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交易
    邓布利多听了苏云的回答,没有什么表示,也不知道信不信,苏云估计是不信的。但是这些和苏云都没什么关系,他信也好,不信也罢,对苏云都没什么妨碍。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苏云说道,“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不是吗?”

    “没错,”邓布利多想要彻底消灭黑魔王很久了,他也很清楚,伏地魔压根没死,魔法界看似一片太平,实则危机四伏。和这个事情比起来,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是小事。“那么苏先生先前说的,可以彻底、永久地消灭他,是真的吗?”

    “时间是很宝贵的东西,邓布利多教授,”苏云说道:“虽然我的时间不算少,但是也没宽裕到可以用来戏弄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的地步。”

    “那么,苏先生想要些什么?”邓布利多明白无比不起早这个道理,苏云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关心天下的人物,既然来见他,那么必然是有所求。

    “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四件宝物以及一份工作。”苏云看着邓布利多,等着他的答复。

    “一份工作?”邓布利多有些皱眉,“不知道苏先生想干什么样的工作?”难不成是霍格沃茨的老师,邓布利多想着,也许在明年的时候,可以让他当一下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毕竟这门课,特别地费老师。也不知是不是真如外界传说的那样,黑魔王诅咒了这个自己求而不得的职位,反正邓布利多前前后后,请过好几十位老师了,而这些老师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上任超过一年的。把苏云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安排到这个职位,倒是能解决教师问题,但是邓布利多还是不太放心,不知道苏云是否有什么特殊的能耐。要知道,今年他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请了吉德罗·洛哈特这个草包做黑魔法防御课的老师。

    “我想求取一份在霍格沃茨任教的工作,”苏云说道,“我想请邓布利多教授,再加开一门心理预言课。”

    听到苏云说想当老师的时候,邓布利多心想果然如此,但是随后听见苏云想增加的课程的时候,他便再也淡定不能了。“恕我直言,苏先生,”邓布利多沉声说道,“霍格沃茨已经开了一门占卜课和一门算数占卜课,实在没有那个必要再另开一门同样性质的课程,这是对教学资源的极大浪费。”

    “那好吧!”苏云随即就改了口吻,“那么我要求当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

    “可是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位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邓布利多说道,“他经验丰富,也喜欢跟神奇生物们呆在一起。”

    “我知道,凯特尔波恩教授是吗?”苏云说道,“这一点不是问题,为了和自己心爱的动物们多呆一段时间,他将会于明年学年末辞职。”

    “你确定?”邓布利多对这个事情表示怀疑,并且认为对方有可能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保证这件事的发生,比如威胁那个老师辞职之类的。

    “我确定,并且他肯定是出自自我意愿的辞职,而不是受到我的强迫。”邓布利多的脸上的疑色太过明显了,几乎就是在说,你是不是打算武力上位。“当然,如果事情不这样发展,那么我也可以当成条件达成,不会再提出别的条件了。”

    “那么好吧!”邓布利多答应了下来,“苏先生还是继续说说,你其他的条件吧!”

    “我个人非常喜欢收藏那些有价值的东西,特别是一些珍稀的,传承已久的宝物,”苏云停顿了一下,“比方说,霍格沃茨四大创始人遗留下来的宝物。”

    “什么?小子,你太过分了,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墙壁上众多画像中的一副嚷嚷了起来,指责苏云太过贪婪,而其他的画像也都纷纷附和。

    苏云没理这些已经死去的人,而是看向沉思的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教授,你觉得呢?是要保留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宝物,还是魔法界长长久久的和平?”邓布利多是个圣人,这点毫无疑问,这能从他本人的过往中轻易推断出来。这种人很伟大,他们在乎的东西太多,想要达成的目标太大,所以有时候,会付出很多庞大的代价。

    为了魔法界的和平,邓布利多选择对自己的好基友魔杖相向,打败了第一任黑魔王格林德沃,将其囚禁于纽蒙迦德。然后又是为了魔法界的和平,他组建了凤凰社,对抗着伏地魔的食死徒。甚至在最后,为了帮助斯内普重获伏地魔的信任,他选择了自我牺牲。可见,魔法界的和平,在邓布利多的心里到底有多重。

