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预言
    “那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巴博萨很谨慎,既希望对方说的是真的,这样也许对他们这些人脱离这不生不死的诅咒有所帮助。但是另一方面,又有些畏惧对方说的是真的,即使是在这牛鬼蛇神层出不穷的大海上,巫师也是最难打交道的那群人。

    巫师们通常都喜怒无常,和他们打交道的人,很容易就会在不经意间得罪他们,从而招来他们的报复。巴博萨亲眼看见过,就因为有个海盗手贱,动了一个女巫养的一只猴子,女巫就诅咒了他。最后,这个海盗浑身溃烂,挣扎着跳进了深海。

    虽然苏云看起来和那些浑身阴气森森的巫师们不一样,但是谁知道这层看起来干净的皮下面,到底包着一堆什么玩意。

    “问我一件事!”苏云说道,“我每五天可以针对一件事情预言,但是结果要取决于预言的对象强大与否。”

    巴博萨沉吟了一阵,对着苏云问道:“我现在最希望得到的是什么东西?”

    苏云闭上了眼睛,等再次睁开的时候,吓了周围所有人一跳,眼眶中一片银白,像是能看见很远的、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在仔细地探查着命运。半晌,苏云再次合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睁开了双眼,“我看到了金色的光芒,船长想要的,应该是金子,或者金子制造的东西。”

    这就是预言应该有的样子,似是而非,没有什么具体的细节,将大部分的空白留给对方去脑补。要是一上来,就直接了当地说,我知道你们被诅咒了,正在满世界的找阿兹特克金币。巴博萨绝对怀疑对方是什么势力派来的奸细,并且对他们做过详细的调查,就算暂时接受了他,背地里肯定会想办法弄死他。弄不弄得死是一回事,老这么打打杀杀的多不和谐。

    果然,巴博萨听了苏云的语言之后,心里一震,这个人看起来好像还真的有些本事啊!

    “那你知道要往哪个方向去找吗?”巴博萨再次提出一个问题。

    “船长,我只能五天做一次预言,这还得是我状态好的时候。”苏云虚弱地靠在船舷上,“要是太过频繁的预言,会折损我的生命还有命运对我的眷顾。”

    真正的预言师,绝对不会是每五天做一个预言的,这太过频繁,还会显得预言很不值钱。那些赫赫有名的预言师,一般只会预言那些对世界有重大影响的预言,其他的预言根本看都不屑看。

    但是苏云不是个预言师,最多就是个神棍,他现在只要能在这船上呆满十五天,彻底修复了自己的身体,魔网也适应了这个世界,那么对这群海盗,那是搓圆搓扁都随他心意了。

    巴博萨听了这话有些失望,但是又有些意料之中的感叹,要是预言能没有代价的作出,那未免也太可怕了!

    “所以,我可以留下来吗?”苏云期盼地看着巴博萨那张老脸。

    “好吧,你可以留下来,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你要做出你自己的贡献。”巴博萨同意了苏云留下来的请求,并且给他安排了一个休息的地方——船下的底舱。

    这个地方位于船的最下面一层,里面一般都是堆放货物和补给的,而且空气非常的不流通,住在里面的人很容易生病,看来巴博萨对他还是很戒备啊!

    无所谓,戒备就戒备,苏云只是想要一个安静平稳的地方,用来修复自己的身体,还有让魔网适应世界。少有人来往的底舱,反而更符合苏云的心意。

    就这样,苏云在一船人的戒备下留了下来。看着苏云一只脚蹦着走下船舱,巴博萨叫过了那两个把苏云拖回来的海盗:“我要你们两个牢牢监视住他,他每天干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都要一五一十地给我盯着。”

    两个海盗忙不迭地点头,作为把这个危险人物带回来的人,他们也害怕船长找他们算账。听到这样可以将功补过的机会,连忙答应下来。

    来到船的最底层,苏云看了一下。海盗们没什么运送货物赚钱的想法,这下面放的都是些比较重的补给。一来可以空出很多的上层空间,二来可以增加船体的底部稳定性,不容易被风浪打翻。

    一股子发霉的臭味弥漫在这里,苏云封闭了自己的嗅觉,找了几个木箱子拼在一起,然后躺了上去。

    魔网中储备的能量,被苏云小心翼翼地抽取了出来,向着左腿的断口处汇集而来。一点点地,肉眼仔细观察才能看见的速度,断腿处开始一点点地生长起来。

    这一躺,就是五天。左腿现在的小腿已经出现了一半,再有几天左右,应该就可以修复完成了。魔网也已经适应了一部分世界的规则,世界对于苏云的压迫也没那么强烈了!

