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为自己正名
    夜晚,医院特别安静,尤其于佳父亲所住的vip楼层,除了值班的护士在护士站里拿着手机消磨时间,整个走廊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顾逸臣出发之前,特意吩咐线人观察过,病房里,除了于佳父母,没有其他人。

    此时,病房里的门虚掩着,房间里亮着雪白的大灯,照的于绍鸿脸色更加苍白。

    他倚在床头,沉声问老伴,“医生有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吗?”

    于母将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说道,“你的情况还不稳定,着急出院做什么?好好在医院养着吧。”

    于绍鸿瞥了一眼,“你懂什么?公司一堆事,我整天窝在医院算怎么回事?”

    “公司不是有馨馨打理吗?我看她,这一年多上手还挺快的,公司很多人对她的能力都赞赏有加,再说,你不是都承诺她,等她有了男朋友,就把公司交给她管理,咱俩出去旅游的吗?现在,你就慢慢放手,让她去做,辛苦大半辈子了,还不嫌累?”

    “我是承诺过她,将手上的股份转给她,公司交给她打理。”于父叹了口气,“当时也是因为我身体不适,加上她一直磨着我,让我给她大展拳脚的机会,所以也就随口说了出来。我现在才五十岁,就这么急着放权,现在想想,并不妥当。”

    于母坐在床头,若有所思,“你有没有觉得,馨馨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整天急着让你总感觉她和我们之间疏远了很多,但又说不上哪里不一样。”

    “孩子大了,做事有自己的主见了。而且,还很有野心,是干大事的料。”于绍鸿不以为意的说道。

    于母却不这么认为,她担忧的看向老公。“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才对咱们不亲了?”女人总是敏感的。

    于绍鸿目光威严的瞪向她,“闭嘴,这话你给我烂到肚子里,她是我们的孩子,永远都是。”

    于母一听也委屈了,“你跟我喊什么?养着别人的女儿,我心里到底不踏实。当年要不是你凶神恶煞的赶走我女儿,我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

    提起于佳,于母脸上满是痛楚,这么多年,对女儿的思念,一直煎熬着她。

    提起大女儿于佳,于父脸色也很不好看,想起当初自己对女儿的绝情,他有些心虚的闪烁着眸子,“你,提她做什么?她要有心,早就回来了,当父亲的骂她几句,她还记恨这么多年,人家都想不起你是谁了,你还想她做什么?”

    “你那是骂几句而已吗?当时孩子才十八岁啊,一时糊涂犯点错怎么了,你竟然无情的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将孩子赶出家门,现在你还怪她不回来?你让孩子怎么回来?再说,我们早就搬离了b市,孩子怕是回家都找不到我们。”于母说着声音埂咽,眼里不由浸上了泪花。

    于父被老伴的抽泣声搞得有些烦躁,“行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当时那种情况,我老脸都丢尽了……”

    争吵过后,夫妻俩谁也没说话,于父虽然将情绪隐藏的很好,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老伴突然提起大女儿于佳,他的内心其实是愧疚的,当初他态度要是稍微软和一点,也不至于将她逼走,这五年,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过的好不好?

    病房里诡异的沉默,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

    于母以为是护士查房,没犹豫的开口,“进。”

    结果看到进来的是一个身形欣长,长相帅气的年轻人,于母目光带着探究,“请问你找谁?

    “您好,请问这是于绍鸿先生的病房吗?”顾逸臣礼貌而恭敬的看向两位长辈,问道。

    于父本来垂眸想着心事,听到进来的年轻人提到他的名字,才掀了掀眼皮,“是我,有事吗?”

    “伯父,伯母,你们好。”顾逸臣顿了一下,才开口作自我介绍,“我叫顾逸臣,是……b市顾焕之的儿子,您跟我父亲多年前有过生意上的合作。”顾逸臣笔直的站立在病床两步远的地方,说道。

    随着顾逸臣话落,于绍鸿脸色大变。

    顾逸臣这个名字他很陌生。

    可是,顾焕之,他当然是认识,并且曾经还很熟络。

    顾焕之的儿子……

    那他岂不就是,当年和他女儿发生了荒唐的事的那个少年?

    于绍鸿目光如炬的盯着眼前仪表堂堂的英俊男子,语气很不善,“你来做什么?”

    这个臭小子,当年发生那件事后,提了裤子就杳无音讯,现在还敢出现在他们面前?

    顾逸臣一看于绍鸿骤变的脸色,就知道他是想起他来了,“伯父,你先别动怒,我今天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想跟您二位谈谈。”

    “有事快说,说完走人。”于绍鸿满脸怒气,若是当年发生那件丢人的事后,这小子能爷们一点,负起责任,也不至于让他于家脸面丢尽,他盛怒跟女儿断绝关系,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顾逸臣自动忽略掉于氏夫妇对他充满敌意的脸色,接着开口,“伯父,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很重要。伯母,有救心丸吗?先给伯父服一粒。”万一,一会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心脏承受不了,他就成罪人了。

    于母看向老伴,犹豫,“这……”

    于绍鸿被顾逸臣提出的要求激的更加火大,“服什么救心丸,有事快说,别虚张声势,老子没那么脆弱。”

    顾逸臣摸了摸鼻子,讪讪道,“伯父,您还是听我的吧,我今天过来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二老谈,这件事和你的两个女儿都有关系……”

    一听和女儿有关系,还是和两个女儿都有关系,于母一下就急了,“跟我女儿有关系,是不是我们佳佳在外面……”她脸色顿时煞白。

    顾逸臣赶忙解释,“伯母,您别着急,于佳她很好。”

    于绍鸿听说和女儿有关系,他内心也闪过一丝期待。

    五年多了,一直没有于佳的消息,这些年他也不是没派人寻找过,只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于母听了顾逸臣的话。早就迫不及待了,她赶紧从床头柜里拿了一粒药丸,又倒了水,“老于,正好你到该吃药的时间了,快吃了吧,然后听听他怎么说。”

    于绍鸿看了顾逸臣一眼,顿了片刻,慢悠悠的接过老伴手中的药,放进了嘴里。

    于母伺候他吃了药,将杯子放回柜子上。

    “说吧,到底有什么事。”于绍鸿吃了药,催促着让他开口。

    顾逸臣先试探着问道,“伯父,伯母,你们的二女儿于馨,她不是你们亲生的吧?”

