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成长和壮大
    所有的人都是成年人,都可以很清晰地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苏云当然不是开善堂的,既然在这里学习了魔法,那么自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也许是留在这里继续教授下一届的学员,也许是偿还很大一笔金钱,还债方式多样,只要是苏云认为值得的东西都行。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这份契约的出现,不但没有让大家提心吊胆,反而是更加安心了一些。这表明了是真的要教授他们魔法,而且需要他们创造价值。要是真的完全无偿地教授,恐怕反而有人不敢轻易地答应。

    在契约的结尾,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取出一滴自己的血液,滴在契约上。这张泛着微微黄色的契约,在吸收了人的血液之后,直接变成了雪白的颜色,然后向着佩恩飞去。

    将所有的契约收齐之后,佩恩把契约向着身后一递,一道银光闪过,就被苏云接了过去。用一个匣子将这些契约仔细地装好。苏云开始准备出一次远门,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他曾经去过的地方,就是非洲大陆。

    经过这么多年的试验,苏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被人崇拜的树木,更容易制成合适的魔杖。非洲那么多的原始部落,还有华夏农村中一些偏远地方,还保持着这种比较原始的图腾崇拜,想来只取一些的话,不会有人察觉的。

    传送术的光芒闪过,苏云来到了位于德拉肯斯山脉的一个三山环抱的山谷里。这里早已经是一片苍翠,没有半分人迹,只有山谷中央的那棵乌木,依旧亭亭如盖,诉说着岁月长河的变迁。曾经这里,生活着一个崇拜着这棵树的部落,也许是消亡了,也许是迁移了,更可能是被捕奴的人发现了,成为了死在异国他乡的奴隶。

    将手贴在那棵鬼木上,苏云试探着将自己的法力注进去。

    “嗯!”苏云满意地点点头,“能量流转依旧通畅,还能用!”挥手发出一道光刃,直接切掉了三分之一的树枝。然后苏云带着被切下来的部分,传送到了另外一个崇拜着树木的地方。

    经过的这些地方,基本都已经没有了人烟,曾经被当做神祇崇拜的树木,如今只是矗立在风中沙沙作响,唱和着季风的旋律。很快,收集了足够多的木材的苏云,直接回到了高塔。

    关于魔杖的制作,因为杖芯的材料非常地难寻,苏云不由把目光瞄向了那个躺在石台上的身体,那个死了好久但是依旧须发浓密的身体。

    将所有的木材,还有从柯文纳斯头上拔下来的一大把头发,直接扔给了佩恩,让他自己忙活去。无视佩恩叫苦连天的表情,苏云转身就走。他也很忙的好吧,要解析法术,要架设结界,还有那么多的法术试验,恨不得能够把自己分成两个人来用。

    人一忙起来,就不会发现时间的流逝。等到苏云将结界架设完毕的时候,才发觉,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就已经三年了。三年的时间里,各方面的事情都走上了正轨,银塔的名声也在暗世界里流传,有不少的吸血鬼和狼人被吸引而来,在签订了银塔契约之后,留在了这里生活。

    这一天深夜,所有的吸血鬼和狼人,都被紧急召回了银塔。因为苏云将会在今天彻底激活银塔范围内的结界,到时候,必须是拥有结界印记的人,才能自由出入。在结界被第一次激发的时候,苏云可以很容易地给结界里的每个人打上印记,之后再想这样干,就要麻烦的多。

    “准备好了吗?清点过所有的狼人和吸血鬼、还有巫师了吗?”苏云对着身后的四人说道。这四个人分别是佩恩,赛琳娜、索尼娅还有迈克四个人。

    “所有的吸血鬼都回来了!”赛琳娜清冷地说道,在参与杀死马库斯的那次战斗之后,她选择留了下来,作为索尼娅的助手,替她打理事情。说实话,索尼娅实在不是个当首领的料,不过她已经打算将长老的位子传给赛琳娜,不得不说,是个明智的选择。

    “所有的狼人也都在!”佩恩回答道,在卢西恩逝去之后,这里的狼人的所有事务,基本都是他在管。虽然没有正式继任狼人首领的位置,但是在所有狼人的眼里,他就是所有银塔范围内狼人们的真正首领。

