解益玲,再看看她怀里的小女孩,心里有数了。

    他知道,解益玲肯定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

    当然,这也不是他的风格!

    竟然逼得他萧晨的女人,绝望到割腕,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再晚来一步,会是什么局面!

    到时候,解益玲这一刀割下去,就算不死,也得在医院躺一阵子!

    想到这些,他坐在了沙发上:“小益,我们不走了,就在这等着吧!”

    “晨哥……岳家在镇子上,甚至县里很有势力,他大哥是县长……听说警察都听他们的。”

    解益玲见萧晨坐下,不由得一惊。

    “哦?这么牛逼?呵呵,我倒想看看,这人民警察怎么就变成私人武装了!”

    萧晨嘲弄一笑。

    “晨哥……你赶紧走吧,不用管我。”

    解益玲咬咬牙,她知道萧晨很厉害,可再厉害,那也是在龙海。

    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能怎么样!

    万一岳豹真把警察找来,那怎么办!

    “傻丫头,我又怎么会不管你。”

    萧晨笑了笑。

    “放心吧,一个县长,翻不了天。”

    听到萧晨的话,解坤眼皮跳了跳,难道这家伙也有什么背景不成?要不然,口气怎么会这么大。

    可想到什么,他又摇摇头。

    他跟解益玲的想法一样,就算萧晨在龙海有什么背景,那又能怎么样。

    这里是巴南,是万余县,是土山镇!

    在这里,岳家,就是天!

    没有人,敢忤逆岳家的意思!

    得罪了岳家的人,向来都是死路一条!

    换句话说,岳家是地头蛇,到了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