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
    48小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可能我揣摩少爷人性的视线有点露骨,他打了个哆嗦,以非常郑重的、近乎于小心翼翼的态度问大师兄:“请问, 是哥哥吗?”

    我:“……”

    大师兄到底见多识广,他相当淡定地就接下了少爷的话:“我肯定不是你的哥哥。”

    “啊, 不, 我的意思是,”少爷有点凌乱, “阁下是美人儿……是这位姑……道友的哥哥吗?”

    我:姑道友是什么东西?

    大师兄:“林儿叫我一声大哥哥。”

    我没……好我是叫过。‘大师兄哥哥’简称‘大哥哥’,之所以‘哥’用叠字,是为了跟我那正经大哥裴森区别。

    都是黑历史, 小时候还没搞清楚状况, 被这些前辈师兄师姐们诓着干了不少蠢事, 让我至今不想面对, 羞于见他们,恨不得宅到天荒地老。

    “大哥哥。”少爷郑重叫道。

    这位少爷, 我等着你将来像我一样对此表示不堪回首。

    “乖。”大师兄笑得慈祥, 抓了把糖给少爷, 接着施施然地走向第四个达到山顶的考生。

    ——看样子那位第一名在我上来之前就已经被他骚扰过了。

    少爷捧着糖转头对我傻乐:“哥哥人真好。”

    一把糖就把你收买了,你可真好打发。我:“我跟他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只是住得近,从小就认识而已。”

    少爷脸色骤变:“青梅竹马?”

    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是男的?”脱光给你看吗?那算了, 你就误会着。

    少爷认真对我说:“我已经相信了啊, 可是, 我不介意未来道侣是男人。”

    哦,真巧,我也不介意,但是我介意那个男人是你。

    “所以说,”少爷又露出了小心翼翼的神情,“你跟大哥哥……感情……”

    我环视四周,已经有不少闲人凑过来旁听了,还有更多人因为修为好所以不用过来也在旁听,我无力抬手,指尖在空中画了个圈:“这所有人我都从小就认识。”

    少爷木着脸向右转、向右转、向右转、再向右转,最后向我求证:“所有?”

    我:“对,除了这两位今年的考生外,哦,加你就是三个,除你们三人外,所有。”

    少爷一脸的茫然,我简直对他的智商感到绝望。

    “这有什么好不理解的?”第四名走过来鄙夷地看着少爷,“就是说这位姑娘从小在云霞宗长大。修二代呗。”

    ☆、0064_弟子缘跑偏

    我叹了口气,先纠正:“虽然可能确实长得不像,但我的性别真的为男。”

    第四名闻言一惊,接下来的反应跟少爷完全一样,先看我的胸部,再看我的脖子,最后点头:“抱歉。难怪我看你不太顺眼,还想着一向不会嫉妒同性美貌的自己怎么突然学会了嫉妒,原来是我的本能认出了你的本质。”

    第四名是位妹子,身材高挑,英姿飒爽,但似乎对男性有些敌意,刚才对少爷就没好脸色,明了我的性别后对我也拉下了脸,哦,再之前,大师兄惯有的好人缘也在面对她时碰了壁。

    云霞宗今年的弟子缘有点不太对啊,第一名我暂时不知,可是二到四名都有点问题,可能问题还不小。

    等到第五名上来时,我发现,今年的弟子缘可能真的不太对。

    第五名也是个妹子,确切地说是个萝莉,大概六七岁。上来时脸色白得像鬼,路上可能摔过几跤,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又是泥又是草。一上来就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发呆了数秒后,开始呜咽,然后很快发展为哇哇大哭,哭得直打嗝,谁劝都没用。

    “不去安抚一下未来师妹吗?”我问又转悠到我身边、一声不吭望着嚎哭萝莉的大师兄。

    大师兄:“我不擅长带孩子的。”

    我:“别谦虚,六七岁算什么,我六七个月的时候你也是照看过我的。”

    大师兄:“那么换种说法,我不擅长带听不懂话、惹麻烦又不能罚的孩子。”

    我:“说的就像你当年能罚我一样。”当然你现在可以罚我,我爹肯定不会阻拦,他只会欣慰有人能代他管我了。不过当年我还是个小娃娃的时候,我爹对我的剑修天赋还有点小期待,还比较把我当弟子护着,在管教我的事情上不让人越权。现在嘛,我对他来说就只是个糟心儿子。只要不弄死弄残我,他才懒得管别人是怎么对我的。

    大师兄:“林儿,你没听出来吗?我是在夸你不惹麻烦又听话。”

    我:“求你好好称呼,我不抗议你就还叫上瘾了是不是?”

