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银塔契约和开课
    随着汇聚而来的狼人和吸血鬼越来越多,终于还是发生了摩擦。

    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在逃跑的时候,怎么还随身带着拼命的装备。

    在第一声枪响之后,索尼娅和佩恩就赶到了双方拼杀的地方,控制了局面。但是,枪响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小镇的居民。很快,就有警察上门调查。苏云亲自动手,让这些警察以为这只是一次简单的走火事件。

    示意佩恩给这些警察一些辛苦费,于是这些警官面带满意笑容地走了。

    回过头来,苏云对着佩恩和索尼娅说道:“把所有的狼人还有吸血鬼召集起来,我有些话要说。”

    很快,在一个地下修建的大厅中,这里是预备用作以后巫师们练习魔法的地方。

    大略地扫了一眼聚集起来的吸血鬼和狼人,发现这两个种族加起来,也不过五百多人。狼人要多一些,大概三百左右,吸血鬼只有将近二百。两边之间,隔了一条很宽的间隔,就像是两族之间那绵延数个世纪的仇恨。

    “方才动手的是哪些人?站出来!”苏云冷冷地说道。

    “老师……。”佩恩刚开口,苏云就看了他一眼,眼中是毫无波动的一片平静。佩恩立刻就住口了,他深知苏云的脾气,越是生气,表面上就越平静。

    沉默了半晌,三个吸血鬼还有两个狼人站了出来,纷纷以一种傲慢的眼神看着苏云。这些狼人和吸血鬼,都是新生代,他们的寿命都没满三百年。曾经知道苏云可怕之处的两族之人,都被人类杀的七七八八,所余无几了。

    “那么开枪惊动警察的又是谁?”苏云继续问道。一个年轻的吸血鬼站了出来,脸上甚至还有些得意,他认为自己做了其他吸血鬼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狠狠地出了次风头,算是个英雄人物了。

    “嗤!”地一声,苏云一抬手,一柄正能量凝成的长枪直接穿过这个年轻吸血鬼的胸膛,将他钉在了地上。

    “啊!”因为苏云将正能量压缩在长枪里面,没有散发出来,所以这名吸血鬼没有立刻就死,而是不断地挣扎着惨叫。他试图用手握住长枪拔出来,但是在手碰到枪身的那一刻,立刻就颤抖着松开。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从他胸前的伤口处,有金色的火星不断迸出,将他一点一点的燃成灰烬。

    “你!”所有的吸血鬼都有些躁动,想要冲上来和苏云理论。

    再次一抬手,两把银白色的匕首飞出,从剩下的两名吸血鬼身中穿过,这两名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直接被正能量灼成了飞灰。

    吸血鬼们越加不安和躁动了,但是看到苏云这么可怕的手段,还是没有真的冲上来。

    回过头,苏云看向了那两名已经有些脸色发白的狼人。在看到闹事的吸血鬼这么惨的下场之后,在苏云看过来的时候,果断地变身,一声狼嚎,向着苏云扑了过来。

    “不要!”佩恩惊呼出声,苏云充耳不闻。

    “怪物定身术!”两个狼人直接被定住,如同沉重的石头一样坠在地面上。

    “溺毙术!”这个法术一发出来,两个狼人突然发现自己呼吸的空气变成了冰凉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呼吸道一路下滑,很快就堵住了气管,呼吸开始变得无比困难,一股非常尖锐的疼痛,开始在胸腔里蔓延开来。

    狼人开始不断地咳嗽,慢慢地咳出了血沫,然后就那样大睁着眼,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死去了。

    苏云将长枪中的正能量一催,剩下的这名开枪的吸血鬼才突然化作了飞灰。

    所有人都被苏云残忍的手段震住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识过死亡,但是从来都没有人像是这么残酷地将死亡的可怕展现的淋漓尽致。

    “让我说清楚一件事,”苏云看着剩下的吸血鬼还有狼族,“你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是我的。之所以愿意在整个人类世界追杀你们的时候庇护你们,只是因为佩恩·马修和索尼娅的请求而已。我不管你们有多大的仇恨,杀父之仇也好,夺妻之恨也罢,都不能在这里动手。不然,他们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

