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偷听到的迷之声音
    等史君君和姚帅走了,陈超问身边男生,“你认识他么?”

    这个他,谁都知道,是指史君君。

    “不认识,不过,看他那打扮,指定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出来的。”

    那黄毛男生刚说着,却不小心看见地上掉落了一个牌号,他捡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可不是史君君的么?

    “史君君,他叫史君君,这名字,真特么难听。”

    陈超没再说话,却是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姐,你在你们公司,有听到有人提到一个叫史君君的选手吗?”

    那头陈若琳接到弟弟来的电话,接起,“没有啊,怎么了?小超,比赛还顺利吗?”

    陈超回答,“顺利是顺利,就是在我们组遇到一个比较强劲的对手,所以我有点不安。”

    陈若琳不以为意的笑笑,安慰弟弟,“担心什么?这次的评委有我们公司内部的艺人,超模雷倩知道吧?我和她这段时间接触挺多的,也算的上是朋友了,我会给她打招呼,让她特别关照你的。”

    陈若琳和雷倩并不认识,自从雷倩签到天娱娱乐后,陈若琳倒是有好几次想和她搭讪认识,雷倩却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根本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加上雷倩最近一直在赶通告,在公司里的时间并不多,她就更没机会碰到她。

    但是陈若琳并不放弃,一直让经纪人注意着雷倩那边的动静,她一来公司,她就凑上去。

    陈若进如此执着想和雷倩攀上交情,除了她一如既往的想蹭比她红的艺人的热度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苏煜坤,她知道雷倩是苏煜坤的继妹,但并不知道雷倩对苏煜坤存着和她一样的心思,她只想通过雷倩这条线,能搭上苏煜坤这位金光闪闪的大佬。

    以前,苏煜坤只是雷氏总经理的时候,她就疯狂的迷恋他,后来因为一系列事件,让她对苏煜坤不抱什么希望了,可是,令她万万意想不到的是,苏煜坤居然是yh集团背后那个强大神秘的总裁,这让冷下去的心再次被燃烧起来。

    就算,她没有本事俘获这个男人的心,但只要能跟他搭上关系,那对她来说也是有极大的好处,首先对他们整个家族事业都有很大的帮助。

    像陈若琳这种人,自然知道自己能够在外面像螃蟹一样横着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并不是自身有多大能力,而是完全倚仗着背后的家族势力。

    还是那句话,权利和义务是相对的,她深知只有背后的家族实力强大,她的人生才有保障。

    所以,她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为家里公司谋福利的机会。

    而且,这次她弟弟也参加了歌手比赛,所以她更的想尽办法和雷倩攀上交情。

    陈若琳正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看一个三线电视台发给她的真人秀剧本,经纪人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

    “若琳,雷倩刚回公司了。”

    陈若琳一听,立刻放下手上的台本,起身出门,打算厚着脸皮去雷倩的休息室打招呼。

    雷倩刚结束一场某品牌的代言活动,回到公司。

    有敲门声传来,她淡淡的说了声,“请进。”

    陈若琳笑容嫣嫣的走了进来,“倩姐,你好,我是雯姐带的艺人,陈若琳。”

    “你好,找我有事?”雷倩此时正盯着手提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抬头扫了她一眼,语气漫不经心,丝毫没有让陈若琳落座的意思。

    陈若琳尴尬的站在那里,极力保持着优雅的站姿和微笑,“也没什么事啦,就是我听说倩姐你要担任这节歌手大赛的评委,所以特意过来和你道声恭喜。”

    “谢谢。”雷倩道出两个字,就没有再开口的意思,而是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不知看到了什么内容,她的眉头皱的厉害。

    陈若琳见雷倩不再搭理她,想暴走,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还是忍住了。

    她好奇的瞥了眼雷倩的电脑屏幕,

    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倩姐,你……你也认识史可可?”雷倩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史可可的履历资料。

    还配着她的一张证件照。

    虽然是素颜的证件照,但陈若琳一眼就认出了她。

    本身前几次见面,史可可也基本是素颜。

    雷倩抬头看向她,“你也认识她?”

