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
    48小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但所谓‘一般’的意思,就是肯定有例外。

    比如还没有练气呢, 就被灵兽哭着喊着缠着不放,其本人也抱着搂着灵兽不撒手。什么都别说了, 直接去驭兽峰。

    再比如, 单雷灵根, 入门考的时候就一把剑挥出了气场, 整个人是一大写的闲人勿近。好了,剑修峰欢迎你。

    接着比如,我, 因为后门敞开,就一直窝在位于剑修峰的家里了。

    这种特殊待遇,有好也有不好。

    不好的方面很显然, 别的弟子在初入门的几年里都有很多小伙伴,这些交情很多会伴随他们一生。这是他们在修真界最初的人脉。即使不那么功利地说,这种在懵懂之中因为有同样处境而自然靠近的交情, 也更容易纯粹、交心。

    至于好的方面,不按一般流程走的弟子, 都是表现出了特殊性的。这些特殊性让他们即使留在主峰度过练气期,也同样会因为与别人的不同而难以交到朋友,甚至反而可能会被排挤, 经历不太舒服的事情。与其用忍耐的心态去度过那几年, 还不如一开始就jin ru更适合他们的地方, 与他们的同类去相处。

    我说过, 我喜欢修真界的包容性,虽然它的修为至上有时候显得冷酷残忍,但是有一个明确的指标却又让很多事情变得简单干脆:强就可以了,无论过程如何。

    更美妙的是,这种‘强’还跟心性挂钩,完全卑劣无耻毫无可赞之处的人根本没有变强的可能,于是‘无论过程如何’的‘无论’又有了牢不可破的底线。

    *

    我这个走后门的家伙和那些表现出来极端特殊天赋的天才又不太一样,其实我爹最开始是想把我送到主峰的,就像我的兄姐当年也是在主峰度过的练气期、在主峰浅试了各职业后选定了成为剑修之路。

    我并不是个毫无疑问的剑修,并不符合直接在剑修峰从头培养起的标准,让我爹最终打消送我去主峰念头的并不是对我贞操的担心——好,我承认,只有我自己这么担心过——而是我的记忆力。

    “过目不忘,懒于实践,天生藏阁的料吗?”我爹觉得我那副缺乏年轻活力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和主峰的孩子们混在一起,仅有几天的共处也证明了我的格格不入。我爹转而想把我塞藏阁,可惜藏阁坚定拒绝养孩子,被长老威胁也梗着脖子不答应——藏阁又不是没有长老撑腰——于是我爹最终妥协把搬回来给我看。

    ——长老特权,一般人是不能把搬出藏阁看的。

    所以我得以在剑修峰度过练气期,不是因为我是天生的剑修,而是因为云霞宗九峰没有适合我练气的地方,于是我只能窝家里。

    硬要划分的话,用读来修炼,算是儒修的初级修炼方式之一,但问题是云霞宗根本就不培养儒修。儒修在整个修真界也都属于少数派。怎么说呢,那是一个非常考验双商的道,在情商和智商两方面都得是天才才行。满足一项就够难找的了,还兼具,那自然只能是小众。

    同样从儒修的扩展不起来也可以看出为什么剑修能成为修真界的主流职业。威力大是其一,其二就是这职业不太强调智商情商,这两项有平均水准就够了,如果足够坚定的话,双商在平均线以下也成……

    咳,我真不是想黑剑修,毕竟我本人也是打算走剑修路子的。

    没有去主峰我虽然松了口气,但不得不说也是有些遗憾的,觉得来修真界一遭,活得太不接地气,远离了不少精彩。可是我真的受不了那种年轻活力的气氛。我上辈子死时三十多岁,其实也算年轻,可是和同龄修士们的心态比又太苍老了。

    修士们的心理年龄一向与他们的外表年龄而非实际年龄持平。云霞宗练气期顶多就是十几岁的外表——实际也就这个年龄——中学生,初中生,中二病……那些还留着鼻涕的奶娃娃就更别提了。我的天,跟他们朝夕相处,简直要了我的老命了。我就算没长着这张美艳人妖脸我也得对他们退避三舍,请让我一个人安静地待着,谢谢。

    ☆、0043_来自蓝星的外星人

    修真界也好,凡人界也好,这个星球实际的文明史保守来说也有数万年,哪怕中间几经断层,但也总有一些东西传承了下来。

    比如说,外星人相关。

    就连我的上辈子,有关外星人的故事也不计其数,对比之下,那里的文明史满打满算才只有几千年而已,虽然也有传言称之前还有过已覆灭的高度发达的文明,但毕竟只是传说,不像这辈子,还有那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流传下来。

