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
    48小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这么冷艳,偏偏飞得像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这反差萌自然是会让人看得目不转睛的。”被我求助认蛋的驭兽峰师兄卫华彬对着我的冷脸笑眯眯地说。

    卫华彬是驭兽峰这一代弟子的领头人物之一,是我哥的好友,年龄比我哥还要大一些。以前我哥抱来逗我的灵兽起码有八成都是卫华彬提供的。在还没看到他名字怎么写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叫威化饼来的。

    小女孩你妹!艳你妹!我冷着脸保证一丝表情都没有以防引来更多调侃,硬邦邦地问:“卫师兄, 这蛋你能不能辨认出来, 请给我一个准话。”

    要不怎么说脸很重要呢。上辈子我要是用这种态度跟人说话, 人别说帮忙了, 分分钟就要把我抽出去。现在嘛, 卫华彬师兄却依然态度温和, 跟哄孩子似的,答:

    “是灵兽蛋。”

    废话。得出这结论还用你?我也能看出这蛋上面有灵气。

    我到底没忍住露出了鄙视的表情, 卫华彬做出捧心状:“裴二师弟,你真是越来越水灵了, 你真的不能怪师弟师妹们为你打破头。我要不是在你还不会走路时就认识你,看着你从小长到大,一点一点适应过来,我也不能肯定我自己能把持得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这不该被苛责。”

    演技太浮夸,打回去重练!

    卫华彬是真不愧看着我从小长到大, 对我颇为了解, 掐在我暴走之前恢复了正经:“我指的是狭义的灵兽蛋, 兽类的蛋,哺乳类动物的蛋。不同于灵禽蛋,兽类天生是不生蛋的,它们的蛋都是灵力凝结而成,凝成什么样的蛋取决于兽类想要给孩子以怎样的保护和传承,于是蛋的外形反应的不是物种,而是心愿。我只能说,生下这颗蛋的兽,希望这孩子过上温暖、吃饱喝足、想睡多久睡多久的日子……”

    说到这里,卫华彬愣了一会儿,沉思:“这性格可不像是会在云霞宗下蛋的兽。”

    “云锐峰,”我纠正,“它是在云锐峰下的蛋。”整个云霞宗最不适合灵兽生存的地方。

    “真是只奇怪的灵兽。”卫华彬感叹,“也许它是觉得剑修峰强者气息最重,能够轻易提供给它的孩子以理想生活?”

    “我只想知道它大概是什么品种的。”

    卫华彬:“为什么你这么执着于这个?”

    我老实说:“我爹说这蛋跟我有缘,让我养着,但如果品种不合我意,我想最好趁早丢开,以免孵了几年孵出感情了结果它出壳后是我讨厌的品种,丢也不是,养又膈应。”

    卫华彬:“我想问题不大。这肯定是哺乳类。排除了蛇、蜥蜴等冷冰冰让你同类相斥的动物,也排除了秃鹫、猫头鹰等让你嫌弃长相的动物。”

    我:“哺乳类中也有鬣狗这样我很不喜欢的长相。”

    “真挑剔。”卫华彬叹道,“选灵兽要的是契合,可不是看长相。不过,你的话,仔细挑挑长相也好,毕竟,如果长得太糟,爱你容颜的人们会心碎的。”

    你够了!

    “嗯,让我想想,”卫华彬对着蛋沉吟了片刻,“灵兽虽然比凡兽更聪明,但是比起人来依然非常单纯,不伪装,顺从本性。虽然蛋并不直接反应品种,但是心愿是与品种挂钩的。比如一只狗,它的心愿正常来说肯定不会是吃鱼吃到饱。”

    “所以,”我接道,“一只心愿是吃好喝好睡好的灵兽……猪吗?”

    卫华彬眼角抽搐了一下,看看我又看看蛋,扶额:“简直不能直视。要不这蛋你还是留在我们驭兽峰,等孵出来了再决定你要不要它。”

    他的表情让我有点高兴,想想如果我以后带着一只猪出门,别人都会因为太不忍直视而不看我的脸。而我自己是不嫌弃猪的长相的,白白胖胖挺可爱的——爹说的对,这蛋跟我有缘。

    “我亲自孵。”我坚决道。

    带着蛋回到自家山头后我才反思自己是不是被卫华彬给诓了,毕竟他挺了解我,‘不能直视’这种说法,他肯定知道会激起我养猪的欲.望,所以他难道是故意的?不对啊,我养猪对他有什么好处?就只为了看我笑话?在没有被我冷美人的外表所蒙蔽的人眼中,我的笑话多了去了,也不少这一项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卫华彬到底是怎么从这蛋壳上看出它想好吃好喝好睡的?我看着就是些乱七八糟的纹路和斑点,跟图册上的灵猪蛋比起来,除了都是椭圆的,也没哪里一样了。

    唉,驭兽这专业看来我着实没什么天赋,难道真是智商的错?

