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阴兵借道
    “哦,我年轻的时候没经历什么很特别的事啊。是你记错了还是我给忘了?”黄毛的二爷爷抿了一口酒后疑惑的问道。

    这时站在一旁的黄毛开口道:“二爷爷,我胖哥问你的是我曾祖父当年所遇到的那件事。”

    “哎,此事说来话长啊。”吹嘘了一阵之后便说道。

    ··········

    原来眼前的这位阿爷是黄毛家爷爷的有一个兄弟,也亏有了这一层关系。要不然这事估计得黄。

    黄毛的曾祖父出生在一个乱世,也正逢乱世。军阀纵横,算是个人吃人的年代。

    不巧的是黄毛的曾祖父也正是当地军阀手下的一名军官,为了区分。所以我们暂且把黄毛的曾祖父呼为:黄甲吧。

    那天,黄甲正带着一队人外出接收军用物资。为了安全起见,所以他们是深夜外出。这也就能减小被伏击的机会,不巧的是那天一直是雷电交加的夜晚。

    就在返回途中,前方探路的士兵居然一脸惊慌的跑了回来对黄甲说道:“长官,前方发现大量人员行走留下的踪迹。”

    黄甲听完也觉得奇怪,疑惑的问道:“看清楚有多少人了吗?”

    “从留下的脚印来看,不少于上万人。”

    黄甲顿时脸色大变,因为在当时。有着上万人的队伍可不是一般,黄甲所在的这个军阀撑死也就上千人而已。

    这么庞大的队伍在自家门口居然到现在才被发现,想道这儿的黄甲顿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黄甲思索了片刻后便带着十来人前往前方查看,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人。而是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太过于震撼。

    黄甲带着人手奔跑了略有一里多远的路程时,突然发现了前方一片山谷内火光缭乱。满山遍野尽是火把、人声吵杂。看似奔走、又似庆祝、又似惊恐,远看上万人还算是少的了。

    身后的士兵们更是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甚至有好几个士兵连手中的枪更是端都端不稳了,双腿直叫发抖。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天上炸了声惊雷。劈出了一道闪电,仿佛把无尽的黑夜劈出了一道口子。轰隆隆的声音震得地动山摇,四周的景色被刚才的那一道闪电的白色光芒瞬间给照亮了起来。白得惨淡,白得瘆人。

    一片寂静,此刻就连雨声、风声、流水声、惊雷声都在刚才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家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下偌大的山谷,脸色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而下,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脸色尽是惊恐之色,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哪怕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也吓得双唇颤抖,牙关打得“咯咯咯”的直响。

    黄甲就是其中的一位,因为此时他所看见的山谷之中空无一人,刚才出现的人山人海的现象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昙花一现的一切又消失于众人的视线,只留下了那无尽的黑夜与惊慌。

    “狗··狗蛋,这不会是我们常在一起吹牛时所谈起的阴兵借道吧?”一名瘫坐在地上的士兵颤抖的对身旁的战友问道。

    “估计···估计也差不多,真是活见鬼了。”那名叫狗蛋的士兵不断的咬着下唇回答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等着进地狱吗?”

    “鬼啊····”

    又是一片鬼哭狼嚎的哭喊声、救命声、叫喊声、枪声、雷声、雨水····都统统的混杂在了一起,唯独听不见刚才山谷中的喧闹声。

    ·······

    “后来呢?”阿胖脸色平静的对阿爷问道,只见他脸色平静,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后来被吓得惊慌失措的他们直叫跑路,也没有管那些要押送的居军用物资。

    第二天黄甲醒来时发现自己昏睡在一个泥潭之中,脸色也尽是污泥。四肢酸痛,实在无力。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当时黄甲也被吓得半死,最后由于天实在是太黑。也是在下着倾盆大雨,路也太滑。所以在奔跑的途中不幸摔倒在了路边。

    在水中浸泡了一夜,也劳于长途奔跑。能醒来就已经算是上天的造化了。

    黄甲醒后没有立即回去复命,因为他知道。丢失了运送的军用物资哪怕他是个资历较深的军官也少不了吃枪子的事实。

    那天晚上那么乱,也那么的黑。一心逃命的自己没人在意身旁的那个人此刻在做些什么,有可能已经死于非命;或者亡命天涯,更或者已经下了地狱。

    再说了也没人敢回去,除非是被吓傻的傻子。年代这么乱,战争也是那么的残酷。或者自己的上司以为被伏击了,导致全军覆没也说不一定。

    ······

    “阿爷,那么你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吗?”阿胖递了根烟给黄毛的二爷爷讨好的问道。

    “嘶,你这个娃娃。问这个干嘛?”阿爷一听阿胖这么一问,警惕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们在这里听你说了半天了,这个也不知道真假。万一那个···呵呵。”阿胖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哦,不相信我是吧。那你干嘛还要抓着要听呢?”阿爷盯着阿胖看了半天,像是要看出什么端倪来。无奈阿胖这些年也不是吃素的,好半天都面不改色。无奈之下阿爷问道。

    “这个年代了,总要讲究证据是吧。我们去拍几张照片顺便带回去,这样也比较好叫差一些。你说是吧,阿爷?”阿胖眨了眨眼睛说道。

    “好吧,那个地方我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人去过了。我现在只知道大概方位,至于路嘛。你还是别找了,几十年了早就没路了。深山老林的···”阿爷摆了摆手说道。

    最后在阿胖软磨硬泡的嘴皮子下,终于掏出了具体的一些方位。就在我们还想知道更多时,黄毛的二爷说什么也不说了。到最后还干脆打起了呼噜,看样子他是不想透露得太多哦。

    “现在怎么办?”回到黄毛家后,我喝了口水问道。

    “他说得没错,路是没有了。”阿胖盯着火炉子发了一会呆回答道。

    “我说你是不是给他的酒太多了,醉成那样。”我看了火炉边上的黄毛一眼说道。

    “人家是不想说,要不然半碗酒就能让他打呼吗?老狐狸,狡猾着呢。”阿胖暗骂道。

    “黄毛,你二爷爷不肯说。那么你还知道些什么?”阿胖眼睛一亮,对黄毛问道。

    “胖哥,我知道的也和你知道的差不多。”黄毛憨厚的笑了笑回答道。

    “操”

    我却没听他们二人胡扯,心中在反复的想着黄毛二爷爷说过的话。尽管可能他说的事假话,但酒是真的喝了,而且度数还不低呢。

    几十年前他曾经去过,为什么呢?莫非和我一样,喜欢搞刺激?

    那为什么只去过一次呢?又为什么不肯多泄露许多消息呢?

    不知道想了多久,只觉得困意阵阵袭来。最终倒在了木床上,一阵微风飘过,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灭了。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