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5章 不醉不休
    很快,李白的诗词,都用完了。

    无论萧晨还是红鼻子老头,面前的酒杯,都没有动过。

    “酒仙前辈,您不愧被称之为‘酒仙’,酒仙的诗,烂熟于心啊?”

    萧晨看着红鼻子老头,笑着说道。

    “呵呵,能把李太白的诗,都记下来的年轻人,也不多啊。”

    红鼻子老头眯缝着眼睛,不掩饰自己对萧晨的欣赏。

    “接下来呢?我们来别的诗词吧,要不然,这一口酒都喝不上,我老头子还馋得上呢。”

    “呵呵,好啊。”

    萧晨笑着点头,刚才他可注意到了,老头儿几次往眼前酒杯乱瞄,显然是想喝酒了。

    “你先来吧,我接。”

    红鼻子老头端起酒杯来,闻了一下,又放下了。

    旁边,花有缺咧咧嘴,这酒仙师叔也够实在的,要是换做他,什么停杯投箸不能食,后面直接说不会不就能喝酒了嘛。

    而其他人,则很有兴趣看着两人行酒令。

    尤其是解益玲,看着萧晨的眼睛中,尽是异彩。

    在她眼里,萧晨无所不能。

    “我先来一个……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萧晨看着红鼻子老头,憋着笑。

    “……”

    听到萧晨的诗,红鼻子老头直勾勾看着他,这小子是故意不让自己喝酒吧?

    “噗!”

    旁边的花有缺,也一口酒喷了出来,尼玛的,敢不敢出个更简单点的!

    “怎么了?”

    萧晨看着两人反应,问道。

    “酒仙前辈,该您了。”

    “我……我不会!”

    红鼻子老头可能也真是馋得不行了,瞪着萧晨,一咬牙,来了一句。

    “爷爷真笨,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囡囡都会呢!”

    忽然,旁边小囡囡看着红鼻子老头,来了一句。

    “……”

    本来红鼻子老头都把酒杯端起来了,听到小丫头的一句话,手一哆嗦,酒都洒了半杯。

    他本就发红的脸,更是涨红了。

    刚才说了‘不会’,已经是豁出老脸去了,现在被一个小丫头这么说,他哪能挂得住脸。

    “囡囡,别乱说话!”

    一呆之后,解坤吓了一跳,然后冷着脸,呵斥了一句。

    在他看来,这老头儿不能得罪啊!

    没见连神通广大的妹夫,都一口一个‘酒仙前辈’,然后恭恭敬敬,偶尔还得拍个马屁么?

    在他眼里,萧晨已经达到了他所认知‘最牛逼’的程度了,这老头儿……他都不敢想象,得多牛逼啊!

    “呵呵,没什么,酒仙前辈,来,小子跟您开个玩笑,我先敬你一杯。”

    萧晨笑了笑,也端起了面前的杯子。

    “哼,我发现了,陈老头也没说错,你小子啊,蔫坏。”

    红鼻子老头看看萧晨,也借着台阶下了,仰头干掉了杯中酒。

    “不过啊,一杯可不行,得来三杯。”

    “行,只要酒仙前辈喝,那我今晚就舍命陪君子,跟您不醉不休!”

    萧晨笑着说道。

    听到萧晨的话,红鼻子老头眼睛大亮。

    “此话当真?”

    “当真!”

    萧晨点头。

    “来,先干一瓶,把刚才的酒,补上。”

    红鼻子老头打开一瓶酒,对萧晨说道。

    “好。”

    萧晨痛快答应,也拿起一瓶酒,与红鼻子老头碰了碰瓶子。

    “呵呵,你小子,对我胃口,干了。”

    红鼻子老头说着,仰头开喝。

    萧晨也紧随其后,犹如青龙饮水!

    很快,两人就喝光了一瓶酒。

    红鼻子老头把酒瓶放下,看着萧晨几乎同时放下酒瓶,眼睛微微一亮。

    能不能喝酒,这一下,就能看得出来。

    “好,继续!”

    “呵呵,好啊。”

    两人又开了酒,继续干瓶。

    “这……这哪是喝酒啊。”

    解坤看得脸皮一抖,就算是常喝酒爱喝酒的他,也从没敢这么喝过啊。

    解益玲也有些担心,虽然她在夜场呆过,也见过很多能喝酒的,但这么喝酒的,都会出事儿。

    不过她想了想,晨哥应该有数吧。

    “再去准备点酒。”

    萧晨把酒瓶放下后,对解坤说了一句。

    “啊?哦哦,好啊。”

    解坤点点头,忙去打电话了。

    “酒仙前辈,继续?”

