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尽管来
    胡凡很想说谁是你胡兄?可见识过周玄的实力以后也不敢再放肆,而且他也明白过来,恐怕自己被肖离那厮给利用了,他说肖离怎么突然对他那么热情了!

    胡凡阴晴不定的说:“你和肖离有过节?”

    周玄淡淡的说:“我和梦云的关系公开以后,不应该是我和整个宁城年轻人都有过节么?”

    周玄一口一个亲热的梦云,让胡凡和另外一个青年恨得牙痒痒,偏偏还不敢拿周玄怎么样,打又打不过,说还说不过,这不遭罪么?

    胡凡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周玄不紧不慢的吐出几个字:“记得把那小子抬走。”

    胡凡本来不想管那个昏迷的青年,被周玄这么一提醒也不敢反对,连忙和另外一个青年抬着昏迷的人就往外面狼狈而去。

    这下外面可炸锅了,修仙者的视力都是很好的,都亲眼看见周玄一招打败那个炼气五层的青年,如果仅仅是炼气三层的修士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大家都猜测这个周玄肯定隐藏了修为。

    所有人都在猜测周玄的真实修为。

    有人问狼狈而出的胡凡:“胡兄,你看那周玄大概是什么修为?梁兄也是梁家年轻一辈的厉害人物了,竟然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胡凡心里大骂不已,我他娘的怎么知道他什么修为?

    可他又不能直说,毕竟是看着周玄动手的,如果靠得那么近还看不出周玄的修为,这话说出来也太丢人了。

    胡凡说:“至少也是炼气六层的修为,甚至有可能更高!”

    人群有人说:“看他年纪不过十六岁,如果真是炼气六层那说明这人天资倒也还可以。”

    “哼,区区炼气六层而已,本公子一只手指就能碾死他。”一旁响起一道嚣张的声音,众人看去,是一个神色倨傲、横眉冷目的黑脸青年。

    “哈哈,那周玄就算再厉害也肯定没有樊高少爷厉害,樊兄可是早早就已经筑基了的!”有人恭维道。

    旁边的青年都面露讨好,对这位黑脸青年说着恭维的话。

    在宁城共分东南西北四区,除了城主府之外,就属每区之中最大的家族势力最大,外人给这四大家族分号,分别为东门樊家、西门乐家、北门欧家以及南门肖家。

    而眼前这位黑脸青年就是樊家当年青年最厉害的人物,樊高!

    一直看着好戏的肖离也看到了樊高,走过来打着招呼:“没想到樊兄也看不惯那嚣张的周玄,我之前也与他有过接触,这人阴险得很,梦云仙子对他根本没有半分好感,之所以出现乐家上门提亲的事情,完全是这小人使用卑鄙伎俩,迫使乐家而为之罢了!”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

    “可恶,这种无耻败类也配生活在宁城吗?”

    “我说梦云仙子高高在上怎么会看中这样的癞蛤蟆,原来是使用了卑鄙手段,我们一定要替梦云仙子讨回公道,把这种无耻小人赶出宁城!”

    “对,讨回公道!”

    所有的青年振臂高呼,一副替天行道的样子。

    肖离冷笑的看了一眼还慢悠悠的坐在游戏厅里的周玄,暗道这次看你怎么在宁城待下去,只要你离开了宁城,到时候本少爷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让我去会会他。”一位抱剑青年从人群中走出来,他目光冷漠,双眼如刀一样可怕,剑眉怒张,身姿挺拔,修为已至炼气九层!

    “是元禹辰,宁城散修剑客,是近年来散修中最有可能筑基的人,他一向淡泊名利,只为追求仙道,他怎么也来了?”

    “还不是那个小人周玄做的事人神共愤,引起了元禹辰不忿呗。”

    “哼,元禹辰这次要替天行道了。”

    元禹辰淡淡的扫了樊高和肖离一眼,然后不紧不慢的走向周玄,很快就到了游戏厅里,看着依然惬意的吃着葡萄的周玄。

    “你就是周玄?”元禹辰淡漠的问。

    周玄很懊恼,为什么每次开场白都是这句?他琢磨着要不要在自己脖子上挂个牌子,上书“我是周玄”四个大字?

    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挂个牌子总感觉像是古代的劳改犯。

    周玄斜睨元禹辰一眼,初看这元禹辰倒是让周玄挺有好感的,元禹辰的装扮给周玄一种古代侠客的强烈即视感。

    白衣、长发、抱剑。

    周玄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一拍手:“你是元禹辰吧?我就是周玄,我看你面目清秀、聪慧过人,也是散修一枚,我很喜欢你,不如当我手下吧,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不愁灵石,怎么样?”

    周玄这一番话,惊呆了易舒窈和元禹辰,令他俩都有短暂的错愕!

    易舒窈惊为天人的看着周玄,暗道老板不会是喜欢好看的男的吧?咦~这也太那啥了。易舒窈都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而元禹辰在短暂的错愕后,脸色一沉,冷冷的说:“士可杀不可辱!没想到你果然如他们所说,是个十足的小人,今日便让我教训教训你这厚颜无耻之徒,出剑吧!”

    周玄耸耸肩:“可是我没有剑啊。”

    “哼。”元禹辰哼了一声,把宝剑扔给易舒窈:“丫头帮我拿着剑,我元禹辰从不沾人便宜,你既然没有剑,那我便空手与你打。”

    易舒窈不知所措的接过宝剑,向周玄看来。

    周玄伸了伸懒腰,从太师椅上爬起来:“小乞丐你待一边去,让我会会他。”

    顿了顿,又对元禹辰说:“打可以,不过我这小店里的东西也值几个小钱,要是打坏了你说怎么办?”

    元禹辰一挥袖:“废话少说,所有打坏的东西我来赔偿!”

    “好,爽快!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周玄嘴角一弯,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让元禹辰看得更加觉得恶心,胸中一腔羞愤之意充斥而上,像是地热喷泉,再也挡不住喷薄之势。

    元禹辰双手成剑指,手中无剑却让人感觉他拿着一把绝世好剑,那股凌厉的剑意触动人心,就算是那些在外面看好戏的人也感受到了这股剑意。

    “元禹辰的剑越来越厉害了,他若是进了筑基,你我怕也难是敌手。”肖离淡淡的说。

    而樊高不屑一笑:“炼气永远是炼气,不值一提。”

    再说游戏厅里,周玄面对元禹辰的攻势一动不动,任由元禹辰冲过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