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熊猫血
    “他地里活比较多。”史晓敏弱弱的说道。

    史可可:“?”地里活多?

    金泰勇看出了史可可的疑惑,他无奈的解释道,“学校现在哪还有什么老师,加上石校长就四个老师,其中两个还是民办的,工资不高,根本没办法指着这点钱养家,农忙时节就在地里干活,基本就顾不上学生了。”李泰勇愕首看着史晓敏,“让晓敏帮忙批作业的张老师就是其中一个。”

    史可可昨晚听史悠悠说学校萧条了,她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听着泰勇和晓敏的话,看来他们的小学已经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了。

    “学校这种情况,教育局都不管的吗?”

    金泰勇叹了口气,“教育局也很难处,本来是打算将这些落后的村小学撤掉,学生们都集中到镇中心小学上学,那里师资力量强,环境好,教学质量过硬。现在绝大多数学生已经转了过去。可是村里有一部分留守儿童,家长都在外打工,老人也顾不上接送,咱村小学石校长本来到了退休的年龄,现在还跟这几个民办老师一起硬撑着。”

    “所以,我才这么着急为老家招商,主要就是希望能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将外出劳动力撤回来,这样家里的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都有人照顾。”

    “嗯,泰勇哥,等现在这几个项目落实,一定可以解决不少就业问题。”

    闲聊了一会,史可可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没看到花婶的身影,“花婶没过来吗?”她问。

    “医生说晓敏需要住院一段时间,输几天营养液,再做个全面检查,所以花婶回村去拿一些生活用品过来。”

    “是这样啊,那泰勇哥你去单位上班吧,我看晓敏也累了,让她休息会,咱们这样聊天她也睡不好,我在这陪着她就行了。”

    金泰勇看了一眼史晓敏,然后走到床边给她掖了掖被角,“行,那我先去上班,晓敏你好好休息,下班我再过来。”

    “泰勇哥,你忙你的,下班不用过来了,我妈一会就到了。”老麻烦他们,史晓敏感到特别不好意思。

    “晓敏,你啥都不用想,只管休息。”随后史可可送金泰勇出了病房。

    到了走廊,史可可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她心里的疑问,“泰勇哥,晓敏怎么会营养不良?”

    “可能是最近花婶地里比较忙,没办法按时做饭,史晓亮平时基本不着家,啥都得花婶一个人干,难免有照顾不周的时候。”金泰勇自责,“也怪我,这段时间忙着招商的事,忽略了晓敏,也没再给她买过补品。”

    送走金泰勇回到病房,史晓敏已经睡着,看样子真是累着了。

    史可可坐到病床前没一会,病房们被打开,一个年轻护士探进来一个头说道,“谁是史晓敏的家属,请到医生办公室来一下。”

    “好,这就来。”史可可答应了一声。

    史可可走进医生办公室,“医生,您好。”

    一位穿着白大褂扎着马尾辫的中年妇女坐在办公桌前,招呼史可可坐下。

    “你是史晓敏家属?”医生发问。

    “算是吧,医生,有事您跟我吧。”

    “是这样,中午患者史晓敏送来的时候给她采了血,现在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医生拿起桌上两张化验单给史可可,“患者没什么大问题,主要就是身体虚弱,疲劳过渡,营养不良有些贫血。”

    听医生这样说,史可可心底的担忧才慢慢散去,还好没大事。

    “不过……”医生的话并没说完。

    史可可顿时又紧张了,“不过什么?”

    “史晓敏是罕见的ab型rh阴性血,这种血型极其少见,几万人中也未必能寻得一个,所以又被医学界称为‘熊猫血’。加上患者身体情况特殊,所以家属一定要悉心照料,避免贫血以及受伤等情况发生。”

    “好的,医生我知道了。”

    中年医生这么一说,史可可这才想起来,当年晓敏受伤送到省城医院的时候,好像是需要输血,采了他们所有人的血,都不匹配,最后还是她父母和花婶他们求到院长跟前,院长看他们一帮农村人委实挺可怜,才请同行帮忙,从其他医院的血库里勉强调了几百cc血,救了晓敏的命,当时她也就是个刚成年的小女孩,加上吓懵了,所以根本没记住晓敏是啥血型。

    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史可可思量着,她若带晓敏去b市治疗,还得提前考虑血型的问题,早做准备。

    史可可心情略显沉重的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刚到走廊,就看到提着两个袋子从电梯出来的何赛花。

    她赶忙跟何赛花打招呼,“花婶,你回来了?”

    何赛花抬头看到史可可,眼神有些闪躲着不好意思看她,毕竟她坑了人那么一笔钱。

    “可可,你也来了?”她底气不足的回了一句。

    “嗯,泰勇哥给我打电话了,我过来看看晓敏,花婶,你累了一路,我来拿吧。”史可可自然的接过何赛花手上的袋子。

    “谢谢,可可,你真是个好孩子。”何赛花看着如此热情的史可可,越发感觉无地自容。

    史可可也看出了何赛花的窘迫,又想起刚才医生的话,于是没话找话的跟她闲聊,“花婶,你是啥血型啊?”

    “血型?我好像是o型血吧,我一个农村妇女也不懂这些,镇上卫生院的大夫来村里给我们中老年人做例行体检的时候,那个单子上好像是写的o型。”说完何赛花纳闷的看向她,“可可,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没什么,花婶,刚才医生说晓敏有些贫血,所以我就这么随口一问。”史可可没再多说。

    俩人进了病房,史晓敏还在睡着,史可可将手上的袋子放到病床旁边的小桌子上,又掏出了医生给的化验单递到何赛花手上。

    “花婶,这是晓敏的单子,你保存好,我先去水房打开水。”她说完拿了暖壶出了病房。

    何赛花看着手上的单子,又想起史可可刚才的问题,脸上闪过一丝心虚的表情。

    莫不是史可可怀疑什么?

    史可可拿着暖壶出了病房后,敛去了脸上的笑意,面色变的复杂起来。

    虽然她没学过医,但毕竟也是念过大学的人,最起码的医学常识还是知道的。

    晓敏是ab型rh阴性血,花婶是o型血!

    尽管晓敏的父亲去世多年,他是什么血型已无从查证。

    但是……

    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讲,只要父母双方有一个是o型血,那他们是完全不可能生出ab型rh阴性血的孩子的!

    难道……

    晓敏不是花婶亲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