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流言
    要是苏云在这里,肯定会对这些骑士的憧憬给予俩字的回应,呵呵!

    那些被美人鱼们带走的男人,从未在人群面前再出现过,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和自己心爱的人鱼妻子,快乐幸福地生活在海底。就算苏云告诉他们真相,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这些目前都跟苏云没什么关系,反倒是一直关注着这一行人的科洛迪娅,在骑士们和美人鱼跳下海的时候,高兴地大笑出声。十五个带着圣光的人,已经有十二个完全熄灭,只剩下三个神父还在海上挣扎。不过,三个之中有一个,似乎不是那么坚定啊!

    风暴结束之后,船上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这堪称恐怖的天象灾难之前,人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不论是大炮还是火枪,都对这场风暴束手无策。

    囚禁着六条美人鱼的那艘船上,基本上人人带伤,就算是位于船底舱的理查德也不例外。三位神父倒是毫发无损,得益于他们日渐增长的圣力,这样的攻击没能对他们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不过,三人并没有因此有任何高兴的情绪,因为他们失去了整整十二个圣殿骑士!

    圣殿骑士们从小被遴选,一路培养,估计只有一百个孩子才可以有一个可以最终长成。这一下子失去了十二个,教会在他们身上投入了多少心血,多少财富和期望,这一下子全部都失去了!尤其是为了打开这片荒蛮之地的信仰入口,这次随行的都是从骑士之中选出的最精锐部分,这就更让人心痛了!

    还没抵达此行的目的地,自己这一方就失去了绝大部分的人手,这不由让罗克纳神父感到了一丝挫败。不过,依靠坚定的对于神的信仰,他还是很快收拾了心情,当场宣布了十二名圣殿骑士的背叛行为,并且作出了将要向宗教裁判所,提出废除十二人圣殿骑士身份的文件,并且收回教会赐予的一切的决定。

    宗教裁判所,是教会内部专门处理关于异端以及叛逃事务的地方,一切会对教会的信仰纯洁度造成影响的事物,都是他们将要消灭的对象。直到今天,仍旧有女巫们被抓起来,当做和魔鬼交易,诱惑其他灵魂堕落的邪恶分子给烧死、吊死。宗教裁判所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实打实的狂信徒,可以为神做出一切牺牲的那种人,就算是让他把自己的孩子杀死来证明他们信仰的纯洁,他们也毫不犹豫地去做。被他们盯上的人,就是不死,也别想好过。

    这次的除魔行动,在一开始,主教的本意就是向宗教裁判所提交申请,但是被罗克纳神父给劝住了!他有一点点自己的私心,他已经当了十五年主教的助手,当然想要更进一步。这种从一般神父,直接晋升到掌管一片教区的主教,自然要求相当大的功勋,为教会开辟一片新的信仰地打打前站,是个看起来很合适的任务。

    自从这次过后,美人鱼们很快恢复了自己以往的生活风格,不再跑到那些很远的礁石上唱歌,让船只触礁沉没。科洛迪娅遵守了自己的誓言,给与了美人鱼一族以庇护和祝福,让她们不至于因为海洋圣杯的失去而消亡。

    当西班牙的舰队返回了他们的殖民地之后,一个流言突然在整个加勒比海兴起。

    那就是有人有挑战那个在海上兴起的新兴势力——阴影巫会了!自从这个组织突然冒头,迫退了英国皇家舰队以来,就一直被所有人敬畏着。而且这几年在海上,牛鬼蛇神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碰到了超自然的事件。于是乎,大家都有求于这个超自然组织。不过别误会,没人喜欢阴影巫会,除了这个组织自己的成员。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女巫索要的报酬,太贵了,而且随心所欲。

    大部分的时候,她们索要的都是金钱,这个很好解决。可是还有很多时候,她们需要的是一些,看起来就很诡异,非常难以弄到的东西。比如什么死去蝙蝠的牙齿,蛇第三次蜕下的蛇蜕等等,总之都是些看起来非常不正常的东西。

    以往的时候,海盗或者是海军们,可以轻易地拿捏一个巫师,迫使对方为自己办事。可是现在不行了,背靠阴影巫会这棵大树,没什么人惹得起一堆巫师。

    听到有人放出话来要挑衅这个近年来越发深不可测的组织,不知道有多少国家或者势力感到欢欣鼓舞,特别是他们“不小心”知道了,这个打算找麻烦的势力,是来自教会之后,就愈发的高兴了。别的势力先不说他,英国可能是最高兴的那波人里的一个。虽然他们是新教为主,和罗马的教廷天生不对付,但是谁叫苏云落了英国那么大一个面子呢!