    顾逸臣话落,于氏夫妇同时脸色骤变。

    “你……你怎么知道?”于绍鸿声音微颤。

    这个秘密,除了他们两口子,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的。

    他怎么会……

    顾逸臣神色认真的看着病床上的人,语气笃定,“不止我知道,于馨本人也早就知道。”

    于绍鸿根本不相信他的话,“不可能。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于母也反应过来,索性否认,“是啊,你进来莫名其妙的说的这都是什么话?于馨就是我们的女儿,什么不是亲生的,你少在这套我们的话。”

    “伯父,伯母,你们别激动。”顾逸臣从文件包里拿出一叠文件,走近病床前,恭敬的递到于绍鸿手上,“伯父,您先看看这个。”

    于绍鸿接过顾逸臣手上的资料,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了眼镜盒出来。拿出眼镜戴上,才开始手上的东西。

    顾逸臣站立在一旁等待着。

    于母也很好奇文件里到底是什么内容。但她见老伴看的那么认真,一时也不敢问。

    随着几分钟过去,于绍鸿越看到时候后面,他的脸色越难看,甚至手都抖的厉害,看到最后,他终于克制不住情绪,文件从手上跌落,掉到了床上,他喘着粗气,一手捂住胸口,嘴里呢喃,“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他隐瞒了二十几年的秘密,于馨居然十几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于母见状,焦急的上前给他抚摸着胸口,“老于,你别激动,身体要紧。”

    顾逸臣赶紧端起桌上的水杯递过去,“伯父。您先喝口水,平复一下情绪。”

    于绍鸿喝了口水,老伴给他顺了会胸口,呼吸终于平稳。

    过了约莫十分钟左右,于绍鸿的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而于母,也大致看了眼文件上的内容,她的脸色同样惨白,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于绍鸿心情平静下来后,他沉思片刻,锐利的眸子扫向顾逸臣,“你确定,这些内容真实可信?”

    顾逸臣认真的回答,“伯父,我用性命担保,资料上的内容,绝无虚假。”

    “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他问出重点。

    顾逸臣如实回答。“我只是想证明于佳的清白,同时也是为自己正名,当年的事,并不是我们不知检点,而是被人蓄意陷害,中了圈套。这么多年,于佳在外面很不容易,她因为身上一直背负着这个污点,怕不被你们谅解,所以她不敢出现在你们面前。”

    顾逸臣继续说道,“另一方面,我也是希望二老不要被一些人的外表所迷惑,当年关于于馨亲生父亲的事,她自己早就知道,而且和章家人也一直保持联系,五年前在于家做过保姆的小萍,其实就是于馨的堂姐,后来她由于馨出学费去商学院深造,如今任职于于氏企业,这些信息伯父你随便可以查到,当然这些并说明不了什么,但是,调查资料上写的很明白,对于于馨父亲的意外去世,于馨一直将责任归咎于您……”顾逸臣说到这,再没往下说。

    于绍鸿反驳,“那件事,根本不是我的错,是他自己嗜赌成性,最后毁了自己,也毁了家庭……”要不是他看在兄弟的面子上,收养了他女儿,怕是这个孩子也保不住。

    “是,我相信您,可是于馨并不这么认为。”

    顾逸臣看着病床上的情绪又有些不稳定,便识趣的没再多说,反正该让他知道的,他们都已经知道了,现在就是给他们时间,去消化这些内容,“伯父,今天我们得谈话就到这吧。我看二位也累了,该早点休息。”

    他将一个便签纸递到于母手上,“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二位觉得我这些话没有可信度,就权当我没有来过,若是你们相信我,相信于佳,那么可以联系我,她会过来看二位。”

    “为了不给伯父伯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些文件我就拿走了,我相信,文件上的内容,二位已经心里有谱了。我也希望,今晚我们的谈话,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以免打草惊蛇。”都是奋斗了半辈子的人精,他相信,于氏夫妇明白他的意思。

    顾逸臣留下手机号码,拿了文件。便告辞了。

    一时之间,病房里又恢复了诡异的沉默。

    ……

    顾逸臣出了医院后,直接回了酒店。因为时间比较晚了,他没有去于佳的房间打扰她。

    而是给她打了电话,“于佳,我刚从医院出来,该聊的我都和伯父伯母聊了,也留了联系方式,给他们点时间,让他们消化一下,我相信,他们很快会联系我的。”

    于佳在这两个小时里,一直在房间踱步,此时接到顾逸臣的电话,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忐忑的问道,“他们真的,会相信吗?”

    “会的,于佳,相信我,今晚好好睡一觉,也许明天,他们就会要求见你了,到时候。你一定要以最好的状态出现。”他柔声安慰她。

    “谢谢,今天辛苦了。”

    顾逸臣:“不客气,我就住在你隔壁,有事给我打电话。晚安。”

    “晚安。”于佳说完。便挂了电话。

    顾逸臣收起手机,走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双臂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却是毫无睡意。

    想起今天他和于佳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内心一阵荡漾。

    他拉了她的手,还帮她擦了眼泪!

    重要的是,她哭泣的时候,他将她拥进了怀里,她居然没有拒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