    半晌,邓布利多不发一言,而那些吵吵闹闹的画像,也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着邓布利多的决定。他们被制成画像,本职工作就是为了更好地帮助校长,因此他们必须遵从校长的一切决定,哪怕是在他们看来非常不合理的决定。

    “我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一件!”邓布利多开口,声音分外的低沉,看来做出这个决定,他经过了一番挣扎。但是很显然,魔法界的和平还是胜过了一切。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周围的画像都非常震惊,有一小半的画像,直接转身离开了自己的画框。

    “我知道剩下三件的下落,”苏云有些佩服这个老头子了,这个老人的确是在为了魔法界的存在和延续,做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苏云成不了这种人,但是他敬佩这种人,“我希望邓布利多教授可以把它们找回来。”

    “好!”既然做出了决定,那么就不会再反悔,当然,要是苏云的方法不管用的话,那么这一切就都免谈了。“那么还请苏先生明言,到底要怎样才能消灭伏地魔?”

    “魔法界一直说,哈利是唯一一个从索命咒下生存的人,但是真的是这样吗?”苏云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伏地魔也从这个咒语下活下来了?”邓布利多仔细地梳理着蛛丝马迹,发现果然有很大的可能。

    “外面的人都说,哈利·波特具有神秘人不拥有的力量,所以才能击败伏地魔,并且从索命咒下面逃生。”苏云说道,“这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这种神秘力量,伏地魔也曾经拥有过,甚至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过。”苏云走了几步,看着窗外的草地,一些小巫师正在跌跌撞撞地骑着扫帚,还有人被吓哭了出来,可能是有恐高症。

    “教授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神秘力量吗?”苏云问着邓布利多,而后者吐出了一个简短的单词,“爱!”

    “我更情愿称呼这种力量为,母亲,”苏云说道,“当莉莉·波特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心甘情愿地做出了一种毫无保留的牺牲,一种强大而古老的力量产生了。这股力量反弹了伏地魔的索命咒,同时,一切带有强烈恶意的魔法,基本上哈利都拥有很强的免疫性。”事实也是如此,这里面是一种献祭的原理,非常的强大而且有用,但是代价却太过沉重。

    “反弹回来的索命咒击中了伏地魔,摧毁了他的**,却没有能彻底让他死亡,而是让他陷入了一种生不如死的境地。”苏云看向邓布利多的双眼,那里面一片沉静,没有半分情绪外露,“我想教授也很清楚,他一直都在暗处积蓄着力量,等待着自己东山再起的一天。”

    “那么,我们关心的问题来了,伏地魔是怎么从索命咒下逃脱的?”苏云毫不意外地看见,邓布利多的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这的确是困扰邓布利多许久的一个问题,也包含着彻底解决黑暗势力的方法。邓布利多多年来不断奔波,四处探寻着答案,但是收获寥寥。

    “不知道,教授是否听说过,一种据说可以永生的魔法?”苏云问道,“将自己的灵魂撕下一片来,放在无人可以接触的地方保护起来。只要这一部分灵魂不被摧毁,那么就可以无数次的重来。”其实无数次重来这件事,苏云是绝对不相信的。不说别的,巫妖们撕裂灵魂制作命匣的技术,可比伏地魔这个半吊子强得多,可是他们的复活次数,也不是无限的。一旦超过一定的次数,灵魂就会彻底地崩溃。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巫妖都安心做技术宅的原因,搞事的当然也有,但是下场貌似都不怎么好。

    “原来如此!”邓布利多喃喃自语,他一直都在追寻着这个答案,但是当答案摆到他的面前的时候,邓布利多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汤姆·里德尔的残忍和疯狂。魂器的制作虽然稀有,但是并不是完全不为人知,可是却很少有人去做出这样的选择。这当然不是因为什么杀戮过重之类的原因,而是这种方法来永生,具有相当大的缺陷。

    将自己的灵魂分裂,这种事情听着就危险。事实也是如此,分裂灵魂不是砍手砍脚,而是一件相当漫长而且痛苦的过程。那种痛苦,就算是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的钻心剜骨,也难以和其相比。其次就是,灵魂分裂之后,灵魂就不完整了,这个人也就不完整了。被分裂出去的灵魂,会带着原本灵魂宝贵的一部分离开,或许是青春,或许是珍视的记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