    萧晨看着红鼻子老头,问道。

    “当然得继续了,这才漱了漱口。”

    红鼻子老头点点头。

    “小子不错。”

    两人说着话,喝着酒,很快就把所有的酒,给喝光了。

    而这时候,也有人送酒过来了。

    也不知道解坤是给谁打的电话,送来的,还都是珍藏好酒。

    “哈哈,今晚可以喝个痛快。”

    红鼻子老头看着这么多酒,大笑着。

    萧晨也升起几分豪情,在龙海的时候,除了孙悟功外,几乎没人能与他拼酒。

    上一个跟他拼酒的人,还是……蒋昱。

    这家伙……喝进医院就算了,后来还跑了,让他很是失望。

    两人一瓶接着一瓶,喝的很是来劲。

    “不错不错。”

    红鼻子老头喝爽了,不断点头。

    “小子,如今这古武界的年轻人啊,大多都是花架子,远不如我们那会儿……有时候啊,我就在想,这古武界怎么一代不如一代了。”

    “……”

    听到红鼻子老头的话,萧晨和花有缺都撇撇嘴,这些老家伙一直都有这样的观念。

    其实不光古武界,很多行业,都是如此。

    一些老人啊,或者觉得自己过来人了,会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啊不行之类的,远不如他们。

    实际上,年轻人不比他们差一点点。

    “今晚你要是把我老头子喝爽了,我老头子就教你点绝活儿,让你受用不尽。”

    红鼻子老头又喝了口酒,说道。

    听到红鼻子老头的话,萧晨眼睛一下子亮了,这老头上道儿啊!

    而花有缺的眼睛,也亮了亮。

    对于红鼻子老头的绝活,他也早就惦记着了。

    可想到红鼻子老头的酒量,他还是打消了惦记的念头。

    别特么绝活没学到手,酒精中毒死了,那就不值得了。

    如果跟普通人喝酒,可以勉强用内劲逼出点酒精来,可红鼻子老头,那是什么人啊,一辈子都泡在酒缸里的人!

    在他面前耍把戏,那不是找死么?

    “好。”

    就在花有缺想着,提醒萧晨几句时,就见萧晨痛快答应下来。

    紧接着,萧晨连着打开几瓶酒,摆在了面前。

    “酒仙前辈,只要不耽误明天去灭屠神宗,今晚一定让你喝痛快了。”

    “哈哈,耽误不了,来。”

    红鼻子老头大笑,仰头干掉杯中酒。

    萧晨也紧随其后,与红鼻子老头展开了新一轮的拼酒。

    “晨哥……”

    哪怕解益玲在夜场呆久了,看着两人喝酒如喝水的样子,也有点害怕了。

    这就算是喝水,也喝不了这么多吧!

    “放心吧,没事儿。”

    萧晨摇摇头,安慰了解益玲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两人面前,尽是空酒瓶子了。

    萧晨和红鼻子老头的脸色,也越来越红。

    不过,两人的状态都很不错,非常兴奋。

    “这……这还是人么?”

    解坤暗暗咂舌,光是闻着,他都感觉要醉了。

    他觉得,以前那么多年的酒,都是白喝了。

    “厉害啊!”

    就连花有缺,也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萧晨。

    他对于红鼻子老头的酒量,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说是千杯不醉,可能有点夸张。

    但放眼整个古武界,能跟其拼酒量的,却屈指可数。

    用红鼻子老头自己的话来说,如今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跟他拼过酒而不醉的,也就一个玩醉拳的老道士,再加一个陆地神仙了!

    对于前者,花有缺不知道是谁。

    但对于后者这位‘陆地神仙’,却如雷贯耳。

    整个古武界,只有那位,才会被人如此称呼!

    只不过,这些年,那位已经消失在了江湖之上,剩下的只是无数传说!

    甚至,这些传说,也不在坊间流传,只有些大宗门大世家或者有传承的子弟,才偶尔听说过。

    要不是他常年跟着红鼻子老头东跑西跑,听他讲过不少江湖轶事,他也不是很清楚。

    随着时间的推移,酒,越喝越多了。

    红鼻子老头醉眼迷离,拿着酒的手,微微颤抖了。

    他觉得,差不多到量了,也喝爽了!

    现在,就是一化劲大圆满站在他面前,他也丝毫不怵,能与之一战!

    不过,再喝下去,恐怕就不行了。

    而对面的萧晨,也脸色很红,有了个七八分的醉意。

    他没有用内劲把酒精逼出来,一是瞒不过红鼻子老头,二是那样喝酒没什么意思。

    既然要拼,那就拼个痛快!

    “小子,我想知道,你师承何人?不会是那老牛鼻子的徒弟吧?”

    红鼻子老头见萧晨还要继续喝,拦了他一下,问道。

    “老牛鼻子?不认识。”

    萧晨摇摇头。

    “酒仙前辈,来,我们继续……您还行吧?”

    “谁说不行?来!”

    本来红鼻子老头不打算喝了,听到这话,一瞪眼,又继续喝了起来。

    很快,他就趴在了桌子上,酣睡起来。

    “呵呵,花兄,你给做个证,这算我赢了吧?”

    萧晨指着趴下的红鼻子老头,醉笑道。

    “唔,你赢了……我崇拜的人不多,再加你一个。”

    “哈哈,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传说。”

    萧晨说完最后两个字,也趴在了桌子上。

    “……”

    花有缺看看醉倒的萧晨,扯了扯嘴角,真特么够拼的!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