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0810_顺序

    出来的顺序确实有些奇怪,我之后,首先出来的是剑宗尚江,接着是窥天门乌轶,然后钟粟门、妍幸门和妖盟几乎同时出来,之后又是1个时间断层。除了妖盟沙熔琅之外,其他四人的共同点为,都是在我的帮助下取得的新时空碎片,而且在秘境中尚江与我合作的时间最长,其次便是乌轶,钟粟门与我相chu的时间少,妍幸门更少。

    我越发觉得巨大火球莲花瓣有问题,可惜这里外人太多,我还是回宗后再问老爹吧。

    沙熔琅获得新时空碎片靠的是他的牙齿,自身产物,除此之外的人获得新碎片要么是用各种他们收藏的原材料换,要么是靠炼制,所以说,巨大火球莲花瓣被秘境视为了我自身的1部分,而且不是如沙熔琅牙齿那样已经脱落的部件,而是自身现有的1部分?

    我还没想明白,三大的人陆陆续续地出来了,他们炼制出的东西并没有同门均分,而是谁炼制出来的就由谁保管,毕竟其实同门是1体,没必要像我们七大的临时组合1样斤斤计较。

    由于三大开始炼制的时间比较早,而且专业对口,所以到出秘境时他们已经炼制了不少成品,直接捧手上肯定拿不了,这些东西又像时空碎片1样放不进去储物器物中,于是每个人都拿了1大块布打bao。大概也是想着出秘境时东西会被秘境收走,所以打bao很随意,完全不美观。

    不料秘境虽然是将东西收走了,却又还了同样体积的给他们,所以他们踏出秘境时就还是背了个完全不美观的**ao,1边气喘吁吁,1边对同去秘境却没帮他们扛bao的队友怒目而视。

    不过这些手上拿着炼制成品的却比他们没拿成品的队友们整体看起来要轻松1些。没拿炼制成品的那些好像在出来的过程中被秘境□□了1番,要不是端着三大的架子、要不是七大的人还在看,他们肯定1出来就要扑地上趴着不起了。

    最后1个出来的是药宗夏旬侯,他也是出来时看起来最lang狈的1个。他是除散修外我们2十三人中第1个开始炼制的,炼出的丹药也是最多的。出来时扛了1**ao药不说,整个人也跟脱水了1般,1出来就tui软地往地上跪去,被他的同门前辈及时接住后,眼1闭就昏了过去。

    夏旬侯是我们2十三人中唯11个只靠炼制获得新时空碎片的人。

    ☆、0811_家事

    还是有些奇怪,所有人中只炼制的夏旬侯出来时最lang狈,但三大中,只献上原材料的比既献原材料又炼制的lang狈。

    桑师jie:“无人si wang。你跟谁发生过严重冲突吗?”

    我:“没有。”

    窥天门和剑宗的前辈在跟两位筑基期略做交liu后,往我们这边看了1眼,对我笑了笑。

    我跟桑师jie解释:“在秘境里我跟他们俩组队了。”

    桑师jie:“主导地位?干得不错。”

    之后各门派又略停留了1会儿,确定没有必须现在立刻解决的问题后,便各回各家了。我这边,回宗之后的第1件事就是,作报告。

    ……有点人xing啊,好歹让弟子休息1天缓1缓啊。我就不信药宗的那位回宗后第1件事不是治疗而是报告。

    我爹:“你受伤了吗?”

    我:“……没。”

    我爹:“你疲劳到站都站不稳了吗?”

    我:“没……”

    我爹:“那你要什么休息?”

    我:“心理上的疲劳啊……从进那个秘境到现在,我几乎就没停止过移动。”

    大师兄:“没看出来jing神紧绷了近两个月的样子啊。”

    瞎说什么大实话……

    我爹:“赶紧把qing报都放玉简里,要是有成形地图就直接单du放出来。”

    我:“其实那里面地形不是重点,因为时刻在变,坐标也不是重点,因为有空间扭曲。”

    我爹:“有空间扭曲的、地形不定的地图该怎么制作,你不知道吗?藏书阁没有给过你学习资料吗?”

    掌门师叔打圆场:“哎哟,裴长老不要这么严格嘛。小林第1次做秘境探索类任务,有不shu练也很正常。慢慢来,慢慢来。”

    我和我爹闻言都看向掌门。我是想听掌门解释1下‘慢慢来’有什么具体操作方案,但我觉得我爹可能是在用眼神威胁掌门闭嘴不要掺和长老的家事。

    掌门师叔跟我爹对视了片刻,坐回到椅子上,捧着茶杯眼神放空地做无辜中立状。

    ……掌门的威严呢?