    陈若琳吃不准累倩对史可可是敌是友,所以她支吾道,“认识是认识……”

    雷倩却突然对她热情起来,“若琳,过来坐。”

    陈若琳闻言坐到了雷倩旁边的椅子上。

    ……

    史可可丝毫不知道自己又被人算计了。

    她刚下班就接到苏煜坤的电话,说在公司门口接她。

    她出了公司,便径直上了停在不远处的那辆低调的黑色轿车。

    “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体贴,还亲自来接我?”史可可看着驾驶座上英俊的男人,笑着问道。

    “再不来接,又找不到你的人了。”史可可连续一个礼拜都是下班就去医院陪史晓敏,搞得苏煜坤每夜独守空房,今天难得周五,他早早结束工作就堵在了她们公司门口。

    “我承认这些天是冷落了你,我不是为了照顾晓敏吗?你要多理解我啊。”

    “走吧,先去吃饭,一会带你去个地方。”苏煜坤发动车子。

    在一家西餐厅用了晚餐,苏煜坤又开着车载着史可可去另一个地方。

    “到底要去哪?”史可可看出车辆行驶的路线不是回家的路。

    “去看看我们以后的家。”苏煜坤回答她。

    我们以后的家!

    这几个字莫名让史可可心跳加快。

    他都已经准备好他们未来的家了吗?

    她不自觉的看向正在专心开车的男人。

    他领口的扣子松开两颗,露出那迷人精致的锁骨,开着车的双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漂亮极了,再往上,那一张冷峻的容颜精致的让人移不开目光,那一双狭长的锐眸,更像是深不可测的寒潭,似乎能将人吸进去。真是看他一眼,就让人情不自禁深陷沉迷。

    车上的气氛有些异样。

    史可可拄着半开的车窗,潋滟清冷的眼眸时不时的瞥向他,结果又在苏煜坤望过来的时候,她不经意的转了回去,然后周而复始,这样了好几次。

    苏煜坤开着车,感受到史可可频频投来的灼热视线。

    他轻抿了下唇瓣,心底涌上几分怪异,他媳妇儿怎么了这是?明明在偷看他,结果他去看,她又抹开头,这样她就以为自己发现不了么?

    不过,她那双潋滟勾人的眸子,这样看他,让他身体几乎瞬间有了异样。

    此时,离别墅还很远,苏煜坤看着身旁的女人那勾人的样子,突然有些迫不及待。

    “兹——!”

    车子骤然一个急刹车,苏煜坤将车子停在路边,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勾引我?嗯?”

    “我……我哪有?”史可可本来一直在偷看他,被苏煜坤这么一说,顿时羞涩的转过了头。

    “没有?那你那什么眼神?”苏煜坤解开安全带,就凑到了她身上。

    “你别这样,这是在车里。”史可可红着脸躲开他。

    “车里怎么了?”

    他突然一手撑在了她的头边,偏头,唇角一勾,“在车里还没做过,既然你勾引我,那我们就先别急着回家了。”

    此话一出。

    刷!

    史可可浑身的血液都燥热沸腾了起来。

    在车里。

    这货要蹂躏她!

    史可可浑身的细胞都开始叫嚣。

    她耳根透着几分薄薄的绯红,眼神躲闪着,低声咕哝了句,“别别别,赶紧开车回去,路边被人看到怎么办?”

    苏煜坤却早已经扑了过来,凑近她的耳边,唇瓣轻启,魅惑而又强势极了,“月黑风高,这边又这么僻静。不会有人来的。”

