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2516_不知道

    我这次真什么也没做起码没做能让洪莘归看见的动作我只是在看随里毛球和裴冰打架。他们俩的动静是很大让我不得不在随里划出了更大的空间给他们折腾但是洪莘归又不可能看到我的储物准灵宝中发生的事情。

    洪莘归:“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胡你现在比我怪异多了瞧你那精神不正常的样,跟喻桥……等等,跟喻桥……很像?

    我:“问您一个跟养蛊池有关的问题可以吗?”

    洪莘归:“终于想起来问了?你。”

    我:“养蛊池有镜像秘境吗?”

    洪莘归在我要提问时本露出了我分辨不出含义但感觉有点不怀好意的表情可当我实际将问题问出来后,他那略高深的表情消失,面上显出了……莫名其妙感觉是认为我莫名其妙。

    于是我就真莫名其妙了:即使养蛊池没有镜像秘境或者你不知道有没有你答没有或不知道就完了,鄙视我干什么?

    洪莘归:“镜像秘境……是什么?一个大分类而不是特定的某个秘境的名字?”

    我:“……”

    洪莘归:“你看起来好像很惊讶?为了我不知道而惊讶?”

    我确实很惊讶但想想在水溪城时莘川岚前辈对养蛊池能保留尸体的地方一无所知就试图进养蛊池找友人尸体考虑到物以类聚所以作为莘前辈友人的洪锌归可能在情报方面也不太好然后当这两个情报能力都欠费的人合体后,情报废依然没有进步。

    我:“镜像秘境大概就是跟另一个秘境或者某个地方有紧密联系的秘境,两处地方互为镜像关系。我也不知道这类其实关联很复杂、可能互补也可能为敌的关系为什么会被统一命名为‘镜像’就像我同样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这种关联的双方可能有一方并不是秘境,但却依然被统称为了彼此的‘秘境’。”

    洪莘归:“有时候我很羡慕大门派弟,你们不会像我们这种散修一样经常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答案,只能自己硬试。”

    ☆、2517_部分控制权

    以前我同样觉得门派弟在情报方面有天然优势,不过认识邹寰后我反省,这事还是有个体差异。除了邹寰之外,文乘锥前辈的信息储备似乎也很丰富。而门派弟中,比如很多一年都不一定进一次藏书阁的,情报累积方面并不比散修强,不过,当然,门派弟肯定都知道需要情报时可以去哪里查。

    洪莘归:“我不知道养蛊池有没有镜像秘境,我没有感觉到它跟什么有紧密联系。”

    我:“您在出养蛊池之前,为什么知道您能出去了呢?”

    洪莘归:“你终于问了一个在我预料之内的问题,但来得太晚,我不太能感动了。”

    我:“……抱歉?”

    洪莘归:“以前还计划卖点关,不过现在也没心情了,直接告诉你吧。因为,我从竹红手上夺走了部分养蛊池控制权。”

    洪莘归:“这事我还得感谢你,因为你的防御罩,以及莘川岚将自己献祭给了你,所以莘川岚被封入养蛊池灵脉核心的时候,状态与核心的其他收藏不太一样。具体很复杂,我也形容不清楚,总之,这种不一样成为了割裂竹红控制权的一把刀,而且不是与我相关唯一的一把。”

    洪莘归:“第二把刀是洪锌归与莘川岚合为一体,在合体的过程中,他们舍掉了所有与养蛊池、与你连在一起的部分,这份割舍完毕后,形成的我,便已经清干净了养蛊池异常灵气,也就是具备了被常规状态检测困锁法阵放行的条件。”

    洪莘归:“由于舍弃和合体的过程与竹红运转阵、获取养蛊池在同一时间,所以我的清理干净自己,其实就是变相获得了养蛊池前后两任控制者的同意——新控制者是指竹红,前任控制者就是自然状态的灵脉核心。”

    洪莘归:“这种同意是半被迫的。灵脉核心因为追杀、没抓住你而被牵制,让竹红趁机占了上风,但之后灵脉核心的反扑强度应该超出了竹红的预计,所以竹红应对得很吃力,这时我舍弃的兼具你和养蛊池气息的部分帮竹红吸引了灵脉核心的一些注意力,给了竹红反击的机会,但为了利用那份混合气息,竹红不得不给我行方便。”

    洪莘归:“我成了竹红的帮手,自然便获取了一些报酬。我没要他多的,当然实际上我也要不了多的,只是拿走了一点灵脉核心碎片,可以用来生成新的灵脉核心。”

    ☆、2518_炼制了……

    我:“养蛊池的灵脉核心有很强的攻击性,如果它跟不善攻击、带伤的其他灵脉核心相遇,它就可能取而代之?”

