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这章没标题,请随意想象
    苏煜坤本来有些阴郁的心情一下就缓和了许多,幽邃的眸子瞬间燃起一抹火热的光。他没说话,挤开她的身子进到屋内。

    “不是…。你这是几个意思?我要睡觉了。”史可可双臂环胸,靠在门板上,目光警惕的打量他。

    “睡觉?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苏煜坤高大的身躯坐在椅子上,眸子幽深的盯着她。

    史可可微愣,她有什么需要说的?

    除了她昨天私自做主张叔和张婶一同去逛县城的事。

    事实上,从昨天到现在,她心里也为这事一直忐忑。

    他真为这事来算账?

    “咳咳,那个…。这件事我很抱歉。”史可可摸了摸鼻子,言不由衷的道歉,心里并不后悔自己逾越做了这事,如果是陌生人,她不会多管闲事,但张大爷和张叔他们,是她从小就很熟悉的长辈,虽然张叔不善言辞,但作为苏煜坤的亲爹,他一定是热切期盼和儿子多相处的。

    “抱歉?”苏煜坤厉眸微眯,一股冷气突然自他全身散发,“一句抱歉就完了?你就再没其他可说的?”

    史可可被他突然的情绪变化一惊,也有些生气,瞪他一眼,“不然你还想怎样?为这点小事你还要咬我不成?”

    之所以道歉,也仅仅是因为不想触怒这个阴晴不定的家伙,赶紧敷衍了事好睡觉。

    像他这种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大爷,肯定是接受不了别人逾越他擅自作主他的事。

    这些年,史可可在商场上,学的最炉火纯青的,就是能屈能伸,会装孙子。

    苏煜坤气结,“你说小事?你认为这是小事?”他期待两天等着她的考虑结果,换来的就是她一句漫不经心的小事?

    这女人有心吗?

    史可可真不觉得这特么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她口气有些嘲讽,“心若大,事就小,反之,心太狭隘,鸡毛大点的事都会计较一辈子。”

    她看着他,转而语气缓慢又恳切的说着,“苏煜坤,这个…。按理说呢,这是你的事,我一外人不该掺合,但是,张叔他们都是特别好的人,你既然愿意回去,我真的很希望你能跟他们相处的愉快一点,以前的事,尤其是上一辈之间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别太较真。”

    史可可一边情真意切的说着,一边观察他的神情。

    看他开始是有些诧异,随即冰冷的眸子稍稍缓和了下来,周身的气压也没刚才那么低,史可可以为她的话被他听了进去,继续做他思想工作,“这些年你过的肯定也差不到哪去,你看你现在,气质出众事业成功的,张叔他们都老了,我也是希望你们能珍惜当下,所以昨天才多嘴邀请了他们,想让你们一家多相处一下,这事你就别计较了,ok?”

    苏煜坤的眉头高高挑起,嘴角也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

    感情他俩说的不是一码事。

    他怎么会为这事责怪她?谢她还来不及,真以为他那么冷酷无情?

    不过,这么关心他,是不是代表,她心里有他?

    因为内心这个认知,某个刚才还冷的像块冰的家伙,立马就心花怒放了。

    她小嘴一张一合还在说个不停,而他,却是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只觉得喉咙干涩,下腹在蹿火。

    终于,他按奈不住,一把拉过她重重的压在床上,嗓音低沉沙哑,“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我就不计较。”

    被他压着,史可可觉得闷疼过后,呼吸都那么困难,而双手刚要动一下,却发现不知何时,她的两条手臂都被他的压住了。

    她扭开头,不让他的脸贴过来,“这本来就是你们家的事,跟我没关系。”

    苏煜坤身下就是那么一柔软诱人的身子,鼻息间都是她脖子,青丝上泛着的沐浴清香,此时仿佛都在这个夜晚成了催情剂,他觉得某个大家伙胀的硬邦邦的,快他妈撑破了,“你说过考虑我们的关系的。”

    他头埋在她的脖子处,史可可想要去推他,可是怎么能推得动,“我是说过考虑,可是……哎呀,你先起来。”

    “别拒绝我,我特么想要你都快想疯了。”他嗓音低沉的吐出这么一句。

    然后像个小狗一样,嗅着吻着,顿时又像个野兽,呼吸陡然变得粗重。

    “啊,苏煜坤你快起来,老娘还没考虑好。”

    苏煜坤根本顾不得她的抗议,管她考没考虑好,先做了再说,他的手一把扯开了她本就宽松的睡袍,瞬间一侧肩膀露了出来,连带着那胸口的极致美好景色也暴露无疑……

    时间不知怎么就静止了似的。

    在拉扯下她的睡袍后,他身躯好像僵住了那么一刻,随即他的喉咙间像是发出一声低吼,然后整个人就疯了,仿佛一秒化成丛林间疯狂的饿狼。

    饿狼见到了鲜美的猎物,当然是毫不客气的拆吞入腹。

    窗帘没拉上,月华透过落地窗进来,倾泻了一地冷色的银灰,一切看起来好像都那么安静。

    可是再往里,便有女人压抑难耐的呻吟声传来,男人的性感低吼。

    将室内染上几分缠绵不休的旖旎。

    空气中更是弥漫着暧昧的气味。

    ……

    一切结束后。

    彼此气息交融,身体更是紧紧贴在一起。

    苏煜坤赤着的手臂横搭在史可可胸口,已经睡着了。

    而史可可,却是异常清醒,哪怕刚才经历了一场差点折了小腰的不可描述的运动。

    她睡不着,内心矛盾到了极点。

    她缓缓拿开他压在胸口的手臂,半坐起身,拉过来一条长长的浴巾,盖住他赤着的腰腹下身。

    起身穿了被撕扯在角落的浴袍,她懒懒的倚靠在床头,长长潋滟的眼眸清冷迷人,一瞬不瞬的看着苏煜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