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解救
    章宏涛眸底闪过一抹幽光,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于馨,“馨馨,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心思如此缜密。大伯都自愧不如,以后,这于氏要是到手了,你可不能忘了你大伯和你堂哥堂姐的功劳啊。”

    “没错,若没有我们,馨馨现在还在于家给仇人当女儿呢,而且,馨馨年龄毕竟小,我看啊,等公司到手后,还是爸你做董事长比较合适,我来做总经理,馨馨和小萍就做个部门经理就可以了,任何时候,挑大梁的还得是咱们男人才对。”章泽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嘴里一边吃着肉,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章宏涛闻言,老谋深算的眸子观察着于馨的反应。

    做董事长,这是他的最终目的!

    不然他用得着谋划这么久?

    于馨这几年跟着章宏涛处处算计人,可是学了不少,当然对她这个大伯的为人也是相当了解。

    她眸光微闪,“这……大伯您做董事长我倒是没意见,可泽轩哥做总经理,这个似乎不太妥当。”

    好处都被他们占了,她干什么?

    章泽轩激动的一拍桌子,“怎么就不妥当了?于馨,你别忘了,要是没有我们家,你能知道你的身世吗?恐怕你得认贼作父一辈子,再说,等公司到手后,我们肯定会给公司改名。让你认祖归宗,到时候,你就做我们章家无忧无虑的大小姐,然后让我爸给你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结婚以后做少奶奶的那种,公司的事,你们女人家,就尽量少插手了。”

    公司的事,少插手?

    这是要架空她?

    那她这么疯狂的做出绑架勒索的违法行为,是为了什么?

    替他们做嫁衣?

    于馨气愤的脸都扭曲了,可这个时候,说实话,她不敢和章宏涛父子撕破脸。

    于馨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努力压制住心底的怒火,说道,“堂哥先别打算的太早,如今一切还是未知数。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操心的是,这种绑架勒索的违法行为,千万别出差错才是,而且,对方一旦报警,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于馨的话,似乎是提醒了章宏涛,他脸色微变。

    的确是打算的太早了,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掉以轻心,他面上一片狠厉之色,“馨馨,你在去打个电话,警告于家,若是敢报警,我们今天就撕票,还有,让他们再两天之内办妥一切,赶快从华国消失,免得夜长梦多。”

    若不是他们无计可施,谁也不想用这么极端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除了这个方法,他们已经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孤注一掷!

    毕竟,于馨父亲当年的死,另有隐情,若在拖下去,于馨一旦知道真相,他经营的一切,都会完蛋。

    于馨早上已经打过一次,所以这次她不太愿意,“泽轩哥,你去打吧,你说话比较有气势,我一个女孩子,声音软绵绵的,放个狠话都没人害怕。”

    章泽轩脸色闪过一丝犹豫,“馨馨,反正都有变声器,谁打不是一样?你对于家情况比较了解,还是你去吧。”

    实施绑架之前,章宏涛父子就暗中商议过,明面上的事,还是让于馨来,他们只需藏在暗处。坐收渔翁之利,一旦败露,担责的也是于馨。

    于馨心底冷笑,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打个什么主意,如今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跑。

    她没再说什么,乖乖去打电话。

    ……

    于家别墅。

    史可可和苏煜坤他们一直守在客厅,于母因为悲伤过度,体力不支,躺在软榻上休息。

    苏煜坤和史可可简单吃了中饭。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史可可赶紧示意于母接起,苏煜坤也迅速打开了手机定位追踪系统。

    “喂。”

    “交代你们的事,办的怎么样了?”依旧是冷冰冰的经过处理的声音。

    “我们正在办,正在办!求你千万不要伤害孩子,你是不是于馨?我知道是这件事一定于馨干的,请你看在我们养了你二十几年的份上,放了孩子吧。”

    “少废话,我警告你们,千万别报警,不然,你们立刻就得为那个小野种收尸。”

    按照之前大家商议好的,对方来电话以后,尽量拖延时间,多讲几句,这样更有利于确定具体位置。

    所以于母继续跟对方周旋,“我可不可以和我外孙女说几句话,或者和我女儿于馨说几句,我相信,我们母女这么多年的情分,馨馨不会那么绝情的,我们馨馨,小时候被我和她父亲宠的跟个小公主一样,比现在的妞妞还可爱,她总说,等自己长大了,要好好孝顺我,带我环游世界……”

    “住嘴!不要再说了!”于母的声音被对方无情的打断。

    不过,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对方的声音虽然经过变声,但她感觉,那头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似乎有些颤抖和激动?

