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4章 有点不靠谱
    半小时左右,饭店送菜过来了。

    等往桌子上一摆,萧晨呆了呆,这有点夸张了吧?

    “我……我好像没点这么多菜吧?”

    解坤看着满满一桌子,也有点懵逼,这得三十多个菜吧?

    “没有没有,这是我特意安排的,为恩人准备的。”

    一个胖子,笑着说道。

    “我亲自下厨,给恩人做的。”

    “呵呵,太客气了。”

    听到胖子的话,萧晨露出笑容。

    “不不,恩人,这可不是客气,而是您为我们土山镇啊,除了一大害!”

    胖子摇摇头,感激道。

    “嗯。”

    萧晨见他这么说,也就点了点头。

    “恩人,您尝尝,希望您能吃得惯我们这边的家乡菜。”

    “呵呵,好。”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用……对了,我还准备了几瓶酒。”

    胖子又拿出了几瓶茅台。

    “这都是我自己珍藏的,您尝尝。”

    “好,谢谢。”

    随后,胖子离开了,而萧晨等人,看着满满一桌子菜,有些无奈。

    他们就这么几个人,三十多个菜,怎么吃得完。

    “来,妹夫,快坐。”

    就在解坤说话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女人。

    女人匆匆忙忙进来,当她看到囡囡时,不由得松口气。

    她下班后,得到了消息,说家里出事了。

    她也没仔细问,就着急忙慌赶了回来。

    见到女儿没事儿,她放心了。

    “阿兰,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萧先生,咱的妹夫!”

    解坤见女人回来,招呼她过来,介绍道。

    “妹夫,这是我老婆。”

    “嫂子,你好。”

    萧晨看看女人,打了个招呼。

    通过跟解益玲闲聊,他知道,这个女人对其不错,只不过没胆子放她走而已。

    如今解益玲没事儿,萧晨也不会计较这些。

    听到萧晨喊自己‘嫂子’,女人愣了一下。

    倒是旁边的解坤,有点急了。

    “妹夫喊你了,你还不赶紧答应!”

    “啊?哦哦,你好。”

    女人忙点点头。

    “坐,快坐下吃饭。”

    “好,嫂子也坐下吃饭吧。”

    萧晨对女人说道。

    “嗯嗯。”

    女人抱着囡囡,点点头,坐在了旁边。

    “来,妹夫,我给你倒酒。”

    解坤打开一瓶酒,分别倒进了杯子里。

    “哇哦,好像还不错的酒……喝酒,怎么能不喊我?”

    还没等解坤端起杯子,就见一个声音,冷不丁响起。

    “谁!”

    解坤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把酒瓶给扔在桌子上。

    而萧晨,心中也是惊讶,扭头看向客厅门。

    唰!

    一道肉眼几乎不可见的身影,一闪而过。

    比如解坤等人,根本没看清楚,只见眼前一晃,客厅里就多了一个人。

    “唔,很香,不介意我老人家喝一杯吧?”

    说话的,是一个红鼻子头老头。

    他腰间挎着一个大葫芦,说话的时候,还喝了一口。

    同时,一双眼睛,滴溜溜看向酒桌上的茅台。

    “酒仙师叔,你慢点跑!”

    就在萧晨打量着红鼻子老头时,外面又有声音传来。

    紧接着,就见一个穿着花衬衫的青年,从外面进来了。

    “慢点跑,哪还有酒喝!”

    红鼻子老头头也不回,眼睛直勾勾盯着酒桌。

    “来,给你们个机会,请我上去喝一杯。”

    “呵。”

    听到这话,萧晨笑了。

    对于这两位的来历,他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他看看这一老一少,眼中闪过几分兴趣。

    “你……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

    到了这会儿,解坤才反应过来,跟见了鬼似的,大声叫道。

    “嚷嚷什么,我们肯定没找错地方。”

    红鼻子老头说完,似乎馋不住了,身形再晃,出现在桌旁的空凳子上。

    与此同时,他伸出右手食指,朝着酒杯一点。

    只见无形之中,仿佛有什么牵引着般,酒杯里的酒,疾射而出。

    而红鼻子老头则张开嘴巴,犹如长鲸吸水,疾射出来的酒,一滴不洒,全都被他吸入口中。

    “鬼,鬼啊!”

    解坤看到这一幕,吓得后退几步,撞倒了椅子。

    而解益玲和女人,也都瞪大眼睛,呆呆看着。

    “嚷嚷什么,少见多怪,你才是鬼呢。”

    红鼻子老头哼哼一声,看向了带着几分讶然之色的萧晨。

    “小子,你就是萧晨吧?我听陈老头提过你,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呵呵。”

    听到红鼻子老头的话,萧晨压下心中惊讶,露出了笑容。

    “这位前辈,认识华东的陈老?”

