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5章 葬礼三件事
    萧家家主,萧晨!

    听到前面四个字,蒋广成的眼皮,狠狠一跳。

    在他看来,这四个字的前缀,是用蒋家从巅峰跌落换来的!

    不光是他,蒋家所有人,都觉得这四个字特别的刺耳!

    所有蒋家人,齐刷刷瞪着萧晨,眼中尽是愤怒与仇恨。

    “晨哥,你发现没?全都是杀意的眼神啊!也就是他们的眼神不能杀人,要不然啊,你现在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白夜站在萧晨旁边,都浑身阵阵发凉,有些不自在了。

    “呵。”

    萧晨淡淡一笑,仿佛没有什么感觉,一步步向里面走去。

    “萧晨,你还敢来?!”

    就在萧晨快要走到近前时,蒋广成拦在了他面前,冷冷问道。

    “为何不敢?”

    萧晨反问道。

    “萧晨,你杀了我父亲,现在还敢来他的葬礼上耀武扬威么?你,欺我蒋家无人?!”

    蒋广成瞪着萧晨,声音更冷。

    “对,太欺负人了!”

    “妈的,今天说什么也要为老爷子报仇!”

    “没错,干掉他!”

    蒋家众人见蒋广成对萧晨发难了,一个个也纷纷开口。

    尤其是一些年轻人,更有点‘狗仗人势’的感觉,哪怕心里怕得要死,也大声嚷嚷着。

    “都他妈给我闭嘴!”

    听着他们的嚷嚷声,萧晨微皱眉头,目光扫向周围,声如惊雷。

    “……”

    随着萧晨一声大喝,现场陡然一静,包括蒋广成,到了嘴边的话,也硬生生憋了回去。

    “蒋家主,我说过,蒋老先生不是我杀的,无论你们信与不信……今天我也不是来蒋老先生的葬礼上耀武扬威的,而是作为晚辈,我来送他一程!”

    萧晨看着蒋广成,沉声道。

    “怎么,这就是蒋家的待客之道么?”

    听到萧晨的话,蒋广成皱了皱眉头。

    萧晨的话,说的滴水不漏,而且现场的,大多没庸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要是他再揪着杀父仇人这回事儿,那就落了下乘。

    想到这,他深吸一口气,缓缓让开位置:“萧晨,做完你该做的事情,马上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我做完该做的事情,自然会离开。”

    萧晨点点头,来到近前看了看,然后点上三炷清香,微微弯腰。

    旁边,白夜也是如此。

    “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蒋广成一直盯着萧晨,要不是儿子不让他轻举妄动,他肯定要找机会干掉萧晨。

    “不,我的事情还没做完,现在不能离开。”

    萧晨缓缓摇头。

    “你还要做什么事情!萧晨,我警告你,今天是我父亲的葬礼,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要是敢撒野,就算我蒋广成拼了我蒋家之力,也不会放过你!”

    蒋广成怒声道。

    “别激动,蒋家主,你不是一直说我是凶手么?今天,我就给你把杀害蒋老先生的凶手带来了。”

    萧晨看着蒋广成,淡淡地说道。

    “嗯?”

    听到萧晨的话,蒋广成愣了愣,凶手带来了?

    “凶手在哪呢?”

    “看来,蒋家主心里也清楚,凶手另有其人啊。”

    萧晨嘲弄的说道。

    “少废话,你不是说把凶手带来了么?人呢!”

    蒋广成冷冷说道。

    “凶手,就是蒋老先生自己。”

    萧晨指了指躺在水晶棺材里,仿若安详入睡的蒋天生,缓声道。

    “什么?”

    “凶手是蒋天生?”

    “萧晨什么意思?难道说,蒋天生是自杀的?”

    “蒋天生自杀了,然后陷害萧晨?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听到萧晨的话,现场众人,一片哗然之色,紧接着议论声起。

    别说他们了,就连白老爷子等人,都有些诧异。

    凶手是蒋天生?

    尤其白老爷子,他是知道怎么回事儿的,不由微皱眉头,萧小子搞什么呢?

    蒋广成等人,脸色也都变了。

    “萧晨,你什么意思!”

    蒋广成大喝一声,怒目而瞪。

    “就是,我父亲怎么可能是凶手,难道他自己杀死自己么!”

    “萧晨,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蒋家众人七嘴八舌,全都冲着萧晨去了。

    “凶手,不光是蒋老先生自己,还有……你们,蒋家所有人!”

    萧晨收回指着蒋天生的手,扬声道。

    听到这话,现场更为哗然。

    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这是蒋家整体策划的么?

    为了什么?

    就为了陷害萧晨?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步棋也太臭了啊!

