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出生
    两者在暗夜的山林里不断相遇,不断地互相杀戮,临死前的惨嚎声不断响起,有血族的,也有狼人族的。过了不短的一段时间,维克多杀了不知道多少狼人,始终都没有找到卢西恩的位置,眼看时间快到了,再不回程,太阳出来他们就彻底落在了下风。

    恨恨地将一个狼族女子折成了两段,维克多一甩披风,“回去!”

    很快,如雷般的马蹄声响起,很快远去了。卢西恩听见这个动静,心里松了一口气,在下山看了一下,发现对方确实离开之后,他发出了召集所有人的嚎叫声。

    一个个剩余的狼人走出了山林,路西恩悲愤交加地发现,整个狼人族的人口竟然少了三成。这让他暗自咬牙,发誓一定要报这灭杀族人之仇。

    ……

    在第一晚的战斗之后,之后的日子里面,两族又狠狠地打了几架,双方互有胜负。苏云自第一次出手之后,就一直保持中立,没有再插手。

    狼族和血族交战,最为难的自然是卢西恩的爱人,血族长老维克多的女儿——索妮娅。她一方面希望卢西恩不要去找自己父亲的麻烦,另一方面又希望维克多不要伤害卢西恩,虽然她也知道这估计是做白日梦。同时,狼族对她的态度也算不上多好,很多狼人族的女子,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在她的身上剜下一块肉来。许多的小狼人,更是热衷于往她的身上丢石子,边丢边骂“血族的坏女人!”“恶心的吸血蝙蝠!”

    这一切,她都没有对卢西恩吐露过一个字,她不想自己的爱人跟自己一样,落到一个两相为难的境地。

    当日子难过的时候,日子总是显得分外漫长。就这样过了一年多,索妮娅的肚子慢慢地大了起来。这个时候,所有狼人,除了卢西恩,看她的眼神,除了厌恶仇恨之外,又加入了恶心和鄙夷。有意思的是,狼族和血族都以自己的血统为傲,并且不遗余力地贬低对方的血统。哪怕他们的血统同出一源,都是亚历山大·柯文纳斯的后裔。

    为了卢西恩,也为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索妮娅就这样忍受羞辱,深居简出地过起了自己的日子。

    两年的时间很快一晃而过,这一天,索妮娅正在自己的小屋里面整理卢西恩的衣服,突然肚子里一阵绞痛。她一个激灵,知道自己是快要生了!要命的是,卢西恩出去打猎去了,根本不在家里,周围的狼人她又信不过,只能自己勉强躺在床上,打算依靠自己生产。

    苏云一直百无聊赖地跟着狼族东奔西跑,看着他们时不时地和血族干上一架。他一边注意着索妮娅肚子的动静,一边学习着二级的法术。他可没有什么博学的老师指导,因此只能靠着自己一个人摸索着学习。

    这一天的下午,苏云突然一个激灵,他惊讶地发现,原本死寂一片的原始魔力之海,竟然在不停地翻滚,好像要发生大事一样。

    他赶忙飞到索妮娅和卢西恩的屋子里一看,才发现索妮娅已经咬着被子,在努力地生产呢!他连忙释放了一个“消音术”,来到索妮娅的跟前,对着她说道:“放心吧!你的声音不会传到屋子外面去,你先忍一忍,我去替你找卢西恩。”认出苏云是救了她的神秘人物,她稍微放心地痛呼出声。

    苏云则是直接穿过了屋顶,将自己的身体在虚空中伸展了开来。魔网一层层地展开,迅速地覆盖了方圆五十里左右的范围。经过魔网的感应,苏云很快就发现了卢西恩正扛着一头老虎,在另一个山头上往自己家的方向赶呢!

    卢西恩扛着一头大老虎,脸上满是笑容,自己的运气不错,竟然碰到了这么大一头老虎。他小心翼翼地和老虎颤抖了半天,才把这个庞然大物捶死。不是他的实力退步了,而是他小心着不在老虎的身上造成任何伤口,他要把这老虎的每一滴鲜血,都留给自己的桑儿喝。想到了索妮娅,卢西恩的脸明显温柔了很多。这时候,他眼前突然一亮,一道银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还在这里慢慢悠悠,你老婆快生了!”