    洪莘归:“本来,我是准备这么使用它,可是,在你炼制好剑穗与剑后,出现了一种新的可能。那一点养蛊池灵脉核心可以借用净锦峰灵脉,生成一个幼的新灵脉。过程中,净锦峰灵脉可能会略微受损,但可以修复。”

    我:“为什么出现了这种可能?”

    洪莘归:“因为我原本持有的核心碎片只是碎片,不具有独立性,也不具有成长性,但你炼制它之后,它完整了。”

    我:“等等,洪前辈,您的意思是,我炼制了你从竹红前辈那里拿出来的养蛊池异常灵脉核心的碎片?剑?”

    洪莘归:“对,我出养蛊池的时候,将核心碎片封进剑里了。”

    炼制通明果的时候,我从来没搞清楚过我到底是怎么让提纯发生了质变;现在我炼制灵脉核心碎片,干脆连原材料都没发现……往乐观的方向想,我果然是一个粗枝大叶的标准剑修……高兴不起来,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亿的冰雕。

    裴冰:“冰雕是个啥单位?”

    毛球把分心的裴冰按在爪下:“这个单位。”

    别抓我字眼,我在心痛,你们俩专心地打架去。

    洪莘归:“原本我只是粗略封印,这片碎片依然与养蛊池,也就是与现在的竹红,有关联,我使用不了,但是,你炼制后,这种关联被切断了,可我对新养蛊池的些许控制力依然保留着。”

    洪莘归:“切断的方式很奇特。原本这碎片像是从养蛊池主体上硬割下来的肉片,切口处血淋淋,始终没有愈合倾向,反而相互吸引。主体时刻呼唤碎片回归,你切断了这种呼唤,方式是,你造了一个假核心碎片响应了主体的呼唤,主体收下了假碎片,认为自身已经完整,于是我的真碎片就彻底自由、独立。”

    洪莘归:“你还帮真碎片治疗了伤口,让它从片状变为球状,将血淋淋包裹在球心、自成循环,于是,这真碎片就有了发展的潜能。”

    ……我做的?你确定你没有脑补过度?

    ☆、2519_选项

    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装高人,但还是觉得问问题更重要:“在炼制的时候,我没有感知到我的力量被远方吸收。”

    洪莘归:“是我。我手伸进去的时候,我的血肉辅助了炼制,同时也将炼制的力量向外传出。你那时没有监控我的灵力走向,而且我跟竹红的联系形式类似养蛊池现在的内缩,较隐蔽,所以你不容易察觉。”

    洪莘归:“总之,这之后我跟竹红就断开了,我只继续对养蛊池有一些单向影响力,而且因为灵脉核心碎片的完整化,我……自身的分裂度也在逐渐降低。”

    我:“分裂度……可以问吗?”

    洪莘归:“如你所见。我不想回答。”

    我:“所以,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处理灵脉的事?”

    洪莘归看了我一会儿,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一个是立刻就能拥有的成熟灵脉,一个是需要养很久才能开始有用、还很可能中途夭折的幼灵脉,你选哪一个?”

    我:“您的选择依据不完整。成熟灵脉已有主人,想拥有它必须得抹去它的意志,还得防着未来它原意志复苏;从灵脉萌芽开始养,新灵脉则可以完全属于自己。”

    洪莘归:“你知道从萌芽态养出一条成熟的灵脉,无论灵脉等级如何,只要它能稳定存在百年以上,这有多难吗?”

    我看着随里那现在虽然依然算幼但已经没有夭折危险的灵脉,想我不太知道,这灵脉我好像都没怎么关注过,它就自己长大了?

    洪莘归:“谁都知道,自己踏踏实实不用外物修炼出来的修为才最可靠、最有未来发展空间,但有几个人能坚持不用外物呢?如果坚持的后果是连筑基都难,又有谁能抵抗得了靠外物结丹的诱惑呢?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自然可以选更好的,但如果选项只有一呢?”

    我想了想如果我抓到一条属于别人的灵脉,去抹它的意志,因为不肯定自己是不是抹干净了,之后就要长时间提防它反噬我……即使我一无所有,我想我也不会这么折磨自己。我不愿意让自己的生活充满防备,至少,在我能避免的时候,我不会让自己的生活变为我厌烦的样。

    我:“很多题目中,‘放弃’或‘退后’是一个必有选项。”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