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缠绵
    可是她是真的没想到,在她的公寓里,会有这样的一出等着自己。

    看看她一回来都看见了什么。

    那一幕,竟让她只能站在门口,都不敢进来了。

    她好像有那该死的愧疚感,弥漫着她的周身,让她寸步难行。

    她想告诉自己,苏煜坤做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之前隐瞒身份的事感到愧疚,所以赔罪。

    他有什么资格要求她那么多,就算他做了一桌子菜等她,又怎样!

    自己又没求他没让他这么做,可是她在看着他满眼的红血丝,看着那满地的酒瓶子,看着那一桌子她爱吃的饭菜时……

    她觉得自己说不出那话。

    她对他,只有无尽的心疼。

    其实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吧,舍不得他受委屈,更舍不得他难过。

    不论苏煜坤喜欢她,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史可可都知道,这一夜她让他心里很痛苦。

    她刚才从一进来,反应过来后就开始装傻。装着面无表情,装着淡然的看着天花板,因为她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怎么能避免和他对视。

    那布满的血丝,发红的狭长眼眶,还有这一桌丰盛的菜肴,让她觉得像个罪人。

    可是,她还能继续装下去么?

    能么?

    那头凶猛的小可怜,此时还躲在小小的房间里,独自舔砥着伤口。

    没准还正发出隐忍的呜咽声。

    史可可越想越不是滋味,揪扯着头发的手突然松了下来,她缓缓抬头,握住了那酒瓶。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起身。

    她站起身。

    走到房间门口,站定。

    举起手,踌躇着,犹豫着。

    那原本想敲门的手,最后落在了门把手上。

    摁下,推开。

    这房间根本都没锁。

    史可可睫毛轻轻煽动,开始推开,里面的场景缓缓映入眼帘。

    烟雾缭绕。

    床边,他坐在地上,依靠着床。

    短短的几分钟内。

    整个房间里弥漫着烟雾,将他整个颓废散漫至极点的身躯映衬的影影绰绰。

    而里面的人影,在感觉有人进来时,他抽烟的动作好像停顿了下,他的头依旧微垂着,一手抓着碎发,一修长的手指间,夹着那烟。

    史可可拎着酒瓶子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她的卧室不是很大。

    但胜在温馨整洁。

    此时看着那有些凌乱的床,史可可也顾不得什么了,走到苏煜坤的身边,察觉到他好像又僵了下,她挪到了下脚步,挨着他的身侧,在地上坐下了。

    一个人抽着烟,一个人喝着酒。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安静,彼此都不说话,只有时不时重复的那动作。

    而表面有多安静,同时也就预示着,卧室里的人内心有多么波涛汹涌。

    终于。

    在苏煜坤再一次抬起手去抽烟的时候,他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

    他愣住,眉头不觉皱起。

    可是下秒,他手指间的烟也被抽走了。

    转瞬间,就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烟就已经落到了史可可的手中,史可可姿态熟练的去抽着,像个老烟枪,闭上眼睛深深徐缓吐出了一口烟圈,指尖还弹了弹燃尽的烟灰。再睁开眼,朦胧的烟雾后,是她颇为迷离深沉的眼眸。

    她去看着苏煜坤,一瞬不瞬。

    刚才她抢走烟,苏煜坤是眉头紧皱,仿佛几分隐忍的不悦,然而到现在看见她就像个老烟鬼一样在抽烟的姿态,他已经瞪大了眼睛。

    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

    苏煜坤耐不住开口,然,唇瓣刚动——

    史可可突然倾身,堵住了他的唇。

    那温热的温度,柔软的触感,甚至是她长而卷翘的羽睫轻轻刷过他眼睑处的异样滋味,都仿佛被放大了千倍万倍那般,剧烈的冲击着他的心头。

    让他瞪大了眼睛。

    那种感觉,他难以形容。

    甜么……?

    他只是觉得难以相信她会这么做。

    但她为什么要亲他?

    是愧疚吗?

