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 .
    a ,最快更新修二代的日常随笔最新章节!

    4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萝莉等四人被带到相应的峰, 其他人跟着大师兄留在主峰jin ru接下来的考核流程。

    首先,是笔试。

    ……对, 就是万恶的写卷子。

    客观题、主观题都有,但都是问答题,一共两小时笔试时间。

    如果有不识字的, 则会有人一题一题地帮其念并记录其答案。题目听不懂也没关系,凭直觉答吧, 大部分题目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正确答案,这主要还是看一下各人的文化程度以便安排之后的教学计划, 再有就是再筛选一次心性。

    ——以上是我一边笔试一边总结出来。

    对别人来说诸如‘某灵兽的饲养注意事项’、‘某丹药服用时的禁忌’这些五花八门的客观题八成得连蒙带猜, 崩溃于‘那灵兽/丹药我听都没听说过啊!’, 但于我不过是从各个记录中东抄一点西抄一点。

    至于像‘筑基期的你和你筑基期的同门遇到了一只金丹期的妖兽, 你们不是对手, 两人联手抵抗也必死无疑,最好的结果也只是能逃出一人, 而代价是另一人死死拖住妖兽最终尸骨无存。那么你会如何做?’这种主观题,就老老实实地按照本心回答。

    对, 这份卷子上的主客观题我是这么分的, 涉及到‘我’会怎么做、怎么想等,算主观, 其他虽然可能现在还没有定论但迟早有正确答案的某东西的特点之类的, 算客观。更简单一点的分法是, 我能找到资料抄的算客观, 只能自己编的算主观。

    客观题没什么好说的,纯考知识面和记忆力,答对答错都不会成为考试合格与否的理由,只是错太多的话,以后的文化课就任务繁重了。但主观题要注意,一定要写自己本心的答案,不要填出高尚的虚假。

    “答案请一定要真实,”大师兄在笔试开始前温馨提醒,“很多题目你们会做出什么选择其实在登山路中就已经表现了出来。云霞宗可以接受拥有自私自利、嗜杀成性、嫉贤妒能、胆小如鼠等一切被认为是负面性情的弟子,但是我们不接受、不能接受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弟子。同时,如果你们因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而填写了不恰当的答案,那么,我们也只能为无缘而表示遗憾。”

    ☆、0072_主观题

    我刷刷刷地花了十分钟将客观题写完,然后开始纠结主观题。我相信如果我因为主观题而被刷下来,我爹一定会把我拎回剑修峰重教育,然后让我参加十年后的选拔大会,且在这十年中绝不承认我是云霞宗的弟子。

    我恨重修补考。

    在我写客观题的时候,以监考为名的大师兄就站在我旁边不挪步地看了我答题十分钟,我一直忍着没理他,以免给其他考生留下我跟监考员套近乎走后门的印象——虽然等他们入门后知道我爹是谁,我这走后门的印象是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的,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不需要提前到现在。

     

    网网推荐:

    等到我客观题答完了,该答主观题了,大师兄还是不挪步,我到底没忍住抬头瞪他。大师兄冲我挑眉一笑。

    我:“……”好吧,我接着忍,反正我的答案他现在不看之后也是可以随便看的。

    在我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做到一半时,大师兄施施然地履行职责开始好好巡视考场不一直盯着我了。

    我:“……”总有一天我要揍他。

    *

    主观题其实不好答,虽然我一定会坦然表露出我内心的阴暗面,但是面对那些我根本没有实际遇见过的场景假设,我是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应对啊……

    我揣摩了一会儿,决定把自己往卑劣了写,当然,是有限度地卑劣。比如我可能会做出抛下同门自己逃跑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还做不出抛下同门自己逃跑时还陷害同门让其跑不了的事情。

    嘶……不过也不好说,人类这种生物无耻起来可是很没有底线的,尤其像我这种三观成形于信息大爆炸、钱权至上、旧传统被质疑、新传统尚未建立的混乱时代的人……

    无耻起来肯定连我自己都怕。

    不过我还是觉得我应该做不出陷害同门去死的事情,倒不是自信自己的道德底线,而是我觉得我对生存、利益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渴望。至少作为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我可以肯定,我是能够淡定接受死亡来临的。

