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谁能指望二十六岁的男人是个处
    看着他的睡颜,他似乎还有些睡得不太安稳,眉头轻敛着。

    她伸出一只手去轻抚着,又拨弄着他额前的黑色短发,不可否认,这样的他,很迷人,很性感。

    不再像白天那样孤傲冷漠。

    不管是小时候的张大骏,还是现在的苏煜坤。都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上次和他做那事,她是被酒精刺激的迷离的状态下,而刚才,就那么清醒的,实实在在的承受着他如同美洲豹一样的凶狠强势。

    本来可以推开他的,可她却半推半就的从了他。

    为什么?

    她也不知道,总之是并不排斥他的触碰,或许是被蒋建民订婚的事那么一刺激,不想在厮守什么。

    亦或许,是生理需要,她一二十四五岁风华正茂女青年,被他那么撩,实在是无法作怀不乱,他的魅力让人无法抗拒。

    只是,她和他,真的有未来吗?

    心,尘封的太久了,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爱人的能力。

    轻轻叹了声气,伸手去床头柜摸到了她的女士香烟。

    这一刻。

    她决定试试。

    窗外,冷月高悬,凉风袭袭。

    清冷的月华零零散散的落下,打在叶子上,投射出几分斑驳之意。

    她就那样倚靠着窗户边,长发散落在腰际,她没穿鞋,白色浴袍,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只露出一双又细又嫩长腿,格外迷人。

    她手里夹着根烟,望着窗外,表情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事后一支烟往往是男人上完床后干的事,而且觉得很恶劣,但是落到史可可身上,便有着说不出的淡漠清冷气质。

    皎洁的月色透过窗户照射到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有了几分堕落般的意味。

    平添了几分神秘和说不出的诱惑。

    苏煜坤平时睡眠就不怎么好,她醒来抚她眉头的那一刻,他就醒了。

    他睁着眼,看着这样的史可可,总觉得想离她再近一些,再近一些,明明他们已经有过这个世界上最负距离的接触,可是苏煜坤仍觉得,她像风像雾,抓不住。

    这种感觉他很不舒服。

    也不爽她像个老烟枪似的吞云吐雾。

    他起身,走过去,手探上她的肩膀,不知怎么的,他刚碰一下,她肩膀处的衣服一下子就滑了下来,顿时露出她圆润白嫩的肩头,纤细的手,和她前面隐隐约约可见的美妙弧度。

    上面还印着他所留下的痕迹。

    苏煜坤顿时再次呼吸一紧,控制不住的,干脆一手拉过她入怀,从她身后紧紧拥着她,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肩膀上,大手摩挲着她娇嫩的肌肤,“怎么了,有心事?”

    史可可没吭声,不动声色的推开抚摸着她腰际的大掌。

    静默了片刻,眼眸微垂,抖了下烟灰,然后开口道,“你说让我考虑的事,是认真的么?”

    苏煜坤当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我从来不拿这种事开玩笑。”他抵着她的肩膀,声音不大,却是无比认真。

    “你不觉得你应该找一个对事业有助力的千金小姐?”就像蒋建明那样,豪门联姻,互惠互利。

    “呵。”苏煜坤轻嗤一声,搬过她的身子,夺了她嘴角噙着的香烟,掐灭扔进垃圾桶,他看着她,眸子里透着一股自信的光,“我苏煜坤从来都不屑靠女人上位,也不需要。”

    他气势犹如帝王般尊贵,他的能力,他在商场上的成就,从来都只有别人攀附他的份。

    她姿态从容优雅的捋走耳边垂下来的一缕青丝,红唇轻启,“再问你一个问题,那一夜之前,你真的……是处男么?”

    苏煜坤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瞬间一僵,耳根染上一抹可疑的红,又相当恼羞,“你问这个做什么?”

    哪个二十六岁高龄的男人好意思说自己是处男!尤其是他的身份,他的地位,让别人知道,简直是会笑掉大牙。

    虽然他现在不是了。

    史可可不管他恼羞的表情,双眸直直盯着他,“是,或不是?”

    苏煜坤被他盯的越发窘迫,视线不自觉的避开,冷硬的俊脸仿佛也染上了一层薄红,别别扭扭的吐出一个字,“是。”声音几乎是轻不可闻。

    史可可却当没听清似的,掏了掏耳朵,皱着眉,“刚才没听仔细,你说啥?”

    “我他妈说是!”苏煜坤突然大喊一声,面红耳赤却又气势汹汹的盯着她,好像要干仗似的,结果却在史可可眼底好像突然捕捉到几分浅浅的笑意时,他脸色更窘了,这个女人居然玩她?

    咬牙切齿的一把扯了她往床上带,看他怎么收拾她。

    史可可被拉到床沿,某人顺势就要扑上去,她却灵活躲开,“苏煜坤,事还没说完,你特么给老娘stop。”

    “你哪来那么多破事?”他的手又去撕扯她身上那件被拉的松松垮垮的浴袍。

    “你爪子再不停不下来信不信我把你踢进医院?”

    这话一出,在她身上作乱的手真就停了下来。

    苏煜坤咬牙切齿,这个歹毒的女人绝对干的出来,“说什么赶紧说。”他下面快他妈胀破了。

    “你真的是处男?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不,这不科学,顾逸臣玩女人都玩疯了,你作为他的兄弟,真心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

    她的表情呆萌又认真,“你定力那么好?宝宝表示不信。”

    其实刚才她也是随口一问,以他俊朗的外表,以及高贵的身份,怕是身边美女如云。

    没记错的话,他有二十六岁了,谁能指望一个二十六的男人是个处?

    虽然顾逸臣老叫他老处男,但她只当那是个p,闻都懒得闻。

    这个闷**明明一看到她就发情,什么老处男,老司机还差不多。

    可现在嘛,听他那么别扭窘迫的亲口说不出来,她好像感觉这貌似是真的。

    很多事情,从别人嘴里听说和本人自己承认完全是两种性质。

    没想到这货还挺纯情。

    纯情?

    呸,她是疯了才会想到这个词,刚才被这个野兽折腾的她骨架跟散了似的,去他妈的纯情。

    被她质疑,他更加恼羞,“你特么得了便宜还卖乖,要老子说几遍才信?”那表情,像是极力要证明自己清白似的。

    然而,并没有卵用。

    某个腹黑奸诈的女人显然不会就这样放过他。

    “哥们,不是姐姐我不信,是没有可信度好吗?这么多年你大兄弟都没站起来过?”她眼睛似有似无的撇向某处,轻嗤一句,“明明无时无刻都在发情好么!这个问题,你不用女人,怎么解决?”她抬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