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给我两根史晓敏的头发
    何赛花抱着很大的希望,给谢兰打了电话,却没想到,谢兰的态度居然那么可怕。

    这些日子谢兰每次来医院,都没再找她麻烦,她真的以为她已经不怎么怪她了。

    本身晓敏的受伤,也不是她的错,相反,晓敏还拖累她这么多年。

    谁来理解她的苦。

    可刚才听谢兰那愤怒到要吃人的语气,分明是对她恨之入骨啊。

    何赛花绝望的坐在招待所的床上,布了皱纹的脸上一片凄凉。

    她见不到她的小儿子了。

    这辈子,她和他,注定只能是陌生人。

    她无奈的抹了一把眼泪。

    也罢,只要他过得好,只要他继续当他的少爷,不认她,又何妨。

    医院病房里。

    史晓敏整整蜷缩着躺了几个小时,没说话也没动弹一下。

    史可可陪着她,同样滴水未进。

    直到晚上八点多,史晓敏突然翻了身。

    “可可,有饭吗?我饿了。”

    “啊,有的有的。”史晓敏这句话简直让史可可泪流满面。

    “我叫了外卖,来,我扶你起来,咱们一起吃。”

    她赶紧伸手将史晓敏从病床上扶着坐起来。然后摇起了病床上的小桌子。将饭菜摆上去。又给史晓敏撕了一次性筷子上的包装,递给她。

    “来,晓敏,吃块小炒肉,还有牛肉,我专门给你点的。”史可可没提其他的,只是一个劲的给史晓敏夹菜。

    史晓敏的脸色此时看起来比下午要好多了,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可可,你别只顾给我夹,你也快吃吧,陪着我到这个点,肯定饿坏了。”

    “好,你也多吃点,”

    史可可心里真是无比欣慰,她就知道,晓敏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吃完饭,史可可扔了外卖盒后,刚想说她推史可可去卫生间洗漱。

    结果还没开口,就听史晓敏说道,“吃完饭了,该干正事了。”

    “啥……啥正事?”史可可疑惑的看向她。

    只听史晓敏轻声说道,“可可,推我去复健室吧,我接着锻炼。”

    史晓敏云淡风轻的说完,已经打算下床坐轮椅。

    “什么?你要去复健室锻炼?”都伤成这样了,晓敏还要去复健室!

    “是啊,秦医生不是说推拿结束后就该自己练着站立呢。”她不可能只是试一下就放弃。

    “可是,你的手臂都擦伤了。”史可可看着史晓敏胳膊上的伤,真的很心疼。

    “没事,只是蹭破了皮而已。一个推拿疗程都要十天呢,我才复健一天,不能因为今天失败,就这么放弃啊。”

    史可可赞同的点头,“晓敏,你说的对,的确应该坚持练习,不过还是明天吧,现在太晚了,你该休息了。”

    虽然史晓敏这样坚韧,她是很开心啦,但是。也不想她太辛苦。

    “没事,走吧,我现在不累,刚吃完饭,正好需要锻炼一下。”

    史可可拗不过她,只得推着史晓敏进了复健室。

    复健室里各种设备都非常齐全,医生会根据每个病人的身体情况,安排适合他们的锻炼器材。

    而史晓敏,现在需要的是双手扶着双杠,慢慢试着站立,挪动。

    “可可,你把我扶到这个杠双旁边吧。”

    “好。”史可可力气很大直接从史晓敏身后将她抱起,让她自己双手扶到双杠上,然后慢慢放手。

    史晓敏两手撑着双杠,只是因为腿无力,胳膊根本支撑不了太久,所以还是摔了下去。

    “晓敏,没事吧!”史可可赶紧把她扶起来。

    “没事,不疼,再来!”史晓敏说着又挣扎着爬起来。

    史可可只能顺从着她,继续给她扶上去。

    然后,她又摔下来……

    就这样,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史晓敏终于累的没有一点力气再继续下去。练的时候,史可可为了防止她手臂再被擦伤,找了两条毛巾缠在晓敏的胳膊上。

