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死亡
    为了防备血族的来袭,狼人们不仅把自己的聚居地修在了高处,更砍光了附近的所有树木,看起来光秃秃地一片。

    带着已经完全被吹成了后背头的佩恩,苏云抬步往村落中心最大的房子走去。

    “呜呜呜!”一阵悲声传来,苏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一大堆人正围着一个屋子前的空地,卢西恩赫然在其中。

    好奇之下,苏云带着佩恩走了过去。

    被众人围在里面的,是一个躺在地上的狼人。此时,他七窍流血,看起来命不久矣。一个看年纪是他女儿的女子,正伏在他的身上痛哭,旁边还有一些人在劝慰着。

    卢西恩正在小声地询问着这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心愿,对方已经连说话都困难,只是拿视线注视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女子,目光里满是眷恋不舍。

    “你放心,我们所有人都会好好照顾夏娃的。”卢西恩向着这人保证到,对方变得安心了许多,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不,爸爸!”那个女孩儿貌似还是不能接受自己亲人离世这一消息,崩溃地大哭了起来。

    苏云惊讶地看见,对方身体里坐起来一个虚无的、模模糊糊的影子,形貌依稀可见刚死之人的样子。

    这个影子看起来有些茫然,似乎完全看不见自己身旁的这么多人。然后,就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速度极快地飞向了一个方向。

    “等着我!”苏云对佩恩说了一句,然后跟着这个灵魂,飞上了天空。

    据说灵魂脆弱,不能见光,但是眼前的这个刚死去的灵魂,却在阳光下面自由地飞翔。苏云必须一再地加快自己飞行的速度,才能跟上这个灵魂。

    “这个方向是,大海?”苏云惊讶对方飞去的方向,竟然就是自己高塔所在。

    很快,前面飞行的灵魂,突然降落了下去,苏云连忙也跟着降了下去。这才发现,这短短的时间,竟然就从山里来到了海边。

    一抹黑影,静静地立在海水和沙滩相分界的地方。这名狼人的灵魂,就像是看到了自己最亲的亲人一样,跑向了那抹黑影,然后和其融为了一体。

    苏云有些震撼地看着黑影,这是什么?死亡之神?恶魔?魔鬼?刚才那是把那个灵魂吞下去了吗?

    似乎感觉到了苏云的注视和疑问,那抹黑影抬脚向着苏云走来。随着脚步的迈动,黑影和周围的环境,也在渐渐地发生变化。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大海的颜色也从深蓝转变成了纯净的黑色,那是一种如同深沉夜色的黑,不带丝毫邪恶。一艘小船正载着那个狼人的灵魂,向着黑色海洋的尽头驶去。

    太阳消失了,月亮和群星主宰了天空。不过这一切,苏云都没办法注意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眼前这个绝世美人所吸引了!

    随着黑影的走近,黑暗一丝丝地从这个黑影身上退去,显出了原本倾倒整个多元宇宙的风华。

    一席及腰的黑发柔顺披下,如同暗夜女神勒托祝福过一样,闪烁着日月的光辉。一袭简简单单的黑色长袍,将她迷人的、完美的身段,勾划得淋漓尽致。

    **双足踩在沙滩上,不染半点尘埃,白如雪一般。她行走之间,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韵律,美不胜收。

    绝美地不似凡人的面容上,不施粉黛,却自然而然地美绝众生。此刻,如同樱花一样淡粉的嘴角,正勾着一丝神秘的笑意,饶有兴趣地盯着苏云。

    “真是有意思的小家伙!”她头一歪,带着一种少女的俏皮和娇憨,说不出的动人,“能告诉我你是什么存在吗?英俊的青年!”

    “当然!”苏云已经有些呆呆傻傻了,看起来愣头愣脑的,闻言,他连忙解释道:“我是魔网……。”

    魔网两个字一出口,苏云突然浑身一个激灵,暂时性地摆脱了对女子绝美容貌的沉醉。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如此信任,向她吐露自己的根本,难不成自己是个禁不起美色诱惑的人不成?

    苏云不敢再看向这个神秘美貌的女子,而是低头看着地上的沙子,“我就是普普通通地一个魔法造物,机缘巧合下拥有了自己的灵智,算不上什么有趣的存在!”

