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龙蛋
    哈利的反应很快,他很快就明白了奇洛这个人,对于大家的危险性。所以,他立刻调转了方向,向着自己的院长,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走去。

    为了能够在更好地看顾学生,每个院长的办公室,其实都离自己学院的公共休息室不远。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就在拉文克劳塔楼旁边一座楼房的第二层。

    “叩叩叩!”哈利敲响房门,一个声音传出来,“请进!”

    哈利推开门,就发现弗立维教授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批阅着学生们上交的作业。和很多人对拉文克劳的印象一样,这个办公室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高高耸立的书架,只有寥寥可数的其他东西,比如学院奖杯或者是魁地奇奖杯。

    “啊,波特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弗立维教授站起来,反而比他坐在椅子上面还要矮。

    “教授,我有件比较很难解释的事情,想要问问你的看法?”哈利很不好意思,他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奇洛一定跟伏地魔有关。即使这个消息得到了苏云的证实,但是,苏云的存在偏偏又不能见光。

    “当然可以。你们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都应该寻求教授的帮助。”弗立维教授看上去非常的有耐心,并没有因为哈利的年纪小,就不把他当一回事,非常的有责任感。“现在,和我说说吧!看看你遇到的是什么问题。”

    “不久之前,我从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出来……。”哈利一五一十地说了自己方才的行程,“但是奇洛教授离我越近,我头上的伤疤就越痛,直到后来和奇洛教授分开了,才好了一些。”

    弗立维教授的脸色变得非常严肃,他抽出自己的魔杖,对着哈利说道,“介意我看看是怎么回事吗?”

    哈利摇摇头,弗立维教授将魔杖轻轻一点,一条银色的光线生出,轻柔地搭在了哈利额头的伤疤上。但是很快,弗立维教授就感觉到了,从哈利额头上反馈回来一种力量,一种邪恶、强大但是有些混乱的力量。

    “噼啪!”握在弗立维教授手中的魔杖尖端,突然有火星爆出,他连忙将魔杖移向一边。“轰隆”连响,墙边的好几个书架接连炸开,破碎的书页和木屑四处迸射,但是在靠近哈利的时候,都突然失去了动力,软趴趴地掉在了地上。

    哈利被吓了一跳,他紧张地看向弗立维教授,这个样子可不像是什么好结果啊!弗立维教授也是一脸严肃,他有些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魔杖,感觉到了一丝痛苦。是的,就是痛苦。魔杖是巫师的半身,是他们最为信任的东西和倚仗。“魔杖挑选巫师”,这是奥利凡德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当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弗立维在刚才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魔杖受到了一些伤害,就仿佛是自己受到了伤害一样。自从伏地魔消失之后,他可是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教授?”哈利的声音唤回了弗立维的意识,看着眼前一脸紧张的小孩子。弗立维的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真是强大的魔力啊,波特先生,你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天赋。相信我,只要你好好用心学习,一定能成为一名伟大的巫师。”

    哈利满脸的不解,“教授,我不太明白你刚刚说的意思?”

    弗立维指了指周围的情况,“我刚刚只是稍微了探查了一下你体内的魔力,谁知道你的魔力之充沛,远远地超过了我的想象,我一时反应不及,才有了这么一幕。”

    “真的吗?”哈利半信半疑,他看着可不像是弗立维教授说的那样,但是看着弗立维教授一脸肯定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怀疑对方的话。“那……教授,找到了我为什么会头疼吗?”

    “这个,应该是巧合,你以前也上过奇洛教授的课不是吗?那时候没什么反应吧?”弗立维问道。

    “是的,”哈利回答道,“以前上黑魔法防御术的时候,也曾经离奇洛教授很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所以,应该是你在头疼的时候,恰好碰上了奇洛教授,然后又恰好在告别之后,头就不疼了。所以才会给你这么一个错觉。”弗立维教授说道,“我刚刚检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上庞弗雷夫人的医务室去看看,找她拿一些治疗头疼的药。”

    “好的,教授,如果再犯头疼的话,我会去的。”哈利说道,“非常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抽出的时间,那我就先回公共休息室去了!”

