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被击杀的蛇怪
    很快,教授们就赶来了,因为在霍格沃茨,只有校长才拥有幻影移形的权利,所以他们不得不使用其他的法子赶来这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跟着一大群学生。

    很快,这样的事情,惊动了整个魔法界。开始有家长要求,从霍格沃茨接回自己的孩子,但是被邓布利多暂时劝住了。但是可以想见的是,如果这一次的密室事件没有一个清晰而且积极的结果的话,那么霍格沃茨的声誉,恐怕会遭受严重的打击。

    偏偏这个时候,预言家日报再次抛出了一个老话题,关于邓布利多是否依然胜任校长一职的问题,这引起了整个魔法世界的讨论。支持方认为邓布利多强大、博学、威望崇高,是运行这所古老学校的不二人选。但是也有人反对,尤其是以马尔福家族为首的纯血贵族。这些人并没有直接反对邓布利多,而是从侧面看似关心的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魔法界是否对一个上了年纪的巫师,太过依赖,并且要求太多?

    “邓布利多是非常伟大的巫师,任何人都知道这一点,他击败了前后两任黑魔王,为魔法界的和平,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镜头里的卢修斯·马尔福侃侃而谈,“但是,我们是否对这个已经一百五十多岁的老人,太过苛刻?”

    他站在关心邓布利多的立场,将所有持邓布利多不能胜任霍格沃茨校长观点的人批评了个遍,并且要求给予邓布利多更大的赞誉和更多的尊重。不得不说,这一手玩得相当漂亮,看似为邓布利多洗白,实则是将一个问题深深地埋进了所有人的脑子里,那就是,邓布利多真的还能支撑下去吗?

    苏云不用看就知道,这一定是魔法部和贵族联合在一起搞的事。贵族们需要恢复纯血地位,而魔法部,更准确地说,魔法部长,对邓布利多这个魔法界的灯塔,已经看不舒服很久了。两方一拍即合,导出了这么一场戏。

    邓布利多暂时是没什么法子应对这一次的事件了,因为即使解决了密室事件,那么还有下一次事件,下下次事件,总会给“关心”他的人以借口。更关键的是,邓布利多的确老了,巫师们普遍比麻瓜长寿,可也是有限的。邓布利多活到了一百五十多岁,这已经大大超过了巫师的普通水平,应该是拜他强大的魔力所赐。但是这种长寿是有限度的,巫师界活得最久的,应该就是使用魔法石延寿的尼克·勒梅。人们虽然不知道,邓布利多还能活多久,但是一定没多少年了。

    整个霍格沃茨都算是邓布利多的忠实拥簇(斯莱特林不算),他们都觉得邓布利多是最强大的巫师,并且将一直强大下去。哪怕是连续两次的攻击事件,也没彻底击垮学生们对学校的信心。但是,这也是呆在象牙塔的学生们才这样认为,而那些已经离开学校,走入社会的人,则是对现实,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不再如过去一样,盲目地崇拜某一个人了。

    至于苏云为什么要告诉哈利,让他说出一切的细节,而不是自己设法杀掉蛇怪。是因为,苏云有了一丝不忍,或者说一丝恐惧。这种恐惧,来自于生命本身的沉重,事情发展和剧情不一样了,他不能保证,下一次是否会直接死掉一个,甚至是几个学生。虽然,哪怕真的有学生,因为蛇怪而死,也不是他的责任。

    苏云相信,以邓布利多的能力,在得到哈利的提示之后,很快就会追查到蛇怪所在的地方。而且蛇怪,也绝对不是邓布利多的对手。只是不知道,邓布利多会不会将蛇怪尸体收走,那样苏云就得不到蛇怪的毒液了。

    事情的发展,也正如苏云所设想的那样,蛇怪很快就领了便当。《预言家日报》很快便刊登了事情的解决经过,在头条上,魔法部长福吉和邓布利多互相拥抱,而卢修斯·马尔福,满脸笑容地看着这一幕。看起来是魔法界一派祥和,安详美好,但是表象下面的激流汹涌,只有有识之士才能察觉一二。

    在看见报纸上的报道之后,苏云在当天夜里就赶往了密室。来到上次被挡住的那道门前,苏云看见整扇门都被撕扯了下来,扔在一旁。

    苏云飞进了密室之中,一条直径一米,长约十五米左右的大蛇,正静静地躺在地上,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密室里没有什么战斗痕迹,这说明了邓布利多的强大。即使是一条活了上千年的魔法蛇怪,也被他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