    “呵呵呵呵!”女子清脆的笑声回响,就像歌唱的黄鹂一样动听,苏云心里却一阵心惊肉跳,如临大敌。

    “好了,不逗你了!”神秘女子突然用手抬起了苏云的头,亲了苏云的额头一口,然后娇笑着说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有趣的小家伙!”说完,她就化为了一抹黑影,飞向了海天的尽头,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苏云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自己这是被调戏了吗?更关键的是,她竟然还比我高啊喂!

    天空再度明亮了起来,海水恢复了原本的蔚蓝。苏云回想着自己遇到的神秘女子,却发现自己已经记不起她具体的样子了,只是模糊记得一头长发,外加**双足,别的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从她接引走灵魂来看,应该是一个拥有着类似于死亡之类神职的女神。是的,就是女神,虽然苏云没见过神,但是魔网见过,因此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女子的身份。但是,貌似传说过的所有神话里,都没有这么一个掌管着死亡的女神啊!

    也不知这一次的意外相遇,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根据魔网传来的知识来看,凡物在碰见了神之后,会受到神本身力量的污染。尤其是像苏云,竟然还有了肢体接触的这种。

    碰见了像是自然之神这种正面的神还好,要是碰见了战争、风暴、死亡这种负面效果爆棚的神,那才真是会倒血霉!

    运气好的,是周围不相干的人会无故争斗、突然死亡,更坑爹地就是,从跟自己有关系的人先开始倒霉。为什么很少出现神迹?保持神秘感是一方面,更是因为凡人承受不了神的力量。因此,除了创教之初,否则神一般只显圣在自己的牧师面前。

    想到最后的那个轻吻,苏云只希望这是一个来自这名神秘女神的赐福,而不是什么“天煞孤星”之类的诅咒,不然乐子就大发了!

    苏云开始往回飞,等他到了卢西恩和索尼娅的家的时候,还没落地,就看见了佩恩正在狼吞虎咽。他心里忽然一动,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自己会在1500年之后,彻底地失去这个徒弟。那种感觉,就好像佩恩注定要终结在1500年后的某一刻,是他必须面对的命运。

    突然间,苏云就明白了,死亡女神给自己的是赐福,一种可以感应他人死亡时间的能力。他再看向索尼娅,发现这回的感觉非常怪异,不是某个彻底确定的值,而是在不断地起伏波动,一会儿高,一会儿低。高的时候极高,低的时候让人以为她会立马倒地死去。

    “老师!”佩恩看见苏云,赶忙打招呼,嘴里鼓鼓的,半天咽不下去。

    “你刚才去哪了?”佩恩好不容易咽下了口里的东西,问道。

    “没什么,就是忘了塔里的一个实验还在进行中,我回去了清理了一下。”苏云找了个看得过去的借口,搪塞了过去。

    佩恩心想,你明明是追着个什么东西离开了这里,哪里是什么忘了实验,但是嘴里还是明白了地“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吃起了自己的全肉宴。他是无肉不欢的人,苏云平日里也不怎么管这些,所以每次他回家,索尼娅一展厨艺的时候就到了。

    随口问了句卢西恩的去向,发现是去安葬那个刚死的狼人去了。苏云很好奇那个狼人是怎么伤成那样的,但是索尼娅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早上一起出去打猎,中午抬回来的时候就不行了!

    以狼人的力量,竟然也还有东西能伤到他们?

    很快,卢西恩回来了,苏云先是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死亡时间大概是400年左右。诡异的情况是,索尼娅的死亡时间,竟然也变成了跟卢西恩一样的时间,不再是上下波动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卢西恩死了,索尼娅也跟着殉情而去吗?

    这么一想,苏云也觉得有些道理。他本来打算警告一番几人,但是还未张口,就打住了。这种事情不是那么好说的,苏云完全没有证据,听起来肯定就像是在咒人早死一样,尤其是对于寿命基本无尽的吸血鬼和狼人来说。

    这一次回来,主要是让佩恩和卢西恩他们道个别。苏云打算带着佩恩,去整个世界上面走走看看,顺便找找能不能有什么适合制作魔杖的木材。

    这一去,少说也有几年时间不见面,因此让他们一家三口,好好地呆上一段时间。

    苏云当天就返回了自己的高塔,趁着那个捣乱的小鬼不在,他将高塔的每一个地方,都从新使用魔法进行保护。一些警戒、封闭之类的魔法,也布置在了塔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