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1章 完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现场的人,包括看热闹的人,都愣住了。

    警察,怎么全都撤下来了?

    而且,看岳家老大那神色,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难道,这年轻人有什么大来头不成?”

    有人猜测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真是老天有眼啊!”

    旁边有个老头,一顿手中的拐杖,神色激动。

    “这岳家父子,横行镇长,欺负咱老百姓……现在,报应来了!”

    “孙大爷,您小点声,万一让他们听到么?”

    一个年轻人,吓得脸色微变,提醒道。

    “怕什么,听到就听到,我一把年纪了,还怕他们……哼,我早就说过,这岳家父子一定会遭报应的,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啊!现在,报应来了!”

    老头瞪圆了眼珠子,说道。

    周围的人,虽然不敢像老头这么说,但都点点头。

    在土山镇,岳家父子恶名昭着,无人不怕,但也无人不恨!

    现在,看着岳家父子好像要倒霉了,简直就是喜大普奔!

    差不多三四分钟左右,岳龙的手机,又响了。

    他见是王市长打来的,赶忙接听电话。

    “王市长,怎么……”

    “完了……”

    这次,王市长的声音,没那么愤怒了,而是……就像是掉魂一样的无力。

    “王市长,什么意思?”

    听到王市长这样的声音,岳龙更害怕了,甚至两条腿都在哆嗦了,有些站不稳。

    “刚才我给李副省长打了个电话,他又问了一下……钱书记也是接到电话,才给我打的电话。”

    王市长发火都发不出来了。

    “王市长,您这话什么意思?”

    岳龙一时间没明白过来。

    “岳龙,你他妈还不明白么?艹,你们父子俩,这次踢到铁板上了!你口中的那个歹徒,他可直达天听!据说,钱书记接到的电话,是从朝廷某秘书办公室打来的!”

    王市长一下子又怒了。

    “什么?朝廷?”

    听到这话,岳龙拿着手机的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紧接着,他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朝廷?

    这是在他眼里,遥望而不可及的权力中枢!

    “岳龙……我们都完了……”

    听筒中,传来王市长这么一句话后,就挂断了,只剩下‘嘟嘟’声。

    岳龙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如坠冰窖。

    他想到刚才萧晨打电话时的某些细节,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

    刚才他没觉得什么,现在转念回去一想……有几个细节,他现在光是想想,就忍不住哆嗦。

    甚至……他通过这几个细节,已经猜测出了几分。

    可……哪怕是猜测出了几分,他还是不怎么敢相信。

    一号么?

    怎么可能!

    可再想到王市长刚才的话,某秘书办公室下达的命令,他又觉得,自己的猜测,是真的。

    想到这,他抬头看向萧晨。

    “岳县长,你们领导又说什么了?”

    萧晨有点好奇,叼着烟,问道。

    此时,他已经把岳波扔在了旁边。

    他知道,现在就算是借岳龙十个胆子,也不敢对自己怎么着了。

    再说了,这些警察也不是傻子,他们看不出什么来么?

    “你……你……”

    岳龙看着萧晨,骨碌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过,他没有站起来,而是手脚并用,爬到了萧晨面前。

    “这位……这位先生,我错了,都是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放我一马吧!”

    岳龙双膝跪地,大声哀求起来。

    “呵。”

    萧晨看着跪在面前的岳龙,冷冷笑了。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您了,饶了我,放我一马……”

    岳龙见萧晨冲着自己冷笑,双手撑地,开始磕头。

    砰砰砰。

    到了这会儿,心中恐惧无比的他,哪敢耍什么花样。

    几个头磕完后,他脑门上已经全都是血了,看起来非常狼狈。

    不过,萧晨却没有任何同情的心思。

    相比较这父子为祸一方,这些年坏事做尽,磕几个头算什么!

    他不难想象,在这些年来,受他们欺负的人,肯定也是磕头求他们放过!

    可他们……会放过么?

    应该不会!

    所以,萧晨看着磕头磕得满脸鲜血的岳龙,丝毫不心软。

    岳波趴在地上,看着大儿子咣咣磕头,也明白了什么。

    他强忍着疼痛,也用脑门往地上撞。

    “少侠,我错了,都是我们错了啊。”

    很快,岳虎也参与起来,岳家父子三人,要么跪,要趴,都在求萧晨放过他们。

    这一幕,看得现场落针可闻。

    张队长等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岳龙。

    这……还是那个在县上说一不二的岳县长么?