    所以,这次倒是没再受伤。

    一直练到晚上十点多,丝毫没有进展,史晓敏累的筋疲力尽,史可可才推着她出了复健室。

    虽然史晓敏看起来情绪没什么不对劲。但史可可知道,她心里一定很难受。

    但史晓敏能这样不放弃,后面的治疗,她能继续配合,总有一天,会站起来。

    第二天,秦凯到医院后,听说史晓敏昨晚在复健室练了几个小时,他心里狠狠地惊讶了一把。

    更多的是,感觉不是滋味。

    觉得自己这个医生特无能。

    不过,也说不定,史晓敏这么练着,效果就出来了。

    他刚换好白大褂,打算开始查房。

    结果,办公室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秦峰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戴着个特大的墨镜。走了进来。

    秦凯直到对方摘了墨镜,才认出来人,他错愕的问,“二叔,你怎么来了?而且,你怎么这身打扮?”

    秦峰表情很严肃,他看了眼门外,确定没人,一把关上门,说明来意,“小凯,我过来是让你帮我个忙。”

    “二叔,您说。”秦凯给他倒了一杯水。

    秦峰沉吟了几秒,然后直截了当的说道,“帮我搞两根史晓敏那个女孩的头发,记住,必须要她本人的,而且,此事要保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史晓敏和你二婶。”

    “要史晓敏的头发?”秦凯一头雾水的看着秦峰,表示不解。

    秦峰面色紧绷,语气很是严肃,“对,越快越好,这样,如果你现在不方便的话,可以等拿到了联系我。我过来取,不过,一定要快。”

    “行。我知道了。”秦凯虽然不知道秦峰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为何意,但看他如此急切,肯定不是小事。

    因为秦峰很少有事让别人帮忙。

    可以说,他这个二叔算是他们秦家最有魄力和经商能力的人了。

    “好,那我走了。”秦峰重新戴上了墨镜,临出门前又问道,“对了,史晓敏的腿治疗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提到这个问题,秦凯脸上闪过一抹难堪,“这个……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次的治疗方案可能需要改一下。”

    从来没有一个病人,让他有过这么大的压力。

    几乎他周围的每个人,都和她有关系。

    每个人见到他,都要问史晓敏的情况。

    现在连他二叔都加入了进来。

    秦凯真的感觉亚历山大。

    “你多对她上点心。”说完秦峰出了秦凯办公室。

    秦峰一出去,秦凯内心的八卦因子就开始作祟。

    要史晓敏的头发?

    秦凯纳闷的微眯了眼眸。

    通常,按照医生的思维,两根头发的作用,好像只有……

    做dna?

    因为这个认知,秦凯整个人浑身一震。

    他二叔要史晓敏的头发做dna?

    这简直太诡异!

    那是史晓敏和谁验?

    秦凯此时立刻想起他感觉他二婶和史晓敏相像的问题。

    难道……

    他们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可是,史晓敏的家乡那么远,而且还在农村,在他的记忆里。他们秦家似乎根本没有和那边的人打过交道啊。

    若不是因为认识史可可他们,他都根本没听过那个地方。

    难不成,史晓敏是谢兰的私生女?

    秦凯摇了摇头,甩到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然后怀着好奇的心情,走进了史晓敏的病房。

    “晓敏,昨晚听说你去锻炼了?”

    “秦医生,是的,我感觉前段时间的治疗总体来讲,是有效果的。我能明显感觉到双腿的变化。毕竟坐了那么多年轮椅,我想肯定得锻炼一段时间才会有进展。”史晓敏今天看起来精神倒是还不错,她向秦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史晓敏如此配合,作为医生,秦凯也是很高兴,“没错,晓敏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高兴,只要你不气馁,继续坚持。我这边也积极再想办法,大家一起努力,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我相信你。”想起昨天自己情绪失控的事,史晓敏有些不好意思,“昨天,很抱歉,我情绪太激动了,让你们大家担心了。”

    “没事,晓敏,你已经够坚强了。你是见过最懂事最坚强的女孩。”

    秦凯的话,让史晓敏更加不好意思。

    聊完了病情,秦凯黑框眼镜下的眸子微闪,装作漫不经心的随口问道,“晓敏,你这是第一次来b市吗?”

