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要债和建塔计划
    “老师老师,”佩恩一阵风一样跑过来,手里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母鸡,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

    “老师,给我做个你说过的叫花**!”佩恩作为狼人和血族的混血儿,不光可以靠狼人的食物维持生命,血液也可以。不过,通常他都是靠吃肉来过活,因为喝血没什么味道,而他又是个小吃货。

    “好吧!”苏云接过了那只可怜的母鸡,带着佩恩往偏僻的地方走了走,免得被丢鸡的苦主发现。

    打发佩恩去寻找柴禾,他则是毫不犹豫地将这只鸡敲死,然后开膛破肚,取出了所有的内脏。四处望望,没有找到合适的稀泥,他干脆自己用水调了一些。

    将调料撒进泥里,苏云均匀地将泥浆抹在鸡身的外面,然后找了几片大叶子包好。

    “老师!”佩恩抱着一大摞干柴,兴冲冲地跑了回来。虽然他现在六岁不到,可是力气已经完全胜过成年人类男子。

    他将柴放在了地上,堆成一堆,期待地看着苏云。苏云轻轻一弹,一点火星冒出来,点燃了这堆干枯的柴禾。

    将泥浆裹好的鸡,放在火堆旁的坑里,细细了撒了一层土,然后把火堆移近了一些。

    “等火熄了就好了!”苏云说了一声。小孩儿眼睛里亮晶晶的,盯着不断燃烧的火焰,点了点头。

    苏云看他一副小馋猫的样子,有些好笑,自从上次给他烤了一次肉,自此他就赖上了一样。整天想尽办法的往山里钻,梦想着自己能跟他爹一样,打一只大大的猎物,然后幸福地整天吃烤肉。只是,他年纪还小,就算力量大,也是危险之极,被苏云揍了几顿就老实了。

    他爸妈从没打过他,整天都快宠上天了。可是他就是喜欢跟苏云一起混,在他看来,自己老师会买零食、会法术、会烤肉,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酷的人。

    对于佩恩,苏云有一种诡异的养儿子的感觉。也是,卢西恩是狼族的首领,整天日理万机,压根没什么时间教育佩恩。索尼娅倒是够闲,可她就只会一味地顺着佩恩的性子来,要不是苏云掰正的力度足够,估计佩恩早长歪了。

    小孩儿一边盯着火堆,一边嘴里碎碎念着自己这天做了什么事,比如谁谁又骂了他妈妈,让他狠狠地揍了一顿,因为自己老爸和师傅的叮嘱,没有直接打死,而是打了个半死不活。或者,那个长头发的女人整天盯着自己骂,所以自己今天偷了她养的鸡。

    “卧槽,暴露了!”无意识地说完之后,佩恩才想起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东西。他立刻双手捂住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偷眼偷眼地看苏云,希望他什么都没听到。苏云有些好笑,没好气地说:“下不为例!”

    佩恩的小脑袋点个不停,拍着胸脯保证道:“老师你放心,我也就是太讨厌那个女的才这么做,绝对只干这一次。”事实上,这一幕实在是无比熟悉,大家小的时候,不管是偷东家的枣还是西家的桃,被抓住之后都是这么信誓旦旦。但是,之后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只不过加倍小心而已。

    火焰在一大一小的对话里,悄悄地熄灭了下去。苏云一挥手,叫花鸡破土而出,飘在佩恩的跟前。苏云一示意,佩恩满脸严肃,像是在做一件什么神圣的事情,伸出小手,在那个泥团子上面敲了敲。

    随着轻微的破裂声响起,已经被烤干的泥土,带着鸡毛,从鸡身上脱落了下来。

    “啊呜”一口,佩恩整个人抱住这只鸡往死里啃。曾经他问过,自己的老师为什么不吃饭,苏云回答说,自己吃不了,也不依靠这种方式延续自己的存在。

    成年人可能会羡慕,但是佩恩对此的反应却是,“那老师多可怜啊,都不能吃东西。”

    是啊,多可怜啊!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苏云记不清自己上一次吃东西的时候,吃的是什么了,好像是食堂的饭菜?

    很快,这个小吃货就把整只叫花鸡扫进了自己的肚子。他仰躺在地上,双手向后支地,撑得直哼哼。

    苏云没好气地坐下来,给他揉着肚子,佩恩舒服地叹息了一声。这样吃了还有老师揉肚子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

    “叫花鸡也吃了,要是月底的功课没完成,你给我等着吧!”苏云阴测测地威胁到,佩恩脸上的表情一僵,立马哭丧着脸,委屈地说道:“再宽限几天嘛!”