    紧接着,他们都用惊骇的目光,看着萧晨。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电话,就让岳县长跪在地上求饶了?

    而中年警察,想到刚才他做的事情,心里更是猛颤。

    完了完了。

    他哆嗦着,连岳家父子都这样了,那他……怎么办!

    他很想也冲上去,跪着一起磕头。

    可他双腿发软,有些不受控制,连一步都迈不出去了。

    而不远处,那些看热闹的老百姓,也都呆住了。

    虽然他们早有预料,岳家父子可能要倒霉了。

    可却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他们看着狼狈的岳家父子,想到这些年,他们做的那些恶事,非但没有同情和可怜,反而觉得非常解恨。

    “哈哈,真的是老天有眼啊,岳家父子倒霉了,他们完了!”

    刚才那个老头,大笑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当年,他儿子因为一点小事儿,得罪了还在镇子上的岳龙,就让其找人,打断了一条腿。

    至今,他儿子还一瘸一拐,连个媳妇儿都说不上。

    说起来,这岳家父子于他,有断子绝孙的仇恨!

    要不是他儿子腿断了,又怎么会找不到媳妇儿,又怎么会留不下香火!

    “是啊,老天有眼啊,岳家父子终于完蛋了。”

    “对对,他们真是坏事做尽,终于有了报应啊!”

    “那个岳豹仗着他老子是镇长,手底下有一批黑社会,强占我家的宅基地,一分补偿没有就算了,还打了我儿子……这次终于都有报应了!”

    “是啊,还有这个岳龙,听说以前在镇子上的时候,逼得两个小姑娘自杀了……他倒好,一点事情都没有,这官儿还越当越大!”

    “哼,现在好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他们全家都得到报应!”

    老百姓们七嘴八舌的,数落着岳家父子的罪名。

    他们做的那些恶事,当真是罄竹难书!

    门口处,解益玲看着萧晨,眼中闪动着异彩。

    虽然她几年前就离家了,对于镇子上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

    但对于这岳家父子的恶名,还是知道的。

    在她看来,萧晨就是英雄,是镇子上所有人的恩人!

    而解坤也松口气,岳家父子完蛋了,那他就不用完蛋了。

    要不然,完蛋的,就是他!

    “这个妹夫好啊,这个妹夫好啊!以后发达了,发达了!”

    解坤嘟囔着,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再大喊几声‘妹夫’。

    “你们错了?呵,你们在欺负老百姓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错了?”

    萧晨看着还在磕头的父子三人,冷笑着,问道。

    “我们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了,饶了我们吧。”

    岳龙满脸鲜血,脑门上一片血肉模糊,看起来更狼狈了。

    “我饶了你们,可……谁饶了曾经被你们欺负过的人?”

    萧晨冷冷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杀要剐,随你便!”

    脾气作为暴躁的岳虎,终于忍不住怒了,努力站起来,冲着萧晨吼道。

    “找死!”

    萧晨皱眉,神色陡然一冷。

    虽然他答应一号说,这几个人都不杀了。

    可岳虎敢冒犯他,自然不会留着。

    他刚才之所以没杀岳虎,是想让他带路去屠神宗的。

    可既然一号要派龙皇出马了,那他们肯定知道地方,所以岳虎留着不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想到这,他一脚踢在了岳虎胸前。

    咔嚓!

    骨断声传出,岳虎倒飞而出,重重砸在了院墙上。

    噗!

    岳虎张嘴吐出一口带着块状物的鲜血,等他摔在地上时,已经没了动静。

    他的心脏,被萧晨一脚给震碎了!

    “……”

    现场,一静。

    没人想到,萧晨如此杀伐果断,再杀一人。

    不过,这次无论是张队长等人,还是中年警察,全都变成了聋子和瞎子,当没有看到的。

    他们哪能看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手腕通天!

    要不然,不可能是现在这局面!

    “你……”

    岳波见二儿子被萧晨给杀了,也挣扎着,想要起来。

    不过,他的四肢早就被萧晨废了,就算想起来,也起不来。

    “把他们都抓起来!”

    萧晨懒得搭理岳波,转头看向张队长。

    “然后带回到县里,自然会有人来处理他们。”

    “啊?”

    张队长一怔,他没想到萧晨会吩咐他做事儿。

    “我的话,你没听到?”

    萧晨皱眉,问道。

    “不不,是是是。”

    张队长惊醒,忙点点头,下了命令。

    “快,把岳……岳龙和岳波抓起来!”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