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五个男人一台戏
    现在,他终于想起史晓敏长的像谁了!

    史晓敏献血的对象,他二婶,也就是秦明的母亲,两个人眉宇之间太像了,这还真是有缘分,万分之一的血型概率,竟被她俩遇见了。

    晚上,史可可又是在医院陪史晓敏。

    长夜漫漫,独守空房,苏煜坤百无聊赖,只能拿起手机在三人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去帝豪酒吧,给你俩介绍两个新朋友。〕

    上次苏煜坤因为顾逸臣和秦凯出馊主意的事,退了群,然后又被顾逸臣给拉了进来。

    消息刚发出去,顾逸臣就回复了好几条,看来他也是无聊的可以,〔什么新朋友?是不是妹子?〕

    〔我心已死,对妹子不感冒。〕

    〔漂亮吗?〕

    苏煜坤:“……”

    秦凯:“……”

    你丫心已死,对妹子不感冒,还管人漂不漂亮?

    〔一会就到。〕秦凯虽然下午做了手术,有些疲惫,但一听有新朋友,还是很有兴致的出了门。

    半小时后,帝豪酒吧包厢。

    苏煜坤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史君君坐在一旁,好奇的打量着豪华包厢里的各个角落。

    “姐夫,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你可不能把我带坏啊,我以后可是要成为明星的人。容不得一点黑历史,还有啊,你也不能做对不起我姐的事。”史君君这段时间一直住在酒店里,潜心练歌,有苏煜坤买单,他在酒店里可谓是吃的香,住的好,过的那叫一个惬意。

    苏煜坤瞟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想多了,只是怕你一个人待着无聊,带你出来认识几个朋友而已。”

    正说着,包厢的门被打开。

    “坤哥,你已经到了。”一个穿着牛仔裤白t恤的俊逸男子走了进来,和苏煜坤打招呼。

    “嗯,坐吧。”他比了下史君君,“这是我小舅子,史君君。”

    要说男人之间的交情,真的是很简单直接。

    苏煜坤和史君君,才认识没多久,俩人就姐夫小舅子互相称呼的相当顺口。

    “这位是祁瑞,我们公司策划部经理,也是我好朋友。”

    史君君赶紧起身和人握手,“祁哥好。”

    “君君,你好。”祁瑞笑着跟他握了手,便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过了一会,顾逸臣和秦凯也出现了。

    人还没进来,顾逸臣的声音已经飘进了几个的耳朵,“木头,真要给我们介绍妹子啊……”顾逸臣边絮叨着边推开了门。

    看到沙发坐着的三个大男人,他的话硬生生又憋了回去。

    顾逸臣撇撇嘴,哪有什么妹子,压根就是他想多了。

    苏煜坤给四人又做了简单的介绍。“祁瑞,你就是木头在波士顿的左膀右臂?精英啊。”秦凯和祁瑞握手。

    “哪里,都是坤哥抬爱。”祁瑞谦虚。

    顾逸臣一听史君君的名字,立马蹿到他旁边坐下,“小朋友,你就是史可可的弟弟?”

    “是啊。”史君君此时已经有些呆滞,他姐夫也就算了,为毛进来的这三个大哥,都比他长的帅?

    艹,长的帅也就罢了,可是听他姐夫刚才的介绍,人家这工作什么的,一个比一个牛逼啊。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得靠能力!

    史君君突然开始怀疑人生。

    当然是怀疑他自己的人生。

    简直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在心底暗搓搓的发誓,这次比赛一定要拿个好成绩出来。

    不然真的只能回家种地了。

    不过,小朋友是什么鬼?

    他看着像未成年?

    “那啥,我已经二十岁了,不是小朋友。”他对着顾逸臣认真澄清。

    顾逸臣上下打量了一眼史君君。故意逗他,“哈哈,二十岁了?谈过恋爱吗?”

    史君君一看顾逸臣那轻飘飘的眼神,赶紧反驳,“别小瞧人好吗?我那恋爱经历海了去了,小学五年级就给姑娘写情书了。”虽然事后,人家姑娘的家长找到他家,给他臭骂了一顿,然后,他又挨了他爹一顿胖揍。

    史君君怕他们不信,又拿出证明,“再说,前几天我姐夫和我姐闹别扭,还是我给我姐夫出主意和好的呢!”