    苏云现在没什么心情关心邓布利多强大与否,在不知道,邓布利多是否还会来这里的情况下,他只想取了毒牙就走。

    但是,蛇怪的牙齿实在是太结实了,而且刚死不久,不是那么好弄下来的。这时候,苏云能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连忙披上隐形衣,飞到了一个圆柱的顶端,一动不动。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来时的入口走了进来。苏云看着斯内普的身影,竟然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斯内普作为一个著名的魔药大师,肯放过这么好的魔药材料才怪,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给自己留一两根毒牙。

    斯内普很快用行动回答了苏云的疑问,蛇怪最珍贵的部分,无疑是有即死效果的眼睛,以及能够伤害灵魂的毒液。这也是斯内普最开始收集的部分,跟苏云不同,他可是专业的。苏云看着斯内普拿出一把银色的小刀,在蛇怪口中轻轻一剜,就把一根根毒牙取了出来,放在一旁的地上。

    看着地上放得整整齐齐的毒牙,苏云心里开始激烈地交战起来。看这个架势,斯内普是不打算留下一点有价值的东西了,那么苏云是抢还是不抢?斯内普的动作很快,他已经剜下了所有的蛇怪牙齿,开始把手伸向蛇怪的眼睛。

    “干,抢了!”苏云离地而起,向着斯内普放毒牙的地方飞去。但是,苏云很明显忽视了一些问题,他虽然隐了形,可毕竟不是真正的无形无质,极速飞行的时候,还是带起了一些风声。这些动静,对于前食死徒,现在凤凰社高级卧底的斯内普来说,已经足够了。

    “神锋无影!”斯内普一个无声地黑魔法打过去,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亮。一团光明无中生有地从虚空中跳出,晃得斯内普眼睛一阵发黑。他反应极快地一个打滚,将自己藏在了蛇怪大脑袋后面,专注地听着后面的动静。

    苏云被斯内普的魔法打中,隐形衣一个不稳,被咒语击飞了出去,他的样子被斯内普看了个正着。好在,自身所带的光芒,晃到了斯内普的眼睛,让他躲到了蛇怪后面。苏云方向不变地飞过去,从毒牙上飞过的时候,随便卷起两根,转头就走。下一刻,一道红光击中放置蛇怪毒牙的地方,“轰”,毒牙四处飞射。苏云卷起飘到一边地上的隐形衣,往身上一披,往出口飞去。

    “轰!”“轰!”一道道咒语,被斯内普从后面发出,打在通道的四周墙壁上,乱石飞溅。

    不一会儿,斯内普就被苏云远远地甩开,毕竟飞可比跑要快得多。

    摆脱了斯内普的苏云没有停留,飞快地赶回了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而斯内普在跟丢了苏云之后,匆匆收拾了材料之后,便来到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向他报告了自己遇到的事情。

    “你是说,那是一团不成形的银光?”邓布利多问道。

    “是的,银色的,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具体的形状,”斯内普的眉头一皱,“那团光一开始披着一层隐形衣,被我用咒语击中之后,隐形衣掉了下来,我才看见他的样子。那件隐形衣,应该就是波特的那件了。”

    作为劫道四人组的死对头,他当然知道情敌兼死敌的很多情况。而且邓布利多很信任他,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有瞒着他,包括把隐形衣还给哈利这件事。

    “你怎么看这个神秘人物?”邓布利多回忆起了去年的情况,一张神奇的巨网,趁自己和伏地魔交战的时候,吞噬了厄里斯魔镜。虽然自己当时有所防备,可还是因为魔法石的出现而放走了他。

    “我们现在对这个东西一无所知,他潜伏在霍格沃茨的时间不短了,谁知道它到底要干些什么?”斯内普黑着一张脸,“我们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它跟波特脱不了干系。”

    “放松些,西弗勒斯,我相信这个神秘人物没有什么敌意。”他摊摊手,“你还记得吗?去年马人们和海格说的那个神秘人物。”

    “你是说那个救了禁林里一只独角兽的人,就是我今晚碰到的那个神秘人物?”斯内普问道,“但是你又怎么保证它没有什么别的企图呢?”

    “一颗全新的星星到来了,它带着璀璨无比的光芒,将给这个世界带来全新的道路。”邓布利多说道,“记得这个预言吗?”

    “所以那些马人们十分可恶,”斯内普嘲讽道,“说话老是像个神棍,感觉云里雾里的,永远不知道把话说清晰些。其实,还有个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直接把波特叫过来,问几句就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