    “好,好,我不说了,但是请你们一定不要伤害孩子,孩子是无辜的。”

    随后,对方挂了电话。

    于母放下电话,赶紧问苏煜坤,“怎么样?可以了吗?”

    “嗯,定位位置我已经发给顾逸臣了。”

    谨慎起见,顾逸臣没有直接去公安局,而是通过他父亲的引荐,和那位公安局同志在一处偏僻的公园见了面,然后说明了情况。

    这位同志是侦察兵出身,专门负责这类绑架勒索案件,对于营救人质很有实战经验。

    他当即暗中调派了警务人员,通过顾逸臣这边提供的线索进行搜查。

    顾逸臣收到苏煜坤发过来的定位和通话录音,立刻给警方同志和他手下的线人同时发送。

    而于氏企业这边,于绍鸿也在积极和董事们沟通,转让股份的事。

    对于于绍鸿的要求,很多董事都不理解,为什么让他们转让手上的股份?

    于绍鸿只说有苦衷,愿意每股比正常交易价高百分之三十,尽管这样,还是有好几位股东不同意!

    于绍鸿放下了平时威严的董事长架子,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请大家帮忙。于佳看的特别不忍心,现在就希望顾逸臣那边能有更好的办法,营救妞妞了。

    众人在煎熬与等待中,熬到了下午,顾逸臣派去的线人终于有消息了。

    “顾总,我们在一处偏远的二层小楼附近,发现了于馨的行踪……”

    “好,继续侦查,最重要的是看能不能找到孩子的下落。”

    顾逸臣挂了电话,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公安同志。对方立刻派人前往可疑地点。顾逸臣坚决要求自己一同前往。

    他给苏煜坤等人打了电话。让他们开车在城市与市郊相邻处等待接应。

    到了市郊位置,公安同志停止了行进,“为了不暴露身份,我们需要潜伏到天黑以后,再往那栋二层小楼方向前进。”

    随后大家隐藏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中,等待天黑。

    对于顾逸臣来说,这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煎熬。

    他不知道,他的女儿,此刻正经受着什么,甚至,他害怕,自己能不能将她安全救出来。

    他开始恐慌,害怕,不知所措……

    半晌,顾逸臣终于忍不住问旁边的同志,“警察大哥,平时你们,接触到的这类案件多吗?以您的经验,孩子营救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他问完后,突然又害怕听到答案,准确的说,是害怕听到另自己无法接受的答案。

    公安同志看出了他的恐慌和害怕,“放心吧,我们都是专业的侦查人员,一定会尽全力营救孩子。这起案件和以往的案件相比,营救优势在于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再者对方也有很强的目的性,他们的最终目的不是孩子,而是于家的公司,所以,一般来讲,绑匪是暂时不会伤害孩子,我们只要在他们规定的期限内救出孩子,也会尽全力保证孩子的安全。”

    “待会,快接近目标地点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跟过去,我们这边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警,你过去我怕……”拖我们后腿!

    顾逸臣听出了对方的意思,但他不可能原地等待,“请放心,我不会暴露的。我想,我女儿要是能第一时间看到我,这次事件对她造成的心理阴影也会相对减轻。”

    “好吧,总之一切谨慎为主。”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市郊的夜晚漆黑的让人心悸,寂静的夜里只能听到不知名的虫儿的鸣叫声。

    此时,几道像鬼魅一样的身影正在像一处僻静的小楼靠近。

    小楼内的几个人全然不知危险降临。

    章宏涛此时和儿子章泽轩正在鬼鬼祟祟的嘀咕着什么。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了,爸,我们需要这样多此一举吗?难道于绍鸿会耍花样?”

