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亚历山大·柯文纳斯
    等苏云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秘法印记所在的地点,眼前的一幕,让他想把佩恩打一顿。

    一艘在这个年代来说,非常巨大的木制海船,正静静地漂浮在海面上。甲板上面灯火通明,一个个子矮小,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头,正在和佩恩开心地享用着他们面前的一桌美食。

    苏云没有隐藏行迹,直接从天上降了下来,落在了佩恩的身边。无数个人影闪动,将苏云和一老一少团团包围,手中长剑出鞘,只待人一声令下,就将苏云砍成烂泥。

    对面的老人摆摆手,示意无妨。于是,包围的人影瞬间少了一大半,只剩下两个身材高大的护卫,站在对方的身后。

    给了佩恩一个“你等着”的眼神示意之后,苏云淡淡道:“亚历山大·柯文纳斯?”

    “是我,”对面的白胡子老头,也就是柯文纳斯承认到,“你就是佩恩口中的老师,苏云先生吧!非常感谢你促成了血族和狼族之间的和平,这对我意义重大!”

    亚历山大·柯文纳斯,是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第一个不死族,也就是狼人威廉和吸血鬼马库斯的父亲。在原本的世界发展中,他一直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替吸血鬼和狼族收拾着首尾,清理他们留下的破绽和烂摊子。最后,他死在了自己的儿子,马库斯·柯文纳斯的手中。

    苏云站在柯文纳斯的对面,不用特意的探查,都能感觉到世界本源对这个人的偏爱,毕竟是血族和狼族的始祖。苏云肯定,只要自己对柯文纳斯流露出哪怕一丝敌意,世界的排斥和反噬立刻就会到来,不死不休的那种。哪怕是在哈利的身上,也从来没有这么浓重的世界意识眷顾。苏云还意识到一个问题,柯文纳斯才是最适合作为巫师实验的人。

    “柯文纳斯先生,”苏云说道,“不用感谢我,我并不是为了吸血鬼或者狼人,才阻止他们互相残杀。”他只是为了不让两者有任一一个一家独大,同时避免世界找他算账罢了!现在狼族有了至少一百年的和平发展时间,要是这样还能让血族给灭了,那世界也找不到苏云的头上来,只能怪他们自己太废了!

    柯文纳斯笑笑,“苏云先生不是平常人,自然明白,要是这两族没有了牵制的话,对于人类的世界是多大的灾难。”

    “人类世界也不关我的事,我又不是人类!”苏云用一句话堵住了柯文纳斯接下来的话,他能猜到对方的几分打算,无非就是想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去给狼人和吸血鬼善后。苏云表示,自己可没那个美国时间去管那堆破事。当然他也不把话说死,万一以后有什么需要对方帮忙的时候呢!

    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类,柯文纳斯拥有了常人难及的心胸和气度。他对苏云的排斥不以为意,继续和苏云探讨着许多超前的问题。他虽然是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但是思想一点都不僵化,吸收新思想的能力很高,并且从他的话里,可以看出他基本是站在这个时代的前列,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

    不得不说,柯文纳斯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一时间,苏云感觉如沐春风。

    佩恩自苏云出现那刻起,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他也知道,自己这次可能要倒血霉了,这么晚没有回去,老师一定很担心。他倒是老老实实地坐了一会儿,可没多久,他就开始偷眼偷眼地盯着桌子上的烤鹅看个不停,老师来的太快,他还没吃饱呢!

    苏云看着他那贼眉鼠眼的样子,真想直接一个爆栗敲在他的脑袋瓜子上。

    “吃吧!”苏云没好气地说,不让这小子吃,可能今晚觉都睡不着。

    佩恩“嘿嘿”一笑,然后饿虎扑食地扑向了桌子上面的大餐。

    柯文纳斯好笑地看着这师徒俩,他拥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血族想要彻底消灭狼族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要不是当时苏云出手,那么阻止吸血鬼对狼人进行屠杀的,可能就是柯文纳斯自己了。

    说来奇怪的是,虽然柯文纳斯才是世界上第一个不死族,但是他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丁点超越常人极限的能力,除了免疫所有疾病,以及不再衰老之外。他虽然不死,但却只是不会自然的老死,不是不可以被人杀掉。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原因。这一次之所以冒险出来,一是为了阻止吸血鬼对狼族的灭绝,二则主要为了看看历史上第一个两族混血儿,佩恩的存在。

