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两年
    时间过得飞快,两年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来到了哈利十一岁的生日这周。

    早上,哈利从自己的床上醒来,洗漱完毕之后,就打算下楼吃早餐。是的,你没看错,他现在住在楼上的卧室里,而不是楼下面的碗橱里。而且,现在他也不用起床做早餐了。这一点,在哈利完全学会了舞光术之后,就获得了保证。他用一个人形的光影轮廓,把德思礼一家子吓个半死。立刻就拥有了独立卧室,和相对自由的时间安排。

    哈利曾经想,干脆不去上学,就呆在家里,一直跟随苏云学习魔法,被苏云严词拒绝了。他告诉哈利,他必须去上学,而且还必须获得好成绩,尤其是有关物理和数学的方面。法师们更看重知识和智慧,甚过于威力强大的魔法,没有聪明的头脑和渊博的学识,法术等级再高,也只能当个人形炮台。

    没办法,只有继续上学了呗!

    白天,哈利上学的时候,苏云就自己冥想,解析所有的一级魔法。当然,首先是从塑能系开始的,为了防止出现哈利学完零级魔法,而自己还不会一级魔法的情况。

    但是一研究,苏云就知道自己可能想多了。对于他自己而言,哪怕是有魔网的加成,两年的时间,也就将将够解析完成大概三个派别的魔法。所以,哈利的学习速度只会更慢,完全不用担心这一点。

    可是,另一点就让苏云不得不担心了。那就是,这个世界的本身的魔法体系,对于现在他自己魔法体系的冲击。从最开始最简单的控物漂浮咒来看,这些法术的施展,是极为简单而快速的。短短的几个字的咒语,加上一根魔杖,赫敏竟然在课堂上就成功了。而魔咒学教授讲解的要点,竟然主要是手腕的抖动,和吐词的清晰。

    你他妈在逗我?苏云想到这件事,不禁内心咆哮。不用学习大量的枯燥的魔法理论,不用日复一日的冥想来累积魔力,更别说那些繁杂的魔法结构。

    “这搞得我都想学习这一种类型的魔法了!”苏云苦笑,连他都禁不住诱惑,可想而知,哈利会受到多大的动摇。

    人们常说,一份付出,一分收获。苏云的魔网体系的魔法,在学习速度上,方便性上,那是远远地比不过巫师的。可是魔网体系的魔法,自然也有它的优越之处。第一个就是普遍性,巫师们可是一群靠着血脉来延续传承的家伙,法师们则是通过学习与教育来培养下一代法师。虽然,法师的学习,也需要一定的天赋,可相比巫师,拥有法师资质的人,肯定比拥有巫师资质的人多得多。

    第二点就是成长上限。巫师们最强大的成就是什么,苏云并不清楚,可是苏云却可以类比出来。在当今魔法界,成就最大的两位巫师,分别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与黑魔王伏地魔。后者现在还在当爬行动物,暂且不说。就拿邓布利多举例,他被誉为,当今魔法界最伟大的白巫师,黑魔王的克星。可是他达成了什么非凡的成就吗?

    诚然,他是英国魔法学校的校长,梅林骑士团的成员,威森加摩的首席巫师,似乎是很大的成就?可是,这是否是一个法师最大的追求呢?答案是,不是。

    在原先的多元宇宙中,法师们取得过,远比这高百倍、千倍、万倍的身份,可是依然比不上,他们在哪怕一个一级魔法上面的小小改良。

    “法师所追求的,永远是真理!”这句话是法师之神所说的,也是原本奥术帝国的基本行为准则。哪怕奥术帝国早就崩溃,可是这句话,却一直传了下来。这是每一位法师的座右铭之一,是他们行为目的最好解释。

    可是说一千,道一万,这些道理,也许对一个,从小在法师环境中成长的人有很大影响。哈利波特就是个法师学徒,还是塑能系的法师学徒。当他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学习的法术,跟别人三天学会的魔法,呈现一样的效果的时候,他还能坚持住自己的初衷吗?