    说完,苏云消失在了原地。剩下的事情就归佩恩母子去管了,一个红脸一个黑脸,计策虽然简单,但总是非常有效。

    依靠苏云的武力震慑,总算是暂时性地压下了两族的争端,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在佩恩和索尼娅的运作之下,一份停战契约新鲜出炉了。契约中详细地标明了,自契约签订之日起,在以银塔为中心的方圆一百公里以内,不得发生任何形式的两族斗争。至于出了这个范围嘛,那就是各凭本事了。

    因为是在银塔之下签订的,契约就起名为《银塔契约》,苏云特意在塔下的空地上竖起一块石板,将所有的内容都刻在了上面。因为签订契约所用的纸,是苏云用魔法制作而成的,并且现在的每一个狼人或者吸血鬼,都把自己的血液滴在了这份契约之上。所以,只要有人违背契约,那么苏云立刻就会知道,然后施以雷霆手段。

    在又几次残酷地处决违反契约的人之后,吸血鬼和狼人总算是冷了冷脑子。不再一见面就打算掐个你死我活,而是送给对方仇视的目光,彼此相隔很远的错身而过,真是个喜人的进步。

    接下来,就是准备正式处理那些身怀柯文纳斯血脉的人类了。

    我们前面已经提到过,这些人之所以拥有成为巫师的潜质,只是因为他们继承了拥有世界宠爱的柯文纳斯的血脉,所以也间接地拥有了一丝和本源的微弱联系。世间的万事万物,都需要本源的支撑才能存在,本源不是任何存在和物质、概念,但是又可以变成任何物质、存在和概念,只要你使用方法得当,并且足够聪明。

    哈利·波特的世界,巫师们把流淌在他们身体内的力量称之为魔力,这种叫法也没错。但是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原始魔力才对。这种原始魔力,是多元宇宙里面,最难掌握的力量之一。巫师们足够幸运,从自己的先祖那里继承了一丝力量,繁衍不绝。只是,这种血脉终究会越来越淡,直到有一天,彻底的消失,让巫师变成凡人。

    这些刚来银塔的人类,多数都是年轻人,又以男子居多。苏云把教授这些年轻人的工作,彻底地丢给了佩恩,然后只是搞搞后勤工作就是了。

    佩恩在接到这么一项任务的时候,简直一脸懵逼。看看那些对魔法满脸向往的年轻人,他害怕自己不够格,会让这些人失望。只是在苏云强硬的要求下,没办法,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两百人将特意建成的大厅挤得是满满当当。佩恩站在上面,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想了想,掏出年长者魔杖,一指一张桌子。在他的意念干涉下,桌子被强行扭曲成了一头牛,紧跟着变成一只鸟,一条巨蟒,最后再次变成了原本的桌子。这下子,所有人的眼里都放出了渴望的光芒。见状,佩恩算是摸到了一点窍门了。

    清了清嗓子,佩恩说道:“各位来到这里的目的,应该都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学习强大而神秘的魔法。首先在这里先声明一点,魔法的学习,不像你们想的那么有趣而轻松,而是艰辛和枯燥无比的。如果任何人坚持不住,想要退出的话,会被直接洗去关于这里的一切记忆,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上去。”

    “虽然我认为各位都是默认准备好接受这趟辛苦无比的旅程,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再问一遍,”佩恩扫了下面的所有人一眼,“有没有人要退出这次的魔法学习课程?”

    没有一个人示意要退出,满意地点点头,佩恩宣布:“那么我们第一届银塔巫师的课程就正式开始了。”

    在这个简单到了极点,没有任何繁文缛节的开课典礼之后。佩恩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授课,《魔法产生的原理》。这次的课程,就是从介绍亚历山大·柯文纳斯这个人起,然后不死族的诞生,以及世界本源和魔法的关系。

    看着这样的佩恩,苏云心里产生了一种欣慰感。曾经那个每天嚷着吃肉的小孩子,也有了为人师表的一天。

    就这样,巫师的教授渐渐走上了正轨。佩恩把苏云当年对他的那一套,几乎是完全照搬了过来,只是在强度上面略有调整。所以当所有人得知他们竟然还要锻炼身体之后,一片哀嚎。

    笑着摇摇头,佩恩受到世界的极度宠爱,除了亚历山大·柯文纳斯之外,就属他体内本源能量最多,所以才能在苏云那堪称粗暴之极的锻炼方式之下,觉醒魔力。换作这些血脉传了不知道多少代的人,哪里这么容易。但是苏云也已经有了具体的处理办法,可以让这些人觉醒魔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