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离去和新的征程
    当杰克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自己躺在一张洁白的病床上,他不禁眉头一皱,难道自己是被人类救了吗?对了,玛丽亚呢?想到这里,赶忙翻身坐起来。

    吸血鬼的恢复能力惊人,要是人类在胸腔上面开了个洞,绝对死的透透的。但是吸血鬼不一样,只要有足够的鲜血,再重的伤势都可以复原。在输了一晚上的血液之后,杰克原本沉重的伤势,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

    “啊,你已经醒过来了!”一个金色头发的吸血鬼推门走了进来,拔下了他手上的注射器,“跟着我来,议员们想要见你。”

    “议会,什么议会?”杰克看着这个女吸血鬼,“还有你们把玛丽亚带到哪里去了?”

    “如果你是说那个和你一起的女吸血鬼的话,她将和你一起接受议会的检查。”金发女吸血鬼说道,“跟上!”说完,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杰克连忙跟上。

    这里是在地下,杰克能看出来。这个地下的世界看起来修筑得很好,很完备。不少的人在这里来回穿梭,每个人手里基本都抱着一堆文件。

    “议会是什么?”杰克不解道,“还有你说的检查是什么意思?”

    “跟着来,你很快就会知道。”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话,不论杰克再怎么询问,都不再开口。

    跟着金发但却沉默的吸血鬼,杰克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他吃惊地看见,有几个人类还有狼人在其中,他吃惊的样子被对方看在眼里,对方充满优越感地一笑,就好像是城里人看见乡下的穷亲戚一样。

    很快,杰克跟着对方来到了一个大厅内。大厅内灯火辉煌,自己的女友正被绑着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对着第一排的三个人。周围的座位层层叠叠地向上,但是现在却没有人坐在上面,而只是在第一排坐着三人,一男两女。杰克只是能分辨出来,两边的女子都是吸血鬼,但是中间那个男的,却不知道是什么种族,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人类。

    “玛利亚,”杰克连忙跑了过去,对着三人咆哮道,“你们想对她做什么?”

    “速速禁锢!”一个奇怪的句子从中间那个男人的口中说出来,杰克立刻感觉自己浑身一沉,连抬起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直接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召集所有的议会成员,我们逮到了一个叛徒!”佩恩对着那个带着杰克来到此地的女吸血鬼说道,“我们将开启一场审判!”

    金发的女吸血鬼点点头,冲三人恭敬地一礼之后,离开了大厅。不到五分钟,一声声沉闷的钟声,开始在这片区域回荡,所有听到这个钟声的人,在迅速地解决自己手头的事情后,赶向了议会的大厅。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能够抽身的人,都来到了这里,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很抱歉打扰了大家的工作以及其他安排。”佩恩站起来,走向了那个被放在大厅中间,绑在一个椅子上的女吸血鬼。“但是我有一个重要而又算不上好的消息,要告诉大家。”

    “解除禁锢!”魔杖对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女子一指,佩恩消除了自己先前所下的咒语,不然,这样的绳子,绑不住一个吸血鬼的。“去死”,那个名叫玛利亚的女吸血鬼,在感觉到力气回到自己体内的一瞬间,就直接挣脱了身上的缠缚,然后冲着佩恩冲了过来。

    漫不经心地一挥魔杖,玛利亚就被一股力量打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正如我们很久之前预料的那样,人类开始把目光转向了我们!”他一指那个爬起来冷冷看着他的女吸血鬼,对着周围的人说道:“这就是人类针对我们撒出来的奸细之一,在任何怀疑我们存在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奸细。装着被人类追杀,看看我们是否会拯救这些命悬一线的可怜同族。”

    “而当我们真的从人类的手里救下他们的时候,我们的死期也就到了。”佩恩看着玛丽亚那张扭曲而疯狂的脸,“因为这些人会把我们聚居地的一切信息,都透露给他们的主子,也就是人类知道。相当多的吸血鬼或者是狼人的堡垒,都是这么被找到并且攻破的。”

    “就在去年,世界上最后一个成规模的吸血鬼堡垒,也已经被攻破了,银塔成为了最后一个还有吸血鬼和狼人大量生存的地方。”佩恩满脸严肃,“我们这一次的议题,就是对这两人进行审判,以及如何面对人类的这次行动。”

    “心口如一。”一道蓝色的光芒击中了玛丽亚,她一愣,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变化,正迷惑不解的时候,佩恩提问了。

    “你的名字是?”佩恩问道。

    “玛丽亚·邓肯!”玛丽亚身不由己地回答道。

    “是么?你拥有姓氏,这可不多见,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佩恩接着问道。

    “想办法进入银塔,打探到可以打探到的一切,向着人类世界回传消息。”哪怕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玛丽亚还是在佩恩提问之后,大声回答了一切。

    “地上的这个男人,是你的任务搭档吗?”佩恩指着地上跟石头一样的杰克。

    “不,他不是,他只是我的掩护。”玛丽亚回答道,杰克听着,心里一阵悲凉。

    “你投靠人类有多久?”

