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0784_合作与否

    即使已经有尚江现身说法,也不是每1个人都愿意拿我当媒介来交换时空碎片,或者大多数都还是持观望tai度。可能是自信能自己找到方法,可能是不愿意为此付出报酬,可能是对我热心助人的动机抱有怀疑,也可能是单纯看我不顺眼。

    十大之间的关系虽然总体上都是竞争,但也有1些亲疏区别。比如我们云霞宗,跟窥天门、剑宗的关系就1向不错,跟药宗的比较差;妖盟和妍幸门的关系相对比较密切;赤乌宗和往生门是摆在明面上的经常互掐;钟粟门和窥天门、剑宗都有些交qing,但钟粟门和云霞宗的交qing只能说是1般;昆仑的地位比较超脱,1贯有种不偏不倚的风范,但跟窥天门却有点说不清楚的牵扯,好像有特别的交qing,又好像有特别的过节。

    总之很有些乱。

    具体到现在的qing况。

    剑宗的2话不说就跟我合作取得新时空碎片了。

    窥天门也有此意,但因为武力值的欠缺,乌轶表示先给他留个位置,等他布置布置应对安全区崩溃的装备,或者再找找除了安全区崩溃之外的沟通秘境的方式。

    钟粟门的和乌轶的tai度差不多,不过闫里对找到不那么暴力的沟通秘境方式比较乐观。

    药宗的直接表示其自有方法,不需要求助我。

    三大也说他们已有了获得新时空碎片的眉目,不过话没说满,他们还说等他们先试试,如果不行的话再来找我合作。

    妍幸门的在犹豫是找我合作还是找妖盟的合作。

    而妖盟的,在我这次联系之前,已经成功取得了新时空碎片,同样是使用的安全区崩溃法。

    “谢谢你提醒的方法,”妖盟道友说,“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你1件事吧,我换得新时空碎片的担保者,是我的牙齿。”

    ☆、0785_牙

    牙齿?很贵重的牙齿吗?原形是象吗?我想问又不太敢问,有些妖修不在意说出原形,甚至引以为可炫耀的话题,但有些又是很在意、很讨厌别人问的。我憋着,试图从对方的外貌看出他的原形特征。

    妖修沙熔琅对我呲牙笑:“是不是想知道我的原形是什么,牙这么好用?”

    虽然我不太好意si问,但你自己主动提了,我肯定点头。

    沙熔琅:“哎哟,真坦率,是挺可爱的。”

    ……你又是从谁那里听说过关于我的偏见谣言?

    沙熔琅:“我的原形是鲨鱼。所以其实牙齿对我来说也算不上多贵重的东西,我也不知道秘境为什么看得上我的牙。”

    鲨鱼啊……

    沙熔琅:“不过即使它看上了,也只收了1颗,后来我在1chu地方看到了和我的牙形状相似的构造,攻击起来非常利哦。所以我猜,有可能秘境从我们手上取走的东西能化为它环境的1部分,然后用来攻击我们和我们之后进来的修士们。也所以,同样的东西,秘境只会收走1次、给予1次奖励。我获得的奖励是新时空碎片,那么你猜,在你已经得到了新时空碎片之后,你会获得什么呢?会不会是又1片时空碎片?是的话下1次来的时候你家就可以来更多人了。所以,你要是有什么可以用来送给秘境的,就赶紧送,不然被别人抢先了你想送都送不出去了。”

    我:“你是怎么送的?”

    沙熔琅:“也是在安全区崩溃的时候,我用牙当武器来阻挡攻击,然后就被收走了。过程跟旧时空碎片被收走是1起的,所以我才认为我的牙可能承担了担保者的角se,同时,它也成了秘境愿意收下的礼物。不过,其实我的剑也是用我的牙炼制而成的,秘境对我的剑却似乎1点兴趣也没有,所以我又猜,可能此秘境感兴趣的东西是原材料1类的,加工品可能不行。”

    我:“我的担保者是火球莲花瓣,可是没有被收走。”

    沙熔琅:“不知道呢。毕竟现在样本太少,也只能猜,或者等等看其他人的动向吧。”说着他将他的这份猜测也发到了灵力群中。

    ☆、0786_顺便带人

    原材料,这个秘境没有的原材料……灵石算不算?水果算不算?灵谷算不算?骨头算不算?头发算不算?……我觉得我可以将每种准备1份,然后在安全区崩溃时全部拿出来试,秘境爱收哪个收哪个。

    我给窥天门、妍幸门和钟粟门的三人分别发了同样的消息:“沙道友的猜测让我有了灵感,我想立刻试试,要不要跟我1起?”

    妍幸门和钟粟门都表示要再考虑1下,窥天门乌轶说:“我跟你1起吧,但你得罩我1下。”

    我:“不用太担心,我现在对撑过安全区崩溃已经小有心得了,而且我们可以尽量找脆弱的安全区。同样是七个危险区域形成的安全区,那些危险区域的平均危险度越低,形成的安全区就越脆弱,崩溃时的危险度就越小。”

    乌轶:“可是,危险区域不够危险的话,安全区形成不了啊。”

    我:“我差不多找到底线了。”我满秘境乱飞可不是白飞的。

    乌轶:“唉,我总有些提心吊胆,你知道的,我们窥天门的占卜师运气1向不好。这种容错率比较低的事qing,我总怕会出事。”

    我:“……我觉得死不了。”

    乌轶:“……借你吉言?”

