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为情所困的痴男怨女,今夜无眠
    于佳,直到此刻,我才知道,我爱你是我的事,你爱不爱我是不重要的事。

    以后,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都会在你方圆几里内守护你。

    歌声停止,轻缓的音乐声又响起。

    顾逸臣没将话筒从唇边拿下来,而是保持着刚刚的姿态,继续紧紧地锁着台下定定站在那的于佳。

    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于佳却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眼底的灼热,仿佛汇聚了酒吧所有的温度和光亮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觉得他的眼睛在说话。

    她回视着他,在自己毫未察觉的情况下,被他勾去了心神……

    在结尾的音乐声中,顾逸臣在心底,轻声细语的将刚刚的歌词,又默念了一遍。

    他知道,他是说给眼中仅有的这个女孩听。

    “我宁愿留在你方圆几里,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

    “爱不爱都可以,我怎样都依你,因为我爱你,和你没关系。”

    “只要你转身,我就在这里。”

    念到最后的时候,顾逸臣的眼底,泛起了一抹湿润。

    音乐声,彻底消失。

    整个酒吧内安静的一塌糊涂,就连呼吸声都没有。

    约莫过了一分钟,有人从顾逸臣的歌声里回神,伸出手鼓掌。

    随后酒吧里的掌声越来越多,叫好声也跟着此起彼伏。

    一片热闹之中,顾逸臣和于佳的视线,依旧紧紧的黏在一起,还未分开。

    顾逸臣的眼眸,让于佳仿佛深陷在一片宁静的大海之中,周围热烈的呼喊和掌声,她一点都听不见,甚至在这一刻,她忘记了自己身处在何处,也忘记刚刚究竟发生了点什么事情,她只是目光定定回视着顾逸臣的眼眸,眼底的世界,除了她和他两个人,再无其他的任何景象。

    他的眼波,浩瀚如星辰,藏着深蕴带着清明的完美眼底,隐隐的泛着通透的光芒,像是带着神奇的魔力一般,呼唤引诱着她往里跌,她不受控制、无法抵抗,往他的眼底深处越陷越深,一直深到她仿佛进入了他的内心世界。

    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全都消失,甚至她全身流动的血液在这一刹那都静止不动了。

    她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因为屏住呼吸太久,胸膛有些憋闷,可她就是无法呼吸。

    她模模糊糊的感觉有人在耳边对着自己讲话,可她压根听不见。

    “美女,来瓶伏特加。”

    “喂,美女……”

    “美女,你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站着发什么呆呢?”

    她的胳膊被人重重的拉了一把,拉的她仿佛被点了穴道动也不动的身体,狠狠地摇晃了一下。

    于佳浑身打了个激灵,彻底的回过神来。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居然和顾逸臣对视了那么久……

    “不好意思,马上给你开酒。”于佳调整好情绪,赶紧给顾客开了酒。

    开完酒,她快速的跑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泃了两把水拍在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阵苦笑。

    还真是没出息啊,只不过是被他救过一次,和一首歌,就心乱成这样。

    当年的伤害就这么轻易忘记了?

    不,不可能!

    原来这么些日子,那个人一直都在酒吧里她看不到的地方,盯着她。

    看来,这里是没办法再卖下去了。

    于佳深吸了一口气,待呼吸平稳,情绪稳定下来,又恢复了高傲的女王范,若无其事的出了洗手间。

    到了酒吧大厅,史可可和苏煜坤坐在卡座上,旁边还有……顾逸臣。

    她的目光径直看向史可可,“我要收

    工了,你是现在回去还是再玩会儿?”

    “现在就收工啊,那我跟你一起回去,今晚住你家。”史可可赶紧起身。

    “好啊,在外面等我,我去换衣服。”说完她踩着高跟鞋扭着妖娆的身段走去后面更衣间。

    苏煜坤一听史可可要跟别人回去,一脸哀怨的拉住史可可,“你,你要去她家住?那……”我呢?

    “你回你自己家啊,难不成还要跟着我?我回来还没跟于佳好好聊聊呢,再说我家也还没来得及打扫,我先走了,你们也别太晚了。”

    全程被无视的彻底的顾逸臣,眼底一片落寞。

    刚才,她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心跳那么快,整个人忐忑又僵硬,他都酝酿好了该怎么跟她打招呼。

    可是,她的目光却像穿越障碍一样掠过了他。

    好像,她连看他一眼都不屑。

    刚才在台上时,和她的对视,原来只是他的错觉。

    是他太天真了,以为用这样的小把戏就能拉近俩人的距离。

    也许,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查清当年的真相,证明自己也是受害者,这样他才能理直气壮的站在她面前。

    ……

    这一夜,苏煜坤因为史可可不在,自己独守空房,碾转反侧睡不着。

    他仰趟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两只手臂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一个人独睡了二十多年,并没觉得哪里不妥。

    和她同床共枕也就一晚而已,就一夜成瘾,如今一个人躺着,居然失眠了。

    二十几年的习惯,几天就被打破。

    这个夜晚,同样睡不着的,还有雷倩。

    雷倩经过白天一系列的事情,以及晚上苏玲欣喜若狂的告诉她的话,她终于不甘心的承认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苏煜坤有了女人,这让她很抓狂,以前那些年,虽然苏煜坤对她冷漠,但她不觉得有什么,因为他对所有女人都一个样。

    他清冷,淡漠,不喜与女人交往,但她深信自己在他心底,位置绝对是不一样的。

    她一直记得,他来到雷家的时候,她才六岁,当时虽然年龄小。但也知道这个比她大两岁的土里土气的男生,是她那个后妈突然不知从哪里领回来的。

    那时,苏玲嫁给她父亲已经两年多了,雷煜浩已经出生,她父亲很疼爱这个儿子,每天下班回来总是抱着雷煜浩不放,而她,自然被冷落。

    没有母亲疼爱,父亲的爱也被刚出生的小弟弟夺走,那个时候,她变的很孤僻,尽管苏玲对她还不错,但她对苏玲的敌意很大。

    就是这个时候,苏煜坤来了,听他们说是她后妈和前夫生的儿子,六岁的她,并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是她后妈生的,那她都不喜欢。

    雷煜浩她不敢惹,那是她父亲手中的宝,所以,将一切不满全都发泄在这个木纳的苏煜坤身上。

    总是有事没事找他茬,说很多难听的话,可他总是跟没听见似的,板着小脸,一个眼神都不给她。

    他看起来似乎比她还孤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