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
    48小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剑宗不同, 剑修自古以来就是最霸气的修士群体,没有之一。他们也是最讲究专注的群体,一人一剑,无惧无畏。很多剑修都冷硬得如同他们手中的剑,剑宗如果至今保持着纯剑修的模式,其实大家都表示可以理解,毕竟剑修们本来就是这么没有变通的家伙。

    不过实际上剑宗没有成为那个唯一, 他们在阵法上也是一绝,而且非常奇葩……呃,有点奇怪的,他们的种植业发展得也很不错……

    咳, 说回到云霞宗。

    *

    还是光看名字就知道, 云霞宗底蕴有限。云啊霞啊的, 听起来很美, 但听起来也让人不知道这是干嘛的。为什么取这么个不着边际的名字?因为药宗剑宗那种直接拿职业命名的取名方式, 云霞宗建派时气短不敢啊。

    好,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黑历史了, 姑且不提,说说现在。虽然修真界加凡人界一共只拥有一颗星球,但这个星球极为巨大,多如牛毛的三流门派都动辄占据一个山头——可不是小土包的那种山头——那三个顶级门派更是每个占据了一整块大陆——绝对不是大洋洲那种小面积——云霞宗比顶级门派差一个层次, 只占了一片山。

    云霞宗不同职业的修士们就分别居住在不同的山上。相同职业的修士, 元婴期开始收徒后就能离开原本的大山头, 独自拥有一个小山头,等到了化神期,就能独自拥有一个大山头。

    正中略偏南的主峰最雄伟,所有的重大事情都在那里举行,有其他门派的人来也主要在那里接待,还有诸如任务处、后勤处、招生处等都设置在主峰。主峰不属于任何一个职业,哦,掌门住那里。

    正北方向的山头属于剑修们,统称云锐峰,我爹就在这些山头之一上,当然,我也在他的那个山头上。这些山峰是整个云霞宗地盘里面积最大的一片,也是条件最艰苦的一片。漫山遍野的石头、石头、石头……哦,还有雪。据说可以磨练剑修的意志。我只知道我想啃几口水果都得自己种。

    正东方向是云暖峰,属于丹修们;正西云祥峰归器修;正南云柔峰归驭兽;西北云诀峰归法修;东南云盛峰归种植;东北云实峰归符修,东北还有一处小秘境,供弟子们实战修炼;西南云原峰是留出来的狩猎场,保持原生态,同样也是弟子们的实战训练场。

    全云霞宗最可能出现蛋的地方就两处:人工饲养的,正南方向;野生的,西南方向。

    我住在正北。

    所以说,为什么我门前会出现一颗蛋?

    我爹对此只表示:“不是我送的。”

    那就更灵异了,这整个山头一共就住了我们一家四口,双胞胎还出门在外,我没带过蛋回来——我这几个月根本就没离开过这座山——我爹也不背这锅,那么……

    来,小蛋,你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滚来的?

    ☆、0030_这是什么蛋

    抛开杜鹃那种奇异生物不算的话,上辈子据我所知,凭蛋壳辨认蛋从而得知蛋里面会孵出什么来,并不是一项太高深的技能,当然,我是指常见动物的蛋,珍稀动物以及灭绝动物是另一回事。

    但是这辈子,蛋的内涵就有点深了。里面可能孵出鸟,孵出鱼,还可能孵出我以为应该是胎生的哺乳动物,包括猫猫狗狗、豺狼虎豹……

    更奇异的是,这些兽类也确实有胎生的,无论凡人界还是修真界都有,可是,它们也可能蛋生。比如一只狐狸,它可以这胎直接生下一只狐狸崽子,下一胎就生下一颗狐狸蛋。

    修真界对此有研究。

    “凡兽们是没得选,只能上天怎么设定它们就怎么生,”我姐说,“但灵兽不同,当母体不适合一直怀孩子时,它们就会用灵力构筑一个蛋来装孩子,并且将自己的传承放入蛋中,当孩子破壳而出后吃掉蛋壳,它们不仅会比刚出生的胎生孩子更强壮,而且填鸭式地被灌入了知识。”

    说这个话题时我才刚在修真界生活了七年,刚刚去驭兽峰——正式称呼是云柔峰——长了见识:“所以,女修也可以生蛋?”

    我姐笑眯眯:“男修也可以生蛋。二弟你要生吗?”

    你居然对着七岁孩子的脸说得出这种话?就算加上我上辈子的年龄,也只有你年龄的零头,你居然如此不顾幼小的心灵?