    “咳,咳。”苏煜坤连咳带瞪,示意史君君stop。

    史君君压根就感受不到苏煜坤的警告。

    一脸自豪的看着顾逸臣。

    “你出的主意?”顾逸臣挑眉,“你能给人出什么好主意?”

    史君君如实相告,“我让我姐夫装醉,然后找人把他抬回我姐家,最最关键的是,我还教了他几句台词,比如,我姐要是一拉他,他就甩开她大喊,我可是有媳妇的人,看不上你们这些妖艳贱货。”

    到时候我姐一听,哇,喝醉了还不忘守住贞操,一定会感动的不计前嫌,和我姐夫和好如初。事实证明,我的主意相当完美,第二天他们就和好了。”史君君说起自己丰功伟绩,那叫一个得意。

    “装……装醉?艹,木头,你特么在逗我?”不光顾逸臣,秦凯和祁瑞也是一脸难以形容。

    哥们,你的人设崩了啊!

    这么高的逼格,怎可做如此掉价的事,你的节操呢?

    苏煜坤手上端着杯红酒,轻抿了一口,抬眼狠狠剜了眼史君君。

    不过,

    他装醉怎么了?

    事实证明,装醉很管用好吗?

    虽然最后伎俩被看穿了,但至少他们和好了不是吗?

    顾逸臣给史君君倒了杯酒,一脸意味深长,“哟,没看出来,小小年纪很有经验嘛,从实招来,有过几个女人?嗯?”

    “啥……啥几个女人?”史君君一脸懵逼。

    “不是小学五年级就恋爱了吗?装什么纯情小处男,我的意思是你和几个女人啪过?”顾逸臣这下完全不拿史君君当小朋友看待了,问的问题可谓直白。

    顾逸臣的话刚落,史君君立马涨红了脸,他简直震惊,这小哥哥问问题要不要如此简单粗暴。

    好一会,他才支吾道,“我妈说,那……那种事情要等到新婚之夜才……才能做!”

    “噗……”

    “啊哈哈……”

    “握了个大艹!”

    史君君此言一出,除了苏煜坤还能绷住以外,其他三人已经笑的人仰马翻。

    “等到新婚之夜才能做?”

    “兄弟,你是来搞笑的吗?都啥年代了?”

    “阿姨太有才了!我真是大写加粗的服!”顾逸臣在沙发上打了会滚,终于止住了笑声,对着史君君比了个大拇指。

    祁瑞从小在国外长大,接受的是开放的西式教育,他有些不理解的问史君君,“那你这种情况,是不是还得找个跟你一样的结婚?”

    顾逸臣白他一眼,“也找个小处?艹,那不得去小学找?”

    顾逸臣拍拍史君君的肩膀,“哥们啊,你得想开点啊,不能啥事都听咱妈的呀,这年头,人姑娘能把第一胎留给你就不错了,还指望那层膜也在?别天真了。”

    苏煜坤听着几个人的惊人言论,和史君君那纯情别扭的样子,想起他的小女人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

    嗯,他丈母娘的教育方式很正确,人,就是得这样洁身自好才是。

    哪像眼前这几个老司机,看到个有姿色的女人就想扑上去。

    一会他得从史君君那要个丈母娘的联系方式,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苏煜坤沉浸在美滋滋的幻想中,而史君君,被几个人调侃的耳根子都红了,他终于招架不住,找借口起身,“我去趟洗手间。”逃也似的出了包厢。

    这会大家都已经喝的有点多,尤其顾逸臣,喝了酒以后特别话唠,见史君君出去了,他又把目标转移到了祁瑞身上。

    一屁股挤到他身边坐下,自来熟的揽上了祁瑞的肩膀,“祁瑞兄弟,有女朋友吗?”

    女朋友?

    祁瑞脑海里顿时闪过谁的身影,脸色有些苦涩,灌了口酒,“怎么说呢,有,也没有。”

    秦凯不解,“什么是有,也没有?”

    顾逸臣很有经验的分析,“心里有,但现实里,其实并没有,是不是这个意思?”

    祁瑞认同的赶紧点头,“顾总理解能力太强了。”

    顾逸臣,“……”强啥?老子也是这种情况好吗?

