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25_一起

    替身冰莲花脱离胡钒的手,悬浮在他捧着的灵脉火球莲的上方,不需要胡钒出力,替身冰莲花就自己联系了灵脉火球莲,进而联系了净锦峰原灵脉。

    多出一个替身冰莲花,并没有给胡钒造成更多的负担,巨大火球莲花瓣也不需要胡钒控制,胡钒依然可以按照他的原定计划处理灵脉火球莲。

    我拿出含有养蛊池灵脉核心碎片的剑穗,问:“可以一起吗?”

    胡钒看看我,看看替身冰莲花,看看火球莲花瓣,反问:“你认为,一起的话,净锦峰的灵植新灵脉会更好吗?”

    我:“我认为会。当然,我不能完全肯定。”

    胡钒:“我也不能。那么,如果中间出现不对劲儿的状况,你能及时收手吗?”

    我:“我认为我能,但是,我依然不能完全肯定。今天之前,我在这方面只有一些理论知识,实践中却总是有很多意外状况,所以这只是我的试验,而试验,必然会有失败率。”

    胡钒:“得也是。我也是第一次养属于自己的灵脉,同样会有失败率。”

    他又看了我一会儿,像是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又像是为了保证‘就算我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我’……让我有点紧张。

    我:“没事,稳妥第一,不用管我的试验,你只考虑净锦峰就好了。”

    胡钒:“对。作为净锦峰的长老,净锦峰就是我的道,在难以抉择的时候,我应该抛开我的复杂感情、经验、猜测,只需要考虑净锦峰就可以了。”

    胡钒:“裴长老,裴林道友,你保证你不会强迫净锦峰原灵脉做任何事情吗?当它抗拒的时候,你绝不逼它?”

    我:“当然。只要别人没有先过界到我的领域,我绝不会逼迫任何人顺我的意做任何事。”

    胡钒:“那么,做你想做的试验吧。只要净锦峰原灵脉肯接受,这就是合适的、有益的试验,我没有资格代表原灵脉做决定,让它自己判断吧。”

    之后我和胡钒分工。胡钒专注地养灵脉火球莲,让灵脉火球莲慢慢填入原灵脉因为即将移位而逐渐空出来的缝隙中;我拿着剑穗与净锦峰原灵脉交涉:剑穗里的核心碎片助它修复,它助核心碎片从光秃秃的碎片球萌芽出灵脉。

    ☆、2545_纯洁的

    胡钒的进度很顺利,我这边则陷入交流不畅的状态,这原灵脉蠢得不知道什么叫交易,它就想吞了核心碎片,却什么都不打算还给我。唯一的好消息是,我已经确定核心碎片有助于原灵脉的修复。

    我跟原灵脉拉锯了好一会儿,都想放弃了,突然我的意识中出现了一双手,那双手像是清晨被闹钟吵醒的人,一手拉高被捂住头,一手到处摸索想摸到闹钟,然后按掉或扔掉闹钟。

    随?

    我和裴冰一起研究了一下,确认这就是随的手没错,但他的器灵先把手具现出来是什么意思?对本身形态随意的器灵来,具现出一双手和具现出一个完整的人形,难度是一样的啊……

    裴冰:“难道……随随的器灵就是手?”

    裴冰看我,接着视线飘到我的下半身:“手?”

    我:“……”我对毛球起誓,虽然我的确意淫过随,但是我的意淫绝对不是纯粹的下半身思维,我最深入的时候也就只想过**相合,那也是身心统一的交合,不是单纯的肉欲。

    裴冰:“呵呵,你对毛球哥哥起誓有什么用?你养毛球哥哥之前十几年就已经养了随随了,谁知道你在那十几年与随随单独相处的时候,对随随灌输了些什么。虽然那时候剑大爷也在,但别那时的剑大爷了,就算现在的剑大爷,也还理解不了复杂的人类思维。别狡辩你那时年纪。那十几年你虽然身体条件跟不上,但心灵一直都是成年人。”

    ……我真没有……那十几年我忙着适应修真界和我自己的脸,最多就是看合欢宗资料的时候思维跑偏一二,大部分时间我根本无暇考虑那些,而且**真的很大程度上是生理影响心理,在我身体并不饥渴的时候,我的心也是很纯洁的。

    裴冰冷笑。

    毛球:“**真的很美好吗?我什么时候到发情期?”

    我:“……”主,你别添乱了。

    裴冰:“**当然很美好,看合欢宗的影响力就知道了。灵兽的发情期是在成年之后,毛球哥哥的话,应该是结丹后吧?但是现在毛球哥哥的修为天花板被推高了,所以成年可能是在结婴后?于是发情期也就可能得等到元婴期?啊,你呢,主人?”