    抱着猎奇的心态,当时我去驭兽峰借看了他们的部分入门教科,驭兽峰的长老乐得以为我要弃剑从兽——我的木灵根还是很受大多数灵兽欢迎的,冰灵根嘛,有些特殊灵兽也喜欢。

    说起来,我七岁那年倒确实还没有肯定地选择剑修之路,甚至到现在都不算完全确定。即使我从能走路起就天天被我爹安排剑修训练,不过老爹也说了,在筑基之前,都不急着确定,大可以每种职业都试试,选个最适合的。不要急,这选择要是错了,筑基后是不太容易改的,越往后就越难改,因为一旦要改,那基本就是推翻重来了。

    也别想着修多个职业,虽然没有规定说一定不行,但是正如现代五灵根远远比不上单灵根,多职业同修也同样涉及到资源和精力的问题。没有那么多资源可挥霍,在拮据的环境下一个人也没有精力可以兼顾多个职业。

    现代可不是远古时候,那时候修炼容易,人们可以看心情兼数职,现在一个职业就够让人殚精竭虑锱铢必较的了,还兼职,生怕自己不够呕心沥血吗?

    *

    哦,说回到那颗蛋。我爹是个剑修,众所周知,剑修都蛮纯粹的,或者说,都蛮一根筋的,他们对剑之外的知识了解有限,不少剑修甚至连常识都很欠缺,我爹这个剑修……常识还行,可能是因为活得足够长,年少时又颓废过、不务正业过一段,所以他好歹还能针对这颗蛋说点实在话,比如:

    “这是一颗灵兽蛋。”

    “然后呢?”我问,“具体它是什么品种的蛋?”

    我爹:“孵出来就知道了。”

    真是好见解,但我为什么要孵蛋呢?

    我爹:“你当然可以送到驭兽峰去,但是,修士是很讲究缘分的,我可以保证这几天没有外人来过,那么这颗蛋出现在你门前就不是有人送你的,是它自己来的。它选中了你。”

    先不提蛋是怎么滚上山的,或者是哪只蠢兽非要在光秃秃的石头群中下蛋,还管下不管孵,下了就跑,重点是,蛋怎么出现在我门前的老爹你不知道吗?你化神期的洞察力呢?

    我爹:“谁会去洞察毫无威胁力的小东西?你会注意到有没有蚂蚁爬进你屋子吗?”

    我拆台:“这还用注意?必然是没有。”我们住山顶好不好,除了石头就是雪,更不要说我的冰灵根天天刷存在感,我那屋子跟冷冻库似的,什么蚂蚁这么欠虐往那爬?

    我爹:“是啊,这地方,什么傻兽会跑来下蛋呢?你要是非急着知道,去驭兽峰问问。”

    所以就是你不知道嘛,果然不该对剑修的知识面抱太大期待。

    ☆、0031_对着图册也得傻眼

    我一直都坚持,记忆力和智商是两回事,这次又证明了我的看法,以前我在驭兽峰……这里插一句,拿职业当山峰名说惯了,虽然我没问题,但我很怀疑全云霞宗有多少人能准确说出所有峰的正式名称。起码我就知道上回大师兄带客人参观本宗的前一天还特意去藏阁背了一遍全宗所有官方名称。例如招生处,人学名是叫‘试炼项目筹备处’,而且不是只管选新弟子的。

    以前我在驭兽峰蹭课的时候,授课的柳桀长老开后门地给我看了一本图册。

    ……想什么呢?不是那种图册,是正经。是汇集了各种灵兽、灵兽蛋图样的图册。柳长老说:

    “这图册来头可大,纯手绘,你看看,这么逼真,这么细腻,还有刻意突出灵兽特点的适度夸张。花枭先生实乃我驭兽师之楷模,虽然灵兽缘略惨淡了些。唉,红颜命薄。”

    一个驭兽师没有兽缘,这是仅仅惨淡就可以形容的吗?云霞宗也是挺出奇葩的。还有,红颜什么啊红颜,花枭前辈性别为男,你好歹用蓝颜啊。我摸着自己的脸神伤,一边刷刷地给画册翻页。

    “嘿嘿嘿,小家伙,你翻认真一点,”柳长老心疼样,“这是珍品,珍品,一般人我都不让看的。你应该用膜拜的心态对待每一幅画,记住它的每一笔每一划,直到自己能模仿着画出来。”

    画出来我办不到,但每一笔每一划我肯定记住了,就是说出来怕吓着您,我就不说了。我们来说说其他的:“我能带回去看吗?”

    柳长老果断否决。

    于是我就只好在驭兽峰,在柳长老的眼皮底下将画册从头到尾翻了一遍,以我翻的速度都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虽然其中有柳长老不停地让我慢一点的干扰,但也必须惊叹那位花枭先生真能画,把时间都用来画画了,导致在驭兽本业上凄凄凉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