    “八十二个巫师学徒,包括我在内,也都在!”迈克在一旁说道。佩恩要管狼人,还要管巫师的授课,实在是有些忙不过来,所以就让迈克做了他的助手,替他管一些巫师的事情。

    “那好,我要开始了!”苏云对着四人微微点头示意,然后缓缓地浮上了天空。地面上的所有狼人、吸血鬼还有巫师,都有些激动。在结界激活成功之后,所有人都不必再躲躲藏藏地装作人类了,据说还有其他的特别的效果。

    苏云浑身泛着银光,升上了半空,抬头看向了那轮挂在天空的月亮。庞大的能量从魔网中被苏云抽了出来,随着苏云的双手向着下方一挥,一道银色光柱从天而降,将整座银塔笼罩在其中。一条条像是缠绕在树上的藤蔓的纹路在塔身上显现,一寸寸地亮了起来。能量顺着塔身上的纹路,一直导入到地下的深处,然后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被苏云架设了三年的结界线路,在能量的填充下,一寸寸地被激活。

    用各种材料浇筑的魔法符文被能量点亮,以银塔为中心,扭曲着这方圆五里范围内的规则,让它随着苏云心意和魔法阵的约束,实现苏云想要的效果。

    一层银色的、薄纱般地光幕,从银塔的塔顶漫了下来,向着四面八方推了过去。光幕首先漫过了站在塔顶的佩恩四人,一点微不可见的亮光在他们的额头一闪而过,打下了一点关于结界的印记。然后是那些激动地站在房顶上的狼人、吸血鬼,还有巫师们,每个人的额头,都有一丝银光一闪而过,标志着他们彻底成为了银塔的一份子,被这个结界给记住了。

    结界形成的光幕在漫过所有人之后,突然加快了速度,向着边界推了过去。结界形成的光幕,变成了一层薄膜向着上方抬起,将这一整片地方都罩在了下面。紧接着,一双银色的双眼在空中一闪而过,然后是一个金色的沙漏不断旋转着出现在空中,然后消逝,一个不断旋转着变换着形状的立方体,在空中出现,将结界内的空间进行了随机的扭曲。然后所有的异象一起消失在了空气中,表示着结界被彻底地激活,从此不会再次显现与人前。

    半空中的苏云缓缓地落在了塔顶,轻轻一跺脚,整座银塔立刻发出了照彻夜空的银光,与天上的银月相接。

    塔下的众人不由地发出了欢呼声,因为他们总算是有了一个真正安身立命的地方,不必再担心随时可能被人类追杀,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受到通缉。最关键的是,他们都不必再隐藏本来的自己。

    对把这一切带给他们的苏云,所有狼人和吸血鬼都发自内心的感谢。也许曾经苏云被他们中的一些人憎恨过,咒骂过,但相信今天之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人了。和族群的生死存亡比起来,个人的恩怨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现在银塔的一切,基本都已经走入了正轨,那么苏云也可以暂时放下所有的杂事,专心于法术的解析了。毕竟,只有力量,才是他在任何一个世界立足的根本。这一夜过后,苏云开始渐渐地隐入了幕后,不再过问任何事情,除了有人违背了契约,那会招来他残酷无比的打击。

    很快,吸血鬼们非常惊喜地发现,他们竟然可以在白天出现了。只要是在结界的范围内,阳光带给他们的,除了久违的温暖的感觉,就再也没有别的了。于是,所有的吸血鬼都在那一天之后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观看日出。站在悬崖边上,看着红色的太阳,从海里一点点地升腾上天空,所有的吸血鬼都有了想哭的冲动。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成为了吸血鬼的他们,早就没有了眼泪了。

    巫师们也在稳定地成长着,苏云将霍格沃茨的教材改删了一些内容,当做这些巫师的教材交给了佩恩。在这些教材还有魔杖的帮助下,每个人基本都能释放几个小法术了。

    最后就是狼人的事情了,其实狼人是最容易在这个世界立足的。因为他们在不变身的时候,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只要能够压抑住变身的冲动,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在人类社会生存下去,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狼毕竟是群体动物,他们还是习惯了抱团。因此,在彻底成为了银塔的一份子之后,狼人们开始纷纷地从商从政,将这个海边的小镇握在了手里,并且将它建设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繁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