    仿佛是打了他一巴掌后,又给了他一个蜜饯。

    然后,蜜饯还是苦的。

    “对不起。”

    史可可离开他的唇,却依旧离他很近,她说话很轻,很轻。

    但苏煜坤听到,他只是默默抹开头,不让史可可看见他此时狼狈颓然的模样。

    他紧抿着唇瓣,愣是不说一句话。

    对不起。

    为什么会说对不起。

    苏煜坤心底抛却愤怒嫉恨外,愈发说不出的委屈憋闷史可可看他不说话,她开始道,“对于昨晚没回来的事情,我主动承认是我的错,是我没接你电话,最后手机还关机了。”

    苏煜坤依旧不看她,没反应。

    史可可见此,她深深呼一口气,面对着他,继续,“本来加班到十一点多,回来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我……”被人袭击了。

    “别说了,和老子没关系。”

    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连带着身躯都绷的紧紧的。

    史可可一看他这反应,就知道他正隐忍着,憋闷着火,但她内心火也上来了,昨夜的事,哪怕到现在,她还惊魂未定。

    此刻,她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安慰,而不是,被误解,被甩脸子。

    她起身,打算出去。

    然。

    就在她刚起身的时候,苏煜坤下意识的一把就拽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走。

    他只是想让她把话说清楚,却不想……

    苏煜坤原本就是坐在地上的,史可可就在他顺势拉自己的时候,直接一个回身,双腿分开坐在了他的腿上。

    而且还是格外往上的地方,似有意无意的,磨蹭到了他什么地方。

    同时,还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苏煜坤对这突如其来的姿态有些懵住。

    而史可可的嘴角却好似浮现点点笑意,突然凑上去就在他唇角又亲了一下,看他傻傻的愣那,她唇瓣没离开,煽动了下羽睫,继续轻轻的吻着。

    而苏煜坤反应过来就去推她,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脸色憋的涨红,大喊,“滚!你这个女人要不要脸,你当老子是什么!?”

    随便安慰两句,几个亲亲就解决了吗!他的内心还在喷火!

    史可可也不管他怎么骂自己,他越挣扎,她干脆双手去捧着他的脸,强行亲他。苏煜坤又推开她,她又扑上来,最后苏煜坤力道更大了,把她甩开,她咚的一声胳膊肘先落地,疼的她有些起不来了。

    苏煜坤喘着粗气,看到她摔倒似想下意识拉她一下,可是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而史可可从地上捂着胳膊起身,脸色略有些苍白。

    她唇瓣轻抿,看着苏煜坤,身子又缓缓凑了过去,红唇轻启,“好像磕坏了,你就别再推我了,行吗。”

    别再推开我了。

    行吗。

    苏煜坤心脏一疼。

    推开她。

    他怎么敢。

    史可可最后重新坐在他腿上,去亲他,吻上他的唇。

    苏煜坤的手落在她的手臂上,死死的握着,看着是要扯开她那般,可是最后不知就怎么了,挣扎推拒间,起初是史可可咬开了他的唇,灵巧的小舌滑入其中,勾着他缠绵。

    而后来的后来…

    不知何时起,却是他突然像是发狂了似的,在她勾着他缠绵的时候,突然猛烈反击。

    狠狠的,嗜血般一样的肆虐纠缠。

    好像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吞下去。

    他好像很凶狠。

    可是他的一只手那么紧,那么紧的搂着她的背,另一只手也已经滑到了她受伤的手肘处,给她包裹着,揉着,护着。

    这是两个矛盾及缠绵于一身的人。

    史可可被他吻的那么激烈,乃至唇齿间仿佛都沾染了腥甜的气味,可是她没有退缩,反而和他在那猛

    烈的激缠中情绪燃烧的更加汹涌。

    她仰起了优美纤细的脖颈,苏煜坤啃咬着她的细腻。

    史可可主动脱下了上衣。

    上身顿时只着一件薄薄的蕾丝内衣。

    对面满眼猩红的野兽在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她。

    她肌肤白嫩,身子凹凸有致。

    及腰的如墨般青丝,衬着白皙如玉的身子,她妩媚冷艳的如画中人。

    史可可潋滟长长的眼眸,半是清醒,半是迷离。

    他喉间发出压抑的低吼。

    她双手放到背后,啪的一声。

    内衣,解开。

    圆润的肩。

    纤细白嫩的手臂。

    胸前,那世间最美好诱人的风景。

    他看红了眼睛,这一刻,好像,再也忍不住了……

    她拿下最后一个屏障时,那轻轻晃动的弧度,彻底凌乱痴迷了他的眼。

    他原本粗重的呼吸,更加粗重了。

    浑身滚烫,仿佛要爆炸,他在原地剧烈的起伏着胸口,死死的盯着她。

    史可可骨架不大。

    更可以说是略有几分单薄。

    但是身上每一处,都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诱惑,而干净。

    直到她对着面前的野兽,红唇轻启,轻唤了声,“来啊……”