    我:“……回去我问问柳桀长老。”

    ☆、2546_起床

    当我在裴冰和毛球面前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时候,随的一只手终于摸到了目标物,也就是……净锦峰原灵脉,然后那只手抓住了原灵脉,仿佛掐住脖的抓法。

    我:“……”喂喂喂,这一个两个的,专门折腾我来了是不是?

    我忙制止随手的动作,以防他真把净锦峰原灵脉当闹钟给砸了。

    随虽然好像有点起床气,但是很听我话,我一拦他就收手,那只手和原本拉被捂耳朵的手一起,在意识中缠上了我。一时间,我的几乎整个意识都仿佛被拉入进随里,而随的器灵也在他的空间内完整显露出来,不只是一双手,而是整个人形。

    他的储物空间就像是他的床铺被,他半掀开被、起身,露出了上半身;他一手勾着我的脖,另一手环上我的腰,把我的整个意识往他的床上带。

    ……好像这养出来的器灵确实不太对,最不对的地方是,“你的脸怎么跟我一样啊?”身材也几乎相同。让本来有些旖旎暧昧的动作……像是我自己对着镜逗自己乐。

    随将脸埋入我的颈窝,蹭蹭:“因为这是最美的脸。”

    “你……”我刚了一个字,突然觉得脖上的触感不太对,忙把他的脸推开。

    随舔舔唇:“主人,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做任何事情。”

    这厮刚才在我脖上舔舐啃咬……真的,我有点怂,因为这太像自攻自受了……

    随:“没关系,做的时候我可以换张脸,任何脸都可以。裴冰,把你能制作的脸列出来,让主人挑。”

    裴冰比我还怂,当真听从命令把脸列出来了。

    随:“主人,挑一张你最有性致的脸吧,然后,我们好好做一场,我一定会让主人满足的,没有人可以比我更让主人满足了。合欢宗的教材,我全、部、都学会了,还在脑中演练了好多场。比如,这些。”

    着,在随旁边出现了数块屏幕,上面全是……我与我,**的场景。

    我:“……”不是,我真没自恋到这份儿上。不过他演示的这些场景,我好像都见过……喂……

    随:“还有好多哦,主人,我们可以慢慢试。”

    我:“……我先去做灵脉试验。”

    ☆、2547_一个好灵宝

    随:“好啊。不过,主人,你是逃避不了我的,因为我就是你的一部分。你心中有些不很重要的想法,不想让裴冰感知到,他就感知不到;但是,你不想我感知到的,无论是怎样无关紧要的信息,你都屏蔽不了我,裴冰也帮不了你。因为从你拥有我的那一天起,你就一直对我完全敞开,所以以后也不能关闭,除非,你舍弃我,可是,我们已经错过了无损解绑的时间。”

    我:“……错过?”

    随:“对啊,今天不是我器灵成形的第一天。我是在你金丹生成的那一天成形的,现在,我们的连接已经完完全全稳定了,任何方式的解绑,都必然重伤我也重伤你,我们拆不开了。”

    我……靠。

    随把被完全掀开,赤身**,跟我几乎完全一样的身体,:“来呀,我期待五年了。”

    ……我养灵宝的方式,真的不对……

    我对裴冰:“现在我有点乱,但是,我先明确地警告你,你不准对随动手动脚,因为那像是对我动手动脚。”

    裴冰还没回应,随先:“放心,主人,除了你,我不会让任何东西随便碰我。我给裴冰他们最大的优待是可以随便看我的**,因为他们经常可以看到主人的**,我便没有再回避的必要,不过也就只能看而已。”

    裴冰看看随,又看看我,心中好像在打什么主意,但对我的要求表示了答应。

    毛球最淡定,人类的长相于它不成干扰,至于不穿衣服,毛球自己也不穿啊,一样的啦。只是早就知道会苏醒的灵宝终于苏醒了而已嘛,不需要惊讶。

    我:“随五年前就苏醒了,你们俩感知到了吗?”

    毛球老实:“感知到了一些,但我不知道他完全苏醒了,以为他是在苏醒前的挣扎阶段。”

    裴冰:“我也差不多,可能我稍微比毛球哥哥感知到的多一些。”

    我:“你们感知到的那些是什么?”

    随:“是我对主人你火热的爱。”

    我现在不是很想跟随搭话,但还是回应他:“灵宝对主人都是爱的。”

    随:“是啊,我是一个好灵宝,为满足主人需求而生的好灵宝。主人,你害羞逃避的样可真美,让我想把你搂在怀中,仔细疼爱遍你的每一寸肌肤。”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