    “哼!”苏云表示,这种一天拖一天的方式,都是我玩剩下的,好意思在我这里现。“就月底,要是你还没完成,我就打你屁股,你母亲说情也没用!”

    佩恩耷拉着小脸,再看不出刚才的高兴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过苏云清楚,这是这小子的套路呢!因为以前苏云就心软过,结果事实证明,这小子就是记吃不记打,得寸进尺的人物。见苏云不为所动,佩恩也知道这一招不好使了,这才真正地垂头丧气起来。

    “今天,我们继续讲一讲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苏云伸出手,一团五颜六色的光影,从他的手心里飞了出来。正能量凝成一个小小的太阳,居在正中,各大行星依次成形,顺着自己的轨道开始运行。

    “我们主要在这颗星球的,”苏云用手一点地球,地球立刻变大,上面是苏云记忆里微缩的地表结构,“这个位置。”这里是英国的山区的边缘部分,在往西去不远,就是爱尔兰海。

    ……

    天色晚了,苏云一路看着佩恩向着自己的家中走去。卢西恩这两口子也很奇葩,完全放心把孩子交给自己。他们也曾经好奇苏云会不会教佩恩法术,偷偷地私下里问过佩恩。但却被自家孩子嘴里那一串稀奇古怪的名字给打蒙了,什么慈禧、武则天,刘邦杨广,从来没听过这么奇怪的名字。

    没错,苏云教的是中国历史,还有世界地理,以及简单的物理知识和天文学。至于英国的历史什么的,让他长大了自己学去。当然,最重要的,是苏云给他讲述了狼人和血族的来由,以及相互之间关系的演变,和可能的发展。这些现在看起来没用,但是总会在恰当的时候发挥作用。

    苏云也明白了,传说中的那些高人,为什么喜欢收大气运的弟子为徒了。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分润徒弟身上的那庞大的气运。像是苏云只是教授了佩恩一些简单的知识,但是原始魔力之海给予的反应,让苏云的第二层魔网,修复的进度提升了老大一截。他也明白了一个事情,那就是世界本源,才是修复魔网的最佳资源,比各种魔法制品好的多。在获取本源的过程里,魔网会渐渐加深和原始魔力之海的联系,如此下去,总有一个时候,魔网会直接跟原始魔力相连,那一刻,才是魔网被真正修复的那一刻。

    现在吗?苏云打算去要账,然后找个地方修一座塔。不是法师塔,他没那么有钱,而是修一个类似法师塔的地方,可以方便他研究、实验的地方。即便这样,应该也造价不菲,不过他不是还有一笔金子没收回来嘛!

    当夜,苏云就跑去找那两口子要债去了。当佩恩在自己的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横流的时候,他爹妈正在灯下和苏云数着黄金。

    当初,苏云救下了索尼娅,可是指明了只要黄金,旁的都不要。不过那时候,整个狼人族刚刚逃出来,一穷二白,别说黄金,多余的衣服都没几件。苏云于是把自己要债的时间往后推了推,这一推就是七八年。

    苏云给卢西恩定的的价位是,至少一千两黄金。换算成斤,就是整整一百斤。听起来不少,可是拿到手里一看,一个小小的箱子便装下了。

    满意地验证了黄金的数量,苏云将箱子合了起来:“这样,你我之间的欠债就一笔勾销了!”他不关心这些黄金到底什么来路,卢西恩又是怎样在短短时间里凑了这么多黄金的,虽然他猜是去血族那里抢的,不过那不关他的事。

    索尼娅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看了看卢西恩的脸,她又没说。苏云也不管她那乱七八糟的家庭关系,拿着自己的黄金就出了门。

    至于修建塔的位置,他也考察好了,就在玛丽波特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小渔村。这里以后是英国的一个工业中心,赶紧在还没发展起来的时候先占个坑。

    小渔村的村长本来还想盘问苏云的来历,结果在他的幻术和黄金的双重作用下,乖乖地将靠近海洋的一处地方圈给了他。不光如此,他还热情地跑前跑后,帮苏云将整块山坡的地契搞到了手。自此,这片土地可就姓苏了!

    大把的黄金被撒了下去,无数的建筑材料从遥远的城镇运来,在苏云的指挥下,慢慢地成为了一座高塔的一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