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胖子这些年的经历
    一家牛肉店里,点了几个小菜和几瓶冰冻啤酒的我和阿胖正开怀畅饮着。

    “搞卵,闹了半天。原来你是个大学生呢,真是失敬。”阿胖嚼着一块牛肚口齿不清的对我说道。

    “少来这一套虚得,你这一走好像就是六年了吧。怎么连家都不会,也不联系下。我还以为你在外面发大财了把我这个兄弟给忘了呢。”我吹了一瓶啤酒感慨道。

    “家?呵呵。我常常四海为家。”阿胖呵呵一笑说道。

    “先不说这些伤感的了,说说你怎么会想着回来。你走的时候不是说了要带个漂亮的媳妇来亮瞎我的眼吗?嗯,比当时的校花还要漂亮的。”我斜了他一眼调侃道。

    “回去再说,喝酒喝酒。”阿胖听完我的话后扫了餐厅一眼,沉默了一会打了个酒嗝说道。

    继续陪胖子喝了略有三五瓶的样子,我有些不胜酒力了。对于我这个平时很少沾酒的青年来说似乎有点喝多了,很明显。我喝不过胖子。

    就在我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时,突然听见阿胖在一旁对服务员大喊道:“服务员,给我来两瓶红星二锅头。今天我要和我的这位好兄弟要好好的喝上一顿。妈的,啤酒一点也不过瘾。”

    我见此暗骂不好,急忙趁着现在还有些意识。赶紧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给王哥发了个让他派茶庄里面的小刘过来接我的消息。

    便继续倒在桌子上眯上了眼睛,心想道:反正喝不过阿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管他那么多呢。你有本事你继续喝,反正小爷是喝不了了。

    阿胖叫来了两瓶二锅头后便起身过来叫我,我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见到脸色未变的阿胖起身朝我走来后便吓得急忙闭上了双眼。一副任风吹,任雷打的样子。反正就是不会起身陪他喝的。

    阿胖摇晃了我几下,见我没动静后又无功而返的回到了座位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妈的,少爷的脾气还是没变。”不过他也没法,毕竟虽然几年没见。但我的脾气可只有他最为清楚不过了。

    略有一顿饭的功夫吧,我被一道熟悉的呼叫声给吵醒了。睁眼望去,只见小刘扶着我的胳膊询问道:“九哥,什么时候走?”

    说话的正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他是被王哥招进来的一个外地服务员。为人很是客气,也很肯学。每次我回学校或者回家都是他送我的,不过就是有时候问的问题实在是有点多。属于一根筋的那种。

    “哦,小刘来了啊。走,那我们回去。吧”我把兜里的车钥匙递到了他的手里说道。

    “阿胖,走。先回去。”我摇晃着身体对阿胖说道。

    “走什么,酒还没喝完呢?”阿胖一听说要走了,顿时有点火冒的说道。

    “好吧,那等会你可别叫我又过来接你。”就在这时小刘已经去替我结了账,我任由着他扶着对阿胖无奈的说道。

    “哎,这不是。好吧好吧。”阿胖先是一脸的不乐意,但听到我要把他丢下的话后彻底没辙了。只好无奈的提着桌下胀鼓鼓的牛仔包跟了出来,估计这家伙是担心又迷路了,或者是没处可去吧。

    ·····

    这时,我的酒已经清醒了大半。正坐在副驾驶位上吹着从窗外吹进来的阵阵凉风。

    突然,我不经意间的从后视镜中看见了阿胖脸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心中疑惑的想道:莫非阿胖有什么要紧的事不成,

    想道这儿我转过头对正在开车的小刘说道:“要不你先送我回家吧,你回去的时候对王哥说一声。”

