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计划和目标
    每个世界,拥有自己世界的本源之海,这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力量。小到一个原子的形成,一朵野花的绽放,大到一个星球的成形,一个星系的诞生,都是由世界的本源来提供养分的。

    本源之海越活跃,代表着世界的发展越有前景。相反,如果本源之海渐渐地陷入沉寂,那么世界也会慢慢地沉寂,最后慢慢地陷入毁灭。

    苏云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本源之海渐趋沉寂的世界,如果让它顺其自然的发展,那么可能在几千万年或者几亿年后,这个世界就会渐渐的死去。不要以为这个时间很长,前面说过了,对于世界而言,这不过是弹指一瞬。这就相当于,一个人类,知道自己一个月之后就会死了。因此,这个世界对于苏云这个外来者,表示了欢迎。在第一根魔杖诞生,第一个巫师诞生的时候,他直接受到了世界本源的奖励。虽然,本源对魔网的补充显得量很少,但是胜在质量高,外加源源不断。

    这奖励当然不是无缘无故的,巫师们虽然发展性上比不上法师,但是他们拥有着法师没有的巨大优势,那就是对于世界原初魔力的应用。每一个巫术的发出,每一个巫师的诞生,都是对世界本源的一次轻微扰动。一个两个不算什么,可是人数一多,就可以让本源之海再度活跃起来,大大地延缓世界死亡的时间,如果运气够好,甚至更进一步,将自己进化到更高的维度层次中去,那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将近三百年的潜心钻研,苏云已经掌握了六级以下的所有的已知的法术。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魔网根本支撑不了六级法术的研究,就是五级法术的施展,也是极为勉强,这还是因为魔网在这个世界,就苏云一个人在用,要是法师人数一多,怕是根本用不出二级以上的法术。

    因为佩恩成了巫师,世界对苏云的垂青一直持续,未曾断绝。不光如此,以后任何经由佩恩教导出来的学生,也会加深世界对苏云的奖励。但是,这得有个前提,那就是他必须一直待在这个世界。

    这可就有点要命了,这个世界是没什么发展前景的,而且以法师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贫瘠了,根本支撑不了魔网的成长。因此,苏云一直想办法加速世界对自己的奖励增长。

    当亚历山大·柯文纳斯前来拜访的时候,苏云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面前的这个人,至少活了一千四百年有多,虽然他三个儿子有两个没有后人,但是剩下的那个,可一直将血脉传承了下来。以前的人可没有什么好的避孕措施,那都是一生一堆。哪怕成活率不高,一千多年,一千个带有柯文纳斯血脉的后裔总有吧!

    要是这一千个人,都成为了巫师的话,那么,世界会对促成这一切的苏云,给予多大的奖励呢?

    想到这里,苏云对着亚历山大·柯文纳斯温和一笑,笑得这个老头子心里发毛。从他见到苏云第一面起,给他的映象就是一个严肃的学问人士。之后的几次见面,也证实了他的观点。现在突然对着他来了这么个转变,这让他心里吊得高高的。因为一直怂恿佩恩来继承他的事业,他知道苏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说不定这一次就要直接动手了!

    幸好苏云没有探查眼前之人的记忆,不然还真得被他的脑洞给镇住。都说年轻人爱胡思乱想,这千年不死的老妖怪,也不遑多让嘛!

    苏云是有想过教训这个整天挖墙脚的老头子,但是一直顾忌世界对此的反噬,没有动手。对于这种饱受世界钟爱的角色,作为外来者的苏云,最好不要有丝毫动手的迹象,只能交给世界内部自己解决。所以马库斯把他爹杀了没事,佩恩杀了他没事,苏云要是把他扔进海里,都会被世界针对。没错,就是这么不公平。

    苏云好声好气地将人送出高塔,亚历山大·柯文纳斯一头雾水地走了。他这次来,就是想拜托苏云可以照顾一下吸血鬼还有狼族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开始不断地做噩梦,梦里所有的血族和狼人族,都被人类杀死或者捕获了。

    通过那个神秘的死亡女神带给苏云的赐福,苏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个活了一千多年的老人,在逐渐地走向死亡。即使是苏云已经改变了这么多人的命运,可这个老头子的结局还是没有改变,他注定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上。