    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两个儿子受伤,结果演变成了两个人类的天敌种族,让他一直都被内疚和后悔折磨着。佩恩的出现,给了他一个希望,一个可以让狼族、吸血鬼和人类和平共处的希望。因为,这个狼族和吸血鬼一族的混血儿,可以直接从普通人的食物中获取自身所需要的能量,而不用吸血吃人什么的。

    多亏苏云不知道他心底的想法,否则怕是能够笑出声来。看起来这么睿智的人,居然会有这么天真、这么不现实的想法。人类和狼人、吸血鬼和平共处?先不说狼人和吸血鬼对此的想法是什么,难道人类是善于分享的种族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说得还是人类自己的种群内部的分隔。在所有世界的地球历史上,人类为了占领土地、财富和女人,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屠杀了一个又一个民族。

    对于同一种族的,尚且如此,那么对于以他们为食的外族,会有丝毫仁慈吗?当然不,在热武器发展到极致之后,人类几乎杀尽了能找到的所有狼人和吸血鬼,将他们的爪子和利牙取了下来,放在了展柜里、橱窗里,当作纪念品出售。

    当佩恩几乎把桌上的肉全部扫光的时候,苏云和柯文纳斯的谈话,也进入了尾声,双方达成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默契。看着苏云抓住佩恩的肩膀,乘着一阵海风飞上了天空,柯文纳斯突然地叹了一口气。

    “领主,为何叹气?”身后两个护卫中的一个问道。在这船上的人,都是柯文纳斯原先家臣的后裔。他们的祖祖辈辈,发誓永远效忠于柯文纳斯一人,不惜身命。相应的,柯文纳斯也会保证这些家族的延续以及昌盛。换句话说,这船上的人,都是他的心腹,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我本来是想带着佩恩走的!”柯文纳斯淡淡地回答道。他一直拥有很强烈的危机意识,虽然他可以不老不死,可不是任何情况都不死。在受伤恢复这一方面,他是远远比不过自己的两个儿子,威廉和马库斯的。以防万一,他本来打算给自己培养一个继承人。可人类绝对不行,寿命太短,而从吸血鬼和狼族里选任意一个都不合适。佩恩的出现,几乎就是天意。远超人类的寿命,不惧日光和纯银的克制,不需要吃人喝血,这些都是柯文纳斯看重的地方。

    本来,要是苏云是个普通江湖术士的话,柯文纳斯还有的是办法让对方把佩恩交给他。可是当苏云从天而降,落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泡汤了。

    另一面,苏云正带着佩恩从海上掠过,一边还教训着佩恩。“你认识他吗,就敢上别人的船?还放心的在船上吃喝,谁要是想毒死你,那简直轻而易举!”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师,”佩恩的声音显得有些苦恼,“我一看见那个白胡子老头,心里就觉得他好亲切,感觉他绝对不会伤害我。而且一听他的声音,我就好像控制不了我自己了!”

    “血脉压制!”苏云的心里突然浮现这几个字。在魔网曾经存在的多元宇宙里,这是一种再普遍不过的现象了。从巨龙到人类,从术士到神裔,都存在这样的现象。每个族群,对于自己血脉的始祖,存在着一种天然的服从和敬畏。比方说,一个龙脉术士,通常都是因为家里祖先曾经和龙族发生关系,生下了拥有部分巨龙血脉的孩子,在血脉流传的过程中,觉醒了天生的施法能力。那么这个龙脉术士,在见到自己血脉中龙族那部分的源头(那条巨龙)的时候,恐怕一个法术都发不出来。不光如此,这些继承了先祖超凡血脉的后代,终其一生都很难打破血脉的枷锁,只能取得跟先祖一样的成就,再没有任何进步。神裔也是一样,他们很少能成神,多数是成为名震诸大国度的英雄,然后在厌倦尘世之后,回到自己父母的神国。

    难怪这老头的消息那么灵通,竟然能摸到这儿来!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其他的话?”苏云估摸着这老头的目的很不单纯,肯定不只是来见自己一面这么简单。

    “他问我,想不想跟着他走,他天天给我吃那些好吃的。”佩恩想了想,回答道。

    靠,从来是我挖别人墙角,今天竟然有人挖到我头上来了。“那你是怎么回答的?”苏云忍不住问道。

    “我说,要是让我把爸爸妈妈还有老师都带上的话,那我就去。”佩恩眼珠子转了几圈,回答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