    “十年!”玛丽亚回答道。

    “这一次,总共有多少你这样的人?”

    “我不知道具体的人数,但是往玛丽波特这个方向的,我知道的就不下于四十个。”

    “各位,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这个女人,就是人类世界用来刺探我们情况的,这样的情况,已经构成了背叛族群的罪行。”佩恩说道:“我本想提议直接将之处以死刑,但是考虑到她是人类的卧底,应该掌握着不少属于人类方面的信息。所以,我提议将之交给我们的指挥官,赛琳娜进行处理。赞成?反对?”

    所有人齐刷刷地举起右手,表示同意议长的提议。

    “好,此项通过,麻烦你了,赛琳娜!”

    赛琳娜冷着脸点头示意,一晃出现在了玛丽亚的身边,轻松地制服了试图反抗的女吸血鬼,将之带出了大厅,她会让对方把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吐出来。事实上,要不是通过血液得到的记忆太过零碎的话,只要咬这个女人一口就能知道很多事。

    “现在,就让我们开始更加重要的一项议题,如何应对人类的这一次行动。”佩恩看着所有狼人还有吸血鬼以及巫师,“这次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因为我们可能是仅剩的大型聚居地了,也是人类必须打击的唯一目标。”

    “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以及应对方法。”

    看着下面吵嚷的议会,苏云微微一笑,他并不担心这个地方会在人类的攻击下陷落,相信佩恩会带着他的人民闯出一条活路来。

    一个透明的水晶球浮现,苏云持着向着下方一丢,水晶球恍若无物地穿过了一层层地面,建筑,出现在了佩恩的手上。

    在接触到这个水晶球的一瞬间,佩恩发现自己对于结界内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任何人的进出都可以被他详细地探查。在结界的范围之内,他还可以有限次数的瞬间移动,随时到达自己想要出现的地点。

    “这是……。”这应该是控制结界的枢纽,一直都好好地保存在银塔里,由苏云掌握,现在却突然出现在这里,想到自己母亲说过的,苏云那离奇的出现方式。佩恩心里一慌,握住手里的水晶球,心念一动,就出现在了银塔的塔顶。

    苏云正站在塔顶的边缘,看着远处的海洋,风从他的身边吹过,带起了银白的头发随风飘荡,看起来整个人好像随时都会随风而去。

    “你要走了么?”佩恩有些不敢靠近,总觉得这样状态的老师,有些虚幻,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人物。

    “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苏云回过头来,“自然不会在这个世界一直停留下去。”

    “可,现在这个时候……。”佩恩有些难过地说,“事情太多了,我怕自己处理不过来,怕把这下面的所有人,带到了灭绝的路上。”

    “你不会的。”苏云肯定的说,“人类是毁不了吸血鬼和狼人的,只要你看着他们,别让他们自己毁了自己就好。”

    “老师,留下来吧!大家都需要你。”这话说得没错,就算是苏云啥事都没有干,整天钻在自己的塔里面做实验,研究魔法,但是狼人和吸血鬼却感觉无比的安心。苏云的存在,就好比是定海神针,给所有的黑暗种族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是不会永远待在一个世界的,任何世界都不可能。”苏云看着自己弟子脸上的哀伤和恳求,心下一软,“既然要离开,再留多久都没什么意义。”

    “可……。”佩恩还想再说什么,苏云直接打断了,“替我向索尼娅告别,我就不再去见她了!”

    知道自己老师决定的事情很少改变,佩恩只能沉默以对,“你还会再回来吗?”

    “肯定会再回来,希望到时候我的银塔还在。”苏云开始慢慢地升上天空,在上升的过程中,对着下面的佩恩微微一笑,“再见,佩恩!”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佩恩呆呆地看着苏云消失的地方,突然间泪流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