    “以防万一!记住,不管做任何事,一定要给自己找好退路,一旦有任何异常情况,我们就撤。”

    “我知道了,不过,爸,当年于馨的父亲,也就是我二叔真的是被于绍鸿害死的吗?我有一次在你书房里看到一份文件,这件事似乎另有隐情吧?”章泽轩一脸探究的看着他父亲。

    章宏涛闻言脸色一变,呵斥道,“闭嘴,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这件事不许在于馨面前提起,知道吗?若是被她知道,我们是嫁祸给于绍鸿,这么多年只是在利用她,那她还怎么可能乖乖把于氏交出来?”

    “放心吧,我不会泄密的,不过,于馨似乎不同意我做总经理……”

    “这可由不得她,她能被我掌控这么多年,没发现端倪,那脑子也是个蠢的。你给我争点气,等一切都掌控在我们手里,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整天哄着她,讨好她了!”

    于馨本来是过来和章宏涛他们商议今晚谁值班看守孩子的事,毕竟,让两个雇来的打手看着,也不是个事,他们自己人必须留一个过去。

    然而,到了章宏涛的门口,她还没来得及敲门,就听到了里面听起来很谨慎的谈话声……

    于是,她偷听了!

    可是,谁能告诉她,她都听到些什么?

    于绍鸿不是害死她父亲的凶手?

    那件事另有隐情?

    章宏涛一直在利用她?

    公司到手后就将她踢出局?

    于馨脑子顿时嗡的一声,面色惨白的身子向后退了几步。

    她拳头紧握着,极力稳住身形,慢慢从章宏涛门口退了回去。

    于馨此时脑子一片混沌,她步履维艰的回了房间,强迫自己冷静。

    上次她和于绍鸿闹僵的时候,他也说她父亲的死另有隐情,还拿出了一个文件袋。

    可惜,当时的自己被章宏涛洗脑,根本无心听于绍鸿的辩解,对他提供的所谓证据也没任何兴趣!

    可这一刻,她无比后悔,当时自己没有打开文件袋。

    如果她父亲的死和于绍鸿没关系,那真相到底是怎样的?是意外还是幕后另有凶手?

    如果于绍鸿没有害过她父亲,那就不是仇人,而且于氏夫妇将她抚养成人,给了她最好的生活,就像于母在电话里所说,他们从小就拿她当公主养……

    养育之恩大于天,那她现在这种以德报怨的行为,就像农夫与蛇!

    此时的于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和纠结之中。

    于馨开始良心不安,她在房间坐不住,于是出了小楼,用手机手电筒照路,往一处破败的小院走去。

    她丝毫没有察觉,身后有几道鬼魅一样的身影,跟上了她。

    小院是从外面用铁大锁锁着的,于馨拿出钥匙开了大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院子里,两个身穿黑衣的平头坐在石凳上喝酒,看到于馨进来,其中一个站起来问,“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完成了?”

    “不是说好三天吗?这才哪到哪。”她看了北边的屋子一眼,“孩子怎么样?没哭闹吧?”

    “在里面,阿姨看着呢。”平头说完,又开始喝酒了。

    于馨皱眉,“少喝点,不要误事。”

    “放心吧,兄弟们干这行这么多年,还没出过差错,只要不惹来条子,啥事没有。”

    于馨进了陈旧的平房,屋子里陈设很简单,只有几张桌椅板凳,里面是个小卧室,她一进去,就听到孩子稚嫩的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妈咪怎么还不来接我?奶奶是坏人,骗我!我要回家,我要妈咪……”

    ------题外话------

    这本书写到现在,依旧留下来的真爱粉们,真的很感激大家的支持,这是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之处,很高兴大家能包容我。继续看下去……

    希望大家收藏点击新文,能继续和我走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ello,傲娇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