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思索以及开始
    按照苏云的推断,应该是巫师们的血脉源头和神有关系,或者就是个神。所以继承了祂的一丝血脉的后裔,可以有限度地利用原初魔力,完成一系列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也就是巫术。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佩恩·马修可以成为一名巫师。这个世界虽然真实不虚,名义上是属于人类的世界,但是狼人和吸血鬼两族,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角。而作为第一个两族混血儿诞生的佩恩,受到了世界本源浓浓的眷顾。在他的身体内,充盈着巨量的世界本源,也是原初魔力的直接来源,所以他可以施展巫术。

    不光是他,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受到世界偏爱的个体,都可以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而成为巫师,只是把这种改变现实的力量,确定到了巫术这么一个工具上而已。

    按照苏云的估计,凡是亚历山大·柯文纳斯的后裔,都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学会使用巫术。由此,苏云也明白了,自己想要把巫师这个体系纳入魔网的打算,在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神明之前,是没有什么可能了。

    在回到了空置了大概好几年的高塔之后,发现自己的高塔已经被风雨侵蚀地不成样子,这让苏云有些郁闷。但是推倒重建的话,好像又有些微不舍,于是,他开始在这座高塔的每一寸地方,都用奥术能量来反复冲刷。

    慢慢地,这座塔的材质渐渐地变得不似石头,而是像是一种散发着淡银色微光的玉石。非但如此,苏云发现自己和这座塔之间,开始有了一种奇异的联系,只要自己还在这个世界,那么自己永远都能感应到这座塔的位置。在这座塔里,魔网系的法术,威力要普遍提升大约三成。

    在回来之后,佩恩就被苏云通知毕业了,也就是说他以后都不用一直住在这里了,只要每半年来一次,让苏云解答一下他在魔法上的疑问,顺便让苏云研究一下就行了。佩恩当然不愿意离去,虽然他的老师懒得要死(啥事都要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自己完成),但是自他记事起,他就大部分时间和苏云住在一起,这里反倒像是他的家,他的家更像是一个时常探望的亲戚。但是,苏云对此的态度非常的强硬,他认为雏鹰就应该自己去飞翔,老是躲在师长的翅膀下算是怎么回事?最后,佩恩还是没有改变苏云的心意,在塔下发了一天的呆之后,失魂般地走了。

    苏云看着远去的身影,几次都有些心软,但还是看着他走远,直到彻底地看不见为止。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流逝,苏云再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高塔几次,哪怕是一百年过去,狼人们再次和吸血鬼们发生了大战,苏云也毫不关心。

    一百年过去,维克多已经彻底沉睡,而醒来掌权的就是分外暴虐的马库斯。他在百年契约结束的第一时间,直接带队突袭了狼人们的聚集地,意图消灭所有的狼人。曾经,他在苏云的手上受辱,因此深恨与此相关的所有人。再加上,狼人们曾经是他们的奴隶,为了避免他们壮大起来,对血族进行报复,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将所有的狼人全部弄死。事实上,要不是横空杀出一个巫师佩恩,可能他还就真的成功了。

    想来也是讽刺,曾经在维克多想要处死所有狼人的时候,因为马库斯的谎言,这些狼人才得以活命。现如今,马库斯又是最想这些狼人去死的人,这就是命运的奇妙之处。

    在佩恩的帮助下,狼族们逃过了灭顶之灾,然后对血族展开了疯狂的报复。血族们虽然在总体力量上,要胜过狼人们不止一筹,但是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太阳。

    比起需要特意搜集的纯银,太阳这个东西实在是太过常见了。哪怕英国本土不是个什么阳光太多的地方,但是找个晴天,直接把血族们躲藏的地方掀掉顶部,直接灭掉一窝子吸血鬼啊有木有?

    就这样,两方一打就是好几百年,彻底结下了血海深仇。同时,对于索尼娅的存在,狼人族内的意见也越来越大。对于佩恩,因为他是首领卢西恩的血脉,又不止一次地拯救了狼人族于水火,大家对于他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看法。

    卢西恩也十分的为难,一方面是自己深爱的爱人,一方面是自己的族人,手心手背都是肉,舍掉哪边都心疼啊!没办法,他只能厚着脸皮,带着索尼娅来到了苏云的高塔下面。

    几百年间,苏云从不再轻易地踏出高塔,就是佩恩,也只再见过他寥寥几面。不过每一次见面,佩恩都感觉到自己的老师越来越强大了!

