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2520_金丹级

    洪莘归拿出剑穗放到我面前:“那碎片现在移到了这里面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送你吧。”

    “……”我拿出一株从昆仑巨大火球莲获得、被随吸收改造过的灵脉火球莲“筑基级虽然远比不上净锦峰灵脉但是它不认主、可以随身携带。”

    到这我又拿出一个便于随身带灵植的储物器物放洪莘归面前——反正这类东西随里可养灵植后我就用不上了。

    洪莘归:“……我好像犯了一个错误。”

    我等了一会儿,但洪莘归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拿起了灵脉火球莲。

    我补充介绍:“它上面凝结的水珠有治疗效果,虽然也是只有筑基级,但对治疗金丹级的伤也有一定的帮助。”

    洪莘归:“裴三少爷能对金丹级的伤起效就叫金丹级真正的筑基级对金丹级是不破防的。”

    乱。

    我:“筑基期只要找准金丹期的弱点,一样可以伤到金丹期只是可能伤不实在。就像金丹期将修为压制到练气期也同样可以重伤筑基期。你那种法岂不是越级挑战不成立了?”

    洪莘归:“筑基期靠什么找到金丹期的弱点?金丹期将修为压制到练气期后其所有实力就都弱到练气级了吗?你以为只要入了金丹期就能在所有方面都达到金丹级?”

    呃……也是至少金丹期修为压制到练气期后其眼力、判断力肯定还在金丹级。

    洪莘归:“好了,你可以回净锦峰告诉他们我对他们没威胁了过几天我就会离开这里。”

    等等,关于金丹级物品的问题我们才刚刚开始讨论……好吧你不愿意讨论我当然不能硬逼你,我另外找……找谁?还有谁不烦我问问题的?

    大师兄?大师兄不行,他倒是不烦我问问题,但他不给我干脆解答问题。

    我联系文乘锥前辈,问:“如果我问您一个解答起来很繁琐的问题,您会详细给我解吗?”

    文前辈:“只要我知道答案,当然可以。”

    看,还是有人能容忍我且不耍我的,果然善有善报,救人不亏。

    文前辈:“你要问什么?”

    我:“哦,不问什么,我只是想确定,当我想找一些奇怪事情的答案时,我还有地方可以找。”

    ☆、2521_核心碎片

    文前辈:“你还知道自己奇怪啊……”

    我坚信自己以修士的标准很正常。

    我:“既然到问问题的事情了,我帮任泳鸣问一个吧,答案你如果愿意的话,告诉任泳鸣就可以。这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要进养蛊池?”

    文前辈沉默片刻,然后对我笑笑,接着断了通讯。

    救命之恩也不能阻止人断通讯啊。

    我回到净锦峰,跟胡长老:“我才知道我对洪莘归前辈算是有恩,然后为了报恩,他给了我这个剑穗。剑穗中就是他原本打算用来将净锦峰灵脉据为己有的引,是另一个灵脉的核心的碎片。”

    胡长老愣了一会儿:“这……得是什么程度的恩……我倒不是想打探这事,但,这种程度的恩,你怎么会先前不知道?”

    我:“事情很复杂。你听过我关于养蛊池的传闻吗?”

    胡长老:“不久前才略知道一些,但……的是你假装去过养蛊池。”

    我:“我实际去没去过不重要,重要的是洪莘归前辈肯定去过,九死一生地从里面出来,而他的出来,据他,有我的一份功劳,但具体情况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我:“现在的问题是,这剑穗里的灵脉核心碎片,能不能用。”剑穗确实是我炼制过的那个,但是洪莘归把养蛊池核心碎片从剑转移到剑穗中时,添上了他的气息,而他的气息是附着在核心碎片上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核心碎片,于是也就清除不了他的气息。

    结论就是:我现在对这剑穗的安全度不太有把握。

    胡长老沉吟了一会儿,问:“这灵脉核心碎片,还有意识吗?”

    我:“没有。”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虽然炼制当时我没有发现这碎片的存在,但是现在仔细检查炼制过程中剑的相关信息,总算让我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有一些能量流动在炼制时被替身冰莲花实时检测到并传递给了我,我那时虽没能理解,但记录了下来。

    我现在依然没能理解记录下来的所有能量流动的含义,但洪莘归提到的‘内缩’我找到了,是比较明显的主体变化,这一点上他没有骗我。

    ☆、2522_仅仅是利益交换

    我仔细探查了一下剑穗的对外联系情况,裴冰跟毛球打完,也帮我给剑穗做了一个屏蔽罩,看看将它与外界化神级隔离后,这剑穗上的能量有没有变化。

    ——为做这试验,裴冰又大大咧咧借用云霞宗防御阵,然后我又收到了惠菇长老的警告。

    裴冰:“你要尽量高级别的屏蔽,那我肯定得做点过线的事情。”