    大师兄:“挺衬你的,很可爱。是,各位。”

    “是。”不止一人附和。当然,大师兄发话了,云霞宗从来都不止一人附和。要不是我打不过他……

    唉,问题的重点可不就是我打不过他吗……

    ☆、0065_正式考试

    太阳落山,当最后一丝阳光消失的时候,今年的登山项目宣告结束。还在登山途中的考生们很遗憾立刻都被传送回了山脚下。登山路关闭,在下一次选拔大会之前,除了持有令牌的弟子和得到邀请的客人外,哦,还要加上能自行突破云霞宗防御阵的不速之客,除了这些人外,再无人可以jin ru云霞宗。

    哪怕在日落的那一刻,距离山顶只有一步,也同样只能请十年后再来——假如,能够为了进云霞宗而再等上十年的话。

    每次选拔大会的登山项目都会有只差一步的人抱怨为什么不网开一面,就像上辈子哀嚎最多的总是五十九分的同学们。

    可是,别抱怨,别哀嚎,卡及格线是个高难度的挑战,运气实力缺一不可,选择了这么一个挑战,就实在不能因为老师不手下留情而心碎,因为这完全是自找的。自己选择的路,总得自己去承担后果。

    *

    登山路一关,接下来就是正式的入学考试了。

    首先,是惯例的测灵根。

    其实,这个时候的测灵根形式意义大于实际,因为登山路本身就已经进行了灵根筛选,只要是在规定时间内到达峰顶的人,那起码就是三灵根没跑了。

    如果说有人能以四灵根、五灵根甚至无灵根的资质通关登山路,那么云霞宗其实也是会收的,或者说,更是会收的。以先天不足的条件成功通关,那此人必有特别之处,这些特别往往比灵根优势更让云霞宗心动。

    ——以云霞宗的底蕴,如果弟子真有大机缘,本宗也不介意倾全宗之力以上古标准来培养出一个五灵根全能型人才,万一要是养出个飞升仙人,那云霞宗可就一跃成为顶级门派,之前的投资不仅全数收回还利息无穷。

    可惜这样的特别之人太少了,云霞宗偶尔会有的四五无灵根那基本都是走后门进来的,跟登山路没关系。比如说我爹的第一任妻子孙前辈,再比如说如果我灵根不行,那也肯定会是后门人士之一。

    偶尔的偶尔真有登山路上来的四五无灵根,虽然也展现出了一些特别之处,被培养成了合格的云霞宗弟子,可是都还没有特别到能让云霞宗狠下心倾力扶持的地步。飞升的境界,总归还只是古老的传说。

    ☆、0066_灵宝云霞

    测灵根有很多种方法,往简陋了说,任何一个筑基期以上的修士只要用灵力往人身体中一转,就能知道这人的灵根情况——这么做的前提是对方无修为,或者修为远低于自己,再或者对自己完全信任以至于被灵力刺探时毫无抵抗。

    用人做检测器虽然方便,但观赏性实在不好,没有光影效果,结论也只靠测验人干巴巴的口述。稍微有点身份的修士除了测自己的弟子外,基本不可能做这么掉价的事情,更不可能测的时候任人围观。

    会不太有怨言、或者有怨言也只能老实当人形检测器的只有位于修真界最底层的筑基期。可是筑基期弟子又总让人怀疑他们的测试结果会不会有误差,或者会不会因为私人恩怨而故意错报灵根。

    所以各门派的选拔大会测灵根都需要一个更客观的东西,而这比找修士来测更容易实现,法器就能办到。这是一种能够广泛公开出售的普及型法器,最低等的那种普通人家都能买得起。

    不过云霞宗自持身份,在选拔大会上用的是一件灵宝。所谓灵宝就是诞生了器灵、有了自我意识、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活物、甚至可以修炼升级、修成大乘期都有可能的器物。

    灵宝可以认主,也可以不认主,端看它有没有遇见它看得上眼、愿意视为主的人。

    云霞宗的这件灵宝现在并没有认云霞宗的某个人为主,它原本的主人是本宗的开宗祖师爷。祖师爷死后——虽然祖师爷是大乘期的修为,寿命非常长,但还是没能脱离生死轮回——灵宝便以守护整个云霞宗为己任。可以说它是视整个云霞宗为主,而不属于某个特定的人。

    这件灵宝的名字——灵宝都有名字,就如同人都有名字一般——叫做云霞。没错,云霞宗的名字正是取自于它,先有灵宝云霞,后才有门派云霞宗。也许对云霞女士来说,云霞宗并不是它的主人,而是它的孩子。但无论它是怎么看待云霞宗的,结果就是云霞女士全心全意地守护着云霞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