    “萧晨,你到底什么意思!今天你要是不说明白了,我保证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蒋广成怒声道。

    “别急,我会说明白的。”

    萧晨摸出香烟,点上,深吸了一口。

    “我今天来,一共有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祭拜一下蒋老先生,第二件事把真凶找出来,洗脱自己的嫌疑……而第三件事,就是把当年的一件事,公之于众,也算是为某些人讨一个说法!”

    他的声音很大,现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前两个,他们可以理解。

    可最后一个,是什么意思?

    当年的一件事?

    这又是什么事?

    萧晨他,又要为谁讨个说法?

    一个个念头转过,现场的人,都变得兴奋无比,看来今天还真来对了,有热闹看啊!

    旁边的白夜,扯了扯嘴角,晨哥还真是不怕事儿大,这是要把徐家惨遭灭门的事情,当众说出来么?

    如果说出来,那对于蒋家来说,可就是雪上加霜了!

    “当日,我去蒋家,蒋家主等人都已经不在蒋家了,对否?”

    萧晨看着蒋广成,沉声问道。

    “……”

    蒋广成瞪着萧晨,很想骂一句‘废话’,我特么在哪,你不知道么?

    “等我去了蒋家,是蒋家军蒋五接待了我,而他想要给他师父报仇……”

    萧晨简单地把当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萧晨,你提起蒋五,这事儿我还没找你呢,你为什么要抓走他!”

    蒋广成咬牙问道。

    “因为……他就是杀害蒋老先生的凶手,所以我去医院带走了他。”

    萧晨缓声道。

    “什么?!”

    听到这话,蒋广成脸色大变,蒋五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不,这不可能!”

    “呵,我也觉得不可能,当天的他,可是一副忠心护主的样子,为了给蒋老先生报仇,跟我动手,被我打成了重伤……”

    萧晨冷笑一声。

    “当时我没有想到他身上,只以为凶手逃离了现场,可后来我觉得不对劲了,去医院找他了。”

    “不可能,他是蒋家军的成员,而蒋家军对蒋家对老爷子都是忠心耿耿……他没有杀害老爷子的动机,跟老爷子更是无冤无仇的,怎么可能会杀害老爷子!萧晨,你少在这妖言惑众,老爷子的死,跟你脱不了关系!”

    蒋广成瞪着萧晨,大声道。

    “耐心点,你可比你儿子差远了。”

    萧晨撇撇嘴。

    “至少,你儿子都已经怀疑蒋五了。”

    听到萧晨的话,蒋广成一愣,小昱怀疑蒋五了?再想到一些话,他皱起了眉头,难道真是蒋五?

    “蒋家主,你刚才提到了两个词,我觉得还不错,那就是‘杀人动机’和‘无冤无仇’。”

    萧晨看着蒋广成,吐了个烟圈。

    “我不光去医院找了蒋五,还对他做了调查……结果,让我发现了一件尘封已久的往事!”

    “什么往事!”

    蒋广成问出了所有人的好奇。

    “蒋家主,蒋家军的成员,都是来自于孤儿,是吧?可蒋五,他不是孤儿,或者说,没你们蒋家,他撑不了孤儿!”

    萧晨声音微冷。

    “什么意思!”

    蒋广成问道。

    “什么意思?呵,大家听一段录音,就都明白了。”

    萧晨拿出了录音笔。

    “对了,在听录音之前,蒋家主是否还记得,临市的徐家?”

    “临市的徐家?”

    蒋广成先是一愣,随即想到什么,脸色大变。

    “呵,看来你还记得……也是,累累血债,十几条人命,又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呢?”

    萧晨说着,按下了播放按钮。

    蒋广成看着萧晨的动作,心中狠狠一跳,不会吧?难道说……

    很快,萧晨和蒋五的对话,从录音笔里传了出来,很清楚,几乎现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楚。

    现场,也安静下来,静静听着。

    随着对话的进行,现场不少人看着蒋广成的脸色,都变了。

    为了争夺利益,蒋家灭徐家十几口?

    这……

    虽然说,每个势力的崛起,都少不了血腥资本的积累!

    可动辄灭人十几口的事情,还是让大部分接受不了!

    “不,他怎么可能是徐家的人……”

    蒋广成也脸色难看,瞪着萧晨手中的录音笔。

    不远处,白老爷子缓缓摇头,多行不义必自毙!

    其实当他得知蒋家灭了徐家十几口时,也很是震惊。

    每个当权者,手上都染满了血腥。

    可灭人全家,老少不留的事情,他这辈子没有做过!

    至于唐老爷子、苏老爷子等人,则是第一次听这事儿,瞪大了眼睛。

    “老蒋……还干过这事儿?!”

    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可再想想蒋天生的狠辣手段,又觉得……很有可能。

    “不,萧晨,你给我关了!”

    蒋广成怒吼一声。

    “你为了摆脱杀人凶手的身份,联合蒋五,编造出这种故事……你当现场的人,都是傻子么!”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