    此刻顾逸臣看祁瑞的眼神,简直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立马化身知心姐姐,给他排忧解难,“说说,什么情况?我们大家给你出出主意。”

    祁瑞又一口酒灌下去,面上尽是无奈,“很复杂,我父母不太愿意接受她,她也不太愿意接受我,似乎只拿我当朋友,用她的话说,太熟,不好下手。”

    “男闺密!”顾逸臣点评祁瑞和那女孩的关系。

    他有些自嘲的再次开口。“兄弟,你比我强啊,我倒是宁愿当她一辈子的男闺密,只要能时常出现在她面前,就算不接受我也没关系,能做个好朋友也行啊。”

    祁瑞惊讶,“顾总,这么风流倜傥,也会有感情困扰?”

    “唉,谁还没个烦心事呢。”顾逸臣想到于佳的女儿都那么大了,心賍简直在滴血,所有的一切,都只怪自己当年太嫩,没有担当,才错过了她。

    祁瑞附和,“是啊,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女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跟她明明那么般配,那么郎才女貌,她怎么就说对我没感觉呢,一定是因为我父母反对的原因,所以她才不敢对我流露真感情……”祁瑞喝了点酒,脑海里闪过的全是和于佳认识六年来的点点滴滴。

    也许是闷太久的原因,此时他也不管和顾逸臣他们是第一次见面,揽着顾逸臣的肩膀,憋屈的抱怨。

    顾逸臣善解人意的一手搭在祁瑞肩上,给他出主意,“兄弟,我告诉你啊,我阅女人无数,一个女人是看上你的人,还是看上你的钱,亦或者她有没有看上你,我这双火眼金睛,立马就能给你分辨出来。这个周末,你把那个女孩约出来,咱大家一起聚一聚,你当局者迷,我们旁观者清啊,让我们大家观察一下,看她对你到底有没有那意思。”

    “如果人家对你有意思,咱就追,要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咱就潇洒的放手……”

    顾逸臣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找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会真是越聊兴致越高,直接就攒起了局,“到时候木头把你家可可也叫上,女孩子在一起,话题比较多。”

    祁瑞一脸感激的打了个酒嗝,“谢谢……谢谢顾哥,我敬你一杯,一会咱加个微信,留个电话号码。”

    就这样,俩人成了好兄弟。

    史君君从洗手间回来后,终于意识到自己还太嫰,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这帮人,开起车来,他简直分分钟被臊到想遁地。

    为了避免再次被调侃,他识趣的坐在角落里,安静如鸡。

    不过,他突然想起,顾逸臣一口一个可可的叫着,看样子,他们和他姐都认识啊。

    史君君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挪到沙发那边,眼巴巴的问道,“顾哥,凯哥,你们是不是也认识史可可?”

    秦凯点头,“认识,我还认识史晓敏呢。”

    顾逸臣也含糊不清的应声,“史可可那个小野猫,我们当然认识了。”

    史君君简直崩溃,“嗷,两位哥哥,你们千万不要在我姐跟前提见过我的事,不然我就完了。”

    顾逸臣黑了脸,“是不是史可可不让你跟我们来往?”史可可那个女人,一直防他跟防贼似的。

    “什么跟什么啊?是她根本不知道我来b市参加歌手大赛,要是她知道了,一定会把我遣送回老家的,两位哥哥,我的前途可全在你们身上了,求保密!”史君君双手合十,对着俩人狂拜。

    顾逸臣抓住了重点,“等等,你说来b市干啥?参加歌手大赛?”

    “是啊,我这次可是将所有的身家性命都赌上了,不成功,便成仁!”史君君一副没有回头路的表情。

    顾逸臣一副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架势,“哈哈,兄弟,你可算是撞上大运了,歌手大赛那可是……”

    “……咳,好了,太晚了,都散了吧,君君,早点回酒店休息,晚上不许出来乱跑。”苏煜坤适时的打断了顾逸臣的话,起身就要出门。

    “嗯,散了,散了,明天还要上班呢。”几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出门各自叫司机来接。

    史君君回了旁边的帝豪酒店,苏煜坤叮嘱顾逸臣,“别告诉史君君,歌手大赛是咱们承包的。”

    顾逸臣:“嗯哼?”

    苏煜坤淡淡的开口,“要想成功,得靠自己,这也是对其他参赛选手的尊重。”

    顾逸臣没在说什么,对着他竖了个大拇指。

    15274287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