    最终,苏云还是答应了收留索尼娅的请求。不过他要求,索尼娅不能喝任何一个人的血,饿了的话,自己跑到深山中去打猎,或者海里也行。对此,索尼娅答应了下来,她的处境不是很好,吸血鬼和狼人族两边都不待见她。吸血鬼认为她是叛徒,而狼人族则认为她是潜伏的奸细,外加迷惑他们首领的妖孽祸水。两边的人,有机会的话,可能都会杀她,哪怕她是维克多的女儿,卢西恩的爱人以及佩恩的母亲。

    佩恩和卢西恩亲自动手,在淡银色高塔下给索尼娅修建了一所小屋,作为她的住所。自此,索尼娅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每天,索尼娅会出去一次,去山中或者海中找一些动物吸血。一般是落日后出发,天亮前回来。她和苏云也没什么交流,一开始,她非常地不习惯这种过分安静的日子,但是时间一久,她就开始慢慢地接受这一切。佩恩给自己的母亲带来了许多的书,让她打发时间。索尼娅开始学习绘画,她让自己的儿子多给自己找一些这方面的书。佩恩是个孝子,自然不遗余力地去找相关的书籍,给她送过来。

    日复一日地绘画,让索尼娅的技艺提升的非常快,很快她的画作就在英国流行了起来。她擅长地是一些黑暗、暴力风格的画面,比如吸血鬼、狼人,因为她并不署名,而是以一个小小的银色小塔作为自己的标记。银塔女士,这是所有人给予她的称号。

    事实上,苏云认为,像是血族和狼人族这种长生种,只是不断地打打杀杀,实在是太过浪费这个世界对于他们的厚爱。他们拥有着比普通人长那么多的存在时间,只要他们沉下心认真学习,可以轻易地达到大师级的水平,在任何方面。但是,两族的领导者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们忙着把对方彻底地消灭,从而让自己一族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

    是的,人是会变的。曾经,卢西恩的愿望,不过是能带着自己的族人,有一块安全的地方,可以静静地传承下去。就像是刚变成吸血鬼的马库斯一样,他只是希望可以拯救那些被自己的弟弟威廉所伤害的人类,因此他把维克多和艾美利亚转化为了吸血鬼。但是现在,两者的想法出奇的一致,他们自认为是比人类更加高级、更加完美的生物,他们才应该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人。而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显然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彻底消灭对方。

    对这一切,苏云冷眼旁观,不论哪一方遇到要被另一方彻底毁灭的危机,他都会出手相助,以免一家独大。幸运的是,两族势均力敌。佩恩在苏云的提醒下,不再过度参与到狼人和吸血鬼的纷争中去,非狼人族遇到大危机的时候,不再轻易出手。

    这一天,苏云从佩恩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让他明白了,世界的大幕,拉开了。

    佩恩注意到,狼人族内一直对一个人类保持着高度的关注,是个新丧妻子的医生,并且关于这个人的内容,都是由狼人族的高层们关注的,并且特别注意避开了佩恩。因为苏云的嘱咐,佩恩不再如以往那样热心狼人族消灭血族的事情,所以被渐渐地排斥在狼人们的核心之外。但是,这些狼人的防范,拦住一个巫师还是太过困难了。

    迈克·高文,亚历山大·柯文纳斯纯粹人类血脉的传承者,没有受到丝毫外来污染的纯净血脉。在他的体内,隐藏着不死一族最根本的秘密,也隐藏着可以让狼人们彻底消灭吸血鬼的力量。

    当然同时的,也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位面之子,虽然最后死的很窝囊,但是现在,他确实是这个世界本源最为钟爱的个体。因为他是真正的不死者血脉,可以真正意义上的将两族的血脉结合到一起,而不是佩恩这样的半成品。因为一旦他成为了混血,那他还拥有一种佩恩没有的东西,那就是柯文纳斯的纯净血脉。

    为此,苏云开启了已经超过一百年没有开启的塔门,再一次地走出了高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