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5章 .
    !

    4时内, 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  我:……

    修士们无论男女都多是长发, 衣衫又大多宽松, 基本勾勒不出身材。比如我姐, 她的胸部线条就不太看得出来。不过也不能全怪衣服,比如我娘就有一对好胸, 属于披麻袋都难掩身材的火辣美人,再宽松的衣衫她都能穿出情趣内衣的风采——这可不是我不敬先人乱脑补, 这是她自己写在留给我的玉简之中的原话。

    ……紧接着那段话的就是对我不是个女儿的惋惜。

    相比之下孙前辈的长相只能算清秀, 身材也比较委婉, 所以遗传自她的我姐就只能安慰自己说幸好自己的脸更多是继承了老爹的俊雅基因……好像也安慰不成功, 尤其当她看着我的时候。

    咳, 我的意思是,由于服装掩饰的缘故,十来岁发育还不成熟的少年少女其实不太容易看出性别来, 几岁的孩子就更别提了, 当年小师叔就被人正太萝莉的分不清,而我自己……就不回忆了。

    尤其修士们的服装还不怎么分男女,比如云霞宗的统一制服, 男女款式完全一样, 倒是不同峰之间由于职业特点才添加上了比较明显的区别。

    偏偏我这张脸……文艺一点的说法叫雌雄莫辨,通俗点说就是相当人妖, 光看脸误会我性别我自己都觉得理所当然, 少年的嗓音又还没有完全体现出男性特征, 只能算中性。

    所以那位少爷把我当妹子, 我一点也不生气,但……我摸了摸自己的喉结,觉得虽然是小巧了点——我还不到十六岁,还没发育完呢——但留神看的话其实也还是有的吧……嗯,这少爷不仅考试不行,观察力也不行。

    不过我懒得纠正他,从他身旁绕了过去,继续走我的路。

    不料我这么明显的无视态度不仅没有惹怒这位显然多受宠爱的少爷,他反而笑嘻嘻地追了上来,说:“抱歉抱歉,是我口无遮拦,还小看了美人儿,我道歉,美人儿别生我气。”

    我走了约一百米后,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向还黏在我身边的他。

    他一张纯粹的喜悦脸:“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施薄临,美人儿怎么称呼?”

    ☆、0056_不能后退

    云霞宗选拔大会的前置登山项目是不能后退的,因为一旦开始往下山方向走,身心就会感到越来越舒畅。下山的路走得越远,这种舒畅感就会越深,中途想再掉头往上走,舒畅感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重滞涩感,那落差,可不是被泼冷水能形容的。

    所以说,虽然云霞宗没有明文规定一旦开始走下山路就代表弃权——唯一的规则是日落前到山顶就算通关——但是就历年的登山情况来看,只要后退,九成九就不可能再往上走了,剩下的百分之一中还有九成九不能在规定时间到达山顶,剩下的万分之一中又有九成九虽然勉强到了山顶,但无法通过正式选拔,还是成不了云霞宗弟子。最后,登山中后退过又能入云霞宗的,百万分之一的概率。

    这少爷会是那百万分之一?真是难以置信。可是,他跑回来的这段距离,千余米,怎么样都该深切体会到那种舒爽感了,现在又往上走了百余米,再迟钝也该感受到了落差下的沉重刻骨,怎么跟没事人一样?

    “你没觉得不舒服吗?”我忍不住问。

    少爷一脸感动:“我很好,美人儿不用担心。不不不,还是担心吧,美人儿的担心真让我心醉。我刚才赶回来时一想到美人儿会为我的行为而感动我就像是要飘起来了。好在美人儿让我惊叹的实力令我脚踏实地,美人儿真是我的指路明灯。”

    我:“……”你真是个人才。那种飘起来和脚踏实地的感觉不是幻想,是真的啊,就算骤变的瞬间你因为我而懵了没反应过来,但此外的几百上千米都还不够你区分出来的吗?

    这人蠢得我都不忍心让他继续误会下去了,于是告诉他:“我是男的。”

    “……”少爷一脸的‘别诓我,我长了眼睛会看’的坚决不信,但眼睛还是一下一下地在我胸口和脖子扫视。

    ……但扫视了好一会儿也没扫视出结论来。

    我忍不住又摸了摸喉结:的确是有的吧……?