    自从英国皇家舰队在托图加被苏云迫退,紧跟着在跟海盗联盟的战斗中失败,英国最近在加勒比海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英国当然不是没有试图报复,不过不管是那些超自然力量,还是擅长杀人的杀手,都在阴影巫会面前无功而返。英国甚至将几艘军舰偷摸开到龟岛附近,试图在没人察觉的时候,朝着龟岛开上几炮,给阴影巫会一个惨痛的教训。不过结果就是,已经被苏云变成亡灵的克拉肯从海里钻了出来,把这几艘军舰,连同上面的人一起,拖进了海底。自那之后,英国总算是消停了一阵子。

    首先出手的就是西班牙,他们将舰队开到了龟岛附近的海域,并没有企图朝托图加发动任何直接性的毁灭举动。他们采取了更加聪明的举动,将炮口对准了任何试图靠近这片海域的海船。目前,在加勒比海上,除了赫克托·巴博萨的船队,再没有任何海盗可以和军队抗衡。而巴博萨,却尽可能的想要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远一些,所以很久没靠近过托图加。

    一天天过去了,托图加渐渐地荒凉了起来。因为西班牙只许出不许入的规定,很多人开始远离这个以往繁华异常的海岛。原本随处可见的各种铺子,酒吧,赌场,一一关门。有些人期待着阴影巫会站出来,就像是上次解决英国皇家舰队一样,解决这次的龟岛危机。但是让所有人失望的是,似乎这一次,西班牙真的抓住了阴影巫会的软肋,从头到尾,这个超凡组织,都没有任何举措,来消除这次的危机。

    越来越多的人,在逃离着这个加勒比海最后的自由港口,其中甚至有许多的人是出生在这里的。华夏有句古话,叫做故土难离。在这个世界,这个道理很显然也是适用的。就算是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下,还是有很多的人留了下来,不是商人,不是海盗或者其他高利营生,就是普普通通的牧民或者农夫。没错,就算是在构成人员这么复杂的龟岛上,也有老老实实从大地中获取食物的人在。

    在那些海盗、或者商人,亦或者是其他势力在这里安插的人,都离开的差不多之后,苏云总算是开始了反击的动作。

    远离龟岛的海面上,有几只军舰在周围不停的来回巡游,震慑着周围一切试图靠近龟岛的船只。他们先是通过旗语告知其他船只,此处禁止靠近。如果对方不听,那么就会直接发动攻击,将对方的船只击沉。要是换成了以往,这种行为早就已经引起了各国的公愤了。奇怪的是,这一次,所有的国家都对来自自己国内的那些反对声音置若罔闻。

    将望远镜架在眼前,帕尔斯顿上将疑惑地对着旁边的副官问道:“你确定,托图加真的是阴影巫会的老巢?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在遭到了美人鱼的报复之后,在他的那艘船上,超过六成的人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听力。帕尔斯顿和三位神父离得比较近,所以才从那次音波的冲击之下幸存,而不是成为一个聋子,或者是内脏受到严重损伤的病患。为此,他受到了来自总督的问责,以及国王的训斥。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接受这个在他看来,非常危险的任务,因为他需要戴罪立功。

    “很少有人确切地知道阴影巫会具体的驻地,但是根据英国提供的情报,以及长久以来他们所泄露出来的蛛丝马迹,这里是他们老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副官敬了个军礼,恭敬地回答道。

    “你说他们为什么没有反击?”帕尔斯顿看着望远镜中那个一片平静的小岛。在大部分的人搬离了托图加之后,这里显得特别冷清。以往,老远就能看见来往不绝的船只在这片海域穿行,甚至能老远就听见码头上那嘈杂而热火朝天的喧闹声。只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他们震慑于我们这支火力强大的舰队?”副官有些不怎么确定的回答道。

    “英国当初的舰队,五倍于我们今天的规模。”帕尔斯顿有些不安,“他们到底在打算些什么?”就在这时,一个庞大的阴影在海中隐隐划过。

    “嘭”,一声撞击声响起,整个船身一震,几只粗大的苍白色的触手,从海底下伸了出来,顺着船体向着船上爬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