    ☆、0812_玉简

    我从大师兄手上接过1个容量相当大的玉简……

    然后我将我在秘境中的1切经历毫无筛选地往里塞。期间我想了1下哪些属于*需要剔除,但琢磨了片刻后发现没啥可隐瞒的。

    我真是个光明磊落的坦dang人。

    哎,不对,卓萄和冯锵的人鬼qing未了要删掉,那些事私下里8卦1下就好了,不用记录下来,记录中只需要知道我是因为卓萄才跟慕飘严说上话的就行。

    不过这事是别人家的*,不是我的,我还是1个光明磊落的坦dang人。

    由于基本不需要筛选,然后我使用玉简的技能shu练度又非常高——从玉简中读取资料和往玉简中灌资料就是往桶里灌水和将桶里的水往外倒的区别,虽然也有差异,但只要对桶shu悉了,进出切换也就容易了——所以我的塞玉简行动很快便完成。

    玉简中除了按时间顺序所得的见闻外,还单du有1个我理出来的地图,我在地图旁边打了个问号,并写上‘希望前辈们根据我提供的资料绘制出正确的地图后,能将正确的地图给我看’。

    我将玉简塞完后交给大师兄,问:“我在这次秘境中有很多疑huo和猜测,也都标注在玉简中了,我能获得这些疑问的解答吗?”

    大师兄:“该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

    ……哼,又是说了跟没说1样。

    大师兄拍拍我的脑袋:“好,能让你知道的,我会把答案收集到玉简里1起给你。剩下的你要是还想知道,就想办法撒娇卖萌让裴长老或者惠长老心软吧。”

    撒娇卖萌?我觉得和打滚撒泼1样,都会被我爹揍,不过惠菇长老有时候心qing好,倒有可能多给我说1些,我还是去关注惠菇长老的实时心qing吧。

    ☆、0813_危险动作

    在密切关注惠菇长老之前,我觉得有1个问题老爹应该会愿意给我解答:

    巨大火球莲花瓣在秘境中到底起到了什么效果,以及,上面的暗纹到底有什么含义。

    哦,这是两个问题。

    我爹:“亲和力。”

    ……完了?

    我:“我问了两个问题。”

    我爹:“两个问题都是这个答案。”

    我痛苦抱头:解答的时候多说几句到底是有多难啊啊啊?!

    我爹:“把你的小冰雕拿给我看看。”

    啊?它?它这次在秘境里虽然有小闹腾,但整体非常听话,我不让它动的它就不动,于是它也没什么变化……应该吧。我忐忑又期待地将小冰雕放到我爹面前,他盯了1会儿,说:“收起来吧。”

    即使老爹已经明显表露出不想跟我说话的意si,我还是厚着脸皮问:“它怎么了吗?”

    我爹:“没怎么,很正常。你不是闹着要休息吗?”

    我装没听见后1句话,继续问:“为什么小冰雕不吃巨大火球莲花瓣呢?它对暗纹有过食yu反应,但我不让后,它就很快放弃了,而且是非常彻底地放弃,现在是喂它它都不吃,感觉上也不是因为我先前的小气而闹xing子,就是单纯的不想吃了。”

    我爹:“它吃的是它可以完全吸收、对它有直接提升作用的东西。那花瓣本身没这效果,暗纹在刚成形的时候闻起来还比较好吃,可是当暗纹完全烙入花瓣后,就是花瓣的1部分,和花瓣闻起来1样了,小冰雕便对此没了兴趣。小冰雕现在没有真正的意识,只有本能。本能的食yu只有在面对完全意义上的食物时才会被激发出来。部分可以吃、部分不能吃的东西,它还没有能力进行鉴别筛选。”

    我:“小冰雕经过这次秘境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是不是该在暗纹还不稳的时候就喂给它而不是等着回来先检查1下?”

    我爹看了我1眼:“你感知到了那秘境的1些规则。”

    我点头。当然不点也可以,老爹用的是陈述句。

    我爹:“小冰雕现在跟你是绑定的关系,也就是说它也同样感知到了那些规则。即是说从结果而言,喂不喂都没区别。喂了,它就自己吸收,不喂,它就间接吸收,吸收的量是没差的。先表现出想吃,后又不想吃,是因为在想吃与不想吃这两个时间点之间,它已经吃到了。”

    我:“……怎么个间接法?通过我?我没感觉被它吸了什么东西啊。它到底吃了什么?”

    我爹:“既然你不需要休息,那么我这里正好有1个任务,本来说挂到任务chu的……”

    “我累了,要休息1个月!”我连忙喊道。喊完之后趁着我爹没有表tai,立刻遁回了屋。

    ——所以我说纠chan老爹实在太危险了嘛,爹加师父的双重身份让他可以随便整治我,我还是去守惠菇长老抠解答比较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