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原来如此
    不过还真别说,我拿在手中挥舞了半响。手感还真是不错,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唯一有点气人的是这些办备装备的钱全是我出的,硬生生的从我口袋里掏出了几千块大洋。

    阿胖还满不在意的说道:“这些还算勉勉强强,算是最低的规格了。”

    看着他那张让人讨厌的饼形脸,我忍住了想上去掐死他的冲动。妈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花的又不是你的钱,你当然一脸无所谓。反正又不心疼。

    ·······

    “哎,少爷。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有钱。你就且当投资怎么样?我跟你说,这可是个有利而无一害的投资。”阿胖装完了装备,正打开副驾驶的门却看见我一脸阴沉。急忙吐了口气搓手说道。

    “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去哪?”我咬着痒痒的牙根问道,不过我也没怎么和他计较。要是什么事都能和他计较上一番的话那我们昨天就不可能在一起愉快的喝酒了。

    “怀化”阿胖笑眯眯的说道。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后,我们经过了铜仁。不过我们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朝收费站狂奔而去。

    经过铜仁北收费站驶入g56高速路后,扫了仪表盘上的时间后便忍不住对阿胖问道:“去哪干嘛?那里有没你要找的人参果。”我不解的问道。

    由于阿胖的那张嘴把那尸参的事经过了一番的修饰,简直是吹得云山雾罩的。仿佛是天底下的奇珍稀宝一样,所以我就暂且把他当做人参果来对待了。

    “还记得我们一起上初中所认识的那位黄毛吗?”阿胖问道。

    “我认识的黄毛倒是挺多的,好像当年你也是黄毛。”我半笑道。

    “和我干架的那个,我还记得我把他的大腿还是胳膊给捅伤了。”阿胖白了我一眼说道。

    “怎么?难道后来你们莫非又干上了不成?”我不解的问道。

    “我说你怎么脑子不开窍,是他联系我的。”阿胖一副恨铁不成成钢的骂道。

    “那又怎样?”

    “我当年辍学后去了趟怀化,嘿。你可别说,我和他还在那里碰上了。那小子居然是怀化那边的人,当时真是同病相怜啊。我和他一见如故,便一杯化解万年仇。后来联系也逐渐的多了起来,直到一个月前我无聊和他提起了你说的那个人参果的事。他当时二话不说,便让我过去找他。他知道人参果长在哪棵树上。”阿胖打了个手指说道。

    “刚好这么巧?”我有些疑虑的问道。

    “人家只是说好像,并不是说确凿的存在。要我过去确定一下,要不然现在你还想怎么办?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阿胖叹了口气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说实话。我真的不想陪他去,不是说我这个人不够义气。也不是说我怕进大牢,我已经疯狂了很多次。再疯狂一次又怎么样,大不了几年的牢狱之灾。出来又是一条好汉。

    可阿胖给我的我感觉不太靠谱,不,是他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没有靠谱过。

    说句实话,这家伙明知我在上大学。而且是快要毕业的阶段来找我,不会他妈的这么巧。再说了不管找什么东西,这件事情的本质就是犯法的。他不可能连这点都不知道,那么他怎么会找我呢?运气好上一点的话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运气不好的话难不成要让我陪他下监狱不成?

    “阿胖,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明白。”我越想就越觉得不太对劲,干脆趁着还在收费站便随手打了个转向灯。一边让越野车掉头一边说道。

    “我说你怎么就不走了呢?好、好。有什么少爷你尽管吩咐,说完了我们赶紧上路成吧?”阿胖手足无措的回答道。

    “我能陪你去,但是你必须给我个解释。我知道你见过的比我看过的还要多,希望说句内心话。”我迟疑了一会,咬紧牙关问道。因为我知道,这话一旦问出口。那么我和阿胖之间必得其中一个必须得做出选择,彼此都是聪明人。很明显不会犯傻,要不然我也不会掉头了。

    “好吧,我是实在找不到人了。也不是找不着人,而是找不着我相信的人。”阿胖沉默了许久,点燃了一支香烟说道。

    “给我根香烟?”我沉吟了片刻,仿佛是下了某种决心似的。用坚定的眼神看了阿胖一眼说道。

    我接过了阿胖给我点燃的香烟,虽然几年没有接触了这玩意。但味道还是和几年前一样浓,我猛吸了几口便把手中的烟头给单手掐灭了。反手给放在了手刹下。便开口说道:“今儿个我陪你疯上一次。”说罢便又重新把车给掉头回去,一脚油门踩了下去。伴随着发动机的阵阵轰鸣声,只留下了一个个残影仍在收费站。

    “我说你,烟都还没抽完呢,把它灭了干嘛?”

    “留着带着胜利的果实回来后再抽。”

    “在哪学的?”

    “在一部电影里看的,好像叫做《天际浩劫》来着。”

    “没看过”

    “我只答应帮你这次,绝对没有下次了。”

    “·······”

    “一边去,你二爷爷的。”

    ·············

    阿胖说得对,虽然我们这次是去寻找那个虚无的尸参。先不说能不能找到,阿胖说过了。尸参如果有,那么前提条件是必须有尸体的地方才可能存在。

    这缥缈的东西,不会是大白菜。路边随便采摘,就算是有。我们能不能找到也是另外一回事。

    我虽然不知道阿胖带我去的是什么地方,但是我知道。下墓那是少不了的,你不去慕里面寻尸参。难道等它自个从墓穴里面爬出来找你不成。

    昨晚阿胖对我说过,起初我没怎么在意。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看来是我没弄懂他的意思。

    盗墓,几千年就一直存在过。哪怕是如今也屡见不鲜,比如我二叔。我虽然知道他也在盗墓,只是我不愿意相信而已。

    远的暂且不说,先有伍子胥掘墓鞭尸、项羽掘秦皇陵、曹操设摸金校尉、温涛数盗唐陵、元人挖宋陵、孙殿英夜盗清东陵等等,这些都算是盗墓一行的祖师爷。要说规矩,这一行的可比玩古董的讲究得多。

    人家那可是流传了上千年的手段,打个比方。考古队,人家可是比考古队的厉害多了。手法,眼力,寻墓,资历等等。就连考古队在用的洛阳铲据传还是盗墓贼发明的。

    然而盗墓也常有“人吃人”的场面,曾有一一支考古队。挖掘过一座曾经被盗过的大墓,但里面尸骨倒是不少。唯独找不到墓主人的,然而里面的尸骨什么朝代的都有,其中还包括几个现代人。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人总要穿衣服的是吧!

    “人吃人”这种事具体大概是这么一回事:什么藏私,分赃不公,眼红,等等。

    当然,在一些传闻里说得更是离谱。比如说二人盗墓一般都是舅甥,也不知是否有什么根据。总之寓意为:“救生”吧。

    阿胖说的不相信其他人,估计是这么一回事。有的墓要进行打盗洞,那么就要一人留下来。期间在回来时分一定要先将得到的冥器先吊上去,要不然你人上来了下面的冥器那可咋办?

    然而问题来了,在上面吊绳索的人你敢保证他是否会把在下面的人给丢在墓内。或者是把下面的人给活埋了呢!

    其二:一般的墓穴中的墓道都极有可能存在着封门石,要是两人都进去了那就准备陪葬吧。

    ···············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