    “久哥,你不是才到这没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小刘不解的问道。

    我伸出了右手扶了扶额头,对小刘示意了坐在后座上的阿胖。“哦,对了久哥。后面坐着的拉土大汉是你什么人啊?”小刘回过头看了身后的阿胖一眼,略懂的问道。

    “我死党,叫胖哥。好好的开你的车,问那么多干嘛。”我撇了小刘一眼说道。

    小刘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

    我的老家是住在铜仁市的玉屏县,从铜仁出发略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吧。

    我父亲原本是在铜仁的一个地质局里工作,原本他是住在玉屏。所以在玉屏也有一套房子,后来他被调到市里面县里面房子才空置了下来。

    我之所以把阿胖带到县里面,那是因为我跟他毕竟是在哪里长大的。算是回家一趟吧,再说了我想带他去看看我爷爷。

    小刘开车很稳,速度也比较均匀。我一来无事便对阿胖说了家里面的一些变化,免得他下次在家面都还要迷路那就尴尬了。这家伙一直都是个路痴,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在外面度过的。会不会经常也迷路,想到这的我不经意间笑了起来。

    阿胖见我无依据的笑了起来也只是用那一双近乎牛眼大小般的眼珠子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抱着双肩装深沉。

    ·····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我们到家时已经快下午三点了。我叮嘱了小刘几句后便带着阿胖回到了家中。

    客厅里,我随手递给了阿胖一个杯子。让他自己去倒水喝,自己却在沙发上坐了起来。

    “说吧,你又有什么歪主意?”我歪过头对阿胖问道。

    “我能有什么歪主意?当然是带着你一起发家致富啦。”阿胖递给我一杯水后大大咧咧的说到。

    “我还只是个学生,再说了我暂时又不缺钱用。我干嘛跟着你混?吃饱撑了吗?”我笑了笑说道。

    “学生又怎么了?学生就不能赚钱了不成?·····”阿胖在一旁苦口婆心的说道。

    “打住打住,老实说你怎么会突然回家来找我。可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我可没那么好忽悠的。”我没好气的说道。

    “少爷啊,如今的世道难啊。做生意更难啊。”阿胖边叹气边说道。

    “哦?”

    “你是不缺钱,可是哥哥我缺钱啊。”阿胖摊开了那双已经磨起了厚厚的老茧的手无奈的说道。

    “说吧,你有什么难处?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

    我几乎想都没想的对他问道。

    “你还别说,还真有需要你的地方。”阿胖听完我这话顿时眼睛一亮,激动得拍了拍手掌说道。

    “还记得上次我回来的那趟吧?”阿胖摸了摸后脑勺,想了一会儿说道。

    “你奶奶去世的那次?”我想了想说道。

    “嗯,我回去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说到他奶奶,阿胖眼色有些黯淡。不过很快就一闪便不见了,毕竟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阿胖从桌上拿起来杯子喝了口水说起了他当年离开家后发生的一些事情。

    阿胖当年离开家后去找了我二叔,我二叔他是一位初中的地理老师。不过在学校里面教了几年书便辞职了,老实说自从他辞职后我也很少见到他。

    这些年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不过从阿胖的话里面我才知道我二叔这些年的行踪。

    当年阿胖离家后不知为何居然得到了我二叔的消息,便去投奔他去了。

    他们做的也不是什么光鲜的事,不过属于暴利,得钱快。

    说好听点是收古董的,难听点的就是倒卖文物。

    不过他们还真是和那些开店卖古董的也不全是一回事,众所皆知。那些开店卖古董的就是从一些盗墓贼手中收购冥器,在经过连续几次的转手。

    那么这件冥器的价格会翻上几倍都不止,有时候也会在店里弄些赝品或者假货。反正大家你情我愿,就算有些藏家买了假货也只能自认倒霉。这一行的水很深,几千年了。推荐还是不要试水为妙,

    开店收冥器的都属于商人,俗话说“三分说,七分做”。但毕竟他们这一行却是九分靠嘴,一分靠做。遇到些不懂或者是一些半吊瓶子的藏家全靠嘴子皮吹,但一遇到懂行的那就不行了。到时候别说什么:“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要是敢坑那些懂行情的不把自己玩死那才叫做奇怪。

    这一行业风险大,毕竟事情的本质本就是犯法的。盗墓这个环节或是主犯,那倒卖或者倒买的那就属于从犯了。被抓到了不说吃枪子,十几年的铁栏杆那是少不了的。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