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我只能扮演个绅士
    那段感情,她只能用八个字划上句号。

    各个安好,互不打扰。

    史可可淡淡的说完那句话,迈步走进了楼洞。

    蒋建民看着她的背影,站在原地怔松了很久,

    他的面色一片痛楚,眸底是化不开的悲伤。

    错过,是最大的过错。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而他丝毫没注意,本来应该早就离去的雷倩,其实并未上车,她躲在暗处,将刚才的一切都拍了下来,然后拿着手机,勾唇一笑,才上了跑车离开。

    要说雷倩不愧是混娱乐圈的,被狗仔们无时无刻的偷拍久了,狗仔的那点本事她都会学以致用了。

    从那个男人突然出现,维护史可可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俩人关系不一般,何况那个男人看史可可的眼神溢满深情,那种眼神她太熟悉了,因为,她看苏煜坤的时眼底流露的深情就是如此,那是只有看到自己的挚爱,才会有的眼神。

    所以,她留了个心眼,原本要驱车离开的她,躲在了暗处,虽然离的远,他们聊什么没太听清楚,但是照片还是拍了不少,蒋建民抬手欲碰史可可额头,还有抓着她手腕,以及与她深情对视的各个瞬间,都被她精准的抓拍到了。

    雷倩看着手机里一张张史可可的“罪证”,冷哼,史可可,这次看你死不死!

    坤哥哥要知道这个女人背着他和其他男人勾三搭四,不甩了她才有鬼。

    蒋建民在史可可的楼下怔怔的站了许久,才失魂落魄的离开。

    他上了停在小区外面的车,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从兜里摸出了烟盒,抽出一根点燃,又打开了车载音乐,然后靠在背椅上闷闷的抽着烟。

    车载音响里很快响起了舒缓悠扬的旋律。

    他一根一根抽着烟,音乐一首接一首的轻唱着。

    当蒋建民又点燃了一支烟的时候,又一首抒情的歌曲响起,随着前奏结束,男歌手充满深情的嗓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好久没见了什么角色呢,

    细心装扮着,白色衬衫的袖扣是你送的

    尽量表现着像不在意的

    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者

    越掩饰越深

    你说我说听说

    忍着言不由衷的段落

    我反正决定自己难过

    我想摸你的头发

    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我想给你个拥抱

    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我只能扮演个绅士

    才能和你说说话……

    蒋建民疲惫的坐在驾驶座上,呆呆的听着车载音响里传来的应景的歌词,直到手上的香烟燃尽,烫了手指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坐在车里一根接一根的吸烟。

    他掐了烟头,此时天色已经快暗了下来,他不想回家,打算去酒吧喝一杯。

    刚要发动车里,目光不经意扫到史可可居然又从小区里走了出来,她换了一身衣服,身材高挑有致,头发也不再是之前的丸子头,而是随意披散在脑后,整个人自然随性,也漂亮到极致。

    他看到她站在路边抬手打车,几乎是没有犹豫,他打开车门,几步小跑到她跟前,“可可,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史可可闻声侧首,看到蒋建民的身影,以及停在几米开外的车,她眉头微皱,“你怎么还没走?”

    “我……”蒋建民不知如何回答,他转移话题,“你要去哪,我顺道送你过去。”

    “不用,打车很方便。”她拒绝的很干脆,说完又语气淡淡的加了一句,“我希望,你以后尽量不要在出现这里。”

    蒋建民的面色黯淡了几分,顿了几秒,他失落的说道,“我知道了。”

    此时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史可可身旁,她利落的上车离去。

    史可可到了医院,替换了金泰勇,让他回她的小公寓休息,晚上她和晓敏一起住在了医院,好在两个女孩都比较瘦,病床勉强可以容纳的下。

    第二天,史晓敏的各项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医院权威的专家进行了会诊,史晓敏的情况远比大家想象的糟糕,因为已经在轮椅上坐了将近六年,肌筋严重萎缩,骨头钙化,甚至有坏死的趋势。几个比较保守的医生,直接建议弃疗,而秦凯作为骨科主任,有绝对的发言权,他毫不犹豫的提出这例病人由他自己亲自接收治疗。最后其他医生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治好治坏,有秦凯负责,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

    病房里的史可可等人并不知道会诊室的讨论有多激烈,更不清楚秦凯承受着多大压力才让晓敏留下来治疗,他们只知道,等会诊完晓敏就可以接受治疗了,大家的心里期待又忐忑。

    史可可和金泰勇从病房里出去,等候在会诊室门外,等那扇决定晓敏命运的门板终于被打开,一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时,两个人急切的迎上去,然而那些医生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直到走到最后面的秦凯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神情焦灼的俩人,秦凯脸上的沉重被微笑替代,他走向他们,温润的开口,“你们等着急了吧?”

    史可可急切的发问,“秦医生,那个,会诊的结果怎么样?”

    秦凯眸光微闪,“还好,下午我会安排她药浴,到时候会有专人照顾,你们不用担心,有事可以去那你。”

    史可可和金泰勇对视一眼,俩人都特别激动,“太好了,晓敏终于可以进行治疗了,谢谢你,秦医生,我们先去告诉晓敏,让她做好准备。”

    秦凯沉吟片刻,他看了眼金泰勇,对史可可说道,“让泰勇兄弟去吧,可可,你先跟我来一趟,我正好有件事找你。”

    他觉得有必要让史可可知道实情,作为医生,可以用善意的谎言鼓励病人,却没有隐瞒病人真实病情的权力。

    史可可心情轻松的跟着秦凯进了医生办公室。

    ------题外话------

    歌词来自《绅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