    没有想要改变这个不死族之祖的命运,因为这样的发展,对于苏云来说是比较好的。一旦在人类中拥有庞大势力的柯文纳斯死去,那么整个黑暗世界暴露在人类的眼中,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在现在这个年代,毫不客气地说,狼人和吸血鬼,绝对不是人类的对手。也不知道卢西恩和血族哪里来的自信,自诩为世界之主。

    到时候,就算世界本身再偏爱这两族,也改变不了他们没落乃至毁灭的命运,因为这不是外力干涉,而是种族间的物竞天择。

    将迈克·高文带到了以往佩恩曾经住过的房间隔壁,让他好好休息,折腾了这么久估计也累了。

    经历了被绑架、死里逃生、围观狼人大战吸血鬼,还有和法师同游的事情,迈克的确有些筋疲力尽,没有洗漱,直接把自己埋在床上睡了过去。

    苏云则是来到塔顶,这里是一块大约五平米不到的空地,上面刻满了无人知晓含义的魔法符文。冲着天空一招手,“唳”,一只翼展一米的苍鹰从天而降。

    拿出一块水晶石,对着里面说了段话,然后向着塔外随意一丢。苍鹰扇着翅膀飞过,一口衔住水晶,然后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飞向了远方。

    佩恩一直在外面游历,很久都没有回过高塔了,只是时不时地寄些东西回来,像是苏云要的法术材料啊,还有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的相关书籍啊等等。前者是给苏云的,后者自然是给他母亲的。

    说到这里,貌似卢西恩很久都没有来过暗夜高塔了。正好,苏云打算去找这个狼人族长,要回自己几百年前就应该要回的东西,顺便看看索妮娅有没什么需要自己转达的。

    一步踏出,苏云来到了塔下。紧挨着银塔,有一座两层红砖小楼,这是佩恩用魔法帮自己的母亲建成的。原本卢西恩和佩恩亲手搭建的小屋,已经被岁月侵蚀的不能住人了。

    “索尼娅,在不?”苏云用法术向着屋内传了一则讯息。

    片刻之后,门被打开了,一袭黑衣的索尼娅走了出来。她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变,和当年那个为爱奉献一切的女子完全一个样,除了身上多了些绘画带来的沉静气质。

    苏云轻微一怔,看见索尼娅的第一眼,他就发觉不对劲了。她的寿命怎么会变成一千一百年,很久之前看的,不是应该和卢西恩保持一致吗?

    昨晚上苏云才看过卢西恩,他的寿命也快要走到尽头了,和以前看到的一致。

    难不成感情破裂了?还真有可能,最开始一百年,卢西恩还来得很勤快,后来渐渐就来得少了。最近的这一百年,更是没有踏入过高塔范围半步。

    “有什么事吗,苏先生?”索尼娅对于苏云只有感激,不仅救了她和她儿子的命,还大方地收留了她,完全不在意会不会给他引来麻烦。

    “没什么重要的事,我有事想去找卢西恩,你想不想一起去,想的话我就带你一程。”苏云知道索尼娅应该是不想去了,但是还是问道。

    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索尼娅想了想,竟然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我正打算在近期去见他一面。”索尼娅想了想,回复了肯定的答案。

    “那就走吧!”说着苏云一挥手,就带着索尼娅传送到了卢西恩的附近。

    昨晚上,在狼人们离去之前,苏云已经在卢西恩的身上,打下了一个秘法印记。现在有这个印记充当坐标,倒是不用满世界地找狼人的住所,或者是使用预言法术。

    一阵轻微的晕眩之后,苏云已经带着索尼娅出现在了一栋大厦的顶楼里,入耳的却是一阵动情的女人呻吟声,以及男人轻微嘶吼。

    “欧!”这就有些尴了个尬了,带着人老婆,撞入了对方老公偷腥的现场,苏云都能看见空气中结成冰了。

    卢西恩在房中多了两个人之后,自然立刻就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等他看清楚,其中一个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人,正是自己的儿子的妈的时候,顿时脸上一片惨白。

    苏云装作若无其事地打量着这个房间的陈设,完全避开了他们所在的方向。话说,狼人们现在好像也挺富的嘛,竟然有这么高级的一栋大厦。

    “那个,你们慢慢聊,我可能忘了锁门了!”想想自己在这实在尴尬,苏云干脆脚底抹油,直接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