    “啊!”史可可来不及反抗,某个大灰狼就开始发动攻势。

    ……

    路边。

    冷夜高悬,天际擦黑,凉凉的风透过车窗飘进车子里去,隐约带出来几分旖旎的气息。

    那原本平稳的轿车,不知道从某个时刻开始,突然晃动了起来。

    而且是,晃动的越来越猛烈。

    压抑的shen吟隐隐从里面传来。

    车窗上也影影绰绰映着两抹极致纠缠的身影。羞的冷月躲藏在了一缕缕的浮云之中。

    车子再开回去别墅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豪奢高品位的别墅里静悄悄的。

    两个人一路回到二楼的卧房。

    彼此的身体都没有离开。

    对于史可可来说,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折磨。

    回到卧房后,对于苏煜坤来说,这可能换了场地之后的新的交锋。

    说是交锋都算不上。

    他媳妇儿别看强势,可是中看不中用,他还没尽兴她就累的香汗淋漓,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而这个时候,才是苏煜坤如一头健美的美洲猎豹强悍的时候,真真是一步步逼着把她弄进了床头柜里。

    翌日。

    几乎是远方的天际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两个人才停歇,陷入柔软的大床之中,身躯湿哒哒的紧密贴合相互依偎。

    他一晚上没有离开她身体,史可可更是早就合不拢tui了。

    两个人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晌午了,一个电话一直在响,史可可最终闭着眼睛伸出裸着的手臂,去将放在床头的手机拿了过来。

    看也没看一眼的接通,放在耳边,带着睡醒独特的沙哑鼻音,懒懒回,“嗯?”

    是谁,是谁这么早打电话给她?!

    结果一听她这声音,那边顿时啧啧了两声,幽幽来了句,“不是,我说史可可,这都快下午了,你还没醒来?”

    说着嫌弃的这话的,不是于佳还能是谁。

    史可可还赖着,似迷迷糊糊的咕哝了声,“嗯……昨天晚上熬夜了。”

    何止是熬夜啊,简直是通宿。

    于佳用脚丫子都知道她昨晚干了什么事,只是她有事和她说,要不也不会这个时候来找虐。

    不过,尼玛这有男人就是不一样!?

    熬夜都有理由。

    想想自己一到晚上就孤独寂寞冷的,于佳语气顿时吃味极了,哼笑了两声,“熬夜晚睡,相当于慢性自杀,你可要悠着点。”

    结果,史可可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嗯?熬夜,是对周末最起码的尊重。”

    于佳眼角狠狠一抽:“……”

    真特么会找理由。

    “对了,我来找你是想说出了点事……”

    “啊……!”

    于佳那边正正了八经的开口,手机里突然传来一声……等等!?那是,shen吟?

    擦,什么鬼!?

    那是什么迷之shen吟?

    她惊呆了,刚想说话问问她怎么了,结果就听见史可可模糊的声音渐渐传来什么停,快停下,嗯啊的不堪入耳的声音传来。

    于佳顿时一脸懵逼。

    草,握勒个大草!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那么突然的?

    而史可可原本是接着电话的,可是某人一宿都在她身体内,这会儿听着她在耳边时不时的和别人打电话,浑身复苏的血液一下子就不可控制的再次让他席卷了她。

    手机在猛的被拖回去的时候,脱了手,史可可睁开眼想去挂掉,可是一上前,就被人误以为要逃离似的,被更猛的拖拽回去狠狠攻击。

    史可可完全崩了:“……”

    而于佳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极度不和谐声音,瞪大眼睛,张着嘴巴,一口一个卧槽卧槽。

    太,太劲爆了,这特么是赶上直播了啊!

    然。

    下一秒,她家里的房门突然在这时开了。

    祁瑞拎着一些买给妞妞的东西进来了,因为有时候于佳会拍夜戏,所以祁瑞备了她家钥匙,方便照顾妞妞。

    于佳还沉浸在那不断隐约传来的不和谐声音中一口一个卧槽。

    “干啥呢?”祁瑞走过来,把东西放在她面前的长长茶几上。

    于佳:“……”

    毫无反应。

    祁瑞一靠近她的身边,隐隐间他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声音,突然怔了一下,僵住手中的动作,然后以一个极其缓慢的速度缓缓抬起俯下的身躯,凝着眉,神色怪异的去看她。

    他听觉没问题。

    不过,他……真的没听错?

    “嗯……佳佳,你在听什么?”祁瑞仿佛很是疑惑那般的开口去问。

    “啊!啊?你说什么!?”

    ------题外话------

    大家六一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