    ☆、0073_贴身

    这个星球虽然从整体风俗包括衣着打扮、生活方式等都很像我上辈子所在国家的古代,但实际上这里的发展时间远远、远远比我上辈子所在的时代要长,即使文明几经摧毁,但到今天,科技程度也许与我上辈子相差无几,可是文化方面却比我上辈子更加丰富且坚韧。

    ——文明本就不仅仅是科技。

    这里的人能接受到的信息广度和深度都不比我上辈子差,但他们却不会像上辈子年少时的我那样由于过多的信息而迷失,因为炼心在修真界被强调,在凡人界也同样被重视。

    在这里,心性淳朴绝对不是因为见识少,而是因为足够坚定。

    不幸的是,我将上辈子的恶习带了过来,完全不够坚定,甚至自己对自己都不够了解,或者说,很不了解。

    对别的考生来说,大师兄在笔试前的告诫重点在‘不要弄虚作假’,而对我而言,他的那番话重点只在最后一句:因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选择而填写了不恰当的答案,这同样算不合格。

    我咬着笔杆看着题目苦苦在脑内做场景模拟,揣摩自己会怎么做揣摩得牙都疼了,字斟句酌地将一题题答案填完,终于答完后生无可恋地松懈了下来,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大师兄又站到了我身边歪着头在看我的答案。

    我:“……”你有完没完?

    “大师兄,”另一个监考的师姐走过来,黑线地看着他,“有人交卷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网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别一直盯着裴美人,所有考生都当你色狼了你知道吗?”

    大师兄:“如果有机会贴身站在裴美人身边,你猜这些考生中有几个人会不愿意?”

    师姐:“我是他们我就不会愿意,只要有得选,我绝对不愿意站在比我美的人身边,站在比我美的男人身边就更不愿意了。”说着还嫌弃地往远离我的方向走了几步。

    我:“……”我考试呢,你们别拉我躺枪行不行?我就这么抬眼一看,不少女性考生们都对我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还有几个忍不住轻哼了声,而不少男性考生脸上则挂上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第三名少爷没有,他脸上的表情叫不忿,第一名少年也没有,他脸上的表情叫……他还面瘫着。

    我猜,不少人都在想大师兄被我色诱了。

    有时我庆幸我的性向为男,不然我这张脸要是长在个笔直笔直的男人身上,那他得多悲愤啊?喜欢的妹子看见这张脸就要退避三舍甚至当成情敌,不喜欢的男人看见这张脸就黏上来甩都甩不掉……啧啧啧,虽然我依然介意被不喜欢的男人靠近,但起码我不介意被妹子疏离敌视,算是幸运了一半吧。

    ☆、0074_秘密

    虽然我对自己主观题的答案心里很没底,但将试卷填满后再坐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所以我就交卷了,直接将卷子递给站在我身边的大师兄。

    大师兄接过,立刻转手就递给了站他旁边的师姐。

    师姐翻了个白眼,拿过试卷转头走向了前排放试卷的地方。

    这位师姐名叫茅草精……哦,不是,是叫茅草矜……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费解,那些爹妈是怎么给儿女取名的?威化饼就算了,那是两个世界文化差异造成的误伤,但是这个世界是有精怪、妖精的。茅草精……虽然说茅草的初始等级太低,很难成精,可是,由于基数很庞大,所以几率再小,也还是有可能的。给自家女儿取这种一读就谐音的名字真的好吗?

    哦,我又扯远了。我其实想说的是,茅师姐虽然看起来好像对大师兄颇有点意见,但其实那是假象,我亲耳旁听过茅师姐说自己对大师兄非常崇拜。

    “啊,我跟大师兄握手了,我今天一定不要洗手!”这是茅师姐当时的原话。

    不,茅师姐不是说给我听的。当时,茅师姐正在与她的闺蜜热烈探讨大师兄有多帅,我只是路过。

    不小心听见也不能怪我,我这张脸不适合走人多的地方,她们说小秘密也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然后我们两方不小心选了同一个人不多的地方,结果我就听到了少女……外表少女的心事。

    由于等级的差距,茅师姐她们当时立刻就发现了我,我就只听见了那么一句话。之后双方面面相觑都挺尴尬。

    我首先表态:“师姐们好,我是不是打扰到什么了?我就从这路过一下,马上就离开。”力图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的路人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