    你就不能用界线范围内的最高级别屏蔽吗?养蛊池才什么级别?它的一点碎片,招待它元婴巅峰级就很够了,你倒好,化神级,还特么……你用的化神哪一级,我只知道肯定不止初期级。

    裴冰:“问那么多做什么?了你还不是不理解。对你来化神巅峰和化神初期有区别吗?你看不出区别嘛。”

    意思就是你也不知道自己动用了什么力量对不对?你早晚要被云霞女士逮去关黑屋。

    毛球爪拍在裴冰头顶:“黑屋。”

    另外,化神巅峰和化神初期对我是有区别的,因为前者修为高于我爹、后者低于我爹,也就是后者我惹起来还算安全,前者则很不安全——当然,最好是都不要惹。

    在我的检测能力之内,我认为这剑穗是安全的,而且因为一直养着剑,将剑从全无意识慢慢养到能给我一些感情回馈,所以我对器物是否有意识比较有经验。与我灵魂连接的裴冰、随和毛球也能帮我鉴别。因此我基本可以肯定,剑穗里的灵脉核心碎片,除非隐藏能力达到了化神级,否则我不太可能发现不了。

    胡长老:“裴长老打算怎么用这核心碎片?”

    我爹才不管……又错了,这里的裴长老是指我。我回答:“我没想好,不过胡长老似乎有方案?”

    胡长老:“不,我的方案……太厚颜了。”

    我:“你是,用在净锦峰灵脉上?净锦峰灵脉有伤,这核心碎片能助它伤愈?”

    胡长老:“一定程度上,还能助我减弱金丹伤势。但这样就只对净锦峰有好处,不行,客座长老不需要对门派做到这种地步。你第一次当客座长老,而云霞宗又很强调对门派的忠诚度,所以你一时可能思维转不过来。你记住,你需要付出忠诚的门派只有云霞宗,我们这种邀请你当客座长老的门派,仅仅是利益交换。如果你从我们这里得到的少于你付出的,这个关系就出问题了。”

    ☆、2523_谈个交易

    我:“谢谢。”

    胡长老:“不用道谢,我也是为了自己。之前你已经给了净锦峰我们很可能还不了的好处,如果再追加,我怕云霞宗官方来找我们要债。你愿意凭心情多给,但云霞宗肯定得考虑影响,不能坏了客座长老的规矩。”

    我:“那如果这样,你们把净锦峰这条很快就要离你们而去的灵脉送我,我还你们一株你们可以长久保留但品阶上只有筑基级的灵植型灵脉,可以吗?”

    胡长老猛然站起来。

    心身体。

    我:“坐下慢慢,交易是可以慢慢谈的。”

    胡长老缓缓坐下,但精神没有放松:“灵植型灵脉,你可以做主送出?”

    何止可以做主啊,我都送了两株出去了,如果算上给云霞宗种植峰研究、我不打算要回来的那株,就是送了三株……你别那种表情盯着我,我知道我有点败家,但是!

    “这是我个人机缘获得,我拥有完整的处置权。”这是大前提,我败的只是我个人的私产!我自己赚得的私产!

    裴冰:“行了,败什么不是败呢?非要扯遮羞布。”

    胡长老手发抖,像是很激动。

    我干脆把灵脉火球莲拿出来:“就是这个,筑基级,单株,它能散发的灵气如你所见,我不认为它能撑起一个三流门派的日常修炼,不过它还能少量产出我卖给过你的那种治疗水珠的弱化版。”

    胡长老死死盯着灵脉火球莲:“不需要撑起三流,只要能撑起不入流就够了……太够了……”

    不入流也不够吧?灵植型灵脉,如果灵植体型非常大,比如参天大树那种,可能撑得起一个门派,但像火球莲这种大,一个巴掌大的花盆就够栽种它的了,筑基级的它最多能勉强满足一个筑基初期的日常修炼。

    胡长老看向我,眼里放光,饿狼似的,有点渗人,他:“净锦峰灵脉离开后,它残留在这里的灵气以及它在这里的存在感,不会立刻完全消失,那时,有这株灵植代替净锦峰灵脉镇守这里,这株灵植就能延续净锦峰灵脉的效果,让残留灵气散开的速度更慢。”

    胡长老:“这株灵脉在这里的价值,不只是它本身可以生产灵气,更重要的是,它可以聚拢灵气。由于净锦峰灵脉已经在这里存在了比较长的时间,而现在它的离开并不是因为这里的灵脉生存环境不再适合,只是它心另有所属,所以当它离开后,这里依然还保有着适合灵脉生存的环境,也就是……”

    我:“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养出新的灵脉。”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