    “快生了!”卢西恩浑身一抖,变成了狼人的形态,把老虎往自己的背上一甩,四肢并用地朝着家里赶去。

    苏云紧随其后,一边分心注意着索妮娅那边,防备有不相干的人闯进去。他想了想,在卢西恩背上的老虎上,释放了一个“浮碟术”。卢西恩只感觉自己背上一轻,老虎的重量至少少了一半,脚步之间,变快了许多。知道这是那个神秘人物的神秘之处,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计较这一切的时候,他拿出全部的速度,朝着自己的家赶去。

    这个狼人的聚居地点,位于三座山相抱的一个凹谷里面,位置非常的隐蔽。一般人也找不到这里。

    原本自干自事的狼族众人,很快就看见,自己的族长,扛着一只庞大的老虎尸身,一阵风一样从村子中间穿过,冲进了自己的家门。

    一冲进门,就像是冲进了另外一个隐蔽的世界。声声高昂的惨叫发出来,索妮娅正在床上不断地痛吼。

    “桑儿!”卢西恩把老虎往旁边一扔,直接压塌了自己家的桌椅。苏云不好跟人的丈夫进产房,干脆偷偷摸摸地时不时看一眼屋里的情况。卢西恩本想跑出去找几个生育过的女子帮忙,却被索妮娅按住了手,“亲爱的,不要离开我!”

    卢西恩解释说,只是去找人帮忙,但是索妮娅就是不听,只是抓着他的手,不停地说,让他别走。没办法,卢西恩只得取消去找人帮忙的打算。

    幸好索妮娅是一个吸血鬼,比人类女子禁折腾的多,可这样也足足去了半条命,才将那个不停哭闹的小东西生了下来。

    当这个混血儿降临到世间的一刹那,苏云能清晰地感觉到本源之海的翻腾,他趁此机会,将魔网展开,很是饱餐了一顿。自从在哈利那个世界修复了一层魔网之后,魔网越变越大,以前那种,吸收吸收月光就能充满魔网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感觉到自己身体充盈的能量,苏云的心里也不由踏实了很多。他也注意到,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本源能量,直接注入了这个孩子的体内,让他自身的素质,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提升了好几倍。苏云目瞪口呆,自己这是见证了一个命运之子的诞生吗?

    这个孩子的一举一动,都在与周围的天地不停地交换着一种东西。苏云说不清那种东西是什么,感觉那种物质的层次很高,远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接触的。本来打算直接走人的苏云,这个时候改变了主意。他打算重操旧业,再次收一波徒弟。不过这一次,他可不会再教法术之类的东西了。

    苏云礼貌地敲了敲屋顶,然后直接穿过屋顶落在了屋子的中央。他看了看索妮娅抱在怀里的小家伙,后者正在手足不停地动弹,不断地哭闹,怎么哄都哄不好。

    “让我试看看!”苏云说道,卢西恩有些迟疑,索妮娅倒是小心翼翼地将小孩递了过来。苏云先是一手接住这个小家伙的头,然后才用另一只手将他的身子拖起。嗯,是个男孩儿。

    说来也怪,原先还在母亲怀里不断哭闹地小东西,一到了苏云的怀里,立刻就不哭了。他睁着一双和自己父母都不一样的绿色眼睛,看着苏云的脸笑了起来。小孩子的眼睛根本没有清晰的视觉,只有模糊的光感反应。看来也是和我有缘,苏云心里暗暗说道。另一边,卢西恩和索妮娅面面相觑,怎么自己的儿子到了他的怀里就这么乖!

    之后,关于收徒的事情,苏云跟卢西恩和索妮娅提了一下,两人犹豫了一阵,主要是拿不准苏云的底细。但是考虑了一阵之后,二人还是答应了下来,应该是看在苏云那身不同寻常的本事上。苏云当然不会告诉二人,自己压根不打算教这个孩子任何法术的事情了。

    将小孩儿哄睡着之后,苏云轻手轻脚地将他交给了他的妈妈,然后离开了这个地方。在之后的日子里,苏云在山间搜寻了一些补身体的草药,交给索妮娅,并告知她具体的熬制方法,让她自己熬了喝去。

    转眼之间,一晃就是好几年过去了。那个曾经软软的婴儿,变成了现在整日里鸡飞狗跳的熊孩子。这期间,血族又数次突袭了狼族,他们已经换了好几个居住地。现在这个地方,是一个靠近山林的村庄,旁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繁华的人类小镇,算是比较热闹的地方。

    卢西恩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叫做佩恩,因为奴隶是没有姓的,所以卢西恩干脆给自己添加了一个姓氏马修,所以这个孩子,就叫做佩恩·马修。

    佩恩在自己三岁的那年,因为几个大年纪的孩子欺负,直接觉醒了双血统,要不是苏云去的及时,怕是那几个孩子屎都被捶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