    来啊。

    撩人,性感。

    那一声,像是那古希腊神话里海域里海妖塞壬里发出的迷幻而蛊惑人心的歌声,明知让人听进去会陷入沉沦,可是他却甘之如饴。

    苏煜坤如野兽一样嘶吼一声,再也不管不顾的,猛扑了上去——!

    早上。

    日暮出醒。

    窗帘随着半开的窗户轻轻拂动,清风徐来,却冲不散满屋子里的激情和旖旎。

    她一开始是隐忍着不想出声,可是被粗暴的他硬生生弄出了难耐的呻吟,痛苦着,然而再后来,她却被他折磨的嗓子都快喊哑了。

    他变着花样折腾她。

    啃咬的她身上痕迹斑斑。

    比第一次还惨。

    最后她哭了起来。

    地毯上。

    凌乱不堪。

    纠缠的身影出现在窗帘上,映衬的模模糊糊。

    隐约可见他扣紧她的腰,让她承受他的狠,他的嫉妒,他的疯狂,还有……他的,爱。

    ……

    整整一上午,他纠缠着她,从地毯,到床上,客厅的沙发,桌子,阳台,浴室,门板上……

    小小的公寓里。

    每个地方,都染上了缠绵过颓靡气息。

    苏煜坤好像是疯了。

    ……

    史可可本来就是一夜没睡,回来的时候很头疼想睡觉,结果遇上这么一件大事,被折腾的成功昏睡了过去。

    苏煜坤却是出乎意外的精神亢奋,神清气爽,洗澡裹着浴袍出来后,还给她浑身擦的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他叫了个小时工,过来收拾狼藉的公寓。

    其实内心很清楚,史可可就算一夜未归,也不可能和别的男人发生什么关系,无论是她说的,还是她的身子,都是那么诚实的告诉了他。

    可是他的占有欲和嫉妒心就是在怂恿在作怪,尤其昨夜从电话里听到司翰的声音。

    一个蒋建民就够他头疼,现在又冒出个司翰。

    司翰这个混蛋,商场上跟他抢生意,现在又来抢他女人,不想活了!

    拿起手机,拨了出去,很快电话接通,“李奇,查一查昨夜司翰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虽然他相信史可可,但他不相信司翰,以他的人品,使手段勾引女人也不是没可能。

    没一会,手机就响了,电话是李奇打来的。“boos,不得了了,昨夜你冤枉我嫂子了,她昨晚在他们公司停车场被一个男人袭击,司翰因为救我嫂子手臂断了,她在医院照顾司翰。”李奇一口气将事件原委说清楚。

    “你说可可昨夜遇袭?”苏煜坤周身散发着戾气,冲着手机低吼了一句。

    “是的,boos,那个匪徒已经被超越集团的保安扭送进警察局了,据说幕后主使是嫂子一同事。”

    “你马上去警察局,亲自审问那个匪徒和可可同事,查清楚给我答案。”苏煜坤的语气透着一股戾气。

    挂掉电话,苏煜坤两步奔进卧室,看着床上蜷缩着身子熟睡的女人,他掀开被子,撩开她的睡裙,大掌在她肌肤上抚摸,检查她哪里有没有受伤。

    史可可睡的迷迷糊糊,感觉苏煜坤又在撩她,下意识的去扯被子,嘴里不满嘀咕,“不要在折腾了,我好累。”

    苏煜坤躺到她身边,将她搂进怀里,给她盖好被子,轻声问,“可可,你没事吧?”

    听着他关心的语气,看他揭她的睡裙,是查看什么,知道他是了解到了什么,她睡梦中哀怨的娇嗲了声,“有事,怎么没事。”

    她受了惊吓,一夜未眠,回来还得伺候他,能没事么。

    ------题外话------

    请大家收藏一下作者的新文,谢谢

    新文重生加军婚哦

    152723279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