    从本星球出发探索其他星球的文明,现阶段这辈子的世界还算不上有多大收获,可是,有其他星球的人到访本星球的记录。

    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一个叫做蓝星的星球,据说那个星球上住着多种智慧生物,除了人类外,还有兽人、精灵、矮人、人鱼……哇哦,奇幻故事。奇幻故事也就算了,还有掉节操的同人设定,哨兵向导什么的,啊哈哈哈,一定是语言翻译有误差,不然人类怎么会有发情期、一对一终生绑定之类的事情……

    唉,反正本星在星际旅行方面依然问题多多,外星的事情还是当故事看看算了,就不深究了。

    ……

    ……

    ……

    不行,我还是要再究一下。

    根据记载,蓝星人初次来访刚好是在修真历第一次大灾难之后不久,那时候存活下来的人寥寥无几,应该全是修士。当蓝星人乘着飞船降落在狼藉的地表时,有修士隐身靠近他们,凭着意念读取,无视了语言障碍,听懂他们在说——

    “有生物迹象。”

    “人工痕迹。”

    “但破坏很严重,看起来是遭到了毁灭,而且是自然灾害类的毁灭,刚结束不久。”

    “没有魔力反应。”

    “哦,真糟,职业者们又要失望了。”

    “他们早就不抱希望了,现在干脆都不随队探索了。”

    “我看他们八成希望我们普通人都移民到外星去,将全博雅都留给他们。”

    “不不不,我们还是要相信职业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和谐性,职业者也是享受科技的,就像我们,也是要用炼金制品的。”

    “还有魔核。”

    “对,魔核,美好的能源。就冲着这能源,职业者也是很有存在价值的。”

    “呵,如果能找到适宜居住的星球,我倒是很愿意移民,蓝星实在不怎么适合普通人生存。其他智慧生物,魔物,还有同是博雅人类但先天有差别的职业者,哦,衬托之下,唯一没有魔力的普通博雅人就像异类。要不是我们还有数量优势,哈,你们能想象那场景吗?”

    ……

    对话记录还挺详细的,可是,没有直接的资料偷取,因为那个蓝星的科技比本星球发达太多了,面对那些光滑的仪器,修士们根本无从下手。

    用当时做记录的修士的话来说就是:“哪怕是灵宝,我都可以试试破解,但谁能告诉我,毫无灵力波动的金属块里面是怎么储存信息的?凡人界好像有这方面的技术,但是,大灾难期刚过,我去哪儿找懂技术的凡人?”

    嗯,技能树成长方向差别太大,隔着牢不可破的壁垒,活生生的次元墙,大乘修士也只能束手无策。

    最后修士们靠偷听确定了哪个金属块是纯粹的信息储存器,整个掰下来偷走,让蓝星人在惊吓中满带疑惑地离开,并预告了之后的回访。

    修士们主意打得不错,当时没有破解技术,但凡人界还是会重新发展起来的嘛,耐心等待迟早能破解的。

    可惜,至今未能成功。

    后来蓝星人又来了几次,但可能缘分有问题,他们要么来的时候在大灾难之后,要么干脆就正撞上大灾难,要么好不容易来对了时间却走错了地点掉进了秘境,等修士把他们弄出秘境了,他们只管惨兮兮地忙着回家都没四处走走看看发现发现凡人界。

    所以,虽然蓝星从数万年前起就时不时来造访一回,但至今都是修士单方面暗戳戳地观察蓝星人,蓝星人至今没有跟本星人接上头。

    修士们也是又损又固执,觉得自己跟蓝星人走得不是一条路,加之来本星的蓝星人似乎多少都对听起来跟灵力相似的魔力有抵触情绪,于是修士们不太想跟他们直接接触,就眼巴巴地等着蓝星人找到凡人界。偏偏蓝星人好像只跟修真界有缘似的,每次都往修真界的地盘掉,每次都没等走到凡人界就开始打道回蓝星。

    近几千年修真界也在讨论,对这唯一一个有着稳定造访记录的外星友人,本星可能应该珍惜,等蓝星人下次再来时就别偷窥了,直接出面把他们引到凡人界,虽然不知道‘下次再来’是几时的事情了。

    哦,还有一点,根据蓝星人的对话记录推测,他们那边的时间流速跟我们星球的差别应该很大,从他们第一次来本星至今,我们已经过了数万年,但他们谈论时提到第一次来,却只是三千多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