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
    !

    4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  不过云霞女士自己挺喜欢这个任务的, 亲自挨个接触每一个新弟子,对她来说,似乎是件很快乐的事情。甚至每十年重复一次,延续上万年她也没有表现出烦腻。她对云霞宗毫无疑问是真爱。

    我的灵根在十年前就被云霞女士测过了, 就是十年前选拔大会的时候,在那届的考生还在爬山的时候,我就走后门地测了。

    照说,虽然云霞女士并不常出现在普通弟子面前,但长老们要见她还是很容易的,但我爹……他才懒得仅仅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而带我去见灵宝,灵根什么的他更是自己就替我测了。十年前我找云霞女士测灵根纯粹就是想近距离接触一下传奇。

    现在嘛,我有了第二次近距离接触传奇的机会——测过了我也要再测一次, 反正云霞女士脾气好不会在选拔大会上拒绝给考生测灵根,而且更重要的是,云霞女士当众给考生测灵根就像是一个章, 一定要盖了这个章, 才算得到了正式考试的通行证。

    *

    测灵根的顺序是按照到达山顶的顺序来的,我排第二位。

    排第一位的那位老兄是个非常沉默的少年,从我到山顶后我就没听见过他出声。不过有人主动跟他搭话的话, 他倒是也会认真倾听,时不时点点头什么的, 看起来也不是很难亲近的人, 但就是不开口。

    也许是哑的?哑的也没关系, 修真包治百病,只要修为到了。

    *

    “恭喜各位通过预选项目,”大师兄站在云霞女士身边说着让考生们愕然的话,“请再接再厉,等你们通过接下来的正式考试后,我们就是同门了。现在,我们开始进行正式考试。首先是灵根测试,我念到名字的人请到台上来。”

    考生们躁动地交头接耳,不可置信自己费尽千辛万苦通过的登山路居然只是什么‘预选项目’,而且那什么‘正式考试’居然要在他们如此疲累的现在立刻开始。

    抱怨声、反对声不绝于耳,但也有人淡然接受,可能是本身心理承受力强,也可能是有渠道知道云霞宗真正的考试流程——通过了登山路却在正式考试被刷下去的每次都有不少,即使云霞宗消除了他们关于正式考试的记忆,但这种消除为了不伤害考生的神志本来就是不彻底的,消息当然不可能完全封锁。

    如我,属于知道内情的,如那位第一名,估计属于承受力强的——在大师兄刚宣布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面瘫。

    我的观察可是很仔细的,因为他很符合我的口味,无论长相,还是沉默。不过具体还需要深入接触才能确定。

    我真心希望他能留下来,而纵观云霞宗考试历史,登山第一名也很少有通不过正式考试的。所以,未来可期。

    “真没有想到,”黏在我身边的施薄临少爷接受能力倒是也不错。虽然大师兄说完时他也愣住了,但很快就恢复了二货本色,继续没心没肺不担心考试地跟我套近乎,“云霞宗真是严格。”

    对于这位少爷,我就偏向于希望他别留下来,因为他挺烦的。不过,他倒也没有烦到让我想故意给他下绊子的地步。顺其自然吧,反正他也不太可能拜入我爹门下,我跟他以后接触的机会……唉,还是挺多的,想想就头疼。

    ☆、0068_石壁

    大师兄:“测灵根的顺序就是你们到达山顶的顺序,所以首先,闵仑,请到台上来。”

    原来第一名叫闵仑啊,听上去不错。我看着石壁上显示的名字心想。

    虽然我们都叫本宗的镇宗之宝为云霞女士,或者云霞夫人,或者云霞前辈,总之,都是当做人来叫的,但其实云霞女士很少用人形出现,也很少用她灵宝的原形出现,往往是用各种化形现身。

    比如,测灵根时,她的化形是一块石壁,所测灵根将以三维柱状图的形式展示。像我姐的单火灵根,显示出来就是一条红色的圆柱,红色越艳丽、圆柱越高越粗,灵根品质就越好。

    云霞女士偶尔还会在展示灵根的时候顺便给出一些建议,比如当年给我姐的建议就是,不要去驭兽峰。

    其实就算云霞女士不说我姐也不可能去驭兽峰,因为她实在太不招灵兽待见了,也太不喜欢灵兽了,简直是见面就掐,跟什么灵兽都关系恶劣。

    除了这类即使不说当事人也必须有自知之明的情况外,云霞女士一般是不会给建议的,照我爹的说法,这是因为:

    “人的可能性很多,现在不适合不代表未来不适合,永远不适合也不代表不能做出一番成就。正因为云霞女士只要开口就是定局,所以她反而会更加谨慎。而且像她活那么久的存在,见的多了,倒比普通人更相信奇迹会发生,因为,再小概率的事情她都见过真实发生。”

    *

    听到大师兄念名字后,第一名走上了台,在大师兄的示意下,将手放在了云霞女士的身上……

    这么说是不是有点猥琐?其实看上去只是手搭在了石壁上,但全宗弟子都知道那石壁是云霞女士的化形……不不不,是我的脑子太猥琐了,第一名搭上手的那块部位应该是云霞女士的手,就相当于是老婆婆牵了小娃娃,画面还是很温馨的。

    嗯,就是这样。

    ☆、0069_伪单灵根

    云霞女士石壁上的灵根以五种颜色来分别表示五行。红色的火灵根,绿色的木灵根,黑色的水,黄色的土,以及白色的金。诸如雷、冰等变异灵根也归入木、水等基础灵根之中显示,然后用颜色、形状的微调和附加标识来与基础的五种灵根区别。

    第一名将手放上石壁后,石壁上显示了一条圆柱,代表他是单灵根;圆柱为银白色,代表他是金系灵根;是单纯的银白色、单纯的圆柱、无标识,代表这个金系灵根非变异,就只是基础五行的金灵根;最后,银白色的圆柱很淡,代表着,他虽然是单灵根,但灵根品质不佳,虽然修炼时不会有其他系别的干扰,但他本身对金系的亲和力有限也让他在金系方面的进展会碰到阻碍。

    这种单灵根其实很鸡肋,因为单系亲和力太弱,根本不会有普通单灵根猛速晋级的激昂,又对其他系别没有亲和力,不能兼修以扩展手段,普遍认为还比不上同等品质灵根的三灵根,有些激进的说法甚至认为连五灵根都比不上。

    所以这种灵根又被称为伪单灵根、劣等单灵根、骗子单灵根等。

    “单灵根,金灵根,金灵根品质下品。”负责记录的弟子之一高声念道。

    这个结果一出,考生们立刻又炸开了锅。之前说了,能够通过云霞宗登山路到达顶峰的,正常而言三灵根就是最次一等,单灵根、双灵根不是少数。

    单双灵根无论在哪里都要被赞一声天赋极佳,可以说都是被捧着长大的——包括我在内,虽然我被捧主要是因为有个牛爹——而现在,这些天之骄子们却被一个伪单灵根夺取了头名,简直像是被侮辱了一般。

    我之所以没那么在意,一方面是因为我对这位第一名少年有些以貌取人的好感,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知道在云霞宗,这个登山第一名其实没啥实际意义,大师兄当年虽然也是第一名,但他之所以是大师兄跟这名次可没关系。

    这种十年必出一个的第一名,在修真界动辄拿百年当单位计时的地方,大概就跟上辈子的月考差不多。当时也许有人讨论一二,但很快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除非你在接下来、再接下来、再再接下来的各种考试中都是第一名,就如大师兄。

    ☆、0070_jin ru主峰考核

    第一名少年也是练气期修为。以练气期的耳力不可能听不见台下的喧哗,但他表现得还算镇定,只是将手从石壁上收回,然后安静地看向大师兄。只有身体微微的僵硬显示出他并不像他表情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jin ru主峰考核。”大师兄说。这也是最常规的结论,除非有哪一峰的峰主或长老看上了必须立刻拉入本峰的好苗子。

    第一名少年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向端坐在更高处的前辈们行了个礼,然后走下了台,站到指定位置等待。

    *

    “第二名,裴林,请。”大师兄开口道,和刚才念第一名名字一样公事公办的语气,也如刚才念第一名名字一样目光直直地看向被念名字的人。

    “原来美人儿叫裴林啊,真好听。”耳旁施薄临少爷在呢喃。

    我无视他,走上台,将手放上石壁。脑海中响起云霞女士的声音。

    “又见面了,小裴林,”云霞女士说,“以后就是正式弟子了哟。”

    我:“借您吉言。”

    云霞女士:“哎,这刻板的语气可不好,你爹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跳脱了,我都惊讶他后来能走那么远,修真界到处都是奇迹不是吗?不过你姐在驭兽方面是真的不能走,对她和灵兽都不好,这不仅仅是性格不合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