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你的正房必须是我家晓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遮天前辈,你不能这样啊!”

    “你应该知道我身上肩负的血海深仇!”

    “而且你也知道我和娜美的事情,就算我报了仇,我也总不可能弃娜美也不顾吧!”杨渊看着遮天,表情无奈的说道。

    “小子,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本尊同意你拥有很多女人,但是你的正房必须是我家晓雨,若是你敢让晓雨受委屈,本尊定要让你好看!”遮天冷声说道。

    遮天现在这模样,就是完全不讲道理,这也是必然的,毕竟他现在知道了公孙晓雨是他的女儿,他的态度怎么可能会不转变。

    杨渊现在也拿遮天没有办法,只有老实认怂,不再做声。

    “行了,你小子先出去,在外面等着本尊!”遮天吩咐道。

    ^:首b‘发“p

    杨渊无奈的耸了耸肩,老实的走出了房间,在房间外等待。

    杨渊也知道遮天和罗刹后两人都有很多话要给对方说,他在房间里面杵着,也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适。

    离开房间后,杨渊就在房间外的石凳上面等待。

    足足两个时辰,遮天的声音才响起。

    “小子你进来!”

    杨渊进入了房间,罗刹后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杨渊一翻,满意的说道,“天哥的眼光,果然不错!”

    “杨渊是吧,从现在开始,我就将我女儿交给你了!”

    “若是你对我女儿不好,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教训你!”

    听到这话,杨渊一脸茫然的看着罗刹后。

    “小子,我刚才和蓉儿商量了,决定让晓雨跟着你!”遮天开口说道。

    “遮天前辈,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让公孙晓雨跟着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如果让她跟着我,她受了伤又怎么办?”杨渊惊讶道。

    “小子,如果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只能证明你是一个废物!”遮天冷声道。

    “遮天前辈,不带这样的啊,我和公孙晓雨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让他跟着我,这算一个什么事啊?”杨渊一脸苦涩道。

    “混小子,难道本尊的女儿跟着你,你觉得是个累赘?”遮天目光变得不善。

    杨渊听到这话,不敢再言语,他得罪谁,也不敢得罪遮天啊。

    先不说遮天是他的救命恩人,就光光是遮天的帮助,就是杨渊必不可少的,他和遮天之间就是鱼和水的关系,谁也不能离了谁。

    “小子,你可给本尊记住了,本尊和蓉儿的事,你绝对不能够告诉公孙晓雨,蓉儿会想办法让晓雨跟着你的!”遮天看见杨渊妥协,脸色变得缓和,淡淡说道。

    “遮天前辈,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晓雨姑娘跟着罗刹后,岂不是更好?”杨渊实在有些不明白,遮天和罗刹后两人为何会愿意让公孙晓雨跟着他,尤其是遮天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事,他要做的那些事都很危险,尤其是杀死杨辉替他母亲报仇一事,只要他杀死杨渊,很可能就会被万火宗通缉,到时候跟着他,岂不是只有亡命天涯?

    “事情说来话长,你就不必知道了,让晓雨跟着你有两个原因,第一,晓雨跟着你比留在罗刹城安全,第二,本尊也想好好看看她,虽说本尊从来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但现在本尊想要弥补,让她跟着你是最好的决定!”遮天说道。

    杨渊揉了揉眉心,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好吧!

    “蓉儿,之后的事情你不必太有压力,就算不能成功,也还有其他的办法!”

    “不过就是一个区区城池,大不了以后再找一个罢了,修炼之事,你也不必太过心急,欲速则不达,平常心最重要!”遮天看着罗刹后说道。

    “天哥,我知道,我的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我以前最担心的就是晓雨,因为我害怕失去了罗刹城,晓雨就会失去一个安稳的环境,但现在让晓雨跟着杨渊,我心中的挂念也没了,这罗刹城就算易主,我也不在乎了!”

    “而且我修炼的事情,我心中也有数,天哥你也不必操心,反倒是天哥你自己的事情,那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如果知道你现在以灵魂的形态活着,他绝对不会放过你,如果被他知道了你附身在杨渊的身上,恐怕……”罗刹后目光看着遮天,担忧的说道。

    “蓉儿,这件事情,你不必担心,那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发现不了我的,当初我可是在他面前自爆了,他绝对料想不到我还活着,蓉儿,只是苦了你了,我和你保证,若是有朝一日,我能够恢复肉身,我一定补偿你们娘俩!”遮天脸上带着柔情之色看着罗刹后。

    杨渊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提醒这里还有他这个外人在。

    “蓉儿,那么就按我们之前商量的计划进行吧!”

    “我有很大的把握可以让此事成功!”遮天开口说道。

    随后遮天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杨渊体内。

    “杨渊,这个药瓶你带上!”罗刹后从她须弥戒指中取出了一个药瓶交给杨渊,杨渊摇晃了一下药瓶,发现药瓶是空的,他不明白罗刹后给他一个空药瓶是什么意思。

    “小子,现在去天下会分部,去将任务交了!”遮天的声音在杨渊的脑海中响起。

    杨渊闻言,随即和罗刹后告辞,然后离开了罗刹府。

    “遮天前辈,罗刹后给我一个空药瓶是什么意思啊?”杨渊心中好奇的问道。

    “那是你交任务的证据?”遮天回答道。

    “证据?”杨渊有些不明白遮天所说是什么意思,再次追问。

    “小子,你问这么多也没有什么用,一会你去交任务的时候,你就说罗刹后是真的受伤了,而且伤势不轻,实力锐减了三成,之后你将这个药瓶拿出证明,那么就可以了!”遮天回答道。

    杨渊摸了摸鼻子,他现在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也没有再过多追问,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遮天不会害他,既然如此,他就按照遮天说的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