    *

    我和乌轶到了安全区后,我将所有准备跟秘境做交易的东西都从小随中拿了出来,也建议乌轶不妨这么试试。

    乌轶象征xing地拿了1根枯草、1块龟壳等,显得比较心不在焉。

    我拔了根自己的头发下来,1边对乌轶说:“放松点,攻击不会因为你忧心忡忡就不来或者减弱。”

    乌轶长叹1口气,正要开口,却见灵力群中接连出现了几条消息。

    ☆、0787_被抢先

    三大都发言说成功取得了新时空碎片,并对我和尚江以及沙熔琅的经验表示了感谢,作为回馈,他们也公布了他们送给秘境当担保者的物品。

    这些物品中bao括了灵植的果子、灵shou的皮毛、从其他秘境中获得的du特矿物等,往生门1人还送了其在入门时剃下的1缕头发。

    我看了看自己刚拔下来的头发,心中不shuang:晚了1步。

    乌轶也看向我的头发,道歉:“是我拖慢了你的速度。”

    我:“不带你我也抢不到他们前面,现在距离沙熔琅发消息才过了不到三小时,考虑到安全区崩溃后的攻击密度让人无暇分心,现在距离他们所在的安全区开始崩溃很可能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即安全区崩溃后的反扑攻击时段已经结束,也就是很可能沙熔琅发消息时那三家都已经在安全区nei好1会儿了。”

    乌轶:“但不管怎么说,你的试验材料,很多都用不上了。”

    我:“但除掉他们用过的灵植灵shou部件,我还有很多其他种类的灵植灵shou灵矿部件啊。”

    乌轶摇头:“他们列出的清单中,各个部件都只出现过1次,只有1次果实、1次皮毛、1次骨头、1次叶、1次花……往生门弟子入门时剃下的头发对他们有特殊的意义,如果不是其他东西没把握,他们不会轻易用上这个的。我猜,往生门跟秘境做交易的时间应该在赤乌宗之后,也许也在昆仑之后,他们在安全区崩溃之前就得到了那两家送出物品的清单,所以不得不调整了自己的赠送清单。”

    我:“他们相互之间可以联系?”

    乌轶:“可以的,三大之间有比较稳定的联系手段,只是1般不愿意用而已。他们三家之间的合作,跟十大之间的合作紧密度是不1样的。你所建立的灵力群虽然他们之前不能直接在里面交liu,但却是1个很好的桥梁,他们只需要以这个桥梁为基础,再添加上他们自己的联系方式,那么即使秘境干扰严重,成功率也很高了。要知道他们nei部的联系方法,在我们chu入此秘境时就断断续续地有效,他们才能在比较短的时间nei各自汇合。现在又有了你这个桥梁,联系起来就更容易了。”

    这话从窥天门弟子口中说出来还是很有可信度的,毕竟窥天门曾经也是三大之1嘛。

    ☆、0788_亏?赚?

    我:“每种东西只要1件,那,如果,以灵石为例,秘境先收了下品灵石,在面对上品灵石时,它还会收吗?同类但是更好的东西。”

    乌轶:“这取决于秘境拿这些东西来做什么。现在看来只是化为发出攻击的物品而已,似乎只是取了1个外形,和部分特征,并不涉及优劣问题。”

    也是。

    乌轶:“而且,三大的清单中没有灵石,也没有任何1种矿物,看来这秘境更偏好生物,但又并不偏好完整的生命体,我相信三大是拿出过整株灵植来试验的。”

    我:“这个可以问问。”我联系了昆仑尚韵,这妹子很shuang快,将他们拿出来试验又没有被秘境收取的东西的清单给了我。

    尚韵:“全部都在这里了。因为本来也没什么特殊的,所以也不用瞒你,你去联系往生门和赤乌宗的人,他们也会把试验清单全发给你。”

    我道了声谢,又去要了两份清单,跟乌轶1起拿来分析。

    首先得出的结论是:我们手上的东西没几件可送秘境了。bao括乌轶的枯草、龟壳等占卜用具,往生门居然也携带了,但秘境没要。

    乌轶:“看起来秘境要的是活物身上掉落的、不经过chu理的东西。”

    不知道把巨大火球莲花瓣送给秘境会不会换得1片时空碎片,但我又有点舍不得。

    乌轶:“三大亏了。”

    我:“啊?”

    乌轶:“如果他们借助你先将旧时空碎片换成新的,然后再用自己身上的东西跟秘境做交易,他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时空碎片,或者其他来自秘境的奖励。但现在,新时空碎片已经换到,你的只能作为媒介的花瓣他们就借用不了了。身上能送的东西又送完了。假如在沙熔琅公开新发现之前,他们就先不犹豫地跟你交易,他们可以用部分本来就迟早会用于门派交liu的qing报跟你换得火球莲花瓣的使用权,然后在沙熔琅公开发现后,赶在你之前试验,他们才算赚到了。”

    我:“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啊。让三大求助七大的人,他们面子上也挂不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