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叔叔,给哥哥买束花吧
    苏煜坤总算妥协,“你说的,来‘日’方长,到时候可不许反悔。”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

    史可可如愿说服苏煜坤,自己回了小公寓。

    洗完澡她窝在床上,先给金泰勇打了电话,将秦凯的意见告诉了金泰勇。

    “泰勇哥,情况就是这样,医生没见到晓敏,到底能不能治,也不好下结论,我现在纠结的是,如果晓敏真过来了,万一情况不太理想……”

    金泰勇:“可可,既然医生说了,用中医治疗会有一线希望,那就应该试试,明天我回村,和晓敏好好聊聊,我相信,不管结果怎样,晓敏都能接受,最重要的是,我们努力了就没有遗憾。”

    金泰勇这么一说,史可可心里有了底,“泰勇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和晓敏好好谈谈,然后我过去接她。”

    “你不用过来,可可,等这几天招商的事告一段落,我请假带晓敏过去就行,你工作也挺忙的。”

    史可可:“那也行,泰勇哥,那我等你消息。”

    史可可结束和金泰勇的通话。又打给了她母亲林秀芬。

    想问问她,说服史晓亮卖车的事。

    “妈,我委托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她问。

    林秀芬语气透着得意,“你老妈出马,当然是搞定了。”

    史可可双眼顿时发亮,“哇,妈,不愧是我妈啊,你怎么说服我花婶和史晓亮的?”

    “怎么说服的?先礼后兵,第一次去我嘴皮子都磨破了,他们愣是不同意。第二次我是拿着铁榔头去的,我告诉他们,如果车不想卖,那我就将车砸成铁饼,谁也别开。”

    史可可:“……”果然是她老妈的风格啊。

    “要不是一个村住着,彼此知根知底,我还真怀疑晓敏是不是何赛花亲生的,女儿都成那样了,还一心想着儿子,史晓亮养成这种游手好闲不劳而获的臭毛病,都是何赛花惯的。”

    林秀芬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一通抱怨,史可可在听到那句“怀疑晓敏是不是何赛花亲生的”时,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不受控的想起那次在医院,医生说晓敏是ab型hr阴性血,而花婶说……她自己是o型血的事。

    她想开口问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妈都说了,一个村住着,知根知底,若晓敏的身世真有什么秘密,大家不是早就传开了,这没根没据的事,她还是少问为好。

    希望这一次,秦凯真能让晓敏好转起来。

    ……

    从餐厅出来,雷倩漫无目的失魂落魄的一路走着,秦凯一直静静的跟在她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知走了多久,就走到了江边的大广场。

    雷倩穿着红色连衣裙,单薄的身影落寞的站在江边,两手倚着栏杆,

    精致的面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秦凯顿时有些担忧,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跟前,试着安慰她,“倩倩,你别这样,感情的事强求不来,你这么优秀,一定会有更好的男人等着你,你想开点,不许做傻事……”

    雷倩侧首瞟向秦凯,见他神色紧张,一副规劝自杀者的模样,她冷哼,“做什么傻事?谁要做傻事?我要从这跳下去,不是更便宜那个乡下野丫头了吗?”

    秦凯:“……”好吧,当我没说。

    雷倩从包里拿出女士香烟,点着一根噙在嘴里,

    江边风有些大,雷倩的烟在黑暗中明灭闪烁,秦凯看着她靠着围栏吹着江风,长长的头发,白皙的容颜,他的心一阵狠狠的悸动。这么多年,她真的长大了,整个人变的更加漂亮,更有韵味。

    唯一不变的,是她依旧忽视他的存在。

    雷倩抽完了烟,呆站了许久,她终是控制不住情绪,眼底盈着泪花,对着江水哽咽着大喊,“为什么你爱的人不是我,为什么……”

    秦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痛苦的神色,心底生疼,他喃喃自嘲,“是啊,为什么你爱的人,不是我?”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走到她身后,轻轻的将西装披到她身上,“江边冷,穿上吧,别冻感冒了。”

    雷倩不说话,秦凯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两个人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江边,不知过了多久,雷倩的情绪才渐渐平复,夜风有点凉,雷倩冻的打起了喷嚏,秦凯便硬拉着她往回走。

    广场和马路交界处的附近,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衣着单薄,小脸冻得红扑的,在叫卖花。

    此时看见那俩人,小女孩就跑了过去,捧着花脆脆的喊,“叔叔,给姐姐买支花吧。”

    雷倩目光被吸引了过来,落在了那些红色玫瑰上。

    秦凯一看,当然也不会拒绝,不过这叔叔是什么鬼?

    凭什么雷倩是姐姐,他就得是叔叔?

    秦凯一边掏出钱包,一边语气温和的说道,“叫哥哥!”

    小女孩一懵,瞪大眼睛看了眼雷倩,结结巴巴道,“叔叔,给哥哥买支花吧。”

    “噗……!”

    雷倩没忍住喷了,秦凯眼角抽搐着,宁愿叫雷倩一声哥哥都不愿意叫自己么?

    难道他真的老了?

    不过一回身,看雷倩在夜风里终于破涕为笑,而且笑的那么开心,肆意,他仿佛觉得,别说叔叔,她就是叫自己爷爷都没问题了。

    心底扑腾扑腾着,爽快的买了小女孩手里所有的花,几张大票没找零。秦凯摸摸小女孩的头,温柔的说道,“快回家去吧,太晚了外面不安全。”

    送雷倩到地方,在她家别墅外面,秦凯把花送给她,眼底是掩不住的深情,“倩倩,我希望,你能放下看不到结果的坚持,多看看你的周围,也许你会发现更好的风景。”

    雷倩苦笑着摇头,“我的心里,眼里,已经被他填满,有他在,我看不见任何人。”

    她将手上的鲜花塞进他的怀里,“这花你还是留着送给你女朋友吧,送我浪费,晚安。”说完,她转身头也不回的走进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