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磨人的小妖精
    苏煜坤猛然反应过来,大步跨出浴缸,再次拿起到处乱喷的淋浴头朝史可可身上洒。

    她被苏煜坤丟在冷水里足足一个小时,确定药性消失,才将人才浴室抱出来。

    史可可早就昏睡过去,两人的衣服也全都湿透。

    四月下旬的气温还是偏冷,继续穿衣服肯定会感冒。

    经过前面最尴尬的种种,苏煜坤似乎脸皮也厚起来,毫不犹豫的扯掉她身上的湿衣服,换上了浴袍。

    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塞进被窝,他径直走进浴室,用力的关上门,拧开了花洒。

    冰冷的水花,淋在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顺着他脸部的轮廓往下流。

    来不及脱的衬衣和裤子,早已被打湿,贴在健硕的身躯上,勾勒出他完美的腹肌。

    水温很低,在这样的天气浇到身上是透心凉。

    可苏煜坤却眉头不皱,良久都保持着一个姿势,站着不动。

    脑海里,不断闪过刚才那个女人千娇百媚的样子…

    商场上,金钱和女人的诱惑每天都在上演,他对金钱远远比女人来的有兴趣。

    曾经有一个女明星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他没有扑上去,反而感到一阵恶心,他知道,他对那种事,似乎是有些心理障碍。

    从十八岁那件事以后,他对女人就提不起任何兴趣。

    甚至是厌恶。

    可刚才,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身体某处的叫嚣,甚至从心理上不排斥她。

    有一种逻辑叫身体的记忆,难道过去了十八年,他的身体对她依旧有熟悉感?

    刚刚有一个瞬间,其实他是想不管不顾扑上去的,只觉得有一股热血,直往脑子冲,烧灼的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这样的感觉,在他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从来没有出现过。

    陌生的让他本能抗拒……

    胸口像是压着一股气,他伸手将花洒开到最大,任由水流冲刷着自己不清醒的头脑。

    如果真弄了她,他和秦明没区别,生意上,趁火打劫的事他干过不少,可女人,向来都是麻烦的生物,若是招惹了,甩都甩不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水声才停了下来。

    从浴室出来,他点了一支烟,站在落地窗前,眼眸深邃,尘封了多年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这些年,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想起他的家乡,他的爷爷,他的小伙伴。

    他也想过要回去看看,事实上他也曾回去过,苏煜坤想起那年偷跑回老家看望爷爷的情景,眉头皱了皱,那实在不是好的回忆。

    曾经在一起度过最快乐时光的小女孩,他想过找她,又不敢找她,他怕,怕时间会改变她,让她变的跟他平时接触的那些女人一样,怕她变的跟继妹雷倩一样…。

    她现在出现在了他面前,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无可挑剔,但对于他来说,这不是最重要的,他见过的漂亮女人不计其数,打动他的几乎没有。

    因为他知道,她们看重的,从来都是他的金钱和地位,并非他这个人。

    当然,他的继妹雷倩,或许看上的确实是他这个人,但是她对他表现出的占有欲和爱慕让他恶心,她对他的死缠烂打也让他越发讨厌她。

    ……

    这头,秦明肥胖的身体被绑在椅子上,身上被碎玻璃扎的血肉模糊,钻心的痛刺激的他面目狰狞。?

    他看着悠闲的站在他面前的顾逸臣和李奇,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们。

    还有他那可恶的堂哥,居然一点亲情都不顾及,由着他们胡来。

    “顾逸臣,你特么凭什么绑我?我招你惹你了?别忘了,我可是秦氏集团的少东家。”痛苦不堪的秦明试图用身份压住顾逸臣。

    “你是没惹我,可你惹了木头啊。

    谁不知道我是b市的混世魔王,从小到大,你被我整的还少啊,哪次你爹帮你出头了?”顾逸臣挑着眉,轻飘飘的说着,

    “说吧,你跟那个女孩什么关系?对她做了什么?”其实他感兴趣的是木头和那女孩什么关系。

    “她是我大学同学,是她自愿跟我的,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自愿?哈哈哈。”

    顾逸臣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说秦胖子,就凭你这一身肥膘,哪来的自信认为人家姑娘是自愿的?”

    “顾少,别跟他废话了,boos看上的女人他都敢碰,我先废了他第三条腿再说。”一旁的李奇面如恶煞,手里握着一把瑞士军刀,作势就要上前。

    秦明被他的话吓的下意识想要去夹紧双腿,怎奈两腿被固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别别别,李特助你不要冲动。”

    妈蛋,被顾逸臣欺负就算了,可这个李奇,就苏煜坤身边的一条狗,也敢这么对他。

    他最好祈祷不要落他手里,秦明恨的牙痒痒,面上还得赔笑,“是史可可找我给她老家拉投资款,她同事说她为了钱没底线,什么都愿意做,所以我才…。我是个商人,怎么能做赔本的买卖……我……啊!李奇你混蛋!”

    秦明杀猪般的叫声再次响起,在这个空寂的夜里,显得格外森冷。

    隔日清晨——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苏煜坤穿着睡衣慵懒拉开房门,就见李奇提着一个黑色旅行包和几个袋子站在门口。

    “boss,这是我新买的衣服,还有那个女孩的东西,从秦明车上拿到的。”

    李奇边说话边好奇的眼神往里面瞄,苏煜坤接过礼品袋和包包,瞪了他一眼,砰的一声关上门。

    李奇无语扶额,他还没说完呢。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史可可觉得浑身难受,头还昏昏沉沉的。

    眼睛沉重的睁不开,伸手轻轻地揉着太阳穴,紧锁眉头。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掌伸过来,覆在他的额头,好听的磁性嗓音传入耳朵。“还好没发烧。”

    前一刻还觉得觉得睁不开眼,听到身旁有一男音,吓得史可可迅速睁开眼,扭头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

    “啊!”

    史可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从床上跳下来,双脚被被子绊住害得她人没站稳,直接头朝地,双脚悬挂在床沿,摆出优雅的狗吃屎姿势。

    给这么一摔,史可可顿时觉得脑子清醒了不少,她迅速的爬起来,脑海中回想起昨天发生的经过。

    自己打了秦明,从商场跑出来后就打算回家,谁成想秦明那胖子居然那么神通广大,在半路给她绑了!

    再后来好像秦明要非礼她来着,还给她灌了半杯不明液体,在秦明快要得逞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好像看见有个人像披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一样从天而降,解救了她!

    再后来。

    自己好像兽性大发将英雄给调戏了,还有后来在浴室发生的种种,到后来昏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