    史晓敏回道,“是的,第一次。”

    “行,那这样吧,等我查完别的病人的情况,我一会再给你做个推拿。然后你再去复健室锻炼,下午等新的治疗方案出来,我们再说。”

    随后秦凯出了病房。

    等秦凯查完房,护士通知史晓敏去推拿室推拿。

    史晓敏被护工推到推拿室。

    秦凯在对她进行完常规推拿以后,找了个借口,“晓敏,我今天帮你把颈椎和脖子也按一下吧,我看你每天在床上用手机码字,这样对颈椎特别不好,时间长了容易得颈椎病。”

    对此史晓敏当然是相当感激,“秦医生,谢谢。那就麻烦你了。”

    于是,秦凯在按摩的过程中,“不小心”扯到了史晓敏的头发。

    “不好意思,晓敏,按脖子扯到你头发了。”秦凯歉意的说道。

    趴在推拿床上,丝毫不知道秦凯在后面干了什么的史晓敏,非常大度的摇头,“没关系,不疼,是我头发有点长了,遮住了脖子。”

    秦凯目的已达成,“行,那今天就到这里吧,晓敏,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放松心情。不要自己给自己压力,我们慢慢治疗。”

    “我知道了,秦医生,辛苦了。”

    推拿结束后,史晓敏被护工推回了病房。

    秦凯看着手上几根被他“不小心”从史晓敏头上揪下来的带有发根的头发,目光意味深长。

    他回到办公室,用真空塑料袋将头发小心翼翼的装起来,然后给秦峰打了电话。

    秦峰一听头发拿到了,再三确认,“是史晓敏本人的吗?”

    秦凯保证,“二叔,我刚才在治疗的过程中专门从史晓敏头上扯下来的,你放心吧。”

    “好,我马上去到。你去医院大门外等我,我就不进去了。”

    秦凯拿着东西在医院门口,没几分钟,秦峰的车就停在了他跟前。

    秦峰没有下车,只是降下车窗,“小凯,东西给我把。”

    秦凯将真空塑料袋从车窗地了进去。

    秦峰看着手上的东西,锐利的双眸微闪,开口说道,“小凯,你是聪明人,肯定能猜出来我要史晓敏的头发去做什么,总之,这件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不许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秦凯点头,“放心吧,二叔,我会保密的。”

    只是,他真的很好奇啊。

    虽然暂时不知道他二叔拿史晓敏的头发是和谁做dna,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件事一定和他们秦家人有关。

    而最可疑的人选,就是他的二婶谢兰。

    因为她和史晓敏眉宇之间真的太像了。

    “我相信你,我先走了,你进去上班吧。”秦峰说完,升了车窗,驱车离开。

    何赛花犹豫了一早上,终于提出让史晓敏出院,对此,史可可和史晓敏皆是一愣。

    “花婶,为何要让晓敏出院?”

    何赛花说出了她的观点,“那个秦医生本来说这次推拿后就可以站起来了,可是结果呢?白让晓敏受了那么多罪,到头来一点效果都没有,在医院待着也是花钱买罪受,不如干脆回家……”

    “花婶,晓敏都说了感觉腿有变化,只是暂时站不起来而已,秦医生再想新的治疗方案,晓敏也在积极锻炼,这个时候怎么能突然放弃呢?”史可可实在没想到,何赛花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要给晓敏办出院。

    史晓敏也对她母亲的行为感到意外,“妈,我的腿真的有变化,我不想半途而废。”

    当年,刚受伤的时候,也是这样,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她母亲就急吼吼的让她出了院。

    那个时候,可以理解为没钱治疗,可是现在,她自己挣钱了,这次来医院,家里也没给过她一分钱。

    她知道自家的情况,所以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

    史可可问道,“花婶,是不是家里活多,你放不下家里?这样吧,你先回家去,医院这边不用操心,有我在呢,我会照顾好晓敏的。”

    无论如何,这个时候史可可绝对不会答应让史晓敏出院。

    “这……”何赛花实在为难,她回去可以,可史晓敏手上的钱,她若带不回去,史晓亮不得埋怨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ello,傲娇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