    被世界敌视的感觉很难受,就像是被装在一个必须抱成一团才能进去的罐子里一样,任何大幅度的伸手伸脚动作,都可能挣破自己外面的罐子,暴露在天地的视野里,招来天谴。

    魔网最大的作用,传输魔法能量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适应世界。如果没有苏云,只是单纯的魔网,那么任何世界都会欢迎。但是苏云拥有自我的意志,就让魔网不纯,自然会受到排斥。

    一阵脚步声传来,巴博萨出现在了船舱的最底层。在这五天,两个海盗什么事也没干,就在上一层寸步不离地盯着最下层的入口。很快,这两个人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苏云不需要吃饭,不需要呼吸,不需要喝水,正常人需要的生理代谢,他统统都不需要。

    苏云睁开眼睛,五天了,巴博萨果然来了,看来这个诅咒对他的折磨不小啊!

    “苏先生休息的怎么样?”巴博萨一个人没带,自己提着一盏灯,慢慢地走下了船的底舱。

    “还行!”苏云翻身坐了起来,对着巴博萨笑道:“船长怎么下这里来了?”

    “我来看看苏先生,对我们的招待还满意不!”巴博萨睁眼说着瞎话。

    苏云环视周围,黑暗对他的视线完全没有阻碍,周围的景象尽入他的眼底。几尊废弃的大炮被牢牢地绑在一起,还有一些装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木箱子,码成一堆堆的。地面上发潮发霉,脚踩在上面都感觉软绵绵的。

    “挺好的,”苏云正色回答道:“这里够安静,也足够平稳,正是我休养需要的地方。”

    “那就好,”巴博萨慢慢地说道:“五天前,苏先生说每五天可以做一次预言,我想再麻烦苏先生一次。”

    “这……。”苏云有些为难,“频繁预言对于我身体的损害非常大,若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一般还是不要预言的好。”

    “苏先生有什么的困难的话,尽可以说出来,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尽力为你办到!”言下之意就是,办不到的事情,那也不能怪我。

    “好吧!既然船长好心地收留了我,那么我就再为船长破例一次。”苏云咬咬牙,说道。“那么船长想要知道什么?”

    “接着上一回的问题,”巴博萨凝重地说:“这个我最想要的东西,该去哪里找?”

    苏云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果然如同上次一样银白一片。片刻之后,苏云闭上了眼睛,满脸疲惫。等了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对着巴博萨说:“没有什么详细的细节,我只是看到了一样东西,一把长剑,一把军人才会佩带的长剑。看那个制式,应该是英国的军队才用的剑,船长可以试着往这个方向试试。”话说完,苏云重重地躺回了箱子上,发出“咚”地一声闷响。

    巴博萨在原地低着头,看了苏云好一阵子,最后只是留下了一句:“那么先生就好好地休息吧!我会让人注意,不要打扰到你的安静的。”然后就提着灯走了。

    苏云心里一阵冷笑,该说不愧是海盗之王吗?空手套白狼的手法,玩得可真溜。但是看样子,阿兹特克金币,应该已经被巴博萨搜集的差不多了,就算缺应该也只缺几枚。苏云可没说谎,伊丽莎白手里的那枚金币,不就是在总督府吗?总督府周围没有军人守卫吗?

    巴博萨的心里也很没底,因为他完全看不出来苏云到底有没有说谎。万一他说谎,那么他就要因为和英**队对上而白白遭受损失。不要看他们不死不灭,但是英国真的狠下心来,将这只船给捕获,每个骷髅身上绑上一尊大炮,沉进海里,就不信你还能爬出来。

    海盗们和海军打得交道不少,但是通常都是小规模的遭遇战。要是真的对着英国的港口,一个一个的屠过去,绝对会惹毛英国,到时只要狠下心,有的是办法收拾这只海盗。

    但是万一苏云说得是真话呢?万一这最后一枚金币,真的就在英国人的手里怎么办?巴博萨心里恨恨地想,这些神棍都他妈一个样,从来不知道把话说清楚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