    ☆、0033_随身带着那颗蛋

    关于如何孵灵兽蛋,那肯定不是一天到晚趴上面用体温给它温暖什么的。灵兽蛋都是自带高防御高存活能力的,通常来说,但凡伤不到灵兽的力量就同样伤不到这灵兽生下的蛋,而只要蛋不死,它就迟早会自己孵化出来。

    “这颗蛋是筑基期灵兽下的。”卫师兄鉴定。这鉴定结果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灵兽都跑到家门口了我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它实在是太没有威胁力了。

    不过,母兽仅仅筑基期,也就是说这颗蛋能孵出来的小猪成年后大概也就是筑基期程度。灵兽和人不一样,它们的修为很大程度是天生注定的,很受血脉的影响。那些传说中的神兽,生出来就是神兽,即使后天完全不修炼,也只是发挥不出神兽的实力,但其实力依然客观存在。就像抱着核.武的无知孩子,你可以鄙视它,但你不能不怕它。

    不是我自夸,但我好说是双灵根资质,加上充足的资源和大能老爹的细致指导,我这辈子怎么也不可能止步筑基期?这只猪能跟我有什么缘?

    我爹:“相伴几十年也叫有缘,让你吃一顿也叫有缘,怎么到你嘴里有缘就成了一辈子的事情了?”

    我:“……哦。”为了吃一顿我还得把它孵出来?天知道得孵多久,我累不累啊?其实我不怎么在乎口腹之欲的。

    腹诽是这么腹诽,但我还是尽心尽力地孵了,反正也不费事,每天手上带着些灵力——偏木而非冰的灵力——摸摸蛋壳就好。而且这种行为主要是为了让灵兽在蛋中就和我建立起亲密友好的关系,灵兽蛋孵化本身是不需要外力的,只要不是将它扔在太过恶劣的环境中,比如熔岩坑、寒冰洞什么的,只要将它放在人可以舒适生活的地方,它就能安安全全地自己生长并到时间自己破壳。

    每天摸摸,摸久了,蛋里面的灵兽有没有对我产生亲近感暂且不知道,反正我是对它产生亲近感了。开始时还觉得以后随时带只猪在身边虽然可以分散别人的注意力,但我本心是不完全乐意的。

    虽然我觉得猪看着也算可爱,可在我的意识里,猪属于食物,而随身带着的应该是宠物,两回事,有点难同等看待。不过现在看来嘛,带着它也挺好的,不是有研究说猪其实在动物中是智商相当高的种类吗,而且食谱广,生存力强,真不错。嗯,确实不错。

    中途回来交任务顺便探亲的我哥裴森纳闷:“我怎么听卫华彬说只是推测可能是猪,到你这却好像肯定了?这都自我说服上了。热爱吃喝又懒的灵兽不止猪?我觉得你的鹤也挺符合这特征的?”

    由于练气期的我御剑水准太烂,再往前则是根本不会御剑,云霞宗又是占据了一堆山,见见隔壁邻居都要翻山越岭,所以我爹专门养了一只鹤给我代步。但我出门的时间一向不多,近几年更是越来越少,偶尔出去一趟也多选择练练御剑技巧,所以我的专用鹤的工作时间非常有限。好吃好喝地供着又没什么工作任务,不仅把它养懒了,还把它养得不着家了,天天住驭兽峰,不召唤它它绝不回来——召唤了也要拖拖拉拉。

    其实我可以理解,比起光秃秃的剑修峰来,驭兽峰的条件真是好太多了,正常生物都知道该怎么选。

    “它是后天生活太好养歪了造成的,”我对哥说,“这颗蛋可是天性。”

    我哥摇头:“你还是太笃定了。”

    我:“实际上,我是在降低心理期待。当我连猪都可以接受当宠物时,猫猫狗狗狐狸狗熊什么的,就更好接受了。”

    我哥沉痛:“太看脸不好。”

    我摸着自己的脸也沉痛:“你以为这偏见是怎么造成的?”我保证我上辈子虽然也有点看脸,但绝对没有这么看脸。

    ——唉,就当记忆还是用大脑记的,上辈子说习惯了,即使我这辈子很怀疑这种说法也不知道该改成什么。

    *

    这辈子刚出生时我以为的连贯记忆是这样的:被雪埋了后死掉,下一刻就成了刚被生出来的婴儿。

    后来,随着我对我的金手指掌控熟练,我发现我其实漏掉了很长很长的一段经历,甚至不止在娘胎中的那十个月,而是更多,飘过更多的地方,上辈子与这辈子之间间隔着更多的时间。

    我不知道那种‘飘’的过程是不是作为鬼在存在,我哥说不是,因为:“普通人死后灵魂会很快解体,分散,变成非常非常小的灵魂粒子,就是跟灵气粒子差不多的那种无意识玩意。直到被受精卵吸引,大量上辈子属于不同人的灵魂粒子jin ru发育中的胎儿体内,凝聚成新的灵魂。要能以‘鬼’的形式存在,那必然是有修为的,或者有极大的执念对抗本能消散,显然,你上辈子两项都不满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