    苏云对此持不乐观的态度,可是他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现如今,就只能看救世主本人的目光,到底有多长远了!实在不行,苏云只有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以后,再重新选择人选来传承法师的知识了。

    这些头疼的事情先不想,苏云现在只是想安安静静地混到魔法界,再安安静静地拿到自己需要的那几样东西。最好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尤其是邓布利多,虽然根据情况来看,不怎么可能就是了。

    这时候是一九九一年的夏天,哈利正处于暑假之中,虽然他不知道,这会是他在进入魔法界之前的最后一个暑假,依然每天跟着苏云,认真地学习魔法。在这两年之中,哈利也出现过,如原著中所说的稀奇古怪的事。比如疯长的头发,忽然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可以跟蛇交谈等等。哈利也问过苏云,苏云没有推说自己不知道,只是说还没到时候,等到了时间,他自然就会明白一切。

    哈利拥有非常出色的魔法天赋,短短两年,便学完了所有的塑能系零级魔法,还对预言系有所涉猎。最近,因为冥想的进步,在精神力方面也有了很大提升,所以苏云打算正式教他一级魔法。

    一级魔法的复杂性,与零级魔法不可同日而语。只会零级魔法的法师,永远是法师学徒,学得再多也一样。但是,一旦一个法师会一个一级魔法,那么就可以获得正式法师的称号,算是正式出师了。从此以后,法师的成长,基本就要靠自己了。老师最多会给与帮助,比如说,低价卖给你一些魔法装备或者知识,但绝不会帮你做任何决定。事实上,法师们一生中最大的债主,往往就是他自己的老师。

    魔法飞弹,抽取魔法能量,形成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能量光球,对目标造成一定的物理伤害,和极其微弱的属性伤害。说真的,这个魔法刚开始的时候,伤害力并不大,尤其是对一些皮糙肉厚的目标来说。但是随着法师等级的上升,这个法术的数量和杀伤力,几乎是跳跃式的增长。九级的塑能法师,可以一瞬间用魔法飞弹形成“瀑布”,直接摧毁一座城市或是小山。

    这个法术,也与火球术和隐身,并称为法师的三大招牌。魔法飞弹,也经常是法师们学会的第一个正式法术。对于这个法术的理论知识,和法术结构,几乎是完备到了极致的状态,改无可改。

    “魔法飞弹!”一个光球从无到有的慢慢凝聚,然后打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击出一个浅浅的小坑。

    “记住刚才的感觉,我引导你完成了一次法术结构的组建,你现在自己试试!”苏云说道。

    “魔法飞弹!”哈利伸出手,按照刚才的感觉,进行能量球的塑造,但是指间只是零星闪烁了几个光点,便再没了动静。苏云对此种情况,表示毫不意外。

    “好了,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你对这个法术的原理只是粗通,对于法术结构也不熟练,所以才会产生这种问题。”苏云解释道,“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刚才的魔法飞弹,它是什么属性的?”

    “什么属性的?”哈利一愣,他现在可不是,两年前的一问三不知的状态了。自然对各种属性能量的特性和作用,有了自己初步的理解。但是,刚刚魔法飞弹给哈利的感觉,就不像是任何一种,或者几种。而且他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说,如果把有属性倾向的能量,比作是有味道的水的话,那么刚才构成魔法飞弹的能量,就是毫无味道的清水。

    “我不知道,”哈利回答,“它的构成,没有任何明显的属性倾向,而且,它好像……,好像可以……。”说到这里,哈利陷入了迟疑之中。

    “好像什么?”苏云鼓励道,“说出你的感觉,别怕犯错,错了也获得了一笔经验。”

    “就好像,他可以在六种属性之间,自由的转换。”哈利不好意思地说出了答案,他自己都觉得这个答案肯定是错的。六大属性,很少共存,更不要说互相转换了。水难道还能变成火,光明还可以变成黑暗?明显不可能,哈利在心里摇了摇头。

    “回答正确。”苏云的声音,平静地响起,但是不难听出声音隐藏的笑意。

    “啊?”哈利傻眼了,这怎么可能?这两年来,苏云有意无意地,向他灌输着,属性之间,特性迥异,很难共存。而哈利本人,也是这么以为的,几乎把这当成了一条真理。但是现在,真理被毫不留情地颠覆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这种感觉,几乎就跟你告诉一个古代人,我们脚下的大地不是平的,她是个圆球一样的东西一样,肯定很难接受。而这,是苏云给哈利准备的特别的一课,也包含了苏云非常大的私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