    “当然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认识。”

    红鼻子老头点点头。

    “嗯,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

    萧晨看着他,笑着问道。

    “名字嘛,早就卖了换酒喝了,如今江湖上认识我的人,都喊我酒仙……我对这个称呼,也还算满意。”

    红鼻子老头摇头晃脑,又倒上一杯酒。

    “酒仙?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呵呵,小子萧晨,见过酒仙前辈。”

    萧晨起身,执以晚辈之礼。

    “唔……”

    红鼻子老头见萧晨如此,有些意外。

    “刚才我听说是你,就给陈老头打个电话,他说你这小子桀骜难驯,还经常骂他老东西……让我找个机会教训一下你,我看你小子倒是蛮不错的嘛。”

    听到红鼻子老头的话,萧晨扯了扯嘴角,这个该死的老胖子!

    不过,他脸上笑容未变。

    “呵呵,陈老哪能跟酒仙前辈您比呢,我对待德高望重的前辈,自然会很是尊敬……我一看酒仙前辈,年轻的时候,必定跟我一样一表人才,风流倜傥。”

    “对对对,哈哈,这话说得对。”

    酒仙大笑着。

    而旁边的解益玲和花衬衫青年,神色都有些古怪。

    “酒仙前辈,来,您先喝酒。”

    萧晨递过去一瓶茅台,还给红鼻子老头倒了一杯。

    “哈哈,你小子不错。”

    红鼻子老头大笑,端起来,一饮而尽。

    萧晨看看红鼻子老头,这又是一个化劲高手啊,而且还是化劲后期巅峰!

    只有达到化劲后期巅峰,才能做到内劲外放,化作气机……

    他刚才喝酒,就是以劲来逼,以气来引……想要做到,很难很难。

    所以,他才会对这突然出现的老头,很是客气。

    “萧先生是吧?我们刚才打过电话。”

    花衬衫青年见萧晨看向自己,自我介绍了一句。

    “我叫花有缺。”

    “啥玩意儿?”

    听到这个自我介绍,萧晨呆了呆,花有缺?有没有小鱼儿先不说,看着怎么这么像……缺心眼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跟花无缺没关系。”

    花有缺笑着说道。

    “……”

    萧晨看看他,再想到他那个很荡漾的微信昵称,隐隐额头发黑…,龙皇在巴地的人,怎么好像都不正常啊!

    有个酒仙就算了,现在还来个花有缺的风吹蛋蛋凉……到底靠谱不!

    “那什么,妹夫,这两位是?”

    解坤到了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这是我的两个朋友……花有缺,就你们两个人么?”

    萧晨想到什么,转头问道。

    “杀几个魔崽子而已,还需要几个人?要不是这小子非要跟来,我自己就行了。”

    已经喝了大半瓶酒的红鼻子老头,放下瓶子,说了一句。

    “嗯嗯,酒仙前辈出马,那屠神宗自然土崩瓦解。”

    萧晨拍了一句,请花有缺也坐下了。

    “屠神宗?哼,等你看着,我是怎么屠他们如屠狗的!”

    红鼻子老头揉了揉鼻子,哼哼一声。

    “嗯嗯,那是必然。”

    萧晨点头,他觉得甭管是跟酒鬼说话还是跟酒仙说话,只要是喝了酒的人,那顺着点他的话说,总是没问题的!

    “哈哈,小子,我对你是一见如故,来,咱俩喝一杯。”

    红鼻子老头看着萧晨,大笑着。

    “好。”

    萧晨点点头,欣然答应。

    这些老家伙,通常都有个一两手儿的绝活,他琢磨着,等拉近一下关系,看看能不能搞到手!

    对于哄这种老家伙,他还是挺擅长的。

    “萧晨,我劝你一句,别跟酒仙师叔拼酒。”

    花有缺坐在旁边,来了一句。

    “别多话,要不打得你有缺变无缺。”

    红鼻子老头看看花有缺,说道。

    “……”

    花有缺不吱声了,显然没少受欺负。

    等几杯酒后,红鼻子老头就起了心思。

    “小子不错,喝酒痛快,我很喜欢。”

    红鼻子老头大笑着。

    “光喝酒,没意思,咱行个酒令,怎么样?”

    “哦?什么酒令?”

    萧晨也来了几分兴趣。

    “就说诗仙的诗吧,你我一人一句,谁要是对不上来,那就罚酒一杯!”

    红鼻子老头略一沉吟,说道。

    “好啊。”

    萧晨点头答应。

    “那别说我欺负你,你先来吧。”

    红鼻子老头揉了揉鼻子,说道。

    萧晨看看他的红鼻子头,有些好笑,这不会是揉红的吧?

    “我先来是吧?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简单,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