    “就算是……男的,”少爷的表情很好懂,又是犹疑不信,又带着些豁出去的意思,“美人儿就是美人儿,我都喜欢。”

    我:“……”你这是想赌一把?还是迅速地弯了?或者是本来就不够直?哪一种都没关系,你不是我喜欢的型,所以你在我这儿没戏。

    ☆、0057_同行

    从头到脚都写着傻白甜和傻多速的施薄临少爷提议:“美人儿,我们结伴上山吧,我保护……我们互相保护。”

    我已经不指望他有半点考试常识了,但也懒得纠正他,反正等遇到下个关卡,他想不分开也不可能,所以我说:“随缘吧。”

    少爷喜滋滋的样子:“我们当然很有缘。”

    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弱智儿童欢乐多?

    *

    下一个关卡在我的期待中很快就来了,遭遇的人是,我。对,又是我。

    这次是内容是迷阵。具体类型是迷宫。

    明明我和那位少爷是并肩而行,结果同时走过同一条路却只有我被困住了,那少爷无知无觉地就走了过去,走完了他还茫然地回头看我:“美人儿,你怎么不走了?”

    我:“这有迷阵,你先走吧。”

    少爷大义凛然:“美人儿放心,我一定与你共同进退。”

    我求求你快走吧,看着你就烦。

    我翻了个白眼,那少爷也不知道是理解成了什么,一脸感动地看着我:“美人儿能体会我的真诚与热情就好,我不需要回报的。”

    除了物种与性别,你哪儿都不合我意,我体会你个白日梦。

    *

    阵法其实对所有职业的修士而言都是基本功之一,剑修的剑阵、法修的结印、符修的符箓、丹修器修的炼制……都离不开阵法的辅助,只是各职业的偏重不太一样,导致‘阵’千变万化,但万变又不离其宗。

    破阵的方式也有一些基础通用的方法,比如暴力碾压、毁去阵眼等。

    就我个人来说,更喜欢暴力碾压。‘轰’的一下,将整个阵摧毁,干净利落又爽快。可惜这种方式实现的前提是,我的实力能够瞬间同时摧毁阵中包括阵眼在内的所有能量节点。

    由于动手之时我并不知道每一个节点都在哪里,所以实际上,这种方式要求的是我的灵力在一瞬间覆盖了整个阵,并且作用在阵中所有位置的灵力都高于阵的承受力。

    以我仅仅练气期大圆满、严格说来都还不算是个正式修士的程度,这种暴力行为能成功的可能性太小。只能欺负欺负同样还不算正式修士的练气期小生布下的阵了。

    所以就实际操作来说,我更有把握的是,找到阵眼、毁去阵眼。谁让我记忆力好呢,谁让云霞宗藏书阁里的阵法实例多呢。每种阵的常规阵眼适合设置在哪里,我即使很多都不完全理解或者完全不理解,但我都能背出来。

    ☆、0058_一看就知

    靠着大量的理论记忆,我很快锁定了三处可能的阵眼。就在我继续进行分析筛选准备三选一准确找出真正阵眼的时候,那少爷突然一挥折扇,一小股旋风夹杂水汽连同乱长的野草一起击向了我看中的三处疑似阵眼之一,碎了,然后阵破。

    结果表明,少爷击中的的确是阵眼。

    我相当诧异,这少爷的修为在我之下,智商不像比我高,哪怕跟我有相同的金手指——事实上这不太可能——他也不像是会勤奋博览书籍的样子。

    那么,他怎么知道阵眼是那个。

    *

    “美人儿放心,”少爷说,“我很擅长破阵的,一眼就能看出阵眼,从来没猜错过。”

    我:“……猜?”

    少爷:“别怕,我运气很好的,真的从来也没猜错过。”他强调。

    我又确认了一次:“怎么猜的?总有一个判断的过程吧?”

    少爷:“一眼扫过全阵,我直觉就知道哪里是阵眼。”

    我:“站在阵外也可以?”

    少爷:“站在阵外阵内都没差别。”

    我:“你怎么知道阵的范围有多大?”

    少爷噎了一下:“大,大致估计一下,多扩大范围地看看……”

    我:“……你破过多少阵?”

    少爷刚萎下去的气势又起来了,非常得意地说:“成千上万,我每个月都要破阵十几次,有时候一个月甚至上百次。”

    我:“游戏?”

    少爷:“当然是正事,攸关家族兴衰的大事。”

    真的假的?什么家族的大事需要未成年每个月破阵十几几十上百次?你家里干什么的啊?我有些好奇,不过再问就有点涉及隐.私了,还是算了。

    我的灵根在十年前就被云霞女士测过了,就是十年前选拔大会的时候,在那届的考生还在爬山的时候,我就走后门地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