    “好的,波特先生,再见!”弗立维教授对着哈利说道。

    “再见!”哈利向着弗立维教授行了个礼,然后退了出去,顺手将弗立维教授的门给带上了。

    在门彻底关上之后,弗立维原本和蔼的面容,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他一挥舞魔杖,原本已经支离破碎的书架,纷纷起立,各个木板隔层也都跳回原位。散落的书页汇集,自动组装成一本本完整的书籍。片刻之后,这个房间的样子,与哈利刚刚进来的时候,变得几乎一样。弗立维取过衣架上的衣服,随手披上,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哈利看着弗立维教授,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走向了城堡中央的方向。

    在苏云的提醒下,哈利没有回到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而是站在一个背光的拐角,看着弗立维教授办公室的动静。果然,片刻之后,弗立维教授开门出来,走向了城堡中心的方向。

    “他应该是去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苏云的声音响起,“看来他刚刚发现了什么,只是出于什么顾虑,并没有对你说实话。”

    “我的伤疤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哈利神情郁郁,任谁知道自己的脑门上,贴了一块炸弹估计都不怎么高兴。

    “目前还不清楚,但是现在看来还是对你是无害的。哈利,接下来的日子你可能要辛苦一些,我要教你一种比较困难的方法,也许可以替你抑制一下你的头痛。”苏云说道。

    “老师,我不怕辛苦!”哈利坚定地回答道。

    第二天恰逢周六,哈利约了罗恩还有文森特他们,准备一起去看看海格。但是等到汇合的时候才发现,费曼兄弟根本没来,只是让文森特带了一句话。那就是为了他们的牙齿着想,让哈利他们自己去就是了。而同样没来的,还有纳威,他被麦格教授关禁闭了,据说是在上变形课的时候,把教室的里的吊灯给炸了,还弄伤了几个同学。

    哈利一阵无语,和赫敏他们走出了城堡,然后穿过了魁地奇球场的边界,来到了禁林边上的小屋外面。

    在四人敲门之后,海格把头伸出来,看见他们四个之后,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热情地欢迎他们进屋。反而是把门尽可能地关小了一些,对着他们露出了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最近我有些感冒了,可能会传染给你们,就先不招待你们了。等我好了,我会让猫头鹰给你们带信的。”

    这话倒是没啥毛病,但是海格满脸的心虚,以及中气十足的嗓门出卖了他,这可不像个病人是不是。哈利他们对视一眼,一拥而上,从打开的门缝里使劲往里挤。

    “好吧好吧!你们这些小鬼灵精们,怕了你们了,都进来吧!”他打开门,让几人进去,然后探出脑袋,左右张望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哈利一进去才发现,这屋里实在是太热了,虽然天气已经转寒了,可哈利感觉自己来到了夏天一样,很快就开始冒汗。而海格的那条名叫牙牙的狗,正跟快挂了一样,伸出舌头不住地吐气。四周的窗户,也都封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都没透进来。

    海格关好门之后,很快端出了一道盘,不,一大盆的岩皮饼,放到了桌子上。“你们要来一些饼吗?”海格热情地招呼到,哈利四人斩钉截铁地摇头,哪怕是一贯喜欢吃的小胖子,再看向岩皮饼的时候,都带着一些不可言说的恐惧。

    “哦!”海格看上去有些失望,“你们真该尝尝的,我这次特意在里面加了一些独特的材料。”

    在大家依旧拒绝之后,他只得又将他们收了起来。

    “这是什么?”热得不得了的小胖子,在熊熊燃烧的壁炉前面,发现了一个炉子。炉子上面架着一口大火锅,里面还在咕嘟咕嘟地冒响,就像在煮着什么东西一样。

    哈利三人好奇地围了过去,而海格还在支支吾吾地辩解,“没什么东西,就是普通的一些肉啊……。”这时候,文森特已经一把抓住锅盖,揭了开来。一个西瓜大小的黑色外壳的大蛋,正躺在滚烫的水里,一动不动。

    “这是?”文森特、哈利和赫敏,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只有罗恩还有些迷糊,“海格上哪找来这么大一颗蛋,这样子煮得熟吗?”

    “海格,”赫敏的声音开始变得很尖,这是她要开始训人的前兆,“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哈利和文森特狂点头,示意赫敏说得对,养龙的确犯法。

    “我只是想这样已经很久了,”海格说道,“从我小的时候,就开始想了,这算是我的一个梦想。”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后果?”赫敏的脸板了起来,说实话,和麦格教授还真有点像,“这条龙一孵出来,不用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把你的屋子拆成一堆柴禾,到时候你打算把它藏在哪?”

    “龙?”罗恩大吼出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海格,你疯了吗?你知道一条龙多能吃吗?我